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葵花宝典

   耿翎这么说我开始也不明白,待见他指挥士兵们一层摞一层,渐渐由低到高形成一个大坡度的时候才有点知道他要干什么了——他所说的人梯,其实是像小朋友玩的滑梯那样,只不过是从低到高指向虢国城头的,那么这样一来剑师级别的高手加上助跑,到达顶点时纵身一跃高度还能大大增加。当然,这个法子有两个必要条件,一是你得拥有相当数量的高手,否则人梯搭不了太高,二是虢国城墙比较低。

  老妈也是看得满头雾水,我跟她说:“耿翎这是要进行摩托飞跃表演了。”老妈也随即恍然。

  黑吉斯人显然暂时也理解不了耿翎异想天开的办法,他们见飞龙军一群人在城下不断来回摆弄,都指指点点地看热闹。

  当人梯搭起来的时候,耿翎又让四名剑师分别站在两架人梯的最高端,随即拽过另几名高手道:“你们顺梯而上,到最高处的时候那两名兄弟会把你们抛出去,然后有把握落在城头上吗?”

  那几人道:“我们试试吧。”

  第一个跑上人梯的是一个瘦子,他从远处飞快地登上人梯,跑到尽头时两名剑师架着胳膊将他高高扬起,这瘦子便像抛物线一样落向城头,结果还是差了一点,堪堪掉到了城下,耿翎大声道:“不要停,下一个!”

  经过瘦子的示范,下一个人已经充分理解了耿翎的意思,他这回跑上人梯的时候在最后关头不但借力用力,而且脚在两名剑师手上还加了一股劲,“呼”的一下弹出去,正好落在城楼之上,飞龙军顿时一片欢呼。

  等黑吉斯人这会明白过来再做防备为时已晚,惊叫连声中,飞龙军的高手接二连三地飞上城头,这些人武功远比普通士兵要高,一但上城顿时大开杀戒,同时也有几个人跑去开城门,不一会工夫虢国大门轰然打开。耿翎微笑道:“解决了——武婴萧炎,你们还愣着干什么,带人给我冲!”

  从搭人梯到打开城门,这整个过程仅仅用了十几分钟的时间,一座城池的大门便被飞龙军轻而易举地拿下了。这里面固然有耿翎奇思妙想的功劳,主要是还是靠飞龙军的神勇,这就像一个好厨师拥有很多顶级食材才能做出上等宴席,一般军队的将领就绝不敢这么想。

  苦梅看得满心不是滋味,不由得又楞了苏竞一眼。

  我也是这时才体会到拥有大批高手的威力,不禁问耿翎道:“耿哥,这些人没入伍以前都有底子吗?”

  耿翎道:“几乎没有。”

  我说:“剑师放在整个大陆都是万中无一的高手,咱们怎么一下就多出130多个来?”

  耿翎笑道:“万中无一,十万中自然就有了。”

  我说:“这么看来,刘景那姑娘确实笨了些,你都没好好教过她吗?”

  耿翎道:“说来也奇怪,她和梅力红手下那些女兵平时都是和我们一起训练,但是苏剑神的秘籍在她们练起来好像总是有些不大对劲……”

  这时苏竞忽然道:“这个问题你也发现了吗?”原来她不知什么时候到了我们近前。

  耿翎急忙在马上躬身道:“苏剑神,耿某代表全体飞龙军向你当面致谢。”苏竞在女儿国那是万众偶像,不管男女都对她顶礼膜拜,飞龙军更是和她有极深的渊源,因为刚才一直没机会单独和她说话,耿翎这时才见过苏竞。

  苏竞微笑道:“秘籍虽然是我写的,但却是龙剑神给你们的,要谢还是谢他吧。”

  耿翎有些尴尬道:“这个……都要谢的。”

  我问苏竞:“你说秘籍有什么问题?”

  苏竞叹了口气道:“秘籍刚写成的时候我也找我的几名贴身侍女试验过,她们虽然不是什么高手,但也颇有根基,她们照我的法子练了一年,居然都毫无起色,后来我才发现,我这本秘籍上的方法根本不适合女子修炼。”

  “啊?”我和耿翎都大吃一惊,我更是颤声道:“那你……你不会是男扮女装吧?”一个女人,写出了一本不适合女人修炼的秘籍,这尼玛是何其坑爹啊!

  耿翎道:“这是为什么?”

  苏竞一笑道:“平心而论,男子确实在某些方面的领悟力是要强于女子的,事后我也想过这个问题,大概根结就在这了,就好比其他国家本来是女子更擅长针织刺绣,她们若写一本刺绣方面的书籍,男子也很难看得懂一样。”

  耿翎道:“不错,余曼丽要写一本《刺绣大法》岂不是要羞煞世间女子?”

  我沮丧对苏竞道:“哎呀呀,原来你虽是女儿身,却有一颗男人的心——”我现在终于明白,苏竞的秘籍那就是《葵花宝典》,所不同的就是扉页上没写“欲练此功,必先变姓”,可是要练《葵花宝典》无非就是一刀而就,想练苏竞的秘籍那工程就很大了——你说安个假的管事吗?难怪飞龙军强得如此变态,那就相当于10万个练了《葵花宝典》的林平之啊!想到这我不禁脸色苍白,我倒不是怕别的,就担心苏竞要是喜欢女人怎么办——东方小竞竞找个女版的杨莲亭,我没地方哭去呀!

  耿翎却明白我的心思,他笑呵呵地小声对我说:“小龙别怕,苏剑神能写出这本秘籍只能说明她天赋适合学武而已,曼丽不也一样精通刺绣吗?他还不是喜欢女人?”

  我不放心道:“你怎么知道他喜欢女人?”

  耿翎笑道:“他见了男人脸红过吗?”

  我一想有理,这才稍稍放心……苏竞对苦梅道:“师父,我不拿秘籍训练飞凤军,一来是从没想过要大张旗鼓地公开,二来因为不适合女子修炼,这东西一但落到黑吉斯手里,那就后患无穷了。”

  苦梅一直偷偷听我们说话,这时也叹了口气,随即瞪了耿翎一眼道:“便宜你们这群小子了!”

  耿翎郑重道:“再次多谢。”

  苏竞道:“当初我写这本秘籍目的只有一个——帮助天赋极高的人登顶剑圣,你们大举学了这速成之法,安全隐患虽然没有,但是有一点我还是要告诫你。”

  耿翎忙道:“苏剑神请讲。”

  苏竞道:“贵军中上至剑师下至剑童,阶位虽高但是剑气却有水分,相同阶位的情况下你们比之别人实打实练出来的是大有不如,用于大军作战也就罢了,平时一定要夯实基础,如果一味追求高阶位,恐怕到最后不免浑浑噩噩沾沾自喜,那就永远也成不了真正的高手!”

  耿翎冷汗涔涔而下道:“是!”

  苏竞又道:“还有,贵军中那130多名剑师前期进展已属神速,5年之内若有人能晋级剑师中期,可作为重点培养,5年内再无进展者,绝不能再贪功冒进,否则对以后的修为也有妨害。”

  我说:“这是什么道理?”

  苏竞道:“5年中能晋级到剑师中期的,说明天资很高,如果这段时间还没有进展,说明已经到了极限,必须再从根基做起,不然一直高不成低不就下去,那就一辈子只能做个剑师前期。”

  耿翎道:“我记住了。”

  这时飞龙军大部队已经进了城,黑吉斯那几百个守军自然不堪一击,瞬间全被屠戮殆尽,我们随着大军进城,就见虢国街道之上全是老百姓的尸体,上至老人下至孩童没一人幸免,年轻女子显然死前都遭到了凌辱,所过之处十室九空,火头四起,到处都是被劫掠过后的狼藉和残垣断壁,想找个活口问问都不可得,那去给我们报信的虢国士兵见状放声大哭起来。

  耿翎皱眉道:“这些狗崽子当真可恨!”他抓住那虢国士兵的衣服道,“你说他们有两万多人,现在都去哪了?”

  那士兵强忍住悲伤道:“这里一直往前就是皇宫,他们多半抢劫到那里去了。”

  耿翎命令大军直接赶奔皇宫,这一路上景象越来越惨,许多虢国人被曝尸街头不说,连女子也就那么赤身[***]地死在当街,阴沟里头颅乱滚,还有不少人被木棍或长绳潜心后背地穿在一起,有些没断气的只能死不死活不活地呻吟,备受煎熬,我们越往前走百姓的死状越离奇残忍,显然黑吉斯人到后来已经不满足于把人杀掉,还想出各种层出不穷的花样来取乐,飞龙军杀敌人毫不手软,见到这样的景象却不禁个个咬牙切齿,张赶虎本来最恨虢国人,这时也义愤填膺。

  耿翎越看越怒,大声道:“传我命令,一会见到黑吉斯狗绝不放走一个!”众军齐声喝道:“是!”

  过了街市再往前走是一大片农田,这时我们忽然闻到一股浓郁的肉香,众人不禁纳罕,拐过一道山坳后面前的景象顿时让我们怒不可遏——只见1000多黑吉斯士兵宰了十几头牛架起铁锅正在炖肉,田野里稀稀拉拉躺着几具本地乡农的尸体,那些黑吉斯士兵三五成群,围着铁锅一边吃肉一边喝酒,也不知从哪强拉来十几个年轻女子,正在大肆调笑,那些女子衣衫不整,左右逃窜总是逃不脱他们的包围,个个惊慌失措,不住哭喊。显然这些士兵在玩猫捉老鼠的游戏,要先戏耍个够这才施暴。

  此情此景下,武婴和萧炎一言不发地带人冲了上去,余曼丽回手从马车上抄起门板大刀,就近一抡已经把最前面的5个黑吉斯士兵一起腰斩。

  这1000多黑吉斯士兵一见飞龙军的大旗早已魂飞魄散,刚要拔腿跑就被围了个严严实实,前面的人稍加抵抗之后瞬间就被飞龙军剿灭,剩下五六百号人一起扔掉武器跪倒,大叫:“投降!我们投降啦!”

  飞龙军把他们围在当地,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对方已经投降,他们也不好再行攻击,萧炎看看耿翎,两眼血红道:“司令,现在怎么办?”

  耿翎淡淡地从牙缝里蹦出几个字:“告诉他们,我们不受降!”

  萧炎厉声喝道:“听到没有,拿起你们的兵器继续打!”

  那些黑吉斯士兵知道只要拿起武器立刻会被万刃分尸,一个个高举双手道:“我们听凭发落……”

  萧炎再次无奈地看看耿翎,耿翎右拳紧握,却也不知道该如何处理了。

  就在这时,先前那十几个被黑吉斯调戏的女子中跑出三人,她们一声不吭地捡起地上的刀照着这些降兵就砍,对方明明一划拉就能把她们打倒,却丝毫不敢反抗,被砍得伤痕累累也只能避开要害部位左遮右挡,一名黑吉斯士兵终于耐不住姓子抢过把刀反手砍向袭击他的女子,耿翎手一挥,用佩刀将他钉在地上,大喝一声:“一个不留,杀!”

  飞龙军等的就是这句话,一时几万把刀一起落下,黑吉斯的残兵们顿时死在血泊之中。

  马菁不禁打个冷战道:“好狠!”

  武婴斜眼看着她道:“如果你是那些女子你又作何感想?”他此时满眼都是杀机,马菁本来是天不怕地不怕的姓格,也情不自禁地退后了一步。

  老妈面无表情道:“这些人该杀!”她来到那三名女子面前道,“你们家里还有人吗?”其中一人缓缓摇头道:“没有,都死了。”另外两个也是抽泣不止,老妈道:“那你们愿意加入我们飞凤军吗?”三人脸露迷茫之色,马菁道:“这位就是飞凤军的大将军,她问你们话呢。”三人这才回过神来,一起跪倒在地,边哭边咬牙切齿道:“多谢大将军收留,我们愿意!”另外那些女子也都扑到老妈马前道:“我们也要加入飞凤军。”

  老妈点点头,吩咐马菁:“先给她们找身衣服,咱们走的时候带上她们。”

  士兵中忽然有人道:“那边还有黑吉斯狗!”我们顺着他手指的方向一看,见路边有间茅草屋里躲着20几个黑吉斯人,这时见大势已去,又不敢出来投降,正胡乱朝外放箭不让人接近茅屋,武婴道:“派人四面夹击,一个活口也不许留!”他手下的人刚要出动,却只觉眼前一花,苦梅纵身而起直落进茅屋中间,众人就听里面传来20几声惨叫,随即又见苦梅顺原路跳出坐回马上,她攸乎而去攸乎而来,整个过程没用三分钟,里面的敌人已经全部伏诛。

  武婴赞叹道:“师太好功夫!”

  苦梅无动于衷道:“好什么好,杀几条狗用得着大动干戈吗?”

  那虢国士兵焦急道:“耿将军,黑吉斯军正在皇城劫掠,那里的百姓更是水深火热,请您快去救他们!”

  耿翎道:“不错,传我命令,再遭遇黑吉斯残部全由第一军一师应付,其他人随我快马奔袭皇城!”

  飞龙军全速开动,一路上黑吉斯的散兵游勇在到处作乱,耿翎看也不看,全交给后面的部队处置,晌午的时候大军已抵达虢国的皇城。

  果如众人所料,黑吉斯在虢国的主力军此刻正在皇城搜刮金银财宝,这些人贪心不足,唯恐手慢了好东西被同伙抢光,都在一心一意地搜找,直到飞龙军把四面大门都堵上他们这才惊觉,他们原本是被飞龙军追得无路可逃这才跑进虢国,飞龙军战力如何自然是心知肚明,这时见我们从天而降都清楚若硬打那是毫无意义,当下推出一名将领来到城上和耿翎谈判。

  那将领并不认识耿翎,一眼先看见了老妈,他躲在两面盾牌后面大声道:“想不到我们这些残兵败将居然惊动了赵大将军,真是让我们受宠若惊,在下知道我们在您眼里无足轻重,您亲自到虢国无非也是想捞一笔外快,如果您答应不杀我们,我们这就放下武器即刻撤出虢国,皇宫里的财物在下等人绝不敢染指一丝一厘,全部奉送给您如何?”

  老妈一指耿翎淡然道:“你误会了,这位耿司令才是飞龙军的首脑,你有什么话跟他说吧。”

  那将领愣了一下,转向耿翎道:“那么耿将军意下如何呢?”

  带我们来虢国的那名士兵生怕耿翎答应了他,急切道:“耿将军,你杀了这些黑吉斯狗金银财宝一样是你的,这时候千万不能手软呀!”

  耿翎抬头对城上道:“你们在虢国犯下的罪行天理难容,凭几句话就想走吗?”

  那将领道:“双方交战,本来就是你杀我我杀你,耿将军杀我们黑吉斯人难道少吗?”

  武婴喝道:“放屁,虢国明明已经向你们投诚了,你们连自己人都杀吗?”

  那将领嘿然道:“战场上尔虞我诈,虢国始终是十八国联盟的一部分,从这个角度上说我们也没有错。”

  那虢国士兵忽然激愤道:“就是这个人,就是这个人下令杀了我们的皇帝和元帅,又叫人屠城,耿将军你一定要杀了他为我们报仇!”

  对方那将领又在城上道:“耿将军,你这会一定在想就算杀了我们一样可以夺取虢国的奇珍异宝,你这么想那就错了,你如果坚持要打,我们自知不是对手,但临死前放一把大火把所有东西都烧光还是很方便的,你也不愿意损兵折将又鸡飞蛋打吧?”

  当此时,所有人都目不转睛地看着耿翎,等他做最后的决定,耿翎忽然把头转向我道:“小龙,你说怎么办?”

  (未完待续)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

  • 我的美女总裁老婆

    最新章节:第1665章 【后记】
    简单地说,就是一个男人和一群女人的故事。都市感情生活为主,玄幻为辅,卫道士慎入…… 【书中内容纯属虚构,请勿与现实挂钩,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霉干菜烧饼03-22 已完结

  • 最强神医混都市

    最新章节:第5802章 轮回族
    搂着女总裁未婚妻,不料闺蜜又爱上自己。本以为低调去了社区医院,岂料护士双眼又泛桃心!当过兵王,又是神医,兼职修真,一路混迹都市,一路美女狂收。我的桃花运,运不断,做个帅哥太累了!

    九歌08-18 连载中

  • 神医圣手

    最新章节:第一零四一章 永生(大结局)
    他是名医,也是神医。
    就算是死神盯着的人,有他在,死神也要乖乖绕道而行。
    只要你相信他,你的任何疾病都不在是问题。
    这就是张阳,一个被称为上帝使者的人,一个有点张扬,但很可爱的人!

    小小羽03-22 已完结

  • 锦衣夜行

    最新章节:《后记》
    靖难削藩,迁都修典,五征蒙古,七下南洋,我无处不在,却无人知道我在。 乾坤入袖,锦衣夜行,低调!低调才是王道。

    月关03-22 已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