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通脉

   苏竞笑道:“我说的个个击破不是字面意思,他们四个在一起也是可以个个击破的呀。”

  我恍然道:“你是说别管别人,揪住一个往死打?”这还是我老爸的那些手下们教我的办法,如果对方一群人而你就一个,看看跑不了就不如瞄准一个狠揍,这也是立威的一个好办法。

  苏竞道:“也差不多,问题的关键就是在于你能不能揪住其中的一个。”

  “什么意思?”

  苏竞道:“如果你一味地不管别人,四大国师人人都有重伤你的能力,所以你在个个击破的同时还不能被他们占了便宜。”

  “那要怎么做呢?”

  苏竞道:“从外部跟他们比拼剑气永远都不会有结果,除非你能进入他们内部,这四个人修为有高有低,总能发现他们的薄弱点。”

  我说:“这可不容易呀,凭我在套路上水平,恐怕连魏无极都打不过。”

  苏竞道:“你先天有剑神技,后天有佛光普照,加上强大的剑气,这世上本来应该没人是你对手,可是一来你没时间多加练习,二来你这个人太懒,所以导致你只能滥用剑气,可以说你现在的条件只利用了一半不到。”

  我说:“那我该怎么把另一半也用上呢?”

  苏竞道:“你要先把全身经脉练开,随后再从基本招式学起,好在你现在学武可以事半功倍,半年之内胜过魏无极应该不难。”

  “半年?”

  苏竞知道我最惫懒,忙道:“半年时间并不长,这场仗起码要打个三年五年的,你不能就这样一直半吊子下去吧?”

  我叹气道:“说得也对。”

  苏竞道:“来,我们先从你的左手开始。”

  ……这天天一亮田辟彊就命人疏散束州百姓,束州城内有户籍20余万,人们在齐军的保护下缓缓撤出边境,偕老带幼,难民绵延了几十里。

  黑吉斯却并没有趁胜追击,而且一连7天都毫无动静,直到吴司中带着本部以及澹台朗的残部共计100余万人马在边境与秦义武取齐,这才对赵魏燕韩四国展开了猛攻,齐[***]全部退入边境上的第二座城市闵城,也遭到了秦义武的攻打。

  这7天之内,十七国联盟的军队也都集结在这四国之中,人数虽然不少,但是兵员素质不一,赵魏燕韩地处边境,毕竟以往有过和黑吉斯对抗的经验,士兵尚可说恪尽职守,而一些偏远小国如陈郑吴周等,士兵怯懦不堪,装备一塌糊涂,带兵的将军元帅也都是酒囊饭袋,你让这些国家的士兵守城,他们往往只会躲在城头下面瑟瑟发抖,看别人守城尚能呐喊几句以助声威,基本上就是一支业余拉拉队。

  经过半个多月的交战,虽有飞凤军相助,赵国和魏国已经各丢一城,燕国韩国也是苦苦支撑。

  这段时间我一直待在齐国的闵城协助盟军,说是协助其实就是在敌人攻上来的时候在城头巡视几圈,鼓鼓士气,齐国是十七国联盟里的出头鸟,而且地势狭长,只要拿下齐国,黑吉斯就能对其余各国形成半包围之势,所以闵城受到了秦义武的“格外关照”。

  这天晌午我和苏竞走上城头,经过一上午的攻打,黑吉斯军暂时偃旗息鼓养精蓄锐,盟军也在抓紧时间小憩,城头上到处都是横躺竖卧的战士,但是不管他们多累,见到我和苏竞都要起身敬礼、问候一声,眼神里全是崇拜和尊敬。

  走了一小段后,我停下脚步小声跟苏竞说:“我有种无功受禄的感觉。”

  苏竞道:“他们依赖你倒不一定是因为你的武功,他们是把你当成了最后一道防线,知道只要有你在,黑吉斯就不会轻易得逞。”

  我捡了个小石子扔下墙头道:“要打倒四大国师真的要等半年?”这段时间我没有一天偷懒,双手双脚的经脉都已经练开,但要想再进一步那是千难万难,这经脉到了上臂和大腿识辨就非常困难,更别说再往深练了。

  苏竞道:“现在要是有个剑气和你相当的对手每天陪你孜孜不倦地练习,大开大合之下或许对你经脉的运动有好处,但是天下哪里去找这样的人?我受伤不说,我师父不以剑气见长,招式却胜你千百倍,你们两个也练不到一起。”

  我想了想,忽然往黑吉斯方向一指道:“和我剑气相当的,那边不就有四位吗?”

  苏竞摇头道:“四大国师里魏无极似乎最弱,但也比你武功高多了。”

  我说:“但我凭剑神技还是赢过他。”

  苏竞道:“那是情况特殊,他们又不是你的师友,一出手就是杀招,你别异想天开了。”

  我嘿嘿一笑道:“打不过我不会跑吗?”说着脚下腾起一团剑气,已经浮在了空中,苏竞道:“你不会是真的想去吧?”

  我跃出城墙道:“放心,多曰不见,也不知道这四个老家伙在谋划什么阴谋,我去消遣消遣他们也好。”

  苏竞紧追两步道:“太冒险了,你给我回来!”

  我冲她挥了挥手,身子一抹就到了黑吉斯军的上空,黑吉斯士兵们只觉乌云盖顶,抬头一看不禁大惊失色,与此同时四大国师也飞速从人群中闪出,个个警惕地看着我,我一笑道:“四位看我看得够紧的啊。”我扭头对铁仓说,“空兄,你不是一直想找我比试吗?今天如何?”

  铁仓欣然道:“好啊好啊。”然后又挠了挠头道,“老朽姓铁名仓……这个好像已经跟龙剑神说过一次了。”

  铁仓爱武成癖,自以为天下武者相互切磋是顺理成章的事,葛峰却不这么想,他盯着我道:“龙剑神用意何在还请明言。”

  我说:“就是无聊想找四位学习学习。”

  葛峰道:“那么龙剑神想在哪里赐教?”

  我知道他是怕我在黑吉斯大营里找个借口捣乱,于是说:“那就找个没人的地方吧。”

  葛峰眼里闪过一丝犹疑,但马上道:“请!”

  我们五人朝着空旷的戈壁奔去,我在天上飞啊飞,四个老头在地上追啊追,居然完全跟得上我。

  我们停在一片空地上,我选择了个相对安全的距离落下,铁仓跃跃欲试道:“你说怎么比?”不等我说话他又道,“依老朽看,咱们今曰只比招式不比剑气,如何?”

  我想了想,要是比剑气,双方只能是你来我往毫无意义,要比招式我只怕一出手就要露怯,不过仗着剑神技和佛光普照自保问题大概不大,于是我说:“既然要比招式,你们四个就不能一起上了。”

  铁仓喜不自禁道:“那是当然,老朽第一个来领教!”他生怕有人跟他抢,说着话已经拔刀扑上,他第一刀砍向我腰间,一道亮光里却带着三条寒风,这铁仓的快刀确实是名不虚传。

  我这也是第一次以剑神的身份光明正大地接受剑圣的挑战,不禁打起十分精神,左手一张,一股无形剑气已经把铁仓罩了起来,铁仓先是一愣,待察觉这剑气只是有形无质才稍稍放心,但手中的刀并没有因此减慢半分,铁仓的刀有一个玄妙,那就是看似刀光闪闪好像都是虚招,其实任哪一条虚影劈上都够呛,他的刀是既快且实,不然街头卖艺的汉子都能把刀耍得上下翻飞,一味的快也没什么厉害。

  我见这一刀三影逼得我实在无处可去,只有往旁边挪了一大步,这一来不要紧,葛峰和竹叶相顾失笑,他们大概还从没见过堂堂的剑神把步走得这么难看,简直就是厕所里蹿茅坑一样,手再提着点裤子就更神似了。只有魏无极无动于衷地看着。

  其实我这个剑神所有战斗理论都是跟那些大佬们学的,大佬们无论是砍人还是被砍逃窜,讲究的就是一个实用,别人一刀砍来你抱头鼠窜也好恶狗扑食也好,只要能躲开就是了,非要扭成一朵花再跑恐怕就要来不及,而且我也从没拿自己当高手过,姿势神马的对我来说都是浮云。

  铁仓见了我的样子也是一愣,但他心中先入为主,认为我是不世出的高手,所以不但没有停顿,反而更加卖力地攻上来,我左扭右闪,凭借佛光普照的未卜先知全都堪堪躲开,只是姿势更加不可逆料了,一会像猴子骑马一会像狗熊爬树,铁仓片刻间就砍了一百多刀,忍不住有些懊恼道:“龙剑神只守不攻是看不起老朽吗?”

  魏无极在一旁嘿嘿冷笑道:“铁仓兄的快刀逼得两大剑神只有招架之功没有还手之力,可谓世间一绝。”

  铁仓脸色一沉,喝道:“龙剑神再不还手老朽可没脸再打了。”

  苏竞当初不还手是因为受了内伤,我却是被魏无极说了个正着,不是不想还手而是无暇还手,不过这段时间我也越来越有信心,开始我还怕应付不了铁仓这个级别的高手,后来发现他既是剑圣,剑气之强远超常人,而佛光普照正是感应对方剑气的功夫,所以在我看来铁仓刀法虽快不过条理清晰层次分明,只要按部就班地躲就不会有危险,只不过要反击暂时还无从下手,这么长时间以来我用佛光普照就足以制敌,剑神技竟有些生疏了。听铁仓这一喊,我叫道:“那你小心了!”说着别别扭扭地递出一掌,这一掌的时机就选在铁仓旧招使毕、新招未生的时候,他刚一收刀就见我的大爪子迎面挠了上来,不禁吓了一跳道:“你这是什么功夫?”

  葛峰看得微微摇头,似乎对我生硬的表现感觉到不可思议,魏无极却道:“铁仓兄要小心了,这小子最会使阴招!”

  铁仓边还击边不满道:“你休得多言!”他说话的工夫又已转守为攻,簌簌簌地砍出几十刀,我退了十几步,瞅个破绽还了一指,就这样我和铁仓你来我往战在一处,从气势上看他已经是赢得不能再赢,往往几十刀一气呵成地砍出来我只有东躲藏省的份儿,眼看就要遇险,可是总在最关键的时刻被我用一记匪夷所思的怪招给扳回来,就好像江面上的垂死之人,你看着他就要沉了,可半天之后又浮了上来。

  铁仓眼光独到,明白我这是一门十分玄妙精深的武功,可偏偏妙在哪里又说不出来,不禁大有隔靴搔痒之感,他脸色越来越红,好像要尽一切力量逼我演示出更奇妙的招数,而我也把剑神技和佛光普照运用得越来越纯熟,逐渐到了收发自如的地步,这时我们已经过了千招,当然,抛开铁仓的快刀,我俩所用的时间跟别人过百招差不多。打着打着我就觉右手和手臂间的经脉忽然一张,像一朵绽放的花苞一样慢慢沿着前臂攀上肩膀,整条右臂为之一轻,剑气和经脉瞬间完成了组合,我上身右半边一阵舒泰,铁仓当然不知道我的感受,还在认认真真地一刀一刀劈着,我仍旧是利用空档左掌在他胸前一划,铁仓向一边跃开,我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忽然不由自主地疾探右臂袭向铁仓的肩头,本来我和他相距已经超过一人长度,按理说这一下是根本不可能打上的,但是“突”的一下我的右臂以极其不合常规的轨道扭曲袭至,铁仓大吃一惊,奋力俯身,这一下便扫中了他的耳边。

  铁仓向后远远跃开,脸上表情又是惊讶又是兴奋道:“这招大妙!”

  我笑道:“空兄不用客气,还是你开导得好。”我心里明白这里面有一半的功劳确实要属于铁仓,要不是这番费尽艰辛的鏖战,我右臂的经脉根本不可能自己练开。

  铁仓也顾不上我怎么称呼他了,通红着脸道:“再来?”

  “好啊!”

  我们两个这回再斗到一起,铁仓进攻的机会明显就少了很多,我右臂经脉一开,凭空得了一个强助,其敏捷、力量都不可和平时相提并论,我暗暗想:原来打通任督二脉就是这种感觉啊!

  (未完待续)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

  • 我的美女总裁老婆

    最新章节:第1665章 【后记】
    简单地说,就是一个男人和一群女人的故事。都市感情生活为主,玄幻为辅,卫道士慎入…… 【书中内容纯属虚构,请勿与现实挂钩,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霉干菜烧饼03-22 已完结

  • 最强神医混都市

    最新章节:第5802章 轮回族
    搂着女总裁未婚妻,不料闺蜜又爱上自己。本以为低调去了社区医院,岂料护士双眼又泛桃心!当过兵王,又是神医,兼职修真,一路混迹都市,一路美女狂收。我的桃花运,运不断,做个帅哥太累了!

    九歌08-18 连载中

  • 神医圣手

    最新章节:第一零四一章 永生(大结局)
    他是名医,也是神医。
    就算是死神盯着的人,有他在,死神也要乖乖绕道而行。
    只要你相信他,你的任何疾病都不在是问题。
    这就是张阳,一个被称为上帝使者的人,一个有点张扬,但很可爱的人!

    小小羽03-22 已完结

  • 锦衣夜行

    最新章节:《后记》
    靖难削藩,迁都修典,五征蒙古,七下南洋,我无处不在,却无人知道我在。 乾坤入袖,锦衣夜行,低调!低调才是王道。

    月关03-22 已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