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二章 冲破壁垒最终弹

   到处流淌着关于爱乐奶粉涉嫌假冒进口的相关报道,电视、报刊、网络以及全国各地的坊间民众,都在以不同的方式、不同的情绪反馈着对这款假洋鬼子奶粉的惊诧和愤怒之情。

  而爱乐公司在内幕曝光的第二天,就在官方网站上发出了媒体声明,承认公司和品牌完全是由华人拥有,并对此前造成的误会表示了歉意,但却没有承认奶源并非海外进口的事实,只是提及近来由于澳洲基地的奶源达不到标准,为了充实生产线,这才紧急从国内几个奶源基地采集了一些奶源,并表示会对星海广电台在未核实的情况下做出损害公司声誉的行为提出法律申请信。

  可在明眼人看来,这无非是掩耳盗铃的低劣手段,毕竟《星海热线》的专题片中,已经用清晰无误的画面和语音曝光了爱乐品牌商标完全是虚构的事实,更将天北省奶源基地的恶劣环境展现了出来。

  特别是那些常年使用爱乐奶粉的家长,更是深感受骗,没想到为了求心安、花了两三倍于国内品牌的进口奶粉,竟然是款彻头彻尾的山寨货,见各大超市为了避风头将爱乐奶粉统一下架了,依旧不肯罢休,发给各地工商局乃至工商总局的邮寄信函犹如雪花漫天,摆明誓要将这假洋鬼子赶绝。

  就在全国各地声讨爱乐奶粉的同时,云江市却显得没什么异常,但在表面的平静下,却潜藏着不为外人知的漩涡。

  在两会后的第一场市常委会议上,十三名常委悉数到场,刚从首都归来的陈元鼎也显得尤为平静,凝耳聆听着市委书记胡志刚宣读首都发出了一系列工作指导,跟没事人似的,而其他人也是状若无事,除了新晋上任的市纪委书记叶文诗,一切毫无异样。

  大家都很淡定很和谐,其乐融融的景象足以让下面的干部看得眼似铜铃,甚至会以为前几天的紧张事态只是黄粱一梦。

  不过如果仔细观察,还是能发觉到丁点不寻常的地方,就比如始终杯不离口的袁仕强,那颗硕大的头颅少了前几天的意气风发,不仅变得沉默寡言,同时咬着杯口的嘴角不时还会牵动两下,一直到胡志刚介绍完市委新成员叶文诗,他才放下杯盏附和鼓起了掌,不过当察觉到关建桥、毕俊明甚至原先和自己靠拢的那几常委瞄向自己的眼神都或多或少潜藏了怜悯惋惜和幸灾乐祸,心脏顷刻间如万蚁爬过,立时悲从中来!

  输了,终究还是棋差一招的输了,而且输的方式完全脱离他的想象,也着实让他觉得可耻,竟然在浑然不知的情况下,就被人绑上了炸弹,将自己的仕途轰得彻底塌陷了!

  想起战战兢兢爬到了这个位置上,以草根出身获得了首都那个派系的收拢,原以为前程大好,但却在自己风头最劲时被踹下万丈深渊,世间上还有什么会比这更锥痛人心的?

  正在袁仕强浑浑噩噩准备迎接省委组织部部长的召见,终于轮到陈元鼎发话,腔调平缓,目光淡静,先是做了一些政斧工作汇报,然后就轻车熟路的把话题转到了江滨新区接下里的招商引资上面。

  随即,市委宣传部部长崔兰菊接过话头,提及到这两天纷扰全国的爱乐奶粉事件,并表示基于如今愈演愈烈的舆论情势,市委政斧必须重新对待爱乐公司的项目,严审这家公司的资质是否真的存在信誉问题,同时提出了对招商局工作的质疑。

  正满心钦佩着陈元鼎决胜于千里之外手段的常委副市长毕俊明也很会来事,拿出了一份匿名举报信,指出招商局局长韩标在明知爱乐公司资质文件存在问题的情况下,却依然置若罔闻,反而极尽全力的给予爱乐公司优惠政策,由此产生的疑点,建议专门成立调查组,在审核爱乐公司相关资质的同时,对韩标同志进行调查。

  这一点,被陈潇、凌跃奉为梅超风的叶文诗也是颇感无奈,原先还准备先徐徐图之,没想到刚上任,就逼着新官上任的自己放火立威了,而那个韩标,无疑将成为牺牲品。

  思及于此,叶文诗瞅了眼安稳若山的陈元鼎,神色复杂,对于弟弟叶崇礼选择慢慢缓和与老陈家关系的策略,渐渐有了几分认同。

  能在腹背受敌的状况下,还能力挽狂澜的政治枭雄,实在没必要视之为敌………………“嗯,好,我会跟他说的……”

  许方雷絮叨完了电话,看了眼状若悠闲的陈潇,展颜道:“现在全国都在因为你这则新闻闹得沸反盈天,你倒是丝毫不在意。”

  陈潇笑道:“被那袁大头压了那么久,好不容易把他踹趴下了,有什么理由不高兴的,我还想买串鞭炮庆祝呢。”

  “可你有没有想过,这条新闻一播出,毁的可不仅仅只是爱乐公司,整个乳制品行业都得连带受到冲击。”

  “只要行事磊落,怕这些做什么。”

  陈潇笑道:“而且奶粉事关婴幼儿的健康,确实马虎不得,这次就当敲响个警钟,让相关部门尽早开始严格审核规范,也算件利国利民的好事。”

  许方雷赞同点头,笑道:“刚刚是陆芸台长打来电话,让我转告你,这次的选题做得很不错,既有大影响力、又履行了媒体的社会职责,尽管放心大胆去做就是了,不用理会爱乐公司发来的律师函。”

  陈潇不以为然,在华夏国状告媒体,估计这爱乐公司也是被逼到绝境、眼红乱咬人了!

  “刚好新演播室快落成了,台里的意思是借着这次势头,把栏目品牌再抬上一个大台阶,接下来你这制片人的担子可要重喽。”

  “只要台里给的经费和资源足够,我没意见。”

  陈潇俯身靠前,旧事重提道:“姑父,你还是给句明白话吧,新主播的事儿,台里究竟是什么意思?”

  “你不都听说了嘛,卫视频道正在举办的《星秀主持》就是专门为你们挑人才的。”

  许方雷苦笑着,见他拉长了脸,忙补充道:“放宽心,这次选拔赛可是云集了全国的新锐精英,可塑姓强,对眼下的传媒新理念也适应,是比较适合你们栏目组的,而且总台早有了既定方针,要是这次选拔赛挑不出好苗子,哪怕重金挖角、冒着得罪其他电视台的风险,也会给你们栏目组找来顶尖的主播。”

  陈潇白眼一翻,早猜到他会这么糊弄自己了,道:“那怎么现在两会结束了,宁薇还得三天两头跑卫视频道去顶班,嗯……苏瑾怎么没跟报道团一块回来?”

  “怎么,她没跟你说?”

  许方雷眉头一皱,叹息道:“你们这小俩口啊,哎……”

  陈潇顿时有些讪然,再怎么说自己都是苏瑾的丈夫,连老婆滞留首都没回来的缘由都不清楚,还跑来问别人,说出去都得笑掉人的大牙!

  许方雷晃悠了下脑袋后,解释道:“小瑾因为在两会直播中表现出色,被央视看中了,但不是要挖角,只是他们那有一档新推出的时政新闻栏目,所以想借调下小瑾,而且再过段时间她差不多该在《星海新闻联播》转正了,如今让她在央视积累下资历,接下来也就水到渠成了。”

  “而且老爷子最近的身体也不太好,你岳丈又去了岭南省,所以小瑾自己也想多在首都留一段时间,方便照看。”

  陈潇一阵汗颜,虽然只是个正常的短暂借调,但一想到自己全然不知,总归有些愧疚,于是离开办公室后,当即给苏瑾播去了电话。

  不一会儿,音筒里传来了袅袅婉声,落在耳畔间,让陈潇油然而生亲近的熟悉感,酝酿了半会,苍白道:“听说……你要在首都再呆一段时间?”

  苏瑾沉默片刻,轻轻嗯了声,旋即两人陷入就了沉默当中,只有似远似近的呼吸声维持着联系,但让陈潇奇怪的是,哪怕听着她的呼吸声,此时也不会觉得无趣。

  就在此时,那头传来了一声叫唤,旋即苏瑾启齿道:“我这要忙了,没什么事我就先挂了。”

  陈潇笑道:“行,好好工作,祝你这次再上一阶了。”

  苏瑾不吱声,好一会才道:“谢谢……顺便也谢谢你往我包里偷偷放的那些晕机、晕车药,不过下回别再偷偷动我包了,搞得跟做贼似的。”

  “嘁,不领情就算了,顶多下回不自作多情。”

  陈潇撇撇嘴,可心下却是一阵惬意,调侃道:“还有,做事专心点,千万别丢了我们星海台的脸,“你以为都像你似的,蠢得跟猪一样!”

  苏瑾没好气的嗔怪道,心说这家伙半个月连条短信都没也罢了,现在打来还非要气下自己才甘心,怎么有这样的人啊!

  正想再损两句,前方的工作人员再次开腔催促,苏瑾只得匆匆道别挂断了电话,望着黯淡下来的屏幕,倏地想起前两天和表妹的通话,说起那家伙回到家一个人坐在客厅发愣的情景,在莫名的一阵心疼后,旋即却只感五内复杂,尤其唇角还泛着一缕若有若无的甜香。

  这家伙是无聊、压力大,还是真的记挂我了?

  苏瑾星眼含饧,不清楚陈潇究竟是怎么想的,毕竟自己几乎从未看过那家伙沉默感怀的模样,但回想起自己在首都的这半个月,至少是时常惦记起在云江的那个“家”。

  到如今,苏瑾依稀还记得,当初的自己独自踏进那个空间宽绰的大房子里,是怀抱着怎么样一种孤独委屈的愁绪,更别说有家的认同感,可在连自己都感觉不到的充裕光景里,不经意间却已经把一份份沉淀的希冀都置放在了那,眷恋也由此在一天天加深着。

  忆着那些争执不休、暗自赌气和嬉笑无奈,一点一滴的汇聚起来,如河水汇聚成海,令苏瑾都直觉得诧异,恍惚间,这才发觉自己原来已经适应了和那家伙朝夕相伴的曰子,同时也允许自己追盼的恬静生活里穿插进那家伙的身影。

  只是,他也会是和自己相同的念头吗……苏瑾路过敞开的窗台边,俯瞰着这座曰新月异的大城市,眺望着一望无际的春晓,拢了下耳畔的青丝,玉颊上弧起的线条迷人万分,伸出玉葱似的食指,轻轻弹了下手机上的一只猪头挂件,轻吟道:“就再多罚你一些曰子好了,顺便看看表现……”

  …………同一时分,首都方面也在逐步发生新一轮的权力交替,其中,之前遭遇重挫的老段家,也在窘境下,极力找寻着新的出口。

  静僻的书房被开门声敲破了,段坤走进来看了眼坐在靠椅上的父亲,心头登时紧绷,轻轻唤了声。

  段绪梁抬起了头,昏暗光线下,那张脸明显苍老了不少,原先锐利的眼眸也黯淡了些许,艰涩着嗓子道:“袁仕强还是输了吧?”

  段坤默然点头,段绪梁洒然道:“早料到了,这个马前卒终究还差了几分火候啊!”

  “爸,那接下来怎么办?”

  “算了吧,还好手头里仅剩下的几桩项目没有交出去,要不然家底可真没剩多少了。”

  段绪梁眯成鹰瞳,道:“而且这次倒不是一无所得,至少因为袁仕强的垮台,成功让那个派系下决心要给老陈家一点颜色了,接下来孰胜孰负依然尚未可知。”

  接着,段绪梁炯炯盯着儿子:“小坤,爸这辈子的仕途也快走到头了,现在振兴家族的重任就落在你肩上了,懂不懂?”

  段坤怔了下,惴惴不安道:“爸,您难道……”

  见父亲闭了闭眼,段坤心头一咯噔,已然猜到在家族孤立无援的情况下,父亲肯定是付出了仅存的政治资本,换来了自己的仕途转机!

  段绪梁惨然一笑:“你别多想了,咱们家被陈家、苏家那些人逼到了这绝地上,只能以此换取仅存的希望,至于我……呵,早退一两年,倒也没什么分别。”

  几天之后,云江市突发骤变,原江滨开发区管委会招商局局长韩标被市纪委双规处理,紧接着,市委常委、副书记袁仕强调任山南省文化厅厅长。

  这还没完,三月份的最后一天,由中组部出面对星海省委常委进行了微调,原首都市委常委、组织部长李川祥调任星海省委常委、省委副书记;免去胡志刚星海省委常委、云江市委书记的职务,保留云江市委常委、市人大主任职务;陈元鼎改任星海省委常委、云江市委书记,不再担任云江市长职务。

  由此,老陈家在政界的希冀陈元鼎,正式踏入了省委序列!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

  • 我的美女总裁老婆

    最新章节:第1665章 【后记】
    简单地说,就是一个男人和一群女人的故事。都市感情生活为主,玄幻为辅,卫道士慎入…… 【书中内容纯属虚构,请勿与现实挂钩,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霉干菜烧饼03-22 已完结

  • 最强神医混都市

    最新章节:第5802章 轮回族
    搂着女总裁未婚妻,不料闺蜜又爱上自己。本以为低调去了社区医院,岂料护士双眼又泛桃心!当过兵王,又是神医,兼职修真,一路混迹都市,一路美女狂收。我的桃花运,运不断,做个帅哥太累了!

    九歌08-18 连载中

  • 神医圣手

    最新章节:第一零四一章 永生(大结局)
    他是名医,也是神医。
    就算是死神盯着的人,有他在,死神也要乖乖绕道而行。
    只要你相信他,你的任何疾病都不在是问题。
    这就是张阳,一个被称为上帝使者的人,一个有点张扬,但很可爱的人!

    小小羽03-22 已完结

  • 锦衣夜行

    最新章节:《后记》
    靖难削藩,迁都修典,五征蒙古,七下南洋,我无处不在,却无人知道我在。 乾坤入袖,锦衣夜行,低调!低调才是王道。

    月关03-22 已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