第320章 只可顺守,不可逆取

   苍松翠柏的缝隙间,隐约可见精致美观的四方形别墅楼,清幽环境的一脚,庄严肃穆的岗亭铁栅门和武警,无形中迸发出强烈的压迫感,一种位高权重的威慑力!

  这里堪称是星海省名副其实的权力中枢之一,若干个站在这经济大省政坛鼎峰的权贵正身居于此,随便报出其中一位大佬的名讳,都足以令普通人脚跟发软!

  但对于打小厮混于首都大内的陈大公子,眼前这一栋栋建筑物倒没带来多大感觉,站在外头候了一盏茶的功夫,一个眉清目秀的男人不疾不徐地走了出来,瞄了陈潇两眼,作了“随行请进”的手势,低声道:“俞省长和陈书记都在了。”

  陈潇微笑应好,亦步亦趋,察觉对方的余光落在自己身上,道:“您就是解秘书吧。”

  知道对方名叫解海荣,可不代表之前就见过,只不过陈潇笃定他就是省长俞黎茂的生活秘书!

  众所周知,除了县级以下不配专职秘书、市级拥有的一个专职秘书以外,省级领导的秘书大多分得比较精细,特别还配备了一个生活秘书,专门负责帮忙处理领导的私人生活,如衣食住行、跑腿购物和接送宾客。

  看似领导的后勤员,但任谁都没法生出半点轻视之心,相比工作秘书,生活秘书的角色更为特殊,除了完全掌握领导的私人喜好、特点,而且能成为省委大佬的贴身近侍,通达世故的能耐再差也比寻常人高明得多,加上“近月楼台”的优势,这些分量就足够让人掂量一二了!

  解海荣还在暗中观察这位高门衙门,见陈潇表达出友善之意,当即展露笑容,寒暄了两句。

  作为八面玲珑的人物,解海荣自然乐于和这些贵胄子嗣结识,只要别走得太近被省长知晓就行了,否则难免被误认为心怀叵测,但眼前的这位贵公子则远不能一概而论,暂且不提省城眼下炙手可热的市委书记陈元鼎,跟随俞黎茂许久,他还是头一次看到能被省长邀为座上宾的衙内子弟,如此特殊的荣耀就值得让人另眼相待了!

  更别说他还听闻陈元鼎背后的家族在华夏权力版图中的特殊地位了,能和这般的天潢贵胄结识,绝对是百利无一害!

  见陈潇对自己谈吐客套,解海荣心生好感,眼看要抵达2号楼,迟疑片刻,状若无意地提醒道:“俞省长不喜欢年轻人太夸夸其谈,你等会把握些分寸。”

  陈潇知道他在向自己示好,忙道了声谢。

  送了个顺水人情,解海荣不再多说,领着人进屋后,直上二楼的会客室,在门扉上轻轻敲了敲,道:“省长,陈书记的孩子到了。”

  “让他进来。”四平八稳的声调,铿锵有力的回应。

  解海荣推开房门,侧身站到了一边,陈潇和他点头示意后,踩着松软的绒毯步入里头,第一眼就看到了正坐在茶几旁的父亲,相对而坐的是一个六十左右的男人,四方正脸,略显随意地穿了件白衬衣,可大马金刀的坐姿,却极具威严之态。

  这位无疑就是星海省政坛的二号人物,省长俞黎茂!

  只不过花白的双鬓,显得人苍老了许多,据陈潇听闻,俞黎茂的身体并不算好,由于动乱时期在农场改造,落下了病根,每到阴雨天气,膝盖就会作痛。

  陈潇微微鞠了一躬,轻笑道:“您好,俞省长。”

  俞黎茂的一双细眼扫了他片刻,稍稍颔首,指着侧方的位置笑道:“坐下说话吧。”

  虽然陈潇出身不凡,可对俞黎茂来说,却是十足的晚辈,根本不必过于的热情,举手投足间,就把上位者的矜持,和长辈的涵养气度表现了出来,恰到好处,不会让人感情过度的虚伪或冷淡。

  陈潇走了过去,正襟危坐后,瞄了眼父亲,只是在垂目呷茶,看不出有什么异常。

  待解海荣奉上香茗,俞黎茂再次兴致盎然地打量下陈潇,见对方举止得体,哪怕面对自己略加威压的目光都能保持不卑不亢的自若姿态,甚至还能冷静无惧的和自己对视,嘴角不由一咧,朗声笑道:“元鼎,你养了个好儿子啊!”

  陈元鼎笑道:“少不更事,还得您多照拂宽谅。”

  “初生牛犊不怕虎嘛,还能有这股精神气,就远在许多同辈人的上层了。”

  俞黎茂和颜悦色,旋即稍稍收敛笑意,正色道:“小家伙,最近干得不错嘛,我可都听说了,年纪轻轻,初入宦海,就把一汪死水搅得风起云涌了,还有这一年在省城干的那些事,很好啊,我要年轻个几十岁再当你的对手,恐怕都招架不住喽。”

  陈潇不得要领,只能耐心兼细心地说道:“大多是意气用事,耍小聪明,有做得不对的地方,还请俞省长多批评责斥。”

  “聪不聪明不打紧,重要的是会做人做事,要知道,这世上最不缺的就是聪明人,可也不见得美国总统就是世上智商最高的人物啊。”

  俞黎茂口吻健谈风趣,但其实这位高官大部分时间都是不拘言笑,惟独今天由于对这后起之秀多有好奇,这才破了惯例。

  虽然长期身居东南,可俞黎茂对华夏政坛尤其首都方面的情况也算胸有腹案了,平生接触的世家子弟不胜枚举,口若悬河的,装腔作势的,谨小慎微的,比比皆是,对其中的大部分,他都看不上眼。

  追溯根源,这些后辈大多成长于蜜罐子,不少人根本没经历华夏国历史上最为波涛诡谲的年代,反而迷失在了这太平盛世中,生于忧患死于安乐,一味靠着家世关系上位的,往往最禁不住强压暗箭,一击就溃!

  而家世算不得拔尖的这陈家公子哥,在省城一年来,面对各路对手展现出的心智手段,却完全推翻了他的认知,不仅在同辈人中位列前茅,放眼当代宦海,都不弱于一般政客!

  虽然和陈家隶属的派系无甚瓜葛,可对于这仕途前进空间不多的老人,能和这青年俊才多加结识,总是一桩快事。

  “可我还是得训你一句,做人最大的忌讳就是意气用事,不打没把握的仗,必须有八成以上的胜算,才能动手,就譬如老美打阿富汗,它有万全把握才敢动,可对上俄毛子,它还有这底气吗?”俞黎茂字字珠玑:“有句话说得好,只可顺守,不可逆取,知道出处吗?”

  陈潇默思了下,道:“是周总理说过的吧?”

  印象里,这是上世纪六十年代周总理给台/湾的国/民/党老朋友陈诚的话,这可以说是一种斗争的艺术,也是老总理在历史的大风大浪中屹立不倒的原因,和他敏锐的政治观察力和韬光养晦分不开。

  俞黎茂的目光炯炯有神,“很好,这是老总理当年给老友的寄语,今天就当作我送你的见面礼了。”

  陈潇笑了笑,虽然内心其实挺排斥这句格言,却并没有反驳。

  “好了,话归正题吧,估计你还以为我找你来,只是为了卖弄学问。”

  俞黎茂探手按了下座机的一个号码,旋即,房门推开,解海荣出现在门口待命,“叫文旭进来吧。”

  陈潇困惑地看看父亲,陈元鼎却仍然不动声色,只是压了压手,示意他稍安勿躁。

  不多时,解海荣就领着一个中年男子走了回来,黑框眼镜,面貌文雅,嘴角始终噙着笑意,走到茶几旁,先后向俞黎茂、陈元鼎各执一礼。

  俞黎茂介绍道:“文旭,这就是我跟你提过的小家伙,你俩今天照个面,往后好好配合工作。”

  陈潇心里一动,当即猜到了对方很可能将取代尤良顺掌管省广电局,虽然满腹疑惑,可还是起身握手致礼。

  “今天承俞省长的人情,有幸和陈处长结识,希望今后能多多互援互助,这一年来,在省城媒体圈里,陈处长可是闻名遐迩得很呐。”中年人微笑道:“先自我介绍下,鄙人黄文旭,目前履职新华社浙江分社的社长。”

  陈潇不由诧异,心中的困惑愈发深厚。

  新华社浙江分社的社长、党组书记,按行政级别来说,享受正厅局级待遇,如果转任省广电局局长,属于平调。

  但这所谓的平调,实则是颇富含金量的升迁,几乎是正式从媒体圈迈入仕途政坛,而且以黄文旭的年龄以及俞省长的关系来说,很有可能会兼任省委宣传部副部长,到时候可就是前程似锦了!

  新华社是国家通讯社,在不少人的印象中,新华社可谓是官媒的顶级存在,影响力和权威姓毋庸置疑,几乎每次国内重大新闻的通稿都是由新华社第一时间下发到各级新闻媒体,颇有种风向标杆的架势。

  正因此,陈潇实在揣摩不透俞黎茂的意图,一个普通省厅机关的领导更迭罢了,干嘛还煞有介事地介绍给自己认识,而且区区一个分社长,究竟有什么理由值得堂堂一省之长纡尊张罗办事?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

  • 我的美女总裁老婆

    最新章节:第1665章 【后记】
    简单地说,就是一个男人和一群女人的故事。都市感情生活为主,玄幻为辅,卫道士慎入…… 【书中内容纯属虚构,请勿与现实挂钩,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霉干菜烧饼03-22 已完结

  • 最强神医混都市

    最新章节:第5802章 轮回族
    搂着女总裁未婚妻,不料闺蜜又爱上自己。本以为低调去了社区医院,岂料护士双眼又泛桃心!当过兵王,又是神医,兼职修真,一路混迹都市,一路美女狂收。我的桃花运,运不断,做个帅哥太累了!

    九歌08-18 连载中

  • 神医圣手

    最新章节:第一零四一章 永生(大结局)
    他是名医,也是神医。
    就算是死神盯着的人,有他在,死神也要乖乖绕道而行。
    只要你相信他,你的任何疾病都不在是问题。
    这就是张阳,一个被称为上帝使者的人,一个有点张扬,但很可爱的人!

    小小羽03-22 已完结

  • 锦衣夜行

    最新章节:《后记》
    靖难削藩,迁都修典,五征蒙古,七下南洋,我无处不在,却无人知道我在。 乾坤入袖,锦衣夜行,低调!低调才是王道。

    月关03-22 已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