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四十章 局长很生气,后果很严重

   老汪忐忑揪心,顾不得已经被汗水浸透的衣服,眼巴巴看着被一众人围困的陈潇和陈思妤,想报警吧,可石灰厂都报了,想通知省台领导,可陈大制片人却示意不用,整一副智珠在握的架势。

  僵持了约十多分钟,一辆警车才姗姗来迟,抵达院门口后,下来五个民警,好整以暇地往这边踱步而来,其中三人只是穿着便衣拿着警棍,估摸着就是治安联防员。

  一个衣襟敞开大露的联防队员抽出警棍挥舞了下,扯着嗓门道:“这么多人围着干嘛,赶紧都散开!快!”

  吊儿郎当的模样,大摇大摆的姿态,加上颐指气使的口吻,与其说是公安人员,却和街头痞子的形象颇为近似。

  人群散开后,走来一个衣装稍显正规的中年警察,皱眉道:“究竟出什么事了?”

  “辛所长,你可来了,这两人来我厂里偷东西,还窃取商业机密,被我逮个正着还死不承认呢!”

  佟伟男颠颠的贴了上去,一迭声地开始抢先告状,目光始终盯着那只挎包!

  “你别含血喷人,我们根本没碰过你这里的半个物件!”

  陈思妤满脸愠恼,忤在场中被烈曰暴晒了这么久,虽然撑着伞,可耳鬓间的几绺青丝早已紧紧黏贴在了白皙面颊上,神色却依旧凛然。

  佟伟男冷笑道:“我含血喷人?你们冒充房产公司的人,假借谈生意到我厂里来,不是居心不良是什么?”

  陈潇掏出证件道:“我们是省广电台新闻栏目的,接到举报,这家石灰厂大批雇佣智障人士非法从事劳工,所以就来暗访了。”

  佟伟男暴跳如雷道:“放你X的狗屁!我这里清清白白,哪有半个智障,给我小心你的嘴巴!”

  老汪忙挤进来,道:“警察同志,那个智障患者我们都带来了,当面对质过,确实是这里的职工!”

  辛所长循着老汪所指方向,望了望躲避在阴凉角落的三个人,在其中一个目光呆滞的男人身上停了下,嘴角不易察觉的牵动,有些头疼:竟然招惹上这帮无冕之王了!

  刚刚电话里,他已经听了佟伟男讲诉的原委,知道他非法雇佣智障患者的丑事已经被记者查证了,还录了像,如果被公之于众,那富利石灰厂和佟伟男保准要吃不了兜着走。

  可偏偏,佟伟男不仅和他相识,而且还是城南区委书记文海琛的外甥,不看僧面看佛面,如果自己选择袖手旁观,任由这小子蹲大狱去,回头还不得给文海琛记恨上,自己一个小小的派出所副所长,指不定就被像捏蚂蚁似的被揉扁了。

  一番深思熟虑,辛所长决定还是帮帮这忙,把事情揭过去,反正再过段曰子,这家厂房就搬迁了,就算出了事,也烧不到自己身上,于是朝陈潇两人道:“既然你们是省台记者,那就更应该明白你们的行为是不合法的,甚至够得上诈骗罪……”

  陈潇暗自发笑,断章取义的话,自己和陈思妤确实偏近于诈骗,可在华夏国乃至全世界,记者乔装名头暗访的行径,几乎完全是被默认允许的,只要没有侵犯他人的合法权益,就绝不会有人追责。

  当然,新闻人的这种行径绝不是无法无天的,如果要暗访,除了必须具备记者证,事前必须经过上级领导或相关部门的同意、给出足够的凭据方能实行。

  不等说完,陈潇打断道:“辛所长,如果你要追究我这方面的责任,回头我会主动向省台领导以及省新闻出版总署做汇报的,可现在人证物证俱在,关于这家石灰厂非法雇佣智障患者的行为,你又意欲何为呢?”

  辛所长一窒,心忖倒是碰上老手了,瞥了眼那两个市救助站的人,发现他们没有主动插手过问的意图,稍稍松气,不紧不慢道:“事有先后,我现在是接到盗窃案的报警,所以还请两位配合下,跟我们回去进行调查,至于非法雇佣智障患者的事,你可以向劳动监察队举报,我也会跟城南区社会劳动保障局反应,由他们来做核查。”

  他是打定了主意,把这两人带回派出所审讯后,趁机拿到摄像机,把里面的录像统统删除,同时提醒佟伟男抹干净所有蛛丝马迹!

  说完,辛所长就跟下属使了个眼色,让他们赶紧动手,免得横生枝节。

  民警没动,脸色漠然,三个联防员气势汹汹地围了上去,那衣襟大开的联防员面泛银笑,贪婪地看向了韶美俊俏的陈思妤。

  原来,天气燥热下,陈思妤的白色T恤早已被汗津浸湿,紧紧贴着胴体,虽然面料稍厚,不至于春光乍泄,可窈窕修长的身线早已完美毕现,令人垂涎欲滴。

  陈思妤惊怒交集,神色说不出的厌恶,正不知所措时,旁边的那男人再次挡在自己的身前,沉声道:“辛所长,你不知道这样的办案流程是违规的吗?”

  辛所长顾忌这两人省台的背景,生怕后续麻烦不断,正想让下属规矩点,陈潇自顾道:“还有,你难道真不打算立刻处理石灰厂非法雇佣智障患者的事情?”

  “我不是都说了嘛,这件事我随后会如实向区劳动监察部门汇报的,也会留下干警驻守调查,你还有什么不放心的?”

  辛所长怒形于色,天干气热的,来这鬼地方办案本就躁烦了,还碰上一个刺头,耐心早耗没了!

  陈潇知道多说无益,道:“那好,你不处理,我自己报警。”

  接着,在辛所长和佟伟男惊诧的目光下,拿出手机拨了个号码。

  “放下手机!”

  那衣襟大开的联防队员反应倒快,生怕这事遮掩不住,扑上去就想抢手机。

  陈潇哪会让他如愿,探手掐住他的手腕,稍一用力,就把对方手里的警棍给卸掉了,紧接着一脚踹向对方的膝盖,待把人踢跪下后,就硬生生把这渣滓的手反拽了过来,激得这厮舌头乱跳,不住喊痛!

  “住手!”

  辛所长暴跳如雷,可震慑于陈潇的雷霆手段,剩下两个联防员和民警一时间踟蹰得不敢上前阻止。

  这一厢,电话也已接通,曹勇听到杂乱的叫骂声,疾声道:“陈公子,你那边出什么事了?”

  陈潇眯眼看着辛所长等人,冷冷一晒道:“我在培水镇发现有家工厂非法雇工,跟人起了点冲突。”

  曹勇担心陈潇吃亏,忙道:“你稍等,我马上联系五福街道派出所的人赶过去,我随后就到!”

  “五福街道派出所……呵,人都站在前面了,还有个联防员想动手呢!”

  听到这话,曹勇吓得差点连电话都握不住,旋即怒火大盛:“陈公子,让我跟他们的主事人说下话。”

  陈潇没吱声,朝辛所长挥挥手机:“你的一个熟人想跟你说说话。”

  辛所长怔了怔,犹豫片刻,惊疑不定地走过去两步,拿过手机,放在耳畔试探姓的喂了声,就听到了一阵阴森的话腔:“我是曹勇,你是五福派出所的哪位?”

  曹勇?辛所长一时回不过神,刚想问对方来头,可脑海里忽然跃出了城南区公安分局新任不久的局长,猛打了个激灵:“曹、曹局长?”

  曹勇嗯了声,强忍着滔天怒意,又问了对方的名讳。

  辛所长亡魂丧胆地抬头看向陈潇,支支吾吾道:“报告曹局长,我是五福街道派出所的副所长辛继秋。”

  “辛继秋是吧……这么大热天的执勤,辛苦你了。”

  “不、不辛苦。”

  听到曹勇阴冷的笑声,饶是艳阳高照,可辛继秋却只觉得冷冽从脊梁骨直冒上头,骨寒毛竖,额头冷汗如水直冒,暗暗叫苦,怎么偏偏这么巧,这省台记者竟连自己的直属上级都认识,一想到这事被捅上去后,自己可能面临的绝境,他的心已经幽幽沉底了。

  曹勇虽然巴不得立马劈头盖脸骂一顿,可盖因事情原委未明,只得强压情绪,不容置疑道:“你在那维持秩序,我亲自过去,还有……违规办案的那个联防员,立刻给我办了,懂不懂?”

  辛继秋捣蒜泥似的连连点头,战战兢兢道:“您放心,我会维持好秩序的,把违法违规的相关人员统统扣押。”

  听到传来的忙音声,辛继秋放下手机,魂不附体般的还给了回去。

  陈潇玩味笑道:“辛所长,还需要我们和你回去协助调查吗?”

  辛继秋忙不迭摆手说不用,当捕捉到对方的目光所向后,当即指着握着臂膀叫痛的联防员,化惊为怒,喝道:“把他给拘了!立刻!马上!”

  几个警员不得要领,可看所长目眦欲裂,哪敢违令,规规矩矩就把同伴给拷了。

  辛所长吸了口气,转头看向惶恐不安的佟伟男,咬咬牙,心知是包不住火了,如今只能尽力补救,免得祸连自己,至于区委书记文海琛那边……也只能走一步是一步了。

  眼见危机消弭,老汪重重松了口气,陈思妤则一眨不眨看着为自己遮阳挡险的那寸背影,心房轻轻被敲动了下。

  晴空碧蓝,清风拂来,丝发微微瑟动,驱散了燥热和紧张,取而代之的是久违的心安和释然。

  可不知想起了什么,她的柳眉轻蹙了下,低头望着笼罩了自己的倒影,抿了抿水润樱唇,还是往旁边侧移了步,选择自己直接面对烈阳和眼前的纷乱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

  • 我的美女总裁老婆

    最新章节:第1665章 【后记】
    简单地说,就是一个男人和一群女人的故事。都市感情生活为主,玄幻为辅,卫道士慎入…… 【书中内容纯属虚构,请勿与现实挂钩,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霉干菜烧饼03-22 已完结

  • 最强神医混都市

    最新章节:第5802章 轮回族
    搂着女总裁未婚妻,不料闺蜜又爱上自己。本以为低调去了社区医院,岂料护士双眼又泛桃心!当过兵王,又是神医,兼职修真,一路混迹都市,一路美女狂收。我的桃花运,运不断,做个帅哥太累了!

    九歌08-18 连载中

  • 神医圣手

    最新章节:第一零四一章 永生(大结局)
    他是名医,也是神医。
    就算是死神盯着的人,有他在,死神也要乖乖绕道而行。
    只要你相信他,你的任何疾病都不在是问题。
    这就是张阳,一个被称为上帝使者的人,一个有点张扬,但很可爱的人!

    小小羽03-22 已完结

  • 锦衣夜行

    最新章节:《后记》
    靖难削藩,迁都修典,五征蒙古,七下南洋,我无处不在,却无人知道我在。 乾坤入袖,锦衣夜行,低调!低调才是王道。

    月关03-22 已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