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章 香闺嬉闹

   听见房门被敲响,陈潇只得急匆匆冲刷了下身上的泡沫,朝下身裹上一条浴巾就走去开了门,一片窈窕靓丽的身姿立时跃入了视野。

  门口处,伍月的衣着打扮依旧光鲜时尚,上身一件粉色且款式偏于宽松的短衫,设计的开襟领口露出了玉润雪腻的肩头,被两条黑色的内衣吊带无隙的贴裹住,而下身一条及膝的蓝色裙摆,则将那两束纤巧如春笋的完美长腿展示在外,加上落肩棕栗发的衬托,整个人宛若花姿、丽色夺人。

  看到那赤裸上身的水渍,伍月桃腮生晕,吐了吐丁香小舌,轻笑道:“看样子我来得不是时候。”

  陈潇倒没什么不自在,把她让进来后,边朝浴室走去,边道:“你先坐会,我马上就好。”

  伍月嗯了声,闲着无事,就背着双手,左顾右盼着这间雅致的房间,当视线移到那张床上时,目光不由自主的就被一抹璀璨光泽吸引了过去,轻步走去一看,竟发现了一枚盈光剔透的钻戒!

  伍月微微一怔,小心捻起戒指,细细的查看了番,眼波顷刻有些紊乱,似想到了什么。

  正暗咬银牙时,浴室门再次打开了。

  陈潇看见她手里正拿着那枚钻戒,略有错愕,想起自己刚刚洗澡前换衣服前,把裤兜里的东西取出来时,才发现自己把苏瑾的戒指都带来了明珠市。

  那晚上接到伍月虚弱无助的电话后,陈潇来不及多想就赶了过去,却是忘了把戒指还回去,后来回家取物件的时候也没顾得上,给苏瑾、许方雷和老方各打了个电话知会,就奔赴离开了。

  “这戒指好漂亮哦。”

  伍月勉强的笑了笑,随手把戒指放回去,莹眸的光泽却是黯淡了几分,心头叹了息,有些遗憾和惋惜的情绪蒸腾起来。

  陈潇不做多想,随口道:“我妻子不小心弄丢了,我那天捡到后,一时忘了还给她。”

  伍月柳眉轻蹙:“你妻子也真粗心大意,这东西怎么还乱丢呢。”

  陈潇套上了一件T恤后,摇头笑道:“这戒指她本来就不怎么戴,而且尺寸又有些偏大,很容易就脱落了。”

  “戒指偏大?当初买戒指的时候,没量戒围么?”

  伍月登时诧异,心说这么重要的结婚信物,怎么会这般马虎,但眼见陈潇含笑不语,唇角边泛着丝无奈,蓦地揣测到了几分缘由:怕是这段婚姻,对他来说,真的不怎么愉快呢……

  思及于此,以及看到他的沉默以对,伍月的芳心揪了下,有些不是滋味,生怕因此搅乱他的心情,于是赶紧换上明艳笑颜,道:“好了,赶紧收拾下,我妈让我来带你回家吃饭呢……我家的位置有些偏,怕你找不到地方,我刚好没事,就来给你当向导了。”

  “前天不是刚吃过嘛,这么三天小宴五天大宴的,倒搞得我不自在了。”

  “这有什么不自在的,你是我带来明珠市的,招待你理所应当的,一个大男人,可别婆婆妈妈的。”

  伍月瑶鼻一拧,嫣然道:“而且呀,这两天我家的情况总算暂时转危为安了,我妈的心情也好了很多,今天还特意亲自下厨呢。”

  陈潇洞悉若明,嘴上却故作不知道:“公司的麻烦解决了?”

  “算是解决了大半了吧,至少公司还稳稳掌控在我妈手里,没人抢得走了。”

  伍月轻轻叹了口气,脸色携了几分唏嘘:“听我妈说,曾明全倒卖公司机密的事,已经被警察抓到证据,现在被拘捕了。”

  虽然已经对这叛徒没甚感觉了,可念及这么多年来的照拂,总有些惋惜之情,而且父亲的事到现在还没音讯呢。

  陈潇不想勾起她的感怀,笑道:“既然现在雨过天晴了,总是好的,就别多想了,我们出发吧。”

  如今百仕德的一大危机是度过去了,经过这一茬,以及后无退路,那些股东们已经不敢再有非分举动,哪怕公司的情况依旧没好转,也只能硬着头皮,帮着关莲心合力度过这个难坎,加上郭氏集团的退避,一时半会是不会再有事了。

  而那些带头作乱的股东们,关莲心即使心有不满,也只能先忍着,维持团体的稳定和谐才是当务之急。

  不过,关莲心暂时不追究,可不代表陈潇就会置之不理,留着这些白眼狼在百仕德,对伍月一家来说,始终是心腹隐患,与其等到秋后算账,倒不如现在就提前下手。

  …………

  跟随伍月的引导,陈潇顺利抵达了望海别墅。

  刚步入客厅里,一股食物的香气就环绕了上来,厨房里传来了关莲心的婉声:“陈潇来了吧?”待听到陈潇的问候,道:“小月,你先招呼下陈潇,菜等会就好了。”

  伍月娇脆的应了声,转身见陈潇在打量屋子,笑吟吟道:“走吧,我带你参观下我家。”

  陈潇也不拒绝,随着她四处走动起来,虽然和母亲的居所有些许差距,但论起布设的精细用心,却是别具格调,远比每天忙于事务、不甚居家的母亲强得多。

  “那是我妈的卧室,隔壁这间是我的。”

  伍月举着玉腕挥手指引,眨了眨明媚的星眸,道:“想进去参观下么?”

  “你自己觉得方便就行,我无所谓。”

  “装什么正经呢。”

  伍月低声呢喃了句,可还是推开房门,被闺房展现了出来,顷刻间,一股女孩家的芬芳麝香飘荡了出来。

  “其实没什么好看的,空荡荡的,我高中之后,基本没怎么住过,也就最近回来放了些东西。”

  陈潇进去后,张望了几下,确实如她所说的,简洁明了,但窗桌铮亮,很是洁净,显然有经常打扫,看了圈,目光不由移向了角落边上的那一堆的毛绒公仔,不禁笑道:“你这玩意倒是收集得挺勤快的嘛。”

  伍月随口道:“又不是我买的,都是别人送来,闲着没地方放,就都搁这了。”

  其实,这里面有一小半都是她自己买的,由于少时父母亲都忙于工作,家中经常是她孤零零的一人,于是就买了些毛绒当摆设,至少不会让房间显得那般冷清,后来家人见到了,还以为她喜欢,就送了不少来,这才越聚越多。

  陈潇坐到松软的布艺沙发上,拿起一个熊公仔掂量了下,忽的觉得有些眼熟,转瞬间想到什么,目光竟情不自禁的瞥向了前方那片被柔裙覆盖住的翘圆臀瓣。

  伍月本来还没什么,当捕捉到陈潇若有所思的目光盯着自己的屁股在瞧,登时霞飞双颊,但旋即就是殷红如血,倏地忆起当初去陈潇屋子里捡内衣的片段,而显然,那个维尼熊公仔则触动了这家伙的思维。

  见他目光不转,伍月恼色上靥,轻咬了下唇瓣,眯着眼道:“是不是在想我今天穿什么?要不我把裙子掀起来让你看个清楚?”

  陈潇还在思索着那条维尼熊内裤的模样,刚想说哦,可嗅到这话暗藏的杀机,脑海里闪过一丝清明,忙移开了视线,丢开了公仔。

  伍月本想就此作罢,可觑见他嘴角正憋着一缕促狭的笑意,芳心当即一团恼羞,忙近身逼过去,质问道:“你笑什么?”

  “我没笑啊……”

  陈潇本想挤出老实样,可嘴巴的弧度却完全不受控制的翘了起来。

  伍月又羞又恼,急嗔道:“你还笑!不准笑!”

  “我真没觉得好笑,真的。”

  “还笑,你个变态死流氓,想气死我对吧?”

  伍月肺都快气炸了,见他还不住的取笑当初那事,顺手拿起刚刚被丢开的那只维尼熊,堵住了他那张可恶的笑脸,索姓来个眼不见为净。

  “喂,干嘛,赶紧拿开!”

  陈潇移开了脸,被绒毛刺激得鼻子麻痒,可伍月却还不罢手,心说原先看这家伙正经本分了几天,如今竟然还拿那糗事取笑调戏自己,报复和玩闹的小心思作祟下,嘴角不由微微上扬。

  陈潇没辙,忍着打喷嚏的冲动,干脆直接伸手箍住那具玲珑细腰,然后手上使力,伴随着一阵娇呼声,把伍月搂翻在了沙发上!

  “还真没完没了……”

  陈潇喘了口气,正想“教训”下她,可一见到那张满脸忐忑诧然的俏颜正近在咫尺,霎时怔了下。

  而伍月也有些痴楞的半躺在沙发上,盈亮美目看着俯视自己的面庞,心房迅猛的悸跳了几下后,似乎血液回流,导致顷刻间脸若涂脂,几欲沁出水来,心魂飘荡,通体酥麻,毫无半点反抗动作,双手只是紧紧抓着那只维尼熊,恰好挡在起伏不定的娇挺酥胸上。

  空间中只留下轻轻的喘息,旖旎的气息渐渐发酵。

  陈潇心驰神摇,看着扑扇睫毛下的那双水润杏眼渐渐有些矇眬迷离起来,目光沿着娇颜如桃的一寸寸滑了下去,最后落在了那瓣似启似合的粉嫩檀口上,感受到无限的少女诱惑力,加上眉宇间的那抹楚楚动人的媚惑以及鼻尖处呼出的如兰香气,一股冲动瞬间充斥了神经。

  感受那滚烫的雄姓鼻息喷洒在脸上,伍月顿觉浑身如烧,酥软的身子已然使不上半点力气,眼波似醉的对望了片刻,心魂荡漾间,轻嘤一声,缓缓合上了眼帘……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

  • 我的美女总裁老婆

    最新章节:第1665章 【后记】
    简单地说,就是一个男人和一群女人的故事。都市感情生活为主,玄幻为辅,卫道士慎入…… 【书中内容纯属虚构,请勿与现实挂钩,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霉干菜烧饼03-22 已完结

  • 最强神医混都市

    最新章节:第5802章 轮回族
    搂着女总裁未婚妻,不料闺蜜又爱上自己。本以为低调去了社区医院,岂料护士双眼又泛桃心!当过兵王,又是神医,兼职修真,一路混迹都市,一路美女狂收。我的桃花运,运不断,做个帅哥太累了!

    九歌08-18 连载中

  • 神医圣手

    最新章节:第一零四一章 永生(大结局)
    他是名医,也是神医。
    就算是死神盯着的人,有他在,死神也要乖乖绕道而行。
    只要你相信他,你的任何疾病都不在是问题。
    这就是张阳,一个被称为上帝使者的人,一个有点张扬,但很可爱的人!

    小小羽03-22 已完结

  • 锦衣夜行

    最新章节:《后记》
    靖难削藩,迁都修典,五征蒙古,七下南洋,我无处不在,却无人知道我在。 乾坤入袖,锦衣夜行,低调!低调才是王道。

    月关03-22 已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