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零四章 他有张良计,我有过墙梯

   结束了这场看似平静、实则剑拔弩张的对弈,陈潇径直下了楼,在纪委大楼前,正好看到伍月被一个发白干瘦的老人领了出来,定眼一看,竟是认识的!

  “狄伯伯,没想到在这还能碰见您呢。”

  陈潇信步走了过去,拘礼朝狄邦忠问候了声。

  当初首都方面同时调整云江市和明珠市的干部人选,叶文诗从明珠市监察局副局长调任云江市纪委书记后,狄邦忠因为过于靠拢陈元鼎,被调去了外地,不过际遇不坏,被任命为了明珠市纪委副书记、监察局局长!

  狄邦忠虽然是首次见他,却早有认识,看他彬彬有礼,又是旧友的孩子,自然笑得和蔼,道:“我也没料到啊,一别云江半年,还能在这里碰上故人的孩子,而且刚刚询问的人,还是你的朋友。”

  伍月星眸圆睁,看样子,陈潇似乎和对方挺熟络的,只是她稀里糊涂的被带进去,到现在也压根不清楚狄邦忠的具体身份,倒也没太大震惊。

  “赶紧把人领走吧,要不然你妈不仅要把我的手机打爆了,回头亲自来算账,我这把老骨头可吃不消哦。”

  狄邦忠无奈一笑,朝伍月道:“小姑娘,今天有什么失礼的地方,你还要多包涵哟,出去后,千万别说我们亏待了你。”

  伍月嫣然一笑,道:“当然不会,老伯伯您人这么和蔼亲切,多陪您聊会天也不错。”

  不过心里却有些犯惑,当时自己刚进问询室,起初面对的还是那两个黑脸黑衣的鸟人,脸上的表情活像自己欠了他俩几万块钱,可后来不知怎么的,这老伯伯忽然走了进来,取代了问询工作,不仅客套有礼,还让人拿了些水果饮料点心进来,把自己当姑奶奶似的斥候着,一边喝果汁啃苹果,一边家长里短的絮叨海侃,跟电视里所谓的严刑逼供整个不搭边,让那两个黑衣鸟人瞪直了眼,别提多惬意解气了。

  听到狄邦忠刚刚说陈潇的母亲要把他的手机打爆了,伍月敏感察觉到了什么缘由,正想开口一解困惑,陈潇却当先道:“伍月,你去旁边等我下,我有话跟狄伯伯说。”

  伍月迟疑了下,应声点头,走到了一边。

  “是想问审查的内容吧?”

  狄邦忠一下就猜到了他的打算,摇头道:“事关案件的查证工作,我这调查组的组长可不能徇私啊。”

  “狄伯伯,您何必多此一举呢,人我都带走了,回头哪有什么问不出来的,只是从您嘴里得到的信息能更客观和全面。”

  陈潇打趣道:“既然您刚刚徇私了一把,再徇私下也无甚大碍嘛,况且大家都自己人。”

  狄邦忠啼笑皆非,道:“你这张嘴,倒是和那丫头有的一拼,难怪能凑成一对……罢了,反正回头你大致都能猜到了,现在告诉你也无妨,只是你得做好保密工作,要不然我可要被上头追究责任喽。”

  见陈潇点头,他瞥了下不远处的伍月,压低声音道:“她的父亲,伍庸农目前还被我们控制审查,昨天在一个和他有密切关联的银行账户里,发现了五十万的不明款项!”

  陈潇剑眉凝聚,道:“那银行账户和伍月有关?”

  狄邦忠点头道:“是以她的身份信息开的银行账号。”

  陈潇嗤笑了声,果然,那只幕后黑手为了彻底撇开关系,把罪状转嫁到伍庸农头上,好借此扰乱调查组的视线,竟用上了这卑劣的手段!

  “狄伯伯,那账户里,除了那近期汇进去的五十万,应该还有其他不少按月份打入的款子吧?”

  “嗯,这账户从四年前开始,基本每月都会按时汇入一两万块,我刚刚也问过那女孩了,她说那账户是她父亲开的,之前银行卡确实在她手上,可早不知道扔哪去了,她自己也从未用过里面的一分钱。”

  陈潇默然,犹记得那银行账号,是当初伍月去外地读书后,伍庸农特地给办的,每月按时汇入生活费,可伍月因为叛逆抵触,四年下来根本不曾再用过家里给予的钱,全靠她自己接一些杂志拍摄以及商业礼仪的活计自给自足,却是没想到,这份父爱好意,反倒成了被人利用的工具,甚至把祸难牵连上了伍月!

  狄邦忠皱眉道:“我也不相信那女孩会参与这案子,通过对她的询问以及我查证得来的信息,可以暂时排除她的涉案嫌疑,看来,接下来只能再从伍庸农身上入手,看看还能查获什么信息了。”

  陈潇叹息道:“伍庸农,怕是他会直接揽下什么罪过了。”

  “什么?”狄邦忠愣了下,迎上他饱含意味的神色,霎时想到了什么。

  “估计不用您说,应该就有人给他通风报信,说她的女儿也牵连进去了,到时候不用人教唆,为了保全女儿,伍庸农铁定会揽下所有责任。”

  陈潇异常笃定,凭伍庸农对伍月的关心,是宁可自己受罪也不愿女儿遭半点不测,这一点,那只幕后黑手怕是也将此计算在内了。

  不得不说,这一招很绝,也够阴险!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

  狄邦忠渐渐梳理着思路,陈潇接腔道:“如果是这样,这案子自然也就了结了,就算你再追查审问,说伍月已经洗脱嫌疑了,伍庸农也决计不会翻供!”

  狄邦忠陡然色变,虽然已经揣测到几分了,可听这么一说,依旧心生怒气,如果接下来的审问里,伍庸农真全认罪的话,很大可能就是调查组里出现了内鬼!

  更严重的是,到时候哪怕自己说伍月已经洗脱嫌疑了,可爱女心切,伍庸农势必会以为自己是诳诈他,依旧不会改口,到时候这案子就彻底进了死胡同!

  思及于此,饶是狄邦忠干了大半辈子的纪检工作,依旧一阵心惊,要不是被陈潇这么一提醒,怕是自己将一手铸成大错啊!

  这简直就是一招毒计!

  狄邦忠怒道:“我马上去查查看,是不是真有内鬼!”

  陈潇摇头道:“估计难查出来,既然那帮人想得到用这招,肯定做了万全的部署,而且调查组的人那么多,一时间也难锁定。”

  “那该怎么办?”

  狄邦忠潜意识里已经完全信赖了陈潇的推断,竟隐约有些依赖上他的决策了。

  “还能怎么办,既然他有张良计、我也有过墙梯。”陈潇冷笑道:“咱们就来个反其道而行!”

  狄邦忠一时不得要领。

  陈潇眼见四下无人,低声道:“既然他们抓住了伍庸农爱女的弱点,咱们也顺势利用下,狄伯伯,您等会先去探探伍庸农的口风,如果他真的认罪,你就说伍月也认罪了,看看会有什么效果。”

  狄邦忠似懂非懂,旋即双眼大亮,完全悟意,差点忍不住喊了声妙。

  如果真像陈潇推测的那般,伍庸农为了女儿将罪过揽上身,自己则可以顺势说伍月也同时认罪,再旁敲侧击暗示她是临时改口承认的,一个劲撇开她父亲的关系,这样一来,伍庸农很可能会以为那帮人要同时致父女俩一起于死地,后无退路的情况下,将拼着鱼死网破的心态将内幕和内鬼和盘托出!

  原先还觉得那幕后黑手对人心的利用已经算炉火纯青了,可相比眼前的这衙内公子,却简直是掌握到了高深莫测的地步!

  陈元鼎在自己心目中本就心谋超群了,可这儿子,竟是丝毫不差,甚至还略有胜出啊!

  “只要揪出这内鬼,那案子差不多就能走向结尾了。”

  陈潇面沉如水:“这帮人,以为可以借此举瞒天过海,可还是露出了马脚,哼,妄作聪明!”

  狄邦忠稳了口气,黯然道:“没想到,在我的统领下,却还是出了害群之马……不过事情尚未有决断,还需要谨慎处理,总之如果真像你猜测的这样,我是绝不会姑息的!”

  陈潇点点头,见他急着想去办案,也不多说,道了别后,就走去和伍月汇合了。

  “说什么呢,讲了老半天。”

  伍月一肚子惑水,虽然听不到,可看着那老伯伯一惊一乍的,全无半点老者风范,相反陈潇却是一副安稳若山、成竹在胸的模样,活像智者高人指点迷津的剧情。

  “没什么,就说了叙旧的话。”

  陈潇随口掩饰了过去,笑道:“放心吧,你爸很快就能没事了。”

  “真的?”

  “我什么时候糊弄过你了?”

  伍月姣好的明眸眨了眨,缓缓的,桃腮杏脸在阳光下绽放出明艳绝伦的笑姿,樱唇弧起的线条迷人万分,轻轻点了下螓首,道:“有你在,我就不担心了。”

  被秋水般的眉目晃耀得有些动神,陈潇忍不住探手抚上了她的温滑玉颊,迅速带出了一团粉晕,“很快一切就会好的。”

  伍月被他这大胆的动作弄得错乱不已,睫毛飞快扑扇了两下,可芳心间却是一片酥甜,刻意移开了些,媚眼剜了过去,嗔道:“这还在纪委大楼门前呢,还敢耍流氓呀你?”

  说着,她耸了下瑶鼻,一步蹦了开去,脆声道:“我妈还在外面等着吧,我们赶紧出去,别让她再担心了。”

  陈潇笑了笑,跟上了她的步履。

  “喂,我想吃冰淇淋了,你陪我。”

  “好。”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

  • 我的美女总裁老婆

    最新章节:第1665章 【后记】
    简单地说,就是一个男人和一群女人的故事。都市感情生活为主,玄幻为辅,卫道士慎入…… 【书中内容纯属虚构,请勿与现实挂钩,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霉干菜烧饼03-22 已完结

  • 最强神医混都市

    最新章节:第5802章 轮回族
    搂着女总裁未婚妻,不料闺蜜又爱上自己。本以为低调去了社区医院,岂料护士双眼又泛桃心!当过兵王,又是神医,兼职修真,一路混迹都市,一路美女狂收。我的桃花运,运不断,做个帅哥太累了!

    九歌08-18 连载中

  • 神医圣手

    最新章节:第一零四一章 永生(大结局)
    他是名医,也是神医。
    就算是死神盯着的人,有他在,死神也要乖乖绕道而行。
    只要你相信他,你的任何疾病都不在是问题。
    这就是张阳,一个被称为上帝使者的人,一个有点张扬,但很可爱的人!

    小小羽03-22 已完结

  • 锦衣夜行

    最新章节:《后记》
    靖难削藩,迁都修典,五征蒙古,七下南洋,我无处不在,却无人知道我在。 乾坤入袖,锦衣夜行,低调!低调才是王道。

    月关03-22 已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