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龙凤联军

   面对田辟强那个问题——万一秦义武军真的冲上来怎么办?其实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到时候也只能看情况,万不得已时也只得抛开和四大国师的约定,出手相救盟军了。只要牵扯住秦义武,胜利的天平已经在向我们倾斜了。

  想到这我蓦地一惊:四大国师哪去了?要在平时我这么大张旗鼓地来回乱窜,这四个老家伙也早该出现了,可今天居然没见半点动静。

  苏竞和我心有灵犀,她冲我喊道:“小龙快回去,要小心四大国师!”

  老妈也道:“这里你不用担心,看样子秦义武还有点搞不清状况,暂时应该打不起来。”

  我既担心战场上出了变故,又怕耿翎遭了四大国师的暗算,急忙转身飞回韩城外,黑森林边界上,5万蛮兵已经都冲了出来,在和黑吉斯纠缠不休,飞龙军进展甚速,这么一会的工夫又往前推了一里地,反而把蛮兵落在了后边,余曼丽带着本营的人始终在最前线厮杀,他把那柄巨剑舞得我在天上都觉得阴风阵阵,这货见了女人连话也不敢多说半句,杀起男人来可是毫不留情……赵魏燕韩四国相距近百里,但是黑吉斯大营连成一片,所以消息传递也快,这时其全部兵马已经都被鼓动起来,传令兵和探马不住往来奔波,秦义武就算暂时还没得着消息,恐怕也就就是须臾之间的事情。但转念一想这也未必是坏事,秦义武的60万骑兵对上齐国外的20万盟军,可说胜算不低,但是前方一乱他是要分兵去救还是趁机取束州,这就是一道难题。

  我见耿翎仍站在飞龙旗下这才稍稍放心,落在他身边道:“耿哥,没出什么情况吧?”

  耿翎道:“没有啊,怎么这么问?”

  我说:“黑吉斯有四大国师都是剑圣级别的高手,我怕他们对你不利。”

  耿翎道:“以你的本事也对付不了他们吗?”

  “大家半斤八两已经纠缠了好几个月了,我们有言在先,谁也不许出手干涉黑吉斯和盟军之间的事情,我以一换四,所以没敢贸然相助兄弟们,否则怕反而害了咱们飞龙军。”

  耿翎道:“原来如此。”

  就在这时,一根响箭忽然自战场远处被射上天空,紧接着又有数百支钻上天空,这些响箭发出尖锐的声音,余音绕耳不止。

  耿翎兴奋道:“这是齐小环的侦察团发现对方的指挥官了!”

  我惊喜道:“难道是吴司中被他们找见了?”

  耿翎道:“八成是了,那些响箭就是集中攻击的信号,当初我们和各蛮部作战时往往能兵不血刃地抓住对方的头人,靠的就是这招。”

  “那我去看看!”说着我腿上一股剑气发出,身子已经嗖地蹿上了半空,耿翎在下面道:“小龙,你慢点飞。”

  “怎么了?”

  耿翎笑道:“你晃得我眼睛都花了。”

  我也一笑,照着目的地赶去,可就在我快到的时候,响箭又在别处响起,随即不断变换方位,东一支西一支地乱蹿,我稍一琢磨就明白了其中的道理——看来吴司中确实是被齐小环他们盯上了,他此刻正在全力脱困,所以位置也不住变更,黑吉斯军本来有些消极防守,这时忽然全军压上,这更加确定了我的猜想,他们为了保护主帅,开始拼命了!

  我瞅准最后一支响箭升空的位置疾飞过去,就见下面的黑吉斯人马涌涌而动,在他们身后一员黑甲将军在少数卫兵的保护下往北狂奔,齐小环带领侦察团几个高手死死咬住,在万军的挨挤中,他们的速度便能赶上奔马,齐小环跃在空中,眼看就要摸着那员大将,却被他十几个手下用身体挡住,齐小环凌空放了一支响箭,快速变换武器,甫一落地又砍倒两名卫兵,可也被缠住了,我看望那员大将的背影正在犹豫要不要出手,余曼丽隔着老远把手中巨剑抛出,随即在后面飞跑,那巨剑就如一面锋利的盾牌穿过众敌兵,照着那员大将的后脑砸了下来,结果还是因为力道用尽插进地上,余曼丽紧随其后,重新抓住刀柄抡了起来,那巨大的刀锋眼见要挨上目标的后背,这时旁边忽然有人伸过手来,生生用三根指头捏住了余曼丽的巨剑!却正是葛峰。

  此刻我心下明镜一般,四大国师在这里出现,不顾军情紧急只簇拥在此人身边,那么这人不用说一定就是黑吉斯军目前统兵最多的核心人物——吴司中!

  余曼丽见对方只用三根手指就捏住了自己的武器,不禁吃了一惊,当下奋力回夺,葛峰不欲和他蛮拼力气,放手任由他夺回巨剑,余曼丽鼓足力气横扫葛峰的上半身,葛峰微微一个纵身已经站到了他的剑脊之上,右手手掌照着余曼丽头顶拍落,余曼丽再勇,他的修为和葛峰是天差地别,两个人可谓一招就见输赢,葛峰的手掌只要擦上他的脑袋,余曼丽免不了下场就是脑浆迸裂,我吃惊之余急忙用一指点向葛峰,剑气离指而出,发出极其凌厉的哨声,这也是我为了保住余曼丽姓命特意而为,其中警告的意味多于实际威胁,如果早几个月前,我经脉不通,只能用手掌猛拍,葛峰自然躲得掉,余曼丽还是要被我拍成肉泥。

  葛峰乍遇强袭急忙单掌向上弹出一道剑气,随之身形一转已经落在了地上,他哼了一声道:“龙剑神也到了!”他不用抬头观看,只凭这股剑气的力道就明白,肯定是我又来横插一杠。这时铁仓等其他三人也迅速站在了他身边。

  虽然我的剑气大部分被葛峰抵消接受,余曼丽巨剑还是脱手砸在了地上,几名黑吉斯士兵正好在近前,脚掌被巨剑一压,跟鸭蹼一样了……我抱着肩膀俯视着葛峰道:“老四位,你们对我们的人下手,恐怕于规矩不合吧?”

  余曼丽抖搂着手道:“什么规矩?”

  葛峰嘿然无语,竹叶强自争辩道:“今曰情况特殊,你难道要我们袖手旁观?”

  我冷笑道:“那你告诉我什么样的情况叫不特殊?”

  竹叶道:“如果你们的大将军或者齐国皇帝被困住,你能什么也不干就眼睁睁看着吗?”

  我淡然道:“如果你们靠真刀实枪打进束州去,那我一样会遵守承诺。”说便宜话谁不会?

  黑吉斯士兵见我和他们的国师又对上阵了,知道再打下去也是枉然,个个停手一起挡在了那员大将的马前,马上的将军大约50来岁的年纪,身材矮胖,满脸急怒之色,应该就是鼎鼎大名的吴司中,他这时也立住马头静观其变。黑吉斯人一但止戈,齐小环和余曼丽的部下们便围拢上来,和对方形成对峙,在我们的外围,百万黑吉斯军正和飞龙军激战,我们身周则更是敌军环绕,但在这个小圈子里却是静可聆针,谁也不多说一句,只待事情见分晓。

  齐小环脑子灵活,他察言观色已经大致判断出了我和四大国师之间的复杂关系,他大声道:“龙哥,你拖住这四个老家伙,让我和兄弟们去干掉吴司中!”

  吴司中怒气上涌,冷冷道:“你有这个本事吗?”这时他身前的卫兵没有一万也有五千,四周更是不计其数的黑吉斯士兵,其中也不乏高手。在这样的局势下,齐小环和余曼丽手下的百余人便不足道,他主要头疼的还是我这个剑神。

  齐小环哈哈一笑道:“你放心,我就算没本事把你们都杀光,死之前带上你还是一定能办到的。”

  余曼丽缓过劲来,捡起地上的巨剑横放在胸口问我:“龙哥,你说打不打?”

  我微微地摇了摇头,如果放任齐小环他们强行去杀吴司中,四大国师一定不会袖手旁观,打到最后只能是再重蹈覆辙比拼剑气,那样一来吴司中固然跑不了,齐小环和余曼丽等人也势必难免一死。

  想到这我问葛峰:“你们违约在前,这事你说怎么办?”

  葛峰坦然道:“事已至此,那就要看龙剑神的意思了。”

  我脑子里电光火石地一闪,马上就有了答案,要为了吴司中搭上齐小环和余曼丽,这种事我反正是做不出,于是索姓道:“你们走吧。”

  这句话一出,不但连吴司中大感意外,齐小环等人也是迷惑不解,铁仓犹疑道:“就这样?”

  “就这样。”

  铁仓看看葛峰,葛峰顿了一下立刻对身后的黑吉斯士兵们大声道:“你们带着吴将军快走!我们四个还要陪龙剑神在这叙叙旧。”士兵们如闻大赦,急忙簇拥着吴司中向后退去,我在天上道:“司中啊,你可长点心眼吧——”

  吴司中愕然回头:“你是叫我吗?”

  我微笑道:“这次我放过你,以后记得要离这四个老家伙远点,否则你死了也有一半是死在他们手里的。”

  吴司中怒哼了一声,拨马越走越远,终于和黑吉斯军汇聚在了一起,再也找不到了。

  士兵们缓缓而退,四大国师却在我对面站成一排如临大敌,我知道他们是怕我改变主意再去杀吴司中,不禁笑了笑道:“四位用这种方法防备我不但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而且有点笨,我要想杀姓吴的只要剑气一挥,方圆几里之内的人都得死,看着我又有什么用?”

  葛峰自知我所言不假,拱了拱手道:“这次我们很承龙剑神的情,我等这就告辞了。”说着手一摆带着铁仓他们追吴司中去了,他走出几步忽然回头问齐小环道,“你能不能告诉我你们是什么人?”

  齐小环拍了拍胸口的甲胄道:“可以——我们是飞龙军!”

  葛峰愣怔了一下点点头,随即跟着黑吉斯士兵走远了。其实他自始至终都没明白我为什么要放吴司中走,因为在他眼中普通士兵的姓命根本不名一文,所以他想到死也不会想到我居然为了几百个飞龙军而放弃了击杀敌军的主帅。

  葛峰一走齐小环立刻问我:“龙哥,你为什么要放走吴司中?”

  我叹了口气道:“因为你龙哥打不过那四个老不死。”

  齐小环又道:“那……吴司中既然都已经走了,他们又为什么放过我们?”

  “因为那四个老不死也打不过你龙哥。”

  齐小环道:“我明白了,他们四个凑在一起就能和龙哥打个平手,所以你们谁也奈何不了谁,只能见面就散场。”

  “咦,你小子倒是挺聪明的。”说到这我长出了一口气道,“是啊,我们五个每次都只能把聚会当成一次分手。”

  余曼丽心有余悸道:“那红衣裳老头可着实厉害,他站在我的刀上我就一动也不能动了。”随后他哈哈一笑道,“不过龙哥更厉害,一次打四个老头儿,不费劲!”

  我们说话的工夫,原先包围我们的黑吉斯军不断呼噜呼噜地从我们身边经过,所有人都显得小心翼翼,既不敢抬头看我一眼,对被围在当中的飞龙军众人也毫无表示,走在最里边的人都尽量离着我十万八千里。齐小环等人本来身在敌营中央,却见大批敌人不但不上来挑战,反而避瘟疫太岁一样躲着他们,不禁大感惊诧,齐小环忍不住问我:“龙哥,这些家伙怎么不冲上来跟咱们拼命?”

  余曼丽伸出大手在他后脑勺上拍了一把道:“龙哥还说你聪明,我看你是蠢如猪——地上跑的你都打不过,天上站着这么一位,谁敢过来拼命?反正我的敌人要是龙哥这样的话,我就得掂量掂量。”众人都哈哈大笑起来。

  我笑道:“知道什么叫狐假虎威吗?这就是。”余曼丽说得倒也不错,黑吉斯人在我手上吃的亏不少,这时四大国师都自顾不暇,这些士兵对我是避之唯恐不及,哪还敢来惹这个霉头?飞龙军早就在传龙政委是剑神的事,一直以来并没有人亲见我如何威风,我这次出手也只是小试牛刀,今天终于从一个侧面了解了我在黑吉斯人心目中的恐怖地位。众人看我的眼神不禁也炽热起来。

  我看看余曼丽手中的刀——说这玩意是刀其实很勉强,这家伙三米多长一米来宽,前面那个刀尖说方不方说圆不圆,更像是一面大铲,最离奇的是刀面上还有9颗大铜钉,余曼丽两米多高肩宽背厚,扛着这东西都能给遮得严严实实,跑起来活像一扇大门成了精,我忍不住问道:“曼丽,你这把刀是什么做的,怎么看着像门板啊?”

  齐小环等人顿了一顿,忽然都大笑起来,他说道:“龙哥你还真是慧眼,曼丽这把刀本来就是济州首富家的院门——我们那时还在去九牧原的路上,途中粮食告急,就想找这位首富挪兑挪兑,哪知这家人不开眼,给咱们来了个闭门羹,曼丽一膀子把大门扛倒,我们去‘借’粮食,他就得着一把刀,你不知道他为了给这把刀开刃,砸坏了多少把铁锤。”

  余曼丽嘿嘿一笑道:“别说有钱人家的大门质量还真好,都是纯钢打造,她家有两扇大门,我原本想做对双刀的,就是实在拿不了了——什么时候这把用坏了,我再去她家取那把。”众人又是一阵笑。

  齐小环道:“龙哥,我们现在怎么办?”

  我想了一会道:“杀回去!一边放出假消息,就说吴司中已经被击毙,他这次连惊带吓,且得缓一阵子,黑吉斯军心一乱就对我们更加有利了。”

  齐小环道:“好,那我们就杀回去!”他和余曼丽各带着部下原路返回,一边高声叫道:“吴司中给剑神杀了!”黑吉斯军这时恐怕最担心的就是我的名字和他们的主帅联系起来,当初澹台朗兵败很大一部分原因就是我们误打误撞拿住了他,喊声一起,黑吉斯士兵见我高高盘旋在天上,又不见他们的四大国师,一时军心浮动,飞龙军像一把利剑,瞬间又刺破了他们好几道防线。

  然而我最担心的还是张赶虎的右路军,吴司中虽然已经逃匿,但黑吉斯阵型已成,相较中路军承受的重击,右边的部队还是原封不动地卷了上来,张赶虎双刀在手,面对着汹涌而来的敌人,高声喝道:“姐妹们,不要输给男人啊!”她话音未落,马前已经跑出一万多名身穿飞龙军盔甲的男兵,他们抢先冲出,和黑吉斯战在一处,张赶虎高举着双刀,还没等发出第一道军令飞龙军已经和对方接上仗了,不禁郁闷道:“这些人都是从哪冒出来的?”

  原来耿翎最终还是担心黑吉斯的包抄,派飞龙军第三梯队来协助张赶虎,没想到这些兄弟一激动先上去了……张赶虎是女儿国的将军,被男人抢了风头多少有点不自在,她脸色一沉,二话不说带着飞凤军也冲上去了。

  这次带领第三梯队的飞龙军将领乃是刘景,她把部队带到以后信步来到我跟前,一副很清闲的样子。同为女儿国人,刘景也算入过伍的军官,她看起来就比张赶虎要婉约多了。

  我笑着问她:“你怎么不身先士卒呀?”

  刘景淡淡一笑道:“凭我的身手,可赶不上这些士卒,怎么先?”

  我奇道:“耿哥难道没让你跟着飞龙军一起修行吗?”

  刘景道:“是我太笨了。”

  我打着哈哈道:“不会吧,那本秘籍可就是女人写的。”

  “我怎么能跟苏剑神相比呢?”

  “你现在是什么级别?”

  刘景道:“因为我是元老的关系,耿翎他们没少给我吃小灶,迄今也才是个剑童。”我下意识地要表示惊讶,一想这对刘景而言也太过不礼貌,要说刘景这姑娘看着满灵的,应该不至于呀……刘景低着头道:“我现在带兵越来越感到力不从心,这仗一打完我就辞去师长之职,学梅力红搞搞后勤也就是了。”

  我安慰她道:“打仗又不一定靠武功,飞凤军的大将军就连剑童也不是。”

  刘景一笑道:“你觉得我脑子好使吗?”

  我说:“挺好使的吧?当年我们越狱,那门怎么也推不开,是你告诉我们要用拉的……”

  刘景也笑了起来,随即她正色问我:“小龙,你觉得你会打仗吗?”

  我笑嘻嘻道:“我是正经的二百五,你别跟我比呀。”

  刘景道:“可是你当年越狱的时候却懂得去而复返,打了司营大人一个措手不及。”

  “嗨,那些都是小把戏,《三国演义》连火烧赤壁那都不用看到就学会了。”

  刘景眼望战场吁了一口气道:“所以说打仗,也许真的是男人更有天赋。”

  我刚要说话,忽听战场上喊杀声陡然暴涨,黑吉斯这半天以来一直在筹划从右路反击,一出兵就是雷霆之势,飞龙飞凤两军第一次双剑合璧,无奈人数还是太少,况且第三梯队的飞龙军武功远较前面的人为弱,双方在韩城下纠缠不休,规模虽小,战况却比别处惨烈。

  我喃喃骂道:“这些狗崽子见我在这还敢往前来,那就是不给我面子!刘师长咱俩一会再聊,我先去料理料理。”我来到战场上方往下一看不禁皱眉,这时双方已经打成了一锅粥,想要整体扼制黑吉斯难度很大。

  飞龙军和飞凤军凑在一起,这两支部队各自的鲜明特色就表现出来了,飞凤军都是骑兵,装备精良,对付远处的敌人有弓箭飞刀,近战则刀法精奇,怎么看都是一支训练有素气质内蕴的皇家卫队,而飞龙军的士兵们除了盔甲鲜明外,就只有一长一短两把刀,打起仗来是劈砍为主,戳捅为辅,招式更是无所不用其极,怎么看都是一帮修炼了剑气的痞子军,只要能把你干掉,根本不讲求堂皇好看,这也难怪,女儿国的男人们常年以柔弱自居,别的国家的女人们打架原也是撕抓挠挖各种奇怪的举动都有,这是一群毫无心理负担的战士……我在天上看得明白,不住嘀咕:“嗯,这招像我!这一刀捅得真阴啊,哈哈!”可是一边高兴一边也暗自担忧,黑吉斯右路汇集了五六万人马,龙凤联军就算最后能赢势必也要损失不少。

  就在这时韩城城门大开,楚国和韩国组成的盟军风云呼啸一般涌出城门,直向黑吉斯人扑去!熊熹亲自带队,不断指挥盟军补上龙凤联军的空缺。

  我忍不住上前问道:“熊老元帅,你怎么肯出城了?”

  熊熹满脸怅然道:“谁叫我们的盟友是女儿国呢?输给他们的女人不行,输给他们的男人更丢脸——老夫压力很大啊!”

  (未完待续)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

  • 我的美女总裁老婆

    最新章节:第1665章 【后记】
    简单地说,就是一个男人和一群女人的故事。都市感情生活为主,玄幻为辅,卫道士慎入…… 【书中内容纯属虚构,请勿与现实挂钩,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霉干菜烧饼03-22 已完结

  • 最强神医混都市

    最新章节:第5802章 轮回族
    搂着女总裁未婚妻,不料闺蜜又爱上自己。本以为低调去了社区医院,岂料护士双眼又泛桃心!当过兵王,又是神医,兼职修真,一路混迹都市,一路美女狂收。我的桃花运,运不断,做个帅哥太累了!

    九歌08-18 连载中

  • 神医圣手

    最新章节:第一零四一章 永生(大结局)
    他是名医,也是神医。
    就算是死神盯着的人,有他在,死神也要乖乖绕道而行。
    只要你相信他,你的任何疾病都不在是问题。
    这就是张阳,一个被称为上帝使者的人,一个有点张扬,但很可爱的人!

    小小羽03-22 已完结

  • 锦衣夜行

    最新章节:《后记》
    靖难削藩,迁都修典,五征蒙古,七下南洋,我无处不在,却无人知道我在。 乾坤入袖,锦衣夜行,低调!低调才是王道。

    月关03-22 已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