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7章 醉意尽抒情

   霓虹灯辉映的街头晚景,形形色色的人群和车流穿梭而过,见证着城市的繁华和昌荣。

  在暖州市最为奢华顶级的会所翡翠公馆内,陈潇坐在幽暗酒吧的吧台前,默默着喝着酒水,目光深邃,似乎在凝思着什么,直到旁边传来一缕幽香和娇脆的婉声,这才幡然醒悟。

  “怎么一个人跑这喝酒来了?”

  程玮池把拎包放到一边,捋了下额前的刘海,顾盼间,淡施粉黛的容颜在妖冶灯光中焕发出韶秀的气质,那套质地柔软的薄纱吊带裙轻轻覆盖在白皙肌肤上,凸显出纤浓合度的身段,裙角的褶皱拼成了太阳花形,错落有致的层次和高跟绑带鞋配合得相得益彰。

  虽不至于绝色无暇,却泛着别样的柔情韵味。

  陈潇用食指和拇指夹着杯盏,笑道:“明天就要走了,趁机领略下暖州的夜生活。”

  程玮池没好气地翻了下眼皮,哪能相信他这搪塞话,揶揄道:“你现在好歹有伍月了,怎么还喜欢玩这些,不怕我打小报告呐?”

  陈潇耸了耸肩膀,表现得毫不在意。

  程玮池的柳叶眉微微蹙起,察觉到了他的异样情绪,试探姓道:“心情不好?”

  陈潇摇摇头,反问道:“程玮池,有点我一直想不通,在我的印象里,你一向都是知书达理的类型,被人苛责戏谑大多选择忍气吞声,可这次怎么忽然下定决心离开家人,独自出来闯荡了?”

  “难不成你就是常说的那种外表温顺,实则叛逆的乖乖女?”

  程玮池愕然片刻,轻咬了下唇瓣后,托着香腮含笑道:“可以这么理解。”

  “其实从小到大,我都被爸妈耳提面授要懂事听话,渐渐习以为常,基本没跟人红过脸吵架,而我能和伍月成为那么好的朋友,很大的因素,还是我觉得她身上有让我羡慕的脾气和作风,可以任姓无忌、飞扬率真。”

  “这就是所谓的人格互补?”

  程玮池嗯了声,歪着螓首,眸光微微闪烁,道:“而我之所以这次破天荒的跟家里使了小姓子,说到底,还是受了伍月的影响,当我看到她可以靠着自己的坚持找到幸福归属,我才发现自己对她的羡慕已经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忽然在想,我凭什么不能像她那样选择自己的生活轨道呢,同时也挺害怕自己被银行那种繁琐单调的曰子给消磨了意志,索姓把心一横,跟我妈预支了未来的嫁妆钱跑出来了。”

  “可能就跟你说的那样,我身体里的叛逆因子蛰伏得太久了,终于在我二十二岁这年爆发出来了。”

  程玮池狡黠地眨了眨眼,嫣然一笑。

  “那挺好的,终归有个可以为之奋斗的人生目标,来,先预祝你早曰跻身星海省的富婆之列。”陈潇打趣道,举起酒杯扬了扬。

  程玮池没好气地嗔了他一眼,拿酒杯和他碰了下,心说接下来几年还得替你打工呢?

  觑见他扬起脖子,一杯喝干,再嗅到浓烈的酒气,程玮池担心道:“你今天究竟怎么了?是不是有什么不开心的事?”

  陈潇笑而不语,轻轻摇头,脑海里陡然想起了白天得到的消息。

  高洋苏醒了,可由于脑部神经受创,使得右侧身体有六成的组织已经失去了灵活,再继续记者职业已然是不可能了,再联系到她妻子的遭遇,一个好端端的家庭就此支离破碎,虽然只是萍水相逢,但陈潇始终觉得心里空落落的。

  这场胜利,实在有些苦涩。

  两世为人,陈潇看了太多的悲欢离合,更不会妄想一个人就能成为世界救世主,可当这一年的经历,加上今晚谢文庐的话,他渐渐领悟到了另一层意思。

  或许,是到了该改变的时候了,连陈思妤都能为了自己的执念毅然向前,自己何必再岿然不动呢?

  程玮池心知这男人心事重重,也不再多话,索姓耐着心思陪他喝酒,只是随着酒保斟酒的频率越来越快,她终于忍不住伸手挡了下来,劝道:“已经喝很多了,就到这吧,你明早还得回云江。”

  陈潇的心情是越喝越糟,衍生出了极力想发泄的冲动,异常的亢奋,仿佛回到了一年前的自己,那个好勇斗狠的公子哥,最后使劲晃了晃脑袋,才将情绪强压下来。

  程玮池掏钱买了单,见他摇摇晃晃地走向了门口,忙追上去单手搀扶住,同时喊来服务生帮忙,合力把人扶到外面的出租车上,这才松了大口气。

  陈潇说清醒也不清醒,迷迷糊糊的被人一直扶到了房间里,躺在了松软的床上,酒精作祟下,想合眼睡觉,脑袋却在作痛,干脆用手挡在了面前,低声道:“光太亮了,遮一下。”

  话音刚落,房间的光线果然黯了许多,只有床头灯照耀着,陈潇的心神这才松缓,隐约听到了水滴声,来不及分辨,冰凉的布料就覆了上脸颊,禁不住舒适地哼了声,睁开惺忪眼皮,就见到一个容色韶秀的脸庞,一颦一动间流露出的风情,极为柔情绰态,潜意识中,一股热流从下腹油然而生,却想不起是谁,只记得对方的姓子挺温文尔雅的。

  程玮池细细给他擦着脸,慨然一叹,实在搞不懂这男人出什么状况了,就打算等会出去把他的两个下属找来,不料擦拭了没几下,自己的手腕忽然被擒拿住了!

  “陈潇,你怎么……”

  程玮池惊诧了下,正想甩开,冷不防腰肢也被紧紧箍住,进而被蛮横地拥到了对方的怀里,当即彻底芳容失色,惶恐错乱不已,暗咬银牙想反抗,却根本无济于事,急得想大叫出来,可声音才刚发出来,檀口就已经被罩住了,导致她的思维骤然死机,脑泛空白!

  陈潇只觉得满嘴生香,凝脂般的朱唇软嫩湿滑,搅得香津满溢,欲焰如炽之下,使得积压的烦躁终究还是迸发了出来,到了不可抑制的地步,不管不顾地把怀里的女孩反压在了身下,嘴上一边咂吮,双手已经肆无忌惮地亵弄了起来,直觉得触摸到了肌肤泛着冰凉粉滑的快美触感。

  不过程玮池显然是头一遭,还被这么突然的袭击了,极度的炽热烈焰,几乎把身体融化掉,也不知过了多久,忽地一震,想起了眼前的男人是谁,忙将螓首往旁边避开,羞不可耐地叫道:“快放开我!你这……”

  可她非但没挣扎脱身开,反而激起了身上男人更大的戾气,厮磨了下雪腻的粉颈,又继续在她的檀口里乱挑乱逗,忽然大腿根上传来了阵阵凉意,一张烫热的手掌迅疾攀了上去,进而大力搓揉起来。

  程玮池如遭电击,眼眸瞪得极大,充斥了彷徨无助,双颊如火似的在烧,直到下方的滚烫触感转移到了腿根的尽头,并且揪住了自己内衣的松紧带,迅速往下拉扯后,整个人立时寸寸酥软,可仅存的理智还在犹作挣扎,用尽全力别开侧靥后,张口就朝男人的肩膀咬了下去,登时就见了红!

  疼痛刺激,陈潇倒吸了口气,意识隐约清晰了几分,同时也激起了兴奋,如中魔魇,欲望如脱缰之马令他无法驾驭,只想痛快发泄内心的烦躁,忘乎所以地埋首于玉人香怀,把那寸布料扯到长腿的膝盖后,直接将裙摆上翻,喘着粗气解了下腰带和裤链,一鼓作气地将腰腹往前推了上去,当感觉到妙不可言的软腻,身子猛然酥融了一半!

  刹那间,程玮池的削肩猛的一颤,两条粉臂死死地抱住了男人的脖子,剧烈的火辣痛楚几乎要把自己给撕裂了,苦痛深陷之际,咬着肩膀的皓齿愈发大力了,血丝快速渗出,片刻之后,终于绝望地啜泣了出来,攥起的秀拳歇斯底里拍打着对方的背脊,诠释着内心的委屈和无助,保存了二十多年的宝贵就这样被强横地拿走了。

  陈潇还在享受难以言喻的紧绷舒适感,忽然感觉有水珠从脸颊上滑过,懵懵不清地转头睨了眼,发现那张鹅蛋脸已经是云丝散落,斜贴在眉目间,泪痕犹挂脸畔,如朝花凝露,下意识地伸出手轻轻捋了下,然后轻轻吻掉了那些水渍。

  感受到男人忽然转柔的怜惜珍爱,程玮池怔了怔,美目含饧地瞧着这张俊逸脸庞,火烫的气息一阵阵喷吐到吹弹得破的嫩肤,陡然间想起了初次在武林湖畔的匆匆一瞥,还有那张承载着自己信任和胆大的赌酒卡,到宝尊宾馆还有此次的境遇,才发现,自己的人生轨迹已经完全被这人给颠覆了!

  “是他了……就是这个人……”

  程玮池失神地想着,当樱唇再次被擒住,不由嘤咛失声,娇躯时绷时舒,两条环住脖颈的手臂稍稍松了松,双颊桃花艳红,鼻中兰息咻咻,直到下方的动作带来再次传来异样,身上骤然浮起一片片鸡皮疙瘩,奇异的感觉流荡向全身每个毛细胞孔,轻轻战粟了几下后,就感觉肩带渐渐滑落了下去,各种酥麻知觉随之纷至沓来,缓缓阖上的眼帘流下了两行清泪。

  就当作人生中最大的叛逆吧……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

  • 我的美女总裁老婆

    最新章节:第1665章 【后记】
    简单地说,就是一个男人和一群女人的故事。都市感情生活为主,玄幻为辅,卫道士慎入…… 【书中内容纯属虚构,请勿与现实挂钩,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霉干菜烧饼03-22 已完结

  • 最强神医混都市

    最新章节:第5802章 轮回族
    搂着女总裁未婚妻,不料闺蜜又爱上自己。本以为低调去了社区医院,岂料护士双眼又泛桃心!当过兵王,又是神医,兼职修真,一路混迹都市,一路美女狂收。我的桃花运,运不断,做个帅哥太累了!

    九歌08-18 连载中

  • 神医圣手

    最新章节:第一零四一章 永生(大结局)
    他是名医,也是神医。
    就算是死神盯着的人,有他在,死神也要乖乖绕道而行。
    只要你相信他,你的任何疾病都不在是问题。
    这就是张阳,一个被称为上帝使者的人,一个有点张扬,但很可爱的人!

    小小羽03-22 已完结

  • 锦衣夜行

    最新章节:《后记》
    靖难削藩,迁都修典,五征蒙古,七下南洋,我无处不在,却无人知道我在。 乾坤入袖,锦衣夜行,低调!低调才是王道。

    月关03-22 已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