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别了,洪烈帝国

   此情此景不禁让我想起上次三国大决战时我一人独挡秦义武60万骑兵的时候,洪烈军本也可直接冲过来,我们三人势必无法阻拦被踩成肉泥,但洪烈帝国的士兵无一不认识我,所以早早地便勒住了马,只是我也由剑神将军变成了模棱两可的“他”——倒是跟朱啸风一个待遇。

  洪烈大军停在我眼前,士兵们看我的眼神有的躲闪,有的发狠,也有的惋惜,但这些眼神里无一不带着一丝敬畏和欲言又止,又好像在等着我说些什么,我满心不是滋味,以前我但凡出现在公众场合,那都是要引起欢声雷动的,如今却只有几十万朵幽怨的男纸……

  大军停顿不前,史驰和史动就预感到了什么,两人快速分开众人来到最前面,各有多名护卫抢先把巨大的盾牌支在二人马前,一边警惕地监视着我的一举一动,我见状又是一声叹息,催马往前凑了两步,有护卫顿时高喊:“站住,再往前可要放箭了!”

  我失措道:“二位……你们来了。”喊爹和三叔肯定是不妥了,可是要说称呼二人为史将军,我依然开不了口。

  史驰冷冷地凝视着我,良久才道:“龙剑神,你骗得我们好狠呀!”

  我稳了稳情绪道:“我那也是迫不得已,为的是让两国联盟共抗黑吉斯,谁知朱啸风鬼迷心窍竟然敌我不分,他说我心怀叵测,二位请想想,我哪里叵测了?”

  史动道:“闭嘴,你竟敢指摘起皇上来了,可见你就是内歼!”

  我扭头直视他道:“三将军,我请问你,洪烈帝国和黑吉斯结盟,凭良心说你觉得会有好果子吗?”

  “这……”史动道:“皇上的圣意岂是你能揣度的?”

  史驰道:“不管怎么说你都不该骗我们,说,你把我儿史迪载弄哪去了?”

  “我从没见过什么史迪载,依我看您对府上的这位公子也未必上心吧?倘若不是我冒了他的名,又偏巧是剑神,你们谁还记得他?你们发现我那天他正在投湖自尽,可回去又是一顿臭骂,就因为他天生修炼不了剑气,您就连父子之情也不讲了吗?”我觉得我还是有必要给废柴老五出一口气的,毕竟我顶着他的名字干了不少事情,临走也算还他一分人情。

  史驰被我抢白得无话可说,最后哼了一声:“嘿,你连我也指摘起来了。”

  史动指着我道:“定是你为了冒充迪载把他杀害了。”

  这时史迪佳上前了一步道:“爹,我信他说的。”

  史动意外道:“迪佳,你怎么在这?”随即他恍然道,“是他们绑架了你吗?”

  史迪佳摇头道:“爹,龙剑神虽然不是我五哥,但待我却比你好多了。”

  史动吹胡子瞪眼道:“说什么蠢话?”

  史迪佳道:“就因为我不是男孩儿,从小您就对我不闻不问,高兴了呼来唤去,不高兴了就冷若冰霜,因为这个您连我娘也讨厌上了,我从小虽长在豪门,可从没感受过半点温情,倒是我这位假冒的五哥处处为我着想,处处保护我。”

  史动怒道:“他那是为了利用你!”

  史迪佳又摇头道:“不是的,这个我心里明白。”

  相对扬威齐州四兄弟,史驰和史动对我强硬了不少,这两个人半辈子征战疆场,受了如此愚弄,心里一定怒不可遏,再加上忠君思想,一发现我有可能对朱啸风和洪烈不利就不再讲一点情面。

  我说:“两位是受了朱啸风的密旨来追击飞凤军的吗?”

  史驰道:“知道还明知故问,你赶快下马受降随我们回去,念在你也算立了一些功劳的份儿上我们或可联名保你一命,否则别怪我不客气!”

  我见这样下去终非了局,于是大声道:“史老元帅呢,他还是不肯见我吗?”

  史动道:“你说呢?”

  推己及人我也明白史存道此刻最不想见的人一定是我,老头本以为自己的孙子成了举足轻重的剑神,自此强国旺族的希望全寄托在“史迪载”身上,结果到头来只能是梦幻泡影,这个世界上最失望的人恐怕就是他了。

  队伍中有人沉声道:“我倒是想听听龙剑神还有什么要对老夫说的。”随着话声,16名缚神卫簇拥着史存道来到军前,16人分成4组把老头团团护卫在中间,史存道摆手让他们留在原地,策马到了土坡下面,微微仰首道:“你如今剑气全毁,还想玩一人一骑吓退百万大军的把戏吗?老夫可不是澹台朗!”

  我苦笑道:“当年是功在千秋,如今成了小把戏,爷爷,你口风转得好快啊。”

  史存道沉着脸道:“爷爷二字不敢当,你别想再拖延时间,识相的话乖乖站在一边,等我灭了飞凤军,咱俩还有一笔账要算!”

  “您真的要打女儿国?”

  史存道道:“你也在我洪烈军中待过,何时见老夫抗过旨?”

  我跺脚道:“您怎么也糊涂了,女儿国和洪烈帝国联盟尚且被动,你去灭了女儿国,此消彼长,黑吉斯不是一头独大了吗?”

  史存道回头看看洪烈诸人,又往前走了几步道:“这个不用你艹心,黑吉斯有言在先,一应攻打女儿国的兵马都由黑吉斯做先锋,洪烈军只需作壁上观。”史存道说到这用低低的声音道,“皇上的计划想必已经跟你说了,老夫一生的抱负都在这个计划里,怎会不全力以赴?皇上的心意你也明白,五郎……龙剑神,只要你肯回来帮我们洪烈帝国,除了皇上,你就是神中神,王中王!”我成火腿肠了……

  除了吃惊之外,我也只有暗暗点头,史存道跟朱啸风有一样的野心,只不过他光是想把元帅做到极致,黑吉斯一直是他最大的假想敌,现在有了可行姓计划,老头更加矢志不渝地要跟着朱啸风干,他见利用我光大门楣的希望破灭了,仍想要我帮他完成霸业。这老头中毒已深,那是很难说动了。

  这时史迪佳忽道:“爷爷,这个计划不可行!”

  史存道随口道:“你一个女孩家懂什么,别妨碍我跟你五……龙剑神说话。”他说这番话时不经意间带出几分慈祥,那是仍旧把史迪佳当成一个撒娇的小孙女看待。

  史迪佳道:“我不知道皇上的远大计划是什么,但就眼下您绝不可以追击飞凤军。”

  史存道饶有兴趣道:“你倒说说为什么?”

  史迪佳道:“皇上叫您消灭飞凤军,意思势必是让您偷袭,可如今飞凤军和洪烈军已经公然反目,您带兵追杀,就算把飞凤军包围起来,对方拼死抵抗,洪烈军难道不用受损?黑吉斯虽然表面上和洪烈联盟,其实还是虎视眈眈,那时飞凤军全军覆没,洪烈军也实力大损,黑吉斯根本就用不着再摆伪善的面孔,联邦大陆须臾就会被人家收入囊中啦。”她声音清脆,分析得头头是道,连我都给她说得一阵后怕。

  史存道愣了一下,冷汗瞬间流下,低喝道:“好险,老夫居然没想到这一节!”

  史迪佳道:“爷爷不是没想到,只是一心想着要复命所以行动草率了些。”

  史存道叹道:“看来我真是老了,居然不如一个小姑娘。”

  绿萼讷讷道:“小姐本来就聪明,这些天在军中又学了不少东西,以后能当个女将军也说不定。”

  史存道想罢多时,招手唤过一名传令兵道:“传令下去,全军后队改前队,火速赶回信州。”

  那传令兵惊讶道:“元帅,我们……不打飞凤军了吗?”史存道摆了摆手,那人立刻有些欢欣地下令去了。

  我看着史存道说:“史老元帅,您一直教导我打仗军心第一,您难道看不出洪烈帝国的士兵都不想打仗吗?”

  史存道抬头看着天空,有些飘忽道:“等老夫一统大陆,他们就再也不用打仗了,否则只有世世代代打下去!这些年轻人再过50年60年也都是要死的,能死在这场伟业上,让后辈儿孙铭记,岂不是更好?”

  “呵呵,呵。”我表情丰富地笑了三声,不再多说。

  史存道道:“你真的不跟我回去吗?”

  我伸个懒腰道:“不了,有这闲工夫我还是制造可以铭记您的后辈儿孙去。”

  史驰和史动来到近前,问道:“父亲,为什么退兵?是不是他跟您说什么了?”说着一起瞪视着我。

  史存道忽然恼怒道:“他能跟我说什么,两个蠢材险些误了大事!”

  史驰和史动本都是老辣干练的将军,见史存道眼光不住地往黑吉斯方向扫视马上就明白了,二人诚惶诚恐道:“是,早该退兵!”

  史存道冲史迪佳伸出手道:“迪佳,随爷爷回去吧。”

  不料史迪佳忽然泪流满面道:“爷爷,我不回去了!”

  史存道先吃了一惊,随即哂笑道:“难道你真的想去女儿国当个女将军?”说这话时他还当史迪佳只是撒娇放赖,目的就是想求长辈哄几句,所以口气不怎么认真。

  史迪佳伤感道:“爷爷,我跟着大将军很快乐,姐妹们都对我很好。”

  史动道:“你在家时不也有一大堆姐妹,她们对你不好吗?”

  史迪佳道:“我跟那些千金小姐们在一起只能谈绣花女红,虽然姐姐妹妹地叫,到头来都是泛泛之交,女儿国的姐妹们爱就爱恨就是恨,虽然也有人因为我的身份不喜欢我,但我还是很开心。”

  史动笑道:“爹明白了,你是跟那帮野丫头待惯了,你回家以后爹给你买几十个丫头,到时都让她们穿上军装归你指挥怎么样?”

  史迪佳摇头道:“您就是喜欢把女人当成小猫小狗,您知道我最怕什么吗?最怕我回去以后您又把我当成筹码,为了家族的荣誉也好,利益也好,不是嫁给李尚书的公子就是嫁给王侍郎的少爷,我……我不回去了!”我小声道:“坏了坏了,这是女权意识完全觉醒了……”史迪佳说到这猛然下马盈盈拜倒,抽泣道:“爷爷,爹,大伯,恕孩儿不孝,再也不能侍奉左右了。”

  史存道这才明白史迪佳这是已经下定决心,脸色发暗沉吟不语。史驰道:“迪佳,你这是叛国啊!”史动则想上前拉回女儿,苦梅忽然从我们身后出现,冷眼看着史动,缚神卫急忙围上护住史家父子。苦梅冷冷道:“诸位史将军史元帅,贫尼不想枉做小人,绝没有伤害各位的意思,不过有贫尼在,你们就抢不去我女儿国的人!”

  “呵,这里没一个人愿意跟我走。”史存道留下一句话,意兴阑珊地去了。史驰急忙跟上,史动恋恋不舍地最后看了一眼跪在地上的女儿,也跟着史存道走了。绿萼见小姐拜伏在地,这才后知后觉地跳下马跪倒冲三个人的背影磕了一个头。

  苦梅待三人走远扶起史迪佳,认认真真地看了她几眼,朗声笑道:“好,好一个史家大小姐,竟天生就有我女儿国人的气概!”

  史迪佳破涕为笑道:“师太可是说了我已经是女儿国的人了。”

  苦梅道:“这是当然,以后还有谁敢欺负你看我不扒了他的皮!”随即又道,“干脆你就拜在我门下,以后我教你武功。”苦梅的弟子多为军中权贵,拜在她的门下那就升迁有门,不过苦梅从不轻易收徒,显然是十分喜欢史迪佳才破例。

  史迪佳激动道:“真的么?”

  苦梅又道:“不好,你拜我为师苏竞那小妮子就成了你大师姐,你不如拜我师父,那样的话她见了你可就要叫一声师叔了。”苦梅倒不是讨厌苏竞,只不过她小孩心姓,非要跟这个处处抢她风头的顶门大弟子闹闹别扭不可。

  我急忙说:“这也不对,我的武功多半都是苏竞教的,迪佳要拜我为师,她就成了苏竞的徒孙了!”

  苦梅道:“那还是拜在我门下好点……”

  史迪佳福至心灵,跪倒在苦梅脚边道:“师父!”苦梅也欢喜道:“快起来吧,以后练功要一不怕苦二不怕累,凭你的聪明,为师保你在40岁的时候进入剑师后期。”

  绿萼抓着衣角道:“那我拜谁?”

  苦梅道:“你这个丫头傻乎乎的,我可不要。”

  绿萼嘿嘿一笑,也不生气。

  ……

  我们四人回到飞凤军见过了老妈,老妈见史迪佳和绿萼又回来十分意外,我把史迪佳怎样劝说史存道退兵的经过一说,众人都交口称赞她头脑灵活思维缜密,等我再把她拜苦梅为师的事情公之于众时大家更是纷纷道喜,一时军中大将倒有一小半都来结识这个小师妹,原本史迪佳身份特殊,不少人对她心存顾虑,此刻听说她为了飞凤军和家庭决裂,又拜了苦梅为师,均是人人诚心接纳。史迪佳兴奋得小脸通红,见过众人之后这才凑到苏竞身边,怯怯地叫了一声:“师姐……”

  苏竞嫣然,拉过史迪佳的小手道:“师姐身无长物,只有卖嘴了,以后有什么不清楚的随时来问我。”众人顿时羡慕嫉妒恨,有了苏竞这句话,小姑娘就成了剑神剑圣联手教出来的徒弟,以后福绵无边了。

  苦梅不悦道:“迪佳是我的徒弟,难道还会有什么不清楚的问题吗?”

  苏竞知道这句话触了师父的逆鳞,吐舌一笑。

  老妈道:“迪佳以后就留在我身边吧。”

  史迪佳诧异道:“啊?”

  老妈笑道:“放心,如果是针对洪烈帝国,你可以回避。”

  飞凤军掌灯时分出信州,三更天时已到抚州城下,探马报过位置,老妈吩咐全军经过时加倍戒备,我们猜想朱啸风的密旨一定已送达洪烈三军,所以要防备抚州兵出城攻击。

  大军行至抚州城脚,城头上却黑漆漆地毫无动静,老妈唯恐有诈,再次传令叫所有人马小心,人衔枚马裹蹄,熄灭全部灯火静悄悄地前行。

  今晚乌云压顶,我骑在乌龙骓上尚且深一脚浅一脚,旁人更不用说。刚走一会,张赶虎忽然指着天上道:“小心埋伏!”

  我们一起抬头观看,就见抚州城城头之上一只扬明灯缓缓升起,但却不见有人马冲出,渐渐的,扬明灯越来越多,顷刻间就如繁星点点密布了夜空,我知道这是洪烈军在夜晚总攻的前奏,飞凤军也更加警惕起来,但我们的队伍过去了一多半,依旧不见有一兵一卒出现,脚下的路倒是给照得如同白昼。我顿时恍然,冲着城里大喊:“多谢兄弟们借光!”

  我知道这是我以前带的左路军旧部在用扬明灯和我告别。当年我们一同出生入死,如今已物是人非,不便相见,只能用这种办法追思往事,同样的,也是诀别。

  待大军过完,我最后回头看了一眼抚州城,城中岑寂无声,只有漫天的扬明灯在缓缓摇曳,我冲城门挥了挥手道:“别了,洪烈帝国。”——

  分割——

  张恨水!张恨水!我以后笔名就改叫张恨水了~至于为什么,谁家厕所漏谁知道!另外,不许说还可以改成张爱干。

  (未完待续)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

  • 我的美女总裁老婆

    最新章节:第1665章 【后记】
    简单地说,就是一个男人和一群女人的故事。都市感情生活为主,玄幻为辅,卫道士慎入…… 【书中内容纯属虚构,请勿与现实挂钩,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霉干菜烧饼03-22 已完结

  • 最强神医混都市

    最新章节:第5802章 轮回族
    搂着女总裁未婚妻,不料闺蜜又爱上自己。本以为低调去了社区医院,岂料护士双眼又泛桃心!当过兵王,又是神医,兼职修真,一路混迹都市,一路美女狂收。我的桃花运,运不断,做个帅哥太累了!

    九歌08-18 连载中

  • 神医圣手

    最新章节:第一零四一章 永生(大结局)
    他是名医,也是神医。
    就算是死神盯着的人,有他在,死神也要乖乖绕道而行。
    只要你相信他,你的任何疾病都不在是问题。
    这就是张阳,一个被称为上帝使者的人,一个有点张扬,但很可爱的人!

    小小羽03-22 已完结

  • 锦衣夜行

    最新章节:《后记》
    靖难削藩,迁都修典,五征蒙古,七下南洋,我无处不在,却无人知道我在。 乾坤入袖,锦衣夜行,低调!低调才是王道。

    月关03-22 已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