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六章 谁是受害者

   此刻,安谧的餐厅里,陈潇正和叶可可相对而坐,吃着各自面前的餐点。

  “喂,问你件事,老实回答。”

  叶可可低垂着眉睫,忽然启齿问道。

  陈潇正双手齐动扒着牛排,含含糊糊应了声。

  叶可可一副随意的姿态,轻道:“你打算和苏瑾拖到什么时候?”

  陈潇手里的动作滞了下,拿过饮料喝了口,笑道:“暂时这样也不错,就先耗着呗。”

  “那就是得过且过喽。”

  叶可可撇了撇嘴,摇头兴叹:“知不知道,你这样已经铸成了不下十几个大错了。”

  陈潇怔了下,调侃道:“我自个的婚事,难不成还危害到社会主义奔小康了?”

  叶可可没好气的哼了声,依次掰出纤指,道:“先不说这样是不是对你自己的不负责任,第一,你这等于就要是耽误苏瑾的一生,是为无良;第二,你这是要让两个家族脸上无光,是为无责;第三,结婚几年无子嗣,是为无孝;第四,让众多亲友为你们忧心,是为无义;第五……”

  看着她跟机关枪扫射似的,一条条罗列出自己假婚的罪状,陈大公子立马溃不成军,举双手做投降状:“OK!可以打住了!我的大小姐,我承认自己罪大恶极、罪犯滔天、罪不容诛,我认错总可以了吧,你再说下去,我真只有自刎谢罪的份了!”

  陈潇哭笑不得,怎么每次都要被她挤兑揶揄得无地自容,偏偏半点反驳的说辞都没有,仿佛天生的克星!

  叶可可黛眉扬起,目光淡然的瞄着他,有些小得意。

  陈潇知道今天不给个交代,指不定还得继续被损下去,斟酌片刻,道:“其实这事我也考虑过了,只是哪怕我有想法,她怎么想的我也摸不准,尤其每次在一块都得吵两句才正常。而且嘛……心里始终有些疙瘩,就觉得我俩像牵线木偶,是被家族控制着挤到一块去的。”

  “是觉得没感情基础?”

  “差不多。”

  叶可可靠在布艺沙发上,横瞅竖看,像是发现了一个有趣的研究课题,道:“你现在的改变还真不小,什么时候对这些事这么挑剔了,以前不是都说哪怕得不到心,霸占人家的身子就够了嘛。”

  “人都是会变的嘛,就像你念书念到一定境界,我现在只是从物质阶段上升到了精神层面。”

  叶可可嘬了下嘴,了然点头道:“好!明白!那我只能预祝你早点得道大乘!”

  陈潇笑了笑,正想问她什么时候去云江大学上课,手机铃声忽的响了起来,随手接起来后,里面传来了宁薇焦灼的声音:“陈潇,你……现在方便听电话吗?”

  陈潇听出她的不对劲,瞥了叶可可一眼,皱眉道:“出什么事了?”

  宁薇的语腔透着惶急和压抑:“是这样的,你警局里有没有朋友,我……我公公被抓起来了!”

  陈潇听她语气凌乱,一时说不出个所以然来,忙道:“回头再详说,你人在哪?我马上过去!”

  “鸣清路派出所,我公公还在审讯室里,他……刚刚砸伤了人!”

  陈潇眉头一凛,又劝慰了她两句,就打算赶赴过去,同时迟疑的看了眼叶可可。

  叶可可心知是出了事,善解人意道:“赶紧去处理事吧,我等会自己打车回酒店。”

  陈潇点点头,拿起外套急匆地小跑而去,启动车子后,想了下鸣清路的位置,是江林区那一带,于是边打方向盘,边给蔡赞打了电话。

  毕竟事态究竟如何还不清楚,贸贸然去找关建桥这尊大神肯定不合适,说不得还会把事情闹得沸沸扬扬,进而被父亲知道,而蔡赞虽然只是市局里普通的一个副局长,但终归有点能量,不至于在这种小事上兜兜转转,效率最高!

  待电话接通后,陈潇开门见山道:“蔡局,有点事麻烦下你,我一个同事的公公不知道犯了什么事,现在被带进鸣清路派出所了,你能不能帮忙打个电话过去。”

  在清楚来龙去脉之前,陈潇也不方便让蔡赞直接放人,眼下只要能保证宁薇一家的安全就够了。

  蔡赞一听是派出所处理,估摸着也不是什么大事,很干脆就答应了下来。

  大约过了五分钟,蔡赞的电话就打了回来,道:“事情有点麻烦,你那同事的公公因为争执,用不锈钢烟灰缸砸伤了人,对方是你们省广电局科技管理处的范处长。”

  “伤得重不重?”

  “没大碍,就起了个包,只是对方不肯接受调停,一定要走司法程序。”

  蔡赞说道:“不过你放心,我已经跟你们派出所所长讲过了,会照顾的,只是这人是你们省局的领导……”

  陈潇知道他是担心自己因此得罪了上级,笑道:“没事,我现在正开车过去,到时候先看看情况。”

  “那行,你过去直接去找邓所长,我再跟他知会声。”

  陈潇道了声谢,旋即踩了下油门,花了十多分钟,终于抵达了鸣清路派出所,进了值班室后,第一眼就看到了正双膝叠着坐在椅子上的宁薇,走过去问道:“情况怎么样了?”

  听到这熟悉的声音,宁薇慌乱的心境竟瞬间平复了下来,仿佛找到了主心骨,抬起有些泛红的明眸,道:“还在审讯室里面……陈潇,我公公真不是有意的,只是那些人实在太混帐了。”

  她下意识想去拉陈潇的手臂,但碍于场合,还是忍住了。

  陈潇坐在她身边,缓和语气道:“别担心了,你公公应该快出来了,你先跟我说下情况。”

  宁薇顷刻间心神大松,知道陈潇已经打理好关节了,随即就把中午的事大致说了番。

  原来,中午范处长带着莫炜去串门的时候,起初还说得好好的,只是宁薇发觉到两人的不良企图,就想先离开,只是那个莫炜依旧死缠烂打着,导致了宁薇的公公看不下去,出口严厉呵斥了番,甚至连带把范处长一起给奚落了。

  范处长本来就记恨着对方当年的打压,哪里忍得了,旋即就撕下伪善和宁薇的公公对骂了起来,甚至还指着宁薇说她克夫!

  这下子,不仅宁薇怒不可遏,老人家更是在怒发冲冠的状态下,直接拿起不锈钢烟灰缸狠狠掷了过去,结结实实把范处长砸得七晕八素,脑门起了个大淤青。

  随后范处长干脆彻底撕破脸皮,直接报了警,两人就被带去了派出所,而宁薇担心婆婆和女儿,就让她俩先留在家里,自己跟随了过来,眼看范处长得理不饶人,着急之下,只得给陈潇拨去电话。

  听到这里,陈潇的脸色完全阴沉了下来,他本就是帮亲不帮理的人,如今竟然有人敢骂宁薇克夫!

  简直活腻了!

  宁薇也是头一次看到陈潇露出如此狰狞暴戾的神色,虽然内心感动,可也担心他把事情闹大,正要开口,忽然看到一个老人和警察从里面的审讯室走了出来。

  见公公出来了,宁薇忙迎了上去,急道:“爸,您没事吧?”

  老人摇摇头,脸上余怒未消。

  “是陈先生吧?”

  警察看到一旁的陈潇,试探姓问了句。

  陈潇点点头,瞟了眼他的胸牌,握手道:“邓所长,我同事和她公公,可以走了吧?”

  邓所长登时有些为难,这种民事纠纷本就是芝麻绿豆,而且对方还是市局副局长的朋友,这点面子总是得卖的,只是如今受害人的态度着实强硬,再加上还是省局的处长,虽然不是实权的领导,但终究有些棘手!

  “是这样的,主要现在是受害人不同意……”

  “等等,你说谁是受害人?”

  邓所长一愣,没想到这人的态度这么强横,不过基于蔡赞的面子,还是陪笑道:“这样吧,你们几位再在这里等会,我去把他们叫来,大家一起坐着协商下,又不是大事,索姓小事化了吧。”

  还小事?!

  陈潇冷冷一晒,道:“人你先放了,我去跟他们谈,放心,出了事我兜着。”

  邓所长有些诧异,他能混到这份上,自然有点眼力,见陈潇态度倨傲,没有丝毫的紧张,立时察觉到对方似乎有些身份,再加上蔡赞也交代过,迟疑片刻后,就答应了下来。

  陈潇转头道:“你先和你公公回去吧,这里我来解决……晚上也不用去台里,我回头让周婷顶下班。”

  宁薇迎上他笃定的眼色,知道这些事他能搞得定,而且自己留在这也帮不上忙,同时又担心家里的婆婆和女儿,于是点了下螓首。

  “小薇,这是你台里的同事?”老人颔首问道。

  宁薇心里一紧,轻道:“他是我栏目组的制片人。”

  老人哦了声,脸上闪过若有所思的神色,定定看着陈潇,道:“小伙子,今天麻烦你了,改天有空来我家吃顿饭吧。”

  陈潇微笑着答应。

  老人最后又仔细看了陈潇两眼,就跟着儿媳妇一块出去了。

  “人在哪?”

  “在我办公室。”

  顿了下,邓所长怕对方以为自己徇私偏袒,补充道:“对方是省广电局的领导,我只能先这样处理。”

  陈潇冷哼了声,眼有厉芒闪动。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

  • 我的美女总裁老婆

    最新章节:第1665章 【后记】
    简单地说,就是一个男人和一群女人的故事。都市感情生活为主,玄幻为辅,卫道士慎入…… 【书中内容纯属虚构,请勿与现实挂钩,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霉干菜烧饼03-22 已完结

  • 最强神医混都市

    最新章节:第5802章 轮回族
    搂着女总裁未婚妻,不料闺蜜又爱上自己。本以为低调去了社区医院,岂料护士双眼又泛桃心!当过兵王,又是神医,兼职修真,一路混迹都市,一路美女狂收。我的桃花运,运不断,做个帅哥太累了!

    九歌08-18 连载中

  • 神医圣手

    最新章节:第一零四一章 永生(大结局)
    他是名医,也是神医。
    就算是死神盯着的人,有他在,死神也要乖乖绕道而行。
    只要你相信他,你的任何疾病都不在是问题。
    这就是张阳,一个被称为上帝使者的人,一个有点张扬,但很可爱的人!

    小小羽03-22 已完结

  • 锦衣夜行

    最新章节:《后记》
    靖难削藩,迁都修典,五征蒙古,七下南洋,我无处不在,却无人知道我在。 乾坤入袖,锦衣夜行,低调!低调才是王道。

    月关03-22 已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