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7章 派系的獠牙

   望着苏瑾脸上带着伤心的微笑,陈潇的嘴角牵动了下,才发现生活了那么久,自己对这妻子的了解实在太浅薄了,外表清冷,一心钻营工作,可那颗玲珑心却早已敏锐地将每一个细节捕捉到了。

  而她之所以始终不肯多提半个字眼,除了在继续食堂查证以外,想必也是怕撕破了这层纸,会让两人的关系陷入无可逆转的绝境,进而将这刚才有起色的婚姻彻底湮灭。

  其实,这女人比谁都聪明。

  沉默了会,陈潇吁了口气,问道:“姑父告诉你的?”

  苏瑾的眸光渐渐黯淡,带着几分无助和茫然,摇头吟声道:“我自己猜到的。”

  “实话说了吧,我早想到了,你从前就是这样的人,四九城里谁不知道你当初的花名呐,你身上背负的情债还少了么,何止这么几个。”

  苏瑾仍然在笑,可眼神却好像随时要哭出来似的,“何况结婚一年了,你会循规蹈矩地守着我不去外面寻花惹草?起初我打算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各过各的就是了,反正过这种家族联姻模式的夫妻大有人在,这一点,我当初结婚前就想好了,只要维护住表面的相安无事,我会始终承认你是我的丈夫、你们陈家的儿媳妇,为我们两家的政治利益赔上这生的幸福在所不惜,可、可是……只怪我自己不争气,对你的希望竟然在一天天增强,最后甚至幻想修复这场婚姻,把你的心挽回来……”

  “如果你还像当初那么混帐,我可能根本不会有半点难受,顶多是不舒服地暗地骂你几句,可偏偏……你却给了我希望……为什么要这样?”

  簌簌的泪珠终究抑制不住地滚落下来,颤抖的削肩显得格外无助,陈潇不顾她的挣扎,强行把她搂进了怀里,轻轻摩挲着她的丝发,“你没错,都是我的责任,让你背负了这么多。”

  苏瑾本来还想倔强地忍住,可听到这话,心里的潸然委屈终于决了堤,攥着秀拳敲击了几下他的背,呢喃道:“本来就是你的错!你为什么要给我希望,等一切都在转好的时候,又想把我踢回去,难道我这辈子都要被你欺负吗?你这混蛋!”

  陈潇一声不吭,任由她发泄着,感觉到脖颈上传来了阵阵湿意。

  “其实,我心里都明白。”苏瑾情绪爆发在缓缓消褪,涩声道:“这圈子里,往上数两代人,又有几个是从一而终的,更别说你们这些纵意潇洒惯了的公子哥,我时常强迫自己不去想,可就是忍不住,几次想找你对质,一开始是拉不下面子,可后来是不敢,我怕说了,连眼前那点微乎其微的小幸福都没了,只好抱着侥幸,盼着你在外面玩累了,能收住心思回到这个家来,但现在我才确定,那是不可能的……是我太天真了。”

  陈潇暗自一叹,拭去她的几串泪珠,“不是的,你放心,你是我的妻子,这点没人能取代。”

  苏瑾本能地想躲开,可身子被固定住,只好把头探到了他的肩膀后,泛着凄婉的容颜道:“我是你的妻子不错,但你却仍然要把感情摊开来。”

  苏瑾突然陷入自言自语的迷惘,“和叶可可比起来,我差得太多了,她和你是青梅竹马到大的,对你的了解胜过我百倍……”

  “我和可可什么都没……”

  陈潇想解释,却被苏瑾抬手制止了:“你先听我讲完,行不行?”

  “……好,你讲。”

  苏瑾向后挪开,离开他的怀抱,睁着红润的眼眶看着他,“我知道你和她什么都没发生,可你敢说你们之间没丁点的情愫?”

  陈潇不禁失语。

  苏瑾深深看了他两眼,别开侧脸,出神地望着庭院的秋景,“但是……我不恨她,她为你牺牲得够多了,甚至为了避免让我多心跑去警备区,我生不出半分理由去责怪她。”苏瑾悠悠一叹,“至于宁薇,我起初确定心生过不满,也以为你是图新鲜祸害人家,可看到这一年来,你对宁薇和她孩子无微不至的照顾,这已经推翻了我所有的估算,明白你是不可能再放手了。”

  “还有你那栏目组新来的女主播伍月,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你在明珠市为了她掀起那么大的风浪,我不可能眼瞎耳背的……你和她们的一切我都看在眼里,平心而论,由于我这妻子的不称职,你在她们身上寻找慰藉,这点无可厚非,她们每一个都能为了你赴汤蹈火,宁愿改变自己的生活也要迎合你,不让你为难,从这点来说,我比不上她们,呵,其实天底下,又有哪个男人会舍着温柔乡不要,傻到去守着一个冰雕过曰子呢?”

  陈潇皱皱眉,抬手拢了拢她湿润贴在雪肤上的几绺丝发,叹息道:“你既然都早知道了,为什么不说出来,憋在心里这么久,不累吗?”

  苏瑾扬起藕臂挡开了手,苦笑道:“说了有用吗?你就会迷途知返,把她们统统弃之不顾了?”

  “在这事上,我挣扎了很久,不知道怨过你多少回了,可我舍不得放弃眼前的生活,生怕你有一天会彻底烦我,离开这屋子再不回来,我很怕一个人守着这间偌大的屋子,所以我只好妥协,只要能把你留住,没准哪一天能彻底把你的心捆牢……可是你今天要跟我坦白,是不是都懒得再编借口瞒我了,想堂而皇之的跟她们在一起?”

  迎上她极近苦涩和伤怀的容颜,陈潇陡然间生出了怒意,对自己的怒意。

  回首再看,自己实在是偏心了,这女子才是自己名正言顺的妻子,这屋子才是自己的家,可自己却让她背负了那么沉重的枷锁至今!

  飞快吻掉了苏瑾双靥上残留的泪痕,陈潇搂住了她,紧得几乎让苏瑾的肩膀隐隐发疼,用前所未有的温柔口吻道:“你是我的妻子,这点谁都改变不了,我也不会容许你离开,你担心的那些事,永远都不可能发生!”

  声音淡然,却镌刻着不容置疑的决然!

  苏瑾听得一阵恍惚,忽然抓住了他的衣角,紧得舍不得松手………………市委市政斧近来的氛围有些不大对劲,明确点来说,就是行政部门的头头脑脑们乃至个别常委的态度稍显诡谲,外人或许还瞧不出端倪来,可陈元鼎这智高谋深的政坛人杰,片刻钟就嗅到了异状。

  “书记,原来这两个多月来,鼎峰集团早神不知鬼不觉把方方面面的关系都做通了,小到管委会的实权科长,大到市里的部委领导,这不,昨天找中间人宴请了我,功夫做得很足,连我收集紫砂壶具的喜好都摸得一清二楚,专程找一个宜兴的大师傅亲手做了个,这大师傅的来头可不小,一年顶多做十件,寻常人是一壶难求!”

  电话里,江滨区委书记、管委会主任程齐睿慨然一叹,像这种大师傅亲手冶制的,因为工艺、规格不同,而且基本是私下交易或赠与,所以价格波动很大,定不出明确价位,人家说找朋友关系弄来的手工艺品,只是聊表些心意,根本挑不出毛病,更别说跟贪污受贿扯上边了。

  只是拿人家的手软,而且程齐睿还是这方面的行家,清楚这紫砂壶的价值,明白一旦笑纳,往后必定要与人方便!

  陈元鼎没问他有没有接受,莞尔道:“看来这鼎峰集团的野心还不小,负责人的本事也非同小可呐。”

  程齐睿讪讪作笑,起初见到樊棠水脑满肠肥的恶俗样,他确实心存了轻视之心,但几番接触下来,却不得不承认,这女人的心机着实炉火纯青,只要稍有大意,就可能被她拿捏住,听其摆布!

  识人辨人的本事,程齐睿自认有些,像樊棠水这类的,欲望极为强烈!

  转念想到如今的情势,程齐睿不禁忧心忡忡,“我听说,俊明市长、顾书记和她有过联络了,甚至连绍立市长他也……”

  按理说,一个企业财阀初来乍到,和当地党政机关的执行者打好关系,总是应当的,毕竟县官不如现管,可鼎峰集团竟连市长的关系都走到了,野心显然不只是生态城项目那么简单了!

  眼看陈元鼎缄口不语,程齐睿迟疑片刻,又补充了句:“书记,我另外还打听到些情况,不知真假……据说,鼎峰集团在首都那边有些门道……”

  “以讹传讹,都是些捕风捉影的轶闻罢了,你别太上心,现阶段只要专心处理好开发区和生态城的事务,至于鼎峰集团,只要他们是真心实意为生态城乃至云江市的经济做贡献,没有违法乱纪,我们就要鼎力扶持。”

  陈元鼎提醒道:“特别是你,要时刻谨记公事公办,省委组织部的考察组,这几天可能就要下来了,你要做好准备。”

  程齐睿猛的屏气凝神,一迭声答应下来,心绪翻江倒海,这番话显然是提醒自己的升迁将步入关键期了!

  自从文海琛落马后,省委和市委进行了几次人事调整,让原来顶在程齐睿上头的党工委书记转任南城区委书记,如此一来,程齐睿名正言顺兼并了江滨新区的党务和行政工作,成了云江政坛炙手可热的红人,为仕途履历上添上了浓艳一笔!

  花花轿子人抬人,陈元鼎顺势力主让程齐睿入常委会,一方面是巩固江滨新区的发展势头,提升自主效率,另一方面,作为陈元鼎一手提携的官员,程齐睿已然清晰烙上了陈系标签。

  一旦程齐睿能成功入常,不仅能加重陈元鼎在常委会的权柄,待陈元鼎往后上调省委后,也能让陈系的势力持续下去,不至于分崩离析。

  作为家族乃至派系的核心成员,除了主政一方、积累升迁资本外,如何发展巩固人脉网络,也是不可或缺的要素!

  当然,增设一个重量级常委,陈元鼎注定要取得殷绍立那边的认同,不至于破坏了稳定局面,妥协出去一些要害位置在所难免!

  但关键的是,最后两方都必须各取所需,才能继续相安无事。

  官场政治的博弈,和棋才是主旋律!

  又勉励了几句,陈元鼎挂下电话,脸色笼罩上了一层阴霾,倒不是顾虑程齐睿入常的事,而是鼎峰集团的问题,已经到了不得不重视的地步了。

  正如他刚刚所说的,鼎峰集团在下一盘很大的棋局!

  爪子伸到了市常委,甚至连毕俊明这些自己的直系人马都卷进去了,除了试图染指长三角乃至华东地区的商业利益,想必还有政治上的图谋。

  以商谋政的案例,恒古至今比比皆是,除了相互间的利益瓜葛,最主要的,许多政治集团都惯于用这招拉拢权贵,扩展势力圈!

  “皖东系……鼎峰集团……看来消息不假啊!”陈元鼎蹙眉凝思着,想来这南洋的财阀,早已成了那边手里的一把锋刃了,第一刀就切在了自己的眼皮底下!

  华夏政坛山头林立,早已是众所周知的辛秘了,而作为遮天蔽曰的派系集团之一,自从前任党魁隋安东同志垂拱九州,皖东系的势力达到了鼎峰,以明珠市为根基,迅速扩延至整个权力版图。

  而诸如陈元鼎这些根正苗红的家族子弟,在老一辈相继退出核心舞台后,有些融入或联合了新兴派系,大部分还是抱成一团,蛰伏蓄势,等待着下轮权力移交时的上位,这其中的过程,远非常人所难想象!

  到了省部级别,派系间的争权夺利早已纤毫毕现,陈元鼎深知,如果真让鼎峰集团在云江乃至华东地区成势,对家族和派系的冲击无疑会相当大,目前显而易见的,就是连毕俊明等人都被接触了,以后还不知道会有多少险难徘徊在周边。

  稍有差池,就可能被狠咬一口,甚至连家族、派系潜心经营的根基没准都被连根拔起!

  这颗獠牙不拔除,实在如芒在背!

  “看来还是得防范于未然……”

  陈元鼎当机立断,眸光幽幽。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

  • 我的美女总裁老婆

    最新章节:第1665章 【后记】
    简单地说,就是一个男人和一群女人的故事。都市感情生活为主,玄幻为辅,卫道士慎入…… 【书中内容纯属虚构,请勿与现实挂钩,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霉干菜烧饼03-22 已完结

  • 最强神医混都市

    最新章节:第5802章 轮回族
    搂着女总裁未婚妻,不料闺蜜又爱上自己。本以为低调去了社区医院,岂料护士双眼又泛桃心!当过兵王,又是神医,兼职修真,一路混迹都市,一路美女狂收。我的桃花运,运不断,做个帅哥太累了!

    九歌08-18 连载中

  • 神医圣手

    最新章节:第一零四一章 永生(大结局)
    他是名医,也是神医。
    就算是死神盯着的人,有他在,死神也要乖乖绕道而行。
    只要你相信他,你的任何疾病都不在是问题。
    这就是张阳,一个被称为上帝使者的人,一个有点张扬,但很可爱的人!

    小小羽03-22 已完结

  • 恶魔法则

    最新章节:第六百六十八章 【大结局——终章】
    一个一无是处的,被认为是废物和白痴家伙,把灵魂卖给了恶魔,能换取到什么?美色?力量?财富?权力?  颠覆这世界的所有规则吧,让我们遵寻着恶魔的轨迹……  “我知道,终有一天,这个世界将被我踩在脚下!!”  ——杜维

    跳舞03-22 已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