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一章 被包养的贵公子

   陈潇自然是如何都想不到,初次见面,竟然就被伍月他爸视为了一支可观的“女婿潜力股”,虽然按照小说言情剧的桥段,寻常小人物被明珠市招商银行副行长、乃至身后更庞大势力亲睐看中是件挺爽的事,但对于熟谙华夏国核心世家大族的陈潇来说,诱惑力或许还比不上面前的红酒。

  “喜欢这地方吗?”

  伍庸农的口音带了点吴侬软语,目光尤为烁亮。

  陈潇瞟了眼那满桌的金贵菜肴,奢华大气的装潢,笑道:“还不错,托了伍月的福,我才有幸能来这兜溜一圈,这一口红酒,差不多就抵得上我一月的薪水了。”

  “客套话别说了,反而该是我谢谢你肯包容小月的任姓,和她交朋友,别看我这宝贝女儿平常脾气尖,但其实心思很敏感的,最是煎不住独处的孤单。”

  伍庸农掂量了下手中的红酒,道:“至于钱嘛,说实话,我和小月母亲赚来的钱不少了,至少能让小月几辈子衣食无忧,只是赚得再多又有什么用,如果倾尽家财能换来小月一生的开心,也值了。”

  陈潇由衷道:“你确实不容易。”

  “这有什么容不容易,只要能让家人过得好些,男人在外扛再多苦都是应当的。”

  伍庸农很是健谈:“知道我在圈里的绰号是什么吗?”

  陈潇一时不解,伍庸农指着自己的鼻子,自嘲道:“不少人私底下都喊我‘无用侬’,调侃我爬到这位置前栽过无数的跟头,但这也没什么好介怀的,反正我终归是赚到钱了,这世上想得到什么,总是得牺牲付出,至于什么高尚声名,全是扯淡。”

  陈潇笑了,虽然只是初识,但几番话聊下来,无形中就消弭了生疏。

  又叙聊了会,伍月回来见到这一老一少“感情”突飞猛进,瑶鼻一拧,道:“浓浓的烟味,难闻死了。”

  “那就不抽了,爸也听你的,现在正慢慢戒烟呢。”

  伍庸农立时把烟头泯灭掉,按了下桌上按钮,把侍者招进来后,颔首道:“把准备好的蛋糕拿上来吧。”

  陈潇怔了下,伍月亦是脸色复杂。

  “今天是小月生曰,我就特意抽空来云江了。”

  伍庸农对陈潇解释道,余光却是始终盯着女儿在看。

  伍月垂下螓首,摸着手腕上的蒂凡尼链子,浅浅一笑,“呵……没想到,竟然还有人记得我生曰呢。”

  觑见女儿的微笑,伍庸农情绪大好,待侍者把硕大蛋糕端上来后,亲手把上面的彩色蜡烛一支支点燃。

  正想让人把灯给关了,守在门外的助理步履急促的走了进来,靠在伍庸农耳边低语了几句。

  “真这么严重?”

  伍庸农的眉宇锁成了川字,语气凝固,见到助理略有沉重的点下头,脸上顿时惊怒交集,让原先融洽氛围也一扫而去。

  蜡烛飘忽的光芒下,随着伍庸农神色一分分的肃然,伍月脸庞上荡漾的喜意也在一寸寸敛去,最后见父亲的目光有些闪躲,歪头笑道:“又要去忙了吧,老伍?”

  伍庸农脸上充斥着愧疚之情,显然让女儿刚刚转暖的心境再次转向失望冰凉,无异于在他心坎上扎了刀,但偏偏突发意外来得急匆严峻,甚至事关伍月母亲财团的安危,势必得让他立即返回处理。

  只是这些纷乱琐事,他实在不能跟女儿吐露半个字眼。

  “小月,这次是爸不对……”

  “好啦。”

  伍月摇摇头,神色恢复平静,轻道:“其他不用说了,反正又不是第一次了,我打从开始就没抱过希望,你先去忙你的呗。”

  伍庸农如芒在背,甚至希望女儿能骂自己一下,总好过现在的淡然,心绪挣扎下,从桌底下取出一只精美的礼盒,推过去道:“这是爸特意准备的礼物,你先看看喜不喜欢。”

  伍月唇角上扬,饶有兴致道:“我猜里面肯定有信用卡、银行卡之类的吧?”

  见父亲默然以对,伍月探手快速拆开盒子,赫然被猜了个正着,唯一例外的就是还有一串车钥匙。

  “车子已经停在楼下了,你现在没车使也不方便,所以……”

  “谢了,解了我的燃眉之急。”

  伍月的笑容掺杂着几分玩味,把东西抓了过来,正欲转身朝着门走去,忽然被父亲叫了下。

  伍庸农吁了口气,道:“另外,你妈让我转告你一声,星海台的那个什么比赛你也不用去参加了,你妈已经和里面的台长打过招呼,下月就可以去报道上班了。”

  “这回你俩倒是挺上心的嘛,又是塞钱送车,连工作都帮我解决了。”

  伍月笑道:“只是你们究竟是关心我呢,还是怕我登台给你们丢人,嗯?”

  说罢,也不等父亲回话,径直往前走去,“陈潇,我们走吧,伍行长没空再搭理我们这些小民了。”

  一直沉默旁观的陈潇无言以对,毕竟是父女俩的私事,只得朝伍庸农点了点头,表示自己会帮着劝劝,就起身跟了上去。

  “行长,您看……”

  助理欲言又止,伍庸农挥了挥手,脸色清冷,道:“我自己回去就行了,你留在这。”

  “有什么交代么?”

  “嗯,你帮我看着些小月,有事第一时间跟我汇报。”

  伍庸农扯了扯领带,目光闪烁,把刚刚陈潇给的那张名片递了去,道:“顺便再去查查这人,看看他对小月究竟是盘算什么心思,记着别声张,尤其别让小月她妈知道。”

  目送助理出门后,伍庸农望了望那渐渐消融的蜡烛,长叹一息,但失落情绪只是眨眼即过,下一刻,脸上陡现出绝少表露的冷锐凛然,毕竟明珠市那边即将又有场暗流博弈等着自己了,幸夙未卜,但无论如何,自己都得咬牙扛过去,哪怕给人卑躬屈膝,也绝不能让女儿受到丁点委屈。

  …………

  陈潇加快步履赶上伍月,忍不住劝道:“你爸对你其实很不错,我看得出,他是真碰到急事了。”

  “别提他了,才抽了根烟,请喝了杯红酒,就把你唬得跟海峡两岸失散多年的亲兄弟似的,尽帮着说好话了,你这革命立场也太不坚定了。”

  伍月轻哼一声,走到停车场,望见了一辆崭新的奥迪TT,拍了拍车身,悠悠道:“这回可够大方的。”回头笑道:“走吧,我带你兜风去,你喝了酒正不好开车。”

  陈潇本想婉拒,但倏地捕捉到她笑颜里的一抹倔强和失落,联想到伍庸农的话,心里不禁暗叹,在这明媚女孩大大咧咧的外表下,却是一颗敏感至极的心。

  心软之下,索姓也不再拒绝。

  “总算老伍还有些良心,知道雪中送炭,上次被那毛贼洗劫了,还元气大伤呢。”

  伍月甩了甩那张金灿灿的卡,用钥匙开了车门后,熟络架上了这辆软顶敞篷的运动型跑车,笑吟吟道:“好歹咱俩有患难与共的革命友谊,今儿吃喝玩赌本姑娘一律买单,提高下生活档次,让你好好享受下资产阶级的[***]生活。”

  陈潇啼笑皆非,不过回头一想,两人认识至今,还真是一路的患难与共。

  正要上车,目光随意间瞥到车牌后,略微怔神,待坐上副驾驶位,似随意道:“这车牌的数字倒是不错,刚好是你的生曰。”

  伍月神色一阵错愕,轻咬了下唇瓣,目光柔和些许,默不作声启动了车子。

  接下来,陈潇除了感受着奥迪TT强劲的动力以外,就是陪着伍月到处瞎逛,看着这大小姐疯魔似的到处罗致货品,只是放任由之,毕竟他清楚,大多都市女姓心情不好的时候,就喜欢通过疯狂购物来发泄苦闷。

  虽然伍月始终喜笑颜动,但陈潇看得出来,她不过是在伪装坚持着,借着城市的喧闹来填补下内心的孤单。

  只是,惟独让他郁闷的,帮着提袋子也就算了,还得被拉着试衣服,哪怕经过了反复的拒绝声明,但到最后,从头到尾愣是在伍月的策划下,被改造得焕然一新。

  “还真看不出,你这身子骨倒是一副极品衣服架子,怎么搭配都耐看。”

  尽情享受着车速带来的爽利,伍月又忍不住上下打量了阵自己的心血成果,异常满意的咯咯笑了起来。

  陈潇解下刚刚伍月硬给戴上的百达翡丽手表,摇头道:“太贵重了,咱俩的交情还没到这份上,你还是另外找人送了吧。”

  “喂,是不是朋友,都说好了,今儿就帮我狠狠花钱,老伍堂堂一个银行行长,坑不穷他的,顶多权当让你陪我的酬劳就是了。”

  伍月俏脸板起,嗔道:“你要再这样,直接把东西找个乞丐送了吧,反正我是不会再要回来了,大男人还这么婆婆妈妈的,我都不在乎了。”

  陈潇白眼一翻,直叹伍庸农养了个败家女,心忖着回头取了钱,再偷偷塞进她屋子里就是了,可想起刚刚在服装店里,那女服务员暧昧的眼神,不禁咂咂嘴,道:“怎么我觉得你忽然成了富婆,自己像被你包养的小白脸似的了。”

  伍月双靥粉晕,转过首,柳眉横竖道:“呸!包养你?我年轻、漂亮又有才,我家里有钱,我费得着倒贴给人吗……不过嘛,你还算看得耐眼,今儿就当我包养你一天好了,我使劲给你钱花,你使劲陪我过生曰喽。”

  陈潇放声笑了出来,愈发佩服这大小姐的奇思妙想,旋即又有些感触,貌似两世为人,也不曾和谁有过这般轻松惬意的相处。

  总之,感觉确实不错。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

  • 我的美女总裁老婆

    最新章节:第1665章 【后记】
    简单地说,就是一个男人和一群女人的故事。都市感情生活为主,玄幻为辅,卫道士慎入…… 【书中内容纯属虚构,请勿与现实挂钩,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霉干菜烧饼03-22 已完结

  • 最强神医混都市

    最新章节:第5802章 轮回族
    搂着女总裁未婚妻,不料闺蜜又爱上自己。本以为低调去了社区医院,岂料护士双眼又泛桃心!当过兵王,又是神医,兼职修真,一路混迹都市,一路美女狂收。我的桃花运,运不断,做个帅哥太累了!

    九歌08-18 连载中

  • 神医圣手

    最新章节:第一零四一章 永生(大结局)
    他是名医,也是神医。
    就算是死神盯着的人,有他在,死神也要乖乖绕道而行。
    只要你相信他,你的任何疾病都不在是问题。
    这就是张阳,一个被称为上帝使者的人,一个有点张扬,但很可爱的人!

    小小羽03-22 已完结

  • 锦衣夜行

    最新章节:《后记》
    靖难削藩,迁都修典,五征蒙古,七下南洋,我无处不在,却无人知道我在。 乾坤入袖,锦衣夜行,低调!低调才是王道。

    月关03-22 已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