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我要飞得更高

   一干元帅你争我夺地抢起了飞龙军,耿翎只是不置一词地在边上看着,就在众人要擦出火的时候,老妈道:“各位还是不要争了,依我看还是听听耿司令的意思。”

  众人一想这话确实说在点子上了,于是纷纷问耿翎道:“耿将军意下如何?”

  耿翎微微一笑道:“我们飞龙军不管进驻哪国,当然有义务替各位守城,这一点大家可以放心。”

  众人听他把话说在了前面,更加迫不及待,魏腾道:“那么耿将军不妨也把贵军的要求说出来。”

  耿翎道:“现下我们飞龙军人数并不多,但是新缴获的18万匹战马却是一个不小的数目,所以各位要担保粮草供应充足。”

  魏腾道:“这当然不是问题,贵军如果到我们魏国,多了不敢说,我可以确保先提供三个月的粮草。”

  仲平道:“我们燕国也是。”

  窦章和其他几个元帅也都急着说:“三个月的粮草,我们一样给得起。”

  耿翎微笑道:“多谢多谢,那我就不客气了——”他回头对萧炎道,“你要好好记住各位元帅的名讳和国家,这以后就都是咱们的衣食父母。”

  萧炎道:“是!”

  魏腾道:“那么耿将军最后的决定是?”

  耿翎道:“我决定就在此处落脚,组成抗击黑吉斯的第一道防线,以后不管你们哪一国受到攻击,我们也方便去策应。”

  陈缺道:“合着你哪国也不去呀?”

  耿翎道:“我们在边境防守,可保各位城池不受危及,这样不好么?如果我们驻扎在某国城内,别国遭受攻击的时候我们的援军就不能快速驰援,大家想想是不是这个道理?”

  众人一想果觉有理,耿翎又道:“当然,这也是食人之禄忠人之事,敝军还要多仰仗各位。”这话里的意思很明白,谁出钱就帮谁,明码标价童叟无欺,各国元帅虽然微觉上当,但也不敢保证黑吉斯大军就不会去而复返,这钱该花也得花,而且平心而论,这钱还是花得很值的,当下也只得纷纷道:“好说,好说。”

  老妈把耿翎拉在一旁道:“耿司令,你们不进城驻扎,大军就这么暴露在边境上无遮无拦,万一黑吉斯军大举偷袭,那就只有拼个鱼死网破的结果,你觉得这么做是不是妥当?”

  耿翎听出老妈是真心在为飞龙军的前途担忧,颇受感动道:“大将军的疑虑我也想过,但我是这么认为——黑吉斯吃了这一败已经认识到我们飞龙军的战力,他们想要在我们身上翻局,至少需要秦义武全军出动,吴司中恐怕也还要给他加派人手,也就是说要想确保胜利,他们几乎要把全部兵力的七八成压上才行,现在洪烈帝国虎视眈眈,秦义武和吴司中肯不肯让史存道坐收渔利?所以我想他们短期内应该不会行动,我们飞龙军是条小鱼,他们却是一张大网,为了一条小鱼值不值得舍弃一张大网?这就是我的考虑。”

  老妈道:“你这么想没错,但总之还是过于冒险,而且也不是长久之计。”

  耿翎道:“长久之计的话我想是这样——黑吉斯如果能撤兵那是最好,万一还是执意要打,他们必定要回国调遣援军,那时我们再做下一步计划也不晚。”

  就在这时,几名盟军士兵押着一个人来到我们近前,说是押着,其实倒不如说是搀扶,那人浑身是血,右腿小腿骨裂出皮肉,受伤极重,身上穿着一套从没见过的盔甲,应该是名士兵,盟军士兵道:“报各位元帅,我们抓住一名虢国探子,他说他要见女儿国大将军。”

  虢国早在黑吉斯还没正式发兵前就背叛了联盟,众人听说都面带敌意,闪开一条道路,那虢国士兵望着老妈往上就扑,马菁抢先一步把他推在地上,怒道:“想行刺吗?”

  那虢国士兵匍匐在地上,嘶声哭喊道:“大将军,救命——”

  老妈道:“怎么回事?”

  那虢国士兵放声痛哭道:“黑吉斯的狗杂种们败退进我虢国,为了泄兵败之愤,竟然开始屠城,我国皇上和元帅猝不及防都被他们杀了,如今他们正在我虢国肆意杀害百姓,烧杀抢掠无所不做——大将军,念在大家同属联盟的份上,您去救救他们吧!”

  众人一听顿时恍然,除了少数一些士兵露出不忍之色,大部分人都是幸灾乐祸。

  老妈道:“敌军有多少人,你们的军队呢?”

  “敌军大约有两万多,我们军队总共才有5000多人,元帅一死,剩下的大部分都被他们杀了,还有些四处逃窜,也都沦为了无恶不作的盗贼,我拼死从城上跳下,为的就是来求大将军搬救兵的。”

  陈缺上前啐了他一口道:“活该!当初要不是你们虢国背盟,哪会有今天的下场?你们那个皇帝是出了名的荒银无道就不说了,你们王元帅不是一直给黑吉斯人溜须拍马吗?他怎么也给你们的主子杀了?”

  那虢国士兵道:“王元帅好心好意地给他们接风,谁料到对方忽然就翻脸了,说什么虢国和十七国沆瀣一气,灭掉虢国就是灭掉联盟一分力量,他们以后要把其他十七国一个一个杀绝!”

  陈缺手按刀柄道:“死得好!黑吉斯人不杀他我们迟早也要杀他的!”陈胖子此刻那是满脸正气凛然之色,旁人再一给他叫好,更是一副不可侵犯的神圣样子。

  那虢国士兵眼望老妈哀恸道:“大将军,我虢国皇帝和元帅再有错,老百姓是无辜的呀!”

  老妈向四周看了一眼,不动声色道:“你们说救不救?”

  魏腾道:“他说虢国出了变故,谁知道是真是假,大将军当心有诈啊。”

  那虢国士兵听到这里怒不可遏,拼命扑向魏腾,大骂道:“我诈你奶奶!”魏腾一拳把他打倒在地,拔出刀来道:“我先杀了你!”耿翎按住他的手道:“慢着!”魏腾见他说话,这才把刀收回去。

  那虢国士兵此刻已经濒临绝望,见了耿翎如同找到了最后一根救命稻草,他抱住耿翎的腿竭力喊道:“这位将军,你去救救我们虢国吧!”

  耿翎单手把他扶起交给武婴和萧炎,随即对众人道:“各位元帅,这人说得没错,虢国皇帝和将领昏庸可百姓是无辜的,你们不救,我救。”

  魏腾道:“耿将军小心中计。”

  耿翎道:“两万人能用什么计?就算这是他们设下的阴谋飞龙军也不惧,如果真像他说的那样,我们剿灭黑吉斯散兵之后正好驻扎在虢国,各位放心,咱们之间的约定继续有效,黑吉斯想侵扰你们,必须先过我们这道防线。”

  各国元帅们见反正不用自己派兵,于是都不再说话。

  老妈道:“我也想随耿司令走一趟,顺便参观参观咱们飞龙军的军威,不知道方便吗?”

  张赶虎道:“我也去!”

  耿翎道:“欢迎之至,不过张将军要去人马就不用带了。”

  当下盟军各回本国,有人牵过马来,耿翎亲自把那虢国士兵扶上马背,说道:“兄弟,抱歉得很,这次黑吉斯溃败全由我们飞龙军而起,虢国百姓遭受劫难可说也有我们的责任。”

  那人叹息道:“耿将军别这么说,这也是我们自食恶果,怎么能怪别人?”

  耿翎叫飞龙军集合,向虢国进发,士兵们有了马,个个神气活现,就像小孩子得了新玩具一样,马菁和苦梅看得大皱其眉。耿翎把十几个蛮人头领带来给老妈引荐,这些人都披着兽皮,马前小仓库一样挂着各种武器,看上去极其剽悍,他们在耿翎面前恭恭敬敬,这时见了女儿国的大将军却是上一眼下一眼地打量,丝毫没有半点敬畏,其中一个脸上纹满花的首领不客气道:“喂,我们帮你们打仗是因为服气耿翎,却不是服气你。”其他人纷纷应和,老妈也不生气,微笑道:“各位这次为国出力,我一定奏明女皇陛下重重奖励,你们只要以后不侵犯国内的百姓,我们也尊重你们的民族习俗。”

  那带花头领愣了愣道:“奖励?能给多少啊?”

  “这个嘛,那就要看你们想要什么了。”

  那头领道:“大米白面有固然好,最重要的是酒。”

  老妈笑道:“好,我记住了。”

  这时那虢国士兵忽道:“要说酒,我们虢国酿的酒闻名天下,可惜被黑吉斯那些杂种一顿砸抢,也不知还剩下多少。”

  那首领听后痛心疾首道:“哎呀,你不早说!耿翎,咱们快点走行不行?”耿翎好说歹说才把他们安顿下来,哭笑不得地对老妈道:“这些家伙,嗜酒如命,偏偏手艺潮得很,酿出来的酒不是酸就是苦,最后只能劫掠州县了。”

  老妈道:“你驯服这些人花了不少工夫吧?”

  耿翎道:“是,不过说起来他们也算是我们飞龙军打仗的启蒙老师,很多对付骑兵的办法就是从他们身上总结来的。”

  我恍然道:“这里面就包括你今天用的夺马术吧?”耿翎笑着点点头。

  武婴担心道:“耿大哥,要论平原对战,咱们飞龙军是无往不利,可是这次要攻打的是虢国,咱们可是一没经验二没工具呀。”

  耿翎道:“不急,虢国又不是黑吉斯的新京,不会很难打的。”

  老妈道:“贵军的作战经过张赶虎已经和我详细汇报过了——”她左右看看,却不见张赶虎,于是继续道,“根据她的汇报我帮你们分析了几点不足之处,耿将军有没有兴趣听听?”

  耿翎忙道:“请大将军指教。”

  老妈道:“张赶虎说,贵军打起仗来将士们是人人争先,这个……说不好听点有点像一窝蜂,阵型固然谈不上,连编制也很混乱。”

  我忙道:“这个只能说是我当初留下的遗毒。”

  老妈道:“我说的编制混乱不是说单位编制,而是职能编制,一个军分成三个师,一个师有六个团,那么团与团之间就应该是职能互补,一股脑全冲上去不是浪费吗?”

  耿翎诧异道:“原来大将军连我们的编制都懂。”

  老妈继续道:“还有,你们的兵器也太过单一,不过这个倒是可以理解,你们物资匮乏,那也是没办法的事情。”

  耿翎佩服道:“大将军说的都是我也自认为不足的地方,我是野路子出身,阵法什么的一律不懂,我们的将士也都是学过几天武功就上了战场,很多人还保留在把打仗当成打群架的阶段,说是一窝蜂也不为过。”

  老妈道:“耿司令如果不嫌弃,我那有几本兵书战略的书,我回去之后就叫人送来给你,物资方面我会照我们飞凤军的配置提供给你们飞龙军,至于职能编制这些细微的问题,有时间了我们一起多探讨探讨。”

  耿翎这会也觉得不太对劲了——对自己这些没名没分的“非主流”武装,作为女儿[***]方官方最高代表的大将军不嫌弃也就是了,这么倾尽全力的照顾扶持显然有点不正常。耿翎打仗颇有城府机智,但本身是条直爽的汉子,当下忍不住道:“大将军为什么对我们飞龙军如此厚爱?”

  老妈一笑道:“道理很简单,我一个人扛着200斤石头本来就不堪重负,这时有个人主动来帮我,我当然乐意之至。”

  张赶虎没和老妈在一起,原来是在跟余曼丽聊天,余曼丽还不大会骑马,别别扭扭地拉着缰绳,他的门板大刀由单独一匹马车拉着跟在他身后,张赶虎不断地看看他那把刀,又看看他,好像很好奇的样子,余曼丽眼观鼻鼻问口,张赶虎问他:“你这把刀有多重?”余曼丽支吾道:“这个,我也没称过。”张赶虎又道:“使者还顺手吗?”余曼丽道:“还行……”张赶虎孜孜不倦地问:“那你有多高呀?”余曼丽最怕的就是和女人说话,这时已经濒临崩溃的边缘,声音细不可闻道:“比你高点……”

  我听到这里几乎要笑喷出来,使劲捅捅武婴道:“喂喂,余曼丽那小子泡妞呢。”

  武婴叹了口气道:“恐怕是被妞泡吧?”

  我憋不住笑道:“你叹什么气,是不是心理不平衡了?”

  武婴脸一红,萧炎道:“龙哥你快别跟他开玩笑了,我们女儿国的男人,都……很正统的。”

  我再也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伸出指头冲苏竞一勾道:“妞,大爷给你笑一个。”苏竞瞪我一眼跑前面去了,我对武婴和萧炎道,“看见没,男人应该这样!”

  武婴和萧炎赶紧一起低下头,喃喃道:“真不要脸!”

  ……虢国位于赵魏燕韩四国的正中间,是联邦大陆上最靠近黑森林的国家,地理位置非常敏感,但谈不上重要,那是因为它和赵魏燕韩四国谁都不挨着谁,是一个相对读力的国家,所以上次张赶虎被虢国出卖之后,黑吉斯能经过虢国包围飞凤军。在十八国联盟里,虢国是典型的小国,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相对陈国郑国这类准小国来说,虢国总人口不到20万,只有一座城池,陈国郑国都要比它大得多,而在十八国联盟里,虢国这样的小国不在少数,所以能真正出兵抗衡黑吉斯的,满打满算只有十一二个国家,陈国跟虢国一比,都要算超级强国了。这样的小国能一直不被吞并,完全是因为十八国相互制约的因素,比如齐国想来吞并,虢国周边的赵魏燕韩当然不会袖手旁观,但赵魏燕韩想要瓜分虢国,其他十几国也一样不能答应,这么多年来,虢国因为对别人构不成威胁反而活得很是自在,国家地位一低下,它干什么事也不必像别的大国那样担心影响,也许就是这样的心理才导致它向黑吉斯投降,结果是引狼入室。

  虢国背盟之后,飞凤军内部高层会议上就有人提议过要出兵征讨,但被老妈否决了,原因是怕引起其他十七国的误会,十八国联盟长期作为一个整体存在,如果飞凤军贸然讨伐,容易让别国认为这是女儿国在杀鸡儆猴耀武扬威,因此导致不睦那就不好了。

  我们到达虢国城外时,就见一座浅浅的城池矗立在戈壁上,目力所及就能涵盖东西城墙的范围,城头虽然已然换了黑吉斯的军旗,但只有几百士兵把守,他们见我们打着飞龙军的旗号,吓得全躲在雉堞之后。

  武婴看看紧闭的城门,问耿翎道:“司令,咱们没有攻城器械,怎么打?”

  我说:“要不我去帮你们打开城门?”

  耿翎道:“你既然不方便出手还是看兄弟们的吧,要不然引得四大国师报复反而是我们理亏。”其实虢国城墙远较别国为低,城上又只有几百守军,对苦梅而言也只是举手之劳,但她故意不说话,这个时候我也不好对她发号施令。

  耿翎吩咐武婴道:“你去把全军剑师级别的兄弟们召集出来,再找两千剑士来。”

  不多时人全部到齐,耿翎指了指对面的城头道:“兄弟们,对面的守军不足为道,关键是如何上他们的城楼,现在我要委屈大家搭两架人梯,然后让轻功好的兄弟借助人梯飞上去!”

  (未完待续)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

  • 我的美女总裁老婆

    最新章节:第1665章 【后记】
    简单地说,就是一个男人和一群女人的故事。都市感情生活为主,玄幻为辅,卫道士慎入…… 【书中内容纯属虚构,请勿与现实挂钩,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霉干菜烧饼03-22 已完结

  • 最强神医混都市

    最新章节:第5802章 轮回族
    搂着女总裁未婚妻,不料闺蜜又爱上自己。本以为低调去了社区医院,岂料护士双眼又泛桃心!当过兵王,又是神医,兼职修真,一路混迹都市,一路美女狂收。我的桃花运,运不断,做个帅哥太累了!

    九歌08-18 连载中

  • 神医圣手

    最新章节:第一零四一章 永生(大结局)
    他是名医,也是神医。
    就算是死神盯着的人,有他在,死神也要乖乖绕道而行。
    只要你相信他,你的任何疾病都不在是问题。
    这就是张阳,一个被称为上帝使者的人,一个有点张扬,但很可爱的人!

    小小羽03-22 已完结

  • 锦衣夜行

    最新章节:《后记》
    靖难削藩,迁都修典,五征蒙古,七下南洋,我无处不在,却无人知道我在。 乾坤入袖,锦衣夜行,低调!低调才是王道。

    月关03-22 已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