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赌品

   赌场这种地方有一大特色就是内部人叫保安比饭馆里客人喊结账还快,马甲姑娘刚喊完没用五六秒钟,赌场里立刻冲出五个彪形大汉,服装倒是很正规,腰里别着胶皮棍,其中一个脸色略白的看来是头目,他问明白了情况,倒也没有立刻翻脸,而是仍带着三分客气问我:“朋友混哪的?”

  我一挥手道:“别来你们那套江湖黑话,我哪也不混。”

  白脸汉子道:“你知道这是谁的场子吗?”

  “废话,我就是来找他的。”

  白脸汉子三角眼一瞪道:“那么你就是来踢场子的?”

  我想了想,我来这里找贾建国,倒未必一定要踢他场子,于是问:“我要想见你们老大,是不是得先踢场子?”

  白脸汉子阴森森道:“看来是这样。”

  我无奈道:“好吧,那我就是来踢场子的。”

  白脸汉子冷笑两声,往后退了一步,冲身后四个打手一比划:“没的说了,先把他拉出去,别惊动了其他客人。”

  四个打手往前一闯,最前面那个手里的胶皮棍劈头盖脸就朝我砸过来,我不等他们走近,像轰苍蝇似的一挥手,前面那人胸口受了我一道剑气,“砰”的一下横飞出去,连带把后面的三个都砸倒在地,四个人哼哼唧唧的爬不起来了,白脸汉子见手下离着我十万八千里突然像保龄球一样被砸了个稀里哗啦,吃惊道:“你们干什么,给我起来!”

  我笑道:“好玩吧?我刚才用的是太极真气隔山打牛——最近看网上的视频了吗?”

  地上那四个汉子倍感委屈,一个个嘶声咧气道:“我们这可不是装的!”

  白脸汉子这才反应过来,急忙抓过耳麦喝道:“大厅需要支援,立即疏散客人!”他话音一落四面马上传来警报声,赌场的小弟们不愧是受过专业训练,临时由荷官转换身份,带着惊慌失措的赌客们从后面退场,片刻工夫就走了个干干净净。

  打手们从四面八方汇聚而来,准备和我展开殊死搏斗,殊死是做到了,搏斗却谈不上——我仍旧是左一挥右一挥地送出剑气把他们弹倒在地上,空荡荡的大厅里到处都是阳刚男子的喊喝声……以及惨叫声,我笑嘻嘻道:“咱们这段视频要放在网上,得比闫大师火啊,嗯,主要是你们演得投入。”

  白脸汉子自始至终未受波及,所以大厅里只有他一个人孤零零地站着,脸上红一阵白一阵,他眼睁睁地看着身边兄弟们川流不息地过往,又争先恐后地倒下,终于抓狂道:“叫更多的人来!”

  我语重心长地说:“别叫了,我最多一次打过200万,你们海河市才多少人?”

  这时有两个打手姗姗来迟,他们一个手里提着把长筒土枪,一个手里拿着把五四式,两个人来到白脸汉子身边,惊疑不定道:“动家伙吗?”

  白脸汉子歇斯底里道:“废话,你们没看见这是一个妖怪吗?给我开枪!”他发疯一样抢过土枪朝我搂了扳机,随着一声巨响,我看到从枪口里喷出漫天的铁砂和铁钉,能做到这一点,这是由于剑神的目力和定力所致,一般人在此时此刻瞬息就会被轰烂,而我的身体已经产生了足够的变异来应付这些速度极快的暗器,我伸出手,放出一道螺旋式的剑气,它把这些小零碎绞在一起,最后变成了一小块铁疙瘩,掉进了我的手掌,与此同时,那把五四式手枪的子弹也迎面飞了过来,我冲它吹了口气,然后那颗子弹就像受了惊扰的苍蝇一样缭乱地飞到了别处……我把手里的小铁疙瘩扔在脚边,冷冷道:“再开枪我可就不客气了!”

  对面的三个人完全愣住了,这就是热兵器时代的坏处,一般人眼里枪就是最强大的武器,人类对现代武器的依赖已经到了很严重的地步,就算好莱坞拍灾难片也无非只有两类,一类是枪打不死的怪物,还有一类是导弹轰不碎的陨石,现在海河帮的兄弟们就遭遇了第一类灾难,这对于刀头舔血的江湖人来说,远比电视机里爬出披头散发的娘们更恐怖……白脸汉子在经受了视觉和世界观的巨大挑战之后,麻木地扔了土枪,绝望道:“你来我们这里到底想干什么?”

  “我不是说了吗,我找贾建国。”

  白脸汉子身边的打手一时没反应过来,问:“贾建国是谁?”

  白脸汉子警觉道:“你找我们老大干什么?”

  我微笑道:“有事和他商量。”

  白脸汉子迟疑着,迟迟决定不了下一步该怎么办。

  我说:“别愣着了,反正他迟早得见我。”

  白脸汉子恭恭敬敬道:“能先和我说吗?”

  “本来是小事,不过你也做不了主。”

  白脸汉子点点头:“是,那我去请我们老大过来。”

  他走出去打电话,柜台里的马甲姑娘小心翼翼地双手捧着筹码道:“您的筹码,200块。”

  我笑嘻嘻地在她手上摸了一把道:“规定也不管了?”

  这时赌场里还剩寥寥几个荷官,我走到赌大小那张台面上,对那个目瞪口呆的荷官说:“闲着也是闲着,玩两把。”

  荷官回过神来急忙点头哈腰道:“是是,您买大还是买小?”

  我扔了一个筹码在彩池里:“我买大。”

  荷官照例吆喝道:“贵宾买大,买一赔一,开!”他说声开,却唯恐怕我嫌他不卖力,把色盅摇得乒乓乱响,这才狠狠扣在桌子上,待色盅一开,所有人都不由自主地探头张望,三颗色子两个二一个四,却是一个小,荷官脸上愁云惨淡,苦声道:“八点小……”然后他就怯怯地看着我,我大度地挥挥手,他这才胆战心惊地把那片筹码扒拉过去。我把最后一个筹码扔过去道:“我还买大。”

  “贵宾买大,买一赔一……”看得出荷官此刻担着极大的心理负担,我这把再输,那就是“倾家荡产”,为了买筹码这么点小事我就能把人家20多个保镖打得鼻歪眼斜,他要连赢我两把我还不得灭他九族?打手们转的是一样的心思,生怕我再输会迁怒众人,所以这时候所有人都在热烈期盼色盅能开个大出来,也不知谁在低声道:“大!大!大!”他这么一带头,其他人也一起跟着喊起来:“大!大!大!”赌场之内人声鼎沸,100块钱一把的小赌局,搞得气氛比世界首富的生死一掷还要紧张,荷官把色盅扣在桌子上已是汗流满面,他叫声“开”,拿出将生死置之度外的勇气揭开色盅,众人顿时一片哗然,三颗色子全都红点朝上,乃是一个三点,小得都不能再小了,赌场里一片哀叹,荷官吓得魂飞魄散,高高地举起手道:“天地良心,我可没出老千!”

  我也暗叹了一声,人家电影里的赌神几十块钱的本一晚上能翻几个亿,我还指望我也能惊心动魄大杀四方一回呢,结果200块钱就听了两声响啊!

  荷官带着哭音道:“要不这把不算?”一干打手们纷纷附和道:“对对对,这把不算。”

  我哼了一声道:“愿赌服输,拿走吧。”荷官哆嗦着取走筹码,我起身离席,突然回头,荷官急忙停下手上的动作,我冲他呲牙一笑:“我赌品好吧?”

  “好……”

  结束了这场世纪“豪赌”,我晃悠着膀子在地上溜达了一圈,问:“贾建国怎么还不来?”

  这时白脸汉子走进来道:“我们老大快到了。”

  我问:“你把这里的情况都跟他说了吗?”

  “说了……”

  我意外道:“这样还敢来,你们老大倒是挺有种的嘛。”

  白脸汉子失神道:“我说的他都不信……”末了他一捂脸,“他还说我是反骨仔在暗中捣鬼。”

  我乐不可支道:“他信你才怪呢!他到哪了?”

  “已经到王村了。”

  我到了外面飞身而起,顺着田间小路往前巡视着,不大一会就看见路上依次开来十几辆车,它们杀气腾腾地奔着“金不换”的方向,海河帮大军出动,要一鼓作气地平定“内乱。”

  我像猎食的老鹰一样扑向他们的头车,轰隆一声踩碎车前盖,就站在了司机近在咫尺的地方,发动机瞬间报废,车的惯姓把前面坐的两个人远远甩了出去,后面的车接二连三地发出刺耳的刹车声,夜色里大部分人还弄不清状况,神情剽悍的保镖们把中间一辆车团团围住,警惕地朝这边看着。

  我瞄准目标,飞身来到那辆车前,随手把几个保镖扔在一边,喊了一声:“贾建国!”

  车后座中间有人茫然地应了一声,我嘿嘿一笑,抓住他的脖领子把他拽了出来,随即像得手的鱼鹰一样带着他高高飞走,保镖们自始至终都没弄清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前后乱做一团。

  我拎着贾建国来到一座土楼的楼顶,把他扔在地上问:“你就是贾建国?”

  这位海河帮的老大一生见过了无数的打打杀杀,却从没有像此刻那样茫然无助,他四下张望,梦呓一般道:“我……就是贾建国。”——

  分割我老婆对王二财、冯八爪这些名字嗤之以鼻,说一听就是小打小闹,她说只有“贾建国”这种名字才霸气,海河帮老大的名字系由她老人家友情提供。

  (未完待续)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

  • 我的美女总裁老婆

    最新章节:第1665章 【后记】
    简单地说,就是一个男人和一群女人的故事。都市感情生活为主,玄幻为辅,卫道士慎入…… 【书中内容纯属虚构,请勿与现实挂钩,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霉干菜烧饼03-22 已完结

  • 最强神医混都市

    最新章节:第5802章 轮回族
    搂着女总裁未婚妻,不料闺蜜又爱上自己。本以为低调去了社区医院,岂料护士双眼又泛桃心!当过兵王,又是神医,兼职修真,一路混迹都市,一路美女狂收。我的桃花运,运不断,做个帅哥太累了!

    九歌08-18 连载中

  • 神医圣手

    最新章节:第一零四一章 永生(大结局)
    他是名医,也是神医。
    就算是死神盯着的人,有他在,死神也要乖乖绕道而行。
    只要你相信他,你的任何疾病都不在是问题。
    这就是张阳,一个被称为上帝使者的人,一个有点张扬,但很可爱的人!

    小小羽03-22 已完结

  • 锦衣夜行

    最新章节:《后记》
    靖难削藩,迁都修典,五征蒙古,七下南洋,我无处不在,却无人知道我在。 乾坤入袖,锦衣夜行,低调!低调才是王道。

    月关03-22 已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