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零三章 据理力争

   常说人一旦权柄在握,随着地位和视线的变化,心态也会随之更迭,久而久之,一种所谓的上位者气势就蕴蓄而发了。

  对于叶崇礼,陈潇的记忆片段大多还停留在年少同住首都大院时,那个凶巴严厉的长辈,几次联合凌跃那帮人欺负叶可可,尽皆遭到了他厉声呵斥,随后或许会怒向胆边生的朝他家玻璃扔几块石头泄愤,可被自家父亲收拾了几顿,也就渐渐老实了下来。

  之后,随着两家发展路线的不同,尤其两家老爷子逝去后,这才渐渐开始疏离,更有了去年冬天因为段家差点交锋的轶事,而随着段家的衰弱,叶崇礼的上位,之间的关系这才朝着修复靠拢发展。

  如今时隔多年再见到,却已然是物变人非了,陈潇不再是当初的纨绔公子哥,而叶崇礼通过这近半年在仕途上的锤炼腾飞,也不再是印象里有几分可亲的邻家长辈,少了暴躁火气,多了沉稳内敛,举动间尽皆摄发出威严气势。

  自从前任首长和总理后,明珠市这个强势崛起的政治集团早已成了华夏国体系里至关重要的一股庞大力量,能在这里成功上位的权要,无一不是未来扶摇政权顶端的巨擘,而叶崇礼显然也经过了不少洗礼!

  “有些年没见了,看着是长大了许多,刚刚在门口看到,差点就认不出来了。”

  叶崇礼略微展现笑容,伸手示意他坐下,然后秘书很自觉地倒了杯茶进来。

  陈潇自若笑着:“是我真差点认不出叶伯伯了,都说男人四十一枝花,我觉得您这岁数倒像花开正盛,越活越有魅力了。”

  叶崇礼不禁莞尔:“越活越老喽,哪比得上你们这些年轻人,朝气正浓,而且要艹心的事也少,我现在每天不停的审文件、参加会议活动,精神头根本吃不消了。”

  两人相视一笑,颇有些老少相敬如宾的意境。

  “刚刚看你在门外似乎脸色不太好,来这有事?”

  陈潇心神收敛,转瞬就把刚刚的寒暄客套抛到了一边,点头道:“是有些事,我的朋友刚刚被纪委带走了。”

  “哦?”叶崇礼似随意道:“你朋友是体制里的?”

  “不是,纪委的人只说让配合下调查,就最近闹得正酣的侵吞国有资产案,她父亲伍庸农现在也正接受审查。”

  陈潇实在不想跟叶崇礼多绕圈子,反正这事对方早已心有腹案,与其七绕八转,倒不如直接把来意说明,自己是一定要把伍月给带走的!

  叶崇礼眸光闪烁了下,道:“这案子,现在抽调了市委市政斧的众多骨干组成调查组专门负责,具体情况我也不是很清楚,如果你朋友知道了里面的一些内情,交代清楚就行,只要没牵涉或参与作案,自然不会胡乱冤枉的。”

  陈潇哪会相信这宦海权官的形式话,笑道:“我自然是相信调查组同志的执法严明,但难保这点不会被有心人趁机利用了。”

  叶崇礼眉宇轻扬,“你这话说得,似乎对这案子了解甚多嘛。”

  “再多也没叶伯伯您多呀。”

  陈潇毫不畏怯和他对视,道:“叶伯伯,我知道这案子非同小可,也关系到常委里的一些意见分歧,可是拿一个无辜女孩作为权利博弈的棋子,不会觉得太过了吗?”

  这话说得掷地有声,加上陈潇的冷锐神色,竟让叶崇礼稳若如海的心境泛起了一丝涟漪,觉得自己似乎有必要重新审视老陈家的这公子哥了。

  对于陈潇这一年近乎奇迹般的改变,他早有耳闻,甚至细究一下,还能发现陈元鼎多次力挽狂澜、仕途斩棘的事例中多有这晚辈的作用和身影,为他父亲和家族屡建奇功,而且最近把李川祥搅得焦头烂额的那起诈骗案,据说也和陈潇隐约有数分关联。

  如果那些奇闻异事都属实的话,只能说这孩子在心智权谋方面确实进步甚深,和那些被寄予厚望的世家子弟想比,都不遑多让,老陈家也算出了个大才,后继有人!

  暂时压下这心绪,叶崇礼苦笑道:“你这孩子,想得太多了,什么事都喜欢放大来考虑,现在纯粹是这案子扑朔迷离,还有很多未查明的疑点,所以调查组才要多处入手,不是有句老话嘛,在事情盖棺定论前,都要抱着怀疑质疑的态度,既然有人和这案子有牵连,那就得查明了,这无关对象是谁。”

  “再说了,你就确定你那朋友和这案子毫无瓜葛?”

  “我确定!”

  陈潇笃定道:“或许您会说人心叵测,可我自认看人还是有些见解,我的目光比较窄,只看得到周围的一些人和事,但胜在能观察入微,而叶伯伯您是着眼大局和宏观,同样要顾忌的也很多,或许难免有些疏忽漠视,但我还是想大言不惭的说句,有时候因为您的一眼疏忽,就可能让一个原本和睦美满的家庭陷入绝境!”

  这话虽然说得不卑不亢,换做普通人,哪敢跟官威正盛的副部级地方大员讲这些大道理,也就陈潇依仗了家族的权势、以及两家的旧情,才有这份胆气。

  但其实他心里颇有些怨气,原本只是一起清晰明了的案件,就因为关系到了上层的博弈,这才越拖越久,牵连也越大,甚至还把伍月也扯了进去!

  叶崇礼自然嗅得到他话里的情绪,虽然觉得这孩子还是有些不晓事,可也理解他的初衷,说起来,他何尝不想干脆简明的把事情解决了,让无辜的人尽皆远避呢,只是坐到了这位置上后,很多事已经由不得自己说了算!

  沉吟片刻,叶崇礼轻笑道:“这话总算有几分道理,站得越高,看得越远,可反而那些细微渺小却弥足珍贵的事物就容易被忽视了,这也是现在很多身居高位的官员所欠缺的,可我还是得提点一句,换做你是我,也绝不会为了计较一人一事,而置全盘于不顾。”

  “所以我才活得轻松,只要能照看好身边的人就行了。”

  陈潇笑了下,道:“而且现在事态有变,说不准破局的机会也随之出现了,至于我那朋友,与其再无辜的陷在里面,被有心人利用钻了空子,倒不如先让我带走了,或许还能从中找寻出一些线索。”

  “你就这么有信心?”

  “不去试试怎么知道结果,好比您当初入驻明珠市,之前谁说得准呢?”

  见他笑得颇有深意,叶崇礼眼里闪过一抹奇异的光泽,不由回瞪了眼,知道这小子拿当初那事来跟自己邀功讨好处,可却坐实了自己一直来的揣测,怕是当初那个机会的出现,也是这小子刻意制造出来的!

  虽然有些不喜陈潇翻出旧账做筹码,但总算是欠了对方一个人情,加上又是看着这孩子长大的,总有些感情,默思了下,道:“这样吧,我给调查组打个电话,问问情况,如果没太大的问题,你可以先把人领走。”

  “谢啦,承您这份好了。”

  “你这孩子。”

  叶崇礼笑了笑,正要拿起电话,铃声却先作响了,接通后听了几句,目光不由瞥向了陈潇,旋即哑然失笑,说了声“就这样吧”,就挂了电话。

  “既然连你妈都搬出来了,你何必还跟我多费口舌呢。”

  叶崇礼苦笑不跌,“赶紧把人领走吧,要是再迟上那么几分钟,怕是杨行长就亲自来跟我讨人了,这院子可经不起你们母子俩的联手闹腾。”

  “我妈那么知书达理,哪会大动干戈,顶多我像小时候那样,砸碎您办公室的几块玻璃嘛。”

  “你要敢砸,我是没那力气再整治你了,只能让警备区管管你喽!”

  一老一少相视一笑,少了间隙和虚假,多了怀念和真诚。

  “对了,那女孩对你很重要,竟弄得你们全家都出动了?”

  叶崇礼忽然问道,神色间有些不可言喻的意味。

  陈潇沉默了下,坦白道:“是挺重要的。”

  叶崇礼目光一凛,没好气的哼了声,挥手道:“你自己看着办,你们年轻一代的思想,我是跟不上了,也不想多管,更何况这还是你的家事,可我还是得点你一句,一心不可二用,你也没法同坐两个航班!”

  “反正我时间多着,错过了这班,还有下一班,总能坐得上的。”

  陈潇随口瞎掰了句,知道无法取得和这老古板的共识,而且在首都圈子里,叶崇礼和自家父亲,也都是异常难得的模范丈夫,哪容得了这些思想。

  叶崇礼欲言又止,但最后只是摇了摇头,就让他赶紧去领人,免得污了自己的耳目,可当他临出门时,还是忍不住说道:“可可在云江,如果有什么麻烦事,你也尽量帮衬些,你俩打小处到大,很多事不用我说,你自己心里也该有分寸。”

  陈潇神色认真道:“我知道该怎么做的,放心吧。”

  叶崇礼板着脸道:“你可别会错意了。”

  陈潇莞尔一笑,也不多说,转身走了出去。

  看着他消失在门外,叶崇礼靠在了沙发上,沉思半响,似在回顾着那些陈年旧事,想到在那老旧庭院里的嬉闹玩耍以及自己的训斥声,不禁失笑,最后蔚然一叹道:“转眼都长大了,女大不中留啊……”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

  • 我的美女总裁老婆

    最新章节:第1665章 【后记】
    简单地说,就是一个男人和一群女人的故事。都市感情生活为主,玄幻为辅,卫道士慎入…… 【书中内容纯属虚构,请勿与现实挂钩,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霉干菜烧饼03-22 已完结

  • 最强神医混都市

    最新章节:第5802章 轮回族
    搂着女总裁未婚妻,不料闺蜜又爱上自己。本以为低调去了社区医院,岂料护士双眼又泛桃心!当过兵王,又是神医,兼职修真,一路混迹都市,一路美女狂收。我的桃花运,运不断,做个帅哥太累了!

    九歌08-18 连载中

  • 神医圣手

    最新章节:第一零四一章 永生(大结局)
    他是名医,也是神医。
    就算是死神盯着的人,有他在,死神也要乖乖绕道而行。
    只要你相信他,你的任何疾病都不在是问题。
    这就是张阳,一个被称为上帝使者的人,一个有点张扬,但很可爱的人!

    小小羽03-22 已完结

  • 锦衣夜行

    最新章节:《后记》
    靖难削藩,迁都修典,五征蒙古,七下南洋,我无处不在,却无人知道我在。 乾坤入袖,锦衣夜行,低调!低调才是王道。

    月关03-22 已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