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小豆子开门

   在顾德彪的鼓动下,又有不少叛军举起了兵器,但也有一部分人怔仲不安,朱啸风高声道:“你们反我就不怕被株连九族吗?”他这句话一说,大部分士兵都迟疑起来,头前有几个人忽然跪倒在地央求道:“请皇上放过我们的妻儿老小。”

  顾德彪喝道:“事已至此别再痴心妄想,只有杀了朱啸风才能保住你们的身家姓命。”

  朱啸风手中的刀往下按了按,再次高声道:“传我旨意,凡能改过自新者,战死后一律按殉职相待,家属可得抚恤,负隅顽抗者,灭九族!”

  跪倒的那些士兵涕泪横流,大声道:“谢皇上开恩!”说罢突然站起向身边的人大开杀戒,叛军阵营顿时乱成一片,其中不少人瞬间变节,不大工夫就像瘟疫一样传染了同伙,只有少数几个黑吉斯人至死不降,被侍卫们一一砍杀。朱啸风挥手道:“此间事已了,你们速去平灭别处乱党。”侍卫们齐声答应,一时又成了忠心耿耿的皇家禁卫。

  朱啸风扯住顾德彪的领子把他提起,刀架在他脖子上道:“你那位皇叔老子呢?”

  顾德彪知道大势已去,紧闭双目一语不发。朱啸风把他扔在地上对缚神卫道:“严加看守,别让他死了!”他说这句话时口气平静,我们却都感觉到了深深的寒意。

  朱啸风把刀插回鞘里,这才问我:“贤弟,你怎么知道京城有变……黄一飞他们怎么样了?”他脑子灵活,不等我说就已经意识到黄一飞等人肯定是出了问题。

  我叹气道:“黄副统领他们遭遇了黑吉斯的埋伏,只剩了不到一半的人,苏竞也受了重伤。”

  朱啸风脸色难看,水墨合十道:“阿弥陀佛。”

  我问及这五天来朱啸风的经历,原来顾太师先占据了城头,又带领叛军冲击皇宫,侍卫们集体变节,皇宫自然唾手可得,朱啸风在三组缚神卫和水墨的保护下就在皇宫里和叛军捉起了迷藏,结果还是有9名缚神卫为了掩护朱啸风殉职,捱到今天头上,终于也暴露了行踪,如果不是我赶到,后果不堪设想。

  朱啸风忽然紧紧揽住我的肩膀道:“贤弟,你在战场上如何屡立奇功朕没有亲眼看见,光凭今天一役就是旷世功勋,你让朕该怎么谢你?”

  我笑道:“皇上跟我还客气什么,这不是我应该做的么?”

  水墨也道:“小史将军原本是世外高人,想也不贪图什么封赏。”

  朱啸风道:“话是这么说,朕也不能亏待了我贤弟——”他眉头紧锁思考了一会,忽然霍然开朗道,“看来只有封王了。”他对我说,“以前朕称呼你贤弟只是徒有虚名,这次朕一定得封你个王爷当当。”

  我忙摆手道:“咱们洪烈帝国异姓不能封王,这个我是知道的。”

  朱啸风淡然一笑:“能不能封王还不是朕说了算?前人有前人的规矩,朕有朕的规矩,不破不立嘛,不过该封个什么王可得容朕想想。”就因为以前异姓不能封王,所以大概一时没有适合我的名号。我想再推辞,朱啸风一板脸道:“你是不愿意和朕当兄弟吗?”我这才作罢。

  这时李公公不知从哪冒出来,他鼻涕一把泪一把地紧走两步匍匐在朱啸风脚下,哭道:“皇上,你可吓死奴才了,奴才这几天到处在找你呀!”

  朱啸风踢了他一脚,骂道:“放你妈的狗臭屁,你这个没卵子的东西早不知逃到哪去了!”说着见李公公一副诚惶诚恐的狼狈相,想到自己也好不到哪去,忍不住“嗤”的一声笑了出来。

  李公公察觉到皇上并没有真恼自己,磕头道:“奴才该死,但是这几天来奴才心里一直惦记着皇上却是千真万确。”

  朱啸风道:“起来吧,朕不怪你,你这个狗东西也敢出来了,那么说叛乱已经平息了吗?”

  李公公小心翼翼道:“皇上圣明,大多数叛军都已被皇上的威德驯服,只有极少一些人冥顽不化,也都伏诛了。奴才已叫人扑灭宫中各处火头,相信不曰就能清理完毕。”果然,四下里宫女太监渐渐多了起来,只是见我们这边血流成河都畏缩着不敢上前。

  李公公道:“皇上,咱们下一步该怎么办?叛军虽然看似归顺,但恐怕人心不稳,咱们不能再把皇宫的安危交到这些人手上吧?”

  朱啸风问我道:“你进城时看到戍卫营了吗?”

  我说:“看到了,我二叔带着戍卫营已经打开了城门,现在想必在来皇宫的路上了。”

  朱啸风点点头,忽然拍了拍肚子道:“来人,摆宴。朕这几天可给饿得狠了。”

  李公公看看满地尸体道:“皇上,咱们是不是移驾养心殿用膳?此处……此处太脏了。”

  “不!”朱啸风摆手道,“朕就在此处等戍卫营的人。”

  李公公不敢多说,先令人把尸体清理干净,血迹却来不及仔细擦抹,有太监传膳,匆忙之间御膳房也整不出什么花色,只有简单的鱼肉,颇失皇家体面……朱啸风招呼我和水墨坐下一起用餐,我们便一左一右坐在他两边,朱啸风这几天食不果腹,看来是真饿了,抓起桌上的肉大口吞咽,吃得旁若无人。

  过了半顿饭的工夫,议政殿方向有搔乱声传来,李公公叫人探听消息,原来是戍卫营的兵马终于到了,正在全面接管皇宫的保卫工作以及协助灭火。朱啸风道:“叫史飞来这里见我。”

  不多时,史飞带了几百士兵骑马赶到,他远远就见地上血迹斑斑,慌忙从马上跃下,几步赶在朱啸风近前扑地跪倒道:“臣死罪!”

  朱啸风擦了擦油腻腻的双手,端起一杯酒道:“哦,你说说你为什么是死罪?”

  史飞惶恐道:“一则臣护卫不利让皇上受惊了,二则骑马闯进皇城,于规矩不合。”

  朱啸风使劲把酒杯在桌子上一墩,怒道:“骑马闯进皇城算个屁,都这时候还管什么规矩,倒是你五天没打下一座城头,险些让朕做了顾藉的刀下之鬼!”

  史飞惊得魂飞天外,拜伏在地汗流满面,朱啸风缓了缓口气道:“不过这也怪不得你,戍卫营只有三万人马,又无器械攻城,看你的样子应该也几天几夜没合眼了。”

  史飞惭愧道:“谢皇上体谅,但无论如何臣都有失职之罪,还请皇上重责。”

  朱啸风道:“这样吧,兵部的差你也不用当了,这段时间重新招选禁卫,扩充戍卫营,以后京城和皇宫的安全就都交给你了。”

  “啊?”史飞又惊又喜地抬起头,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京城出了这么大的事皇帝居然把护卫工作全权交给了自己,这可是天大的信任,而且更加实权在握,谁都听得出这是明降暗升。史飞赶紧谢恩,朱啸风把手里的酒杯交给李公公道:“史将军辛苦了,你拿这杯酒赏他。”

  李公公把酒呈给史飞,史飞感动得眼泪八叉,端起酒一口喝尽,这才道:“报皇上得知,臣刚才在皇宫门口抓住一人,此人乃是这次变乱的罪魁祸首,皇上必定有兴趣见见。”

  朱啸风猛然站起道:“真的么?快带他见我!”

  史飞一挥手,两个士兵把五花大绑的顾太师推了上来,这可谓是天大的意外之喜,我们都以为顾太师见机不妙已经逃之夭夭,没想到这么容易就被史飞抓住了。顾德彪惊道:“爹,你怎么没走?”

  顾太师自从被押上来就瞬也不瞬地盯着我看,此时叹了口气道:“变故太快,再想走已然不及。”想来也是,我从天而降,扭转局势不过是个把时辰的事,顾太师本来已经稳艹胜券,被我开挂一通胡打,大好形势瞬息就土崩瓦解了,也难怪他对我忿忿不平。我小声哼哼道:“幸福来得太快就像龙卷风,嗯哼嗯哼——”

  朱啸风示意两个士兵退开,他走到顾太师面前意味深长道:“顾太师,或者朕该叫你一声马王爷?”我小声嘀咕道:“这货难道有三只眼?”

  顾太师看看身上的绳索,语气平静道:“老臣今天可不能给皇上行礼了。”

  朱啸风道:“你原来的名字叫什么?”

  顾太师道:“40多年不曾提起,连我自己也有些模糊了,皇上要是有心,就还叫我顾藉吧。”

  朱啸风道:“好,你我翁婿一场,说别的也没用了,你告诉朕,你来洪烈的最主要目的是什么?如果是单纯为了杀朕你以前就有不少机会,也不用等到今天。”

  顾太师道:“杀人诛心,我们本来一直是想借用我在洪烈的便利条件把洪烈帝国的军事力量彻底打垮,可是没想到你们竟然和女儿国结成了联盟,直到前些曰子两个剑神去我黑吉斯行刺这才给我提了个醒,与其相持不下倒不如来个釜底抽薪。”

  朱啸风道:“所以就想到杀朕了?”

  “是,你一死洪烈就会大乱,史存道势必要带兵入京平乱,那时我黑吉斯大军长驱直入,洪烈帝国也就到手了,其实本来杀不杀你并不是我主要考虑的问题,可是后来我发现是非杀你不可了。”

  “为什么?”

  “因为你是一个好皇帝。”顾太师说到这有些苦涩道,“洪烈帝国在你的带领下一天天壮大起来,而且我知道你的野心,任由你发展下去,必定会成为我黑吉斯最大的障碍。”

  朱啸风饶有兴趣道:“朕有什么野心?”

  顾太师一字一句道:“你才是那个最想统一两个大陆的人!”

  朱啸风愣了一下,忽然哈哈大笑道:“原来你才是那个最懂朕的人。”他愕尔收住笑容正色道,“哪一个帝王不想天下一统在自己的治下,朕原本想这个心愿可能要在朕的子孙手里完成,但如今……”朱啸风说到这里话锋一转道,“总之你们黑吉斯才是螳臂当车。”

  顾太师道:“我追随你这么多年,你的心思我最清楚,不过我要提醒你一句,你是好皇帝不见得你儿子也是好皇帝,马吉玥就是最好的例子。”

  朱啸风脸色一变,说道:“所以朕不能再等了——好了,你我谈话也可以结束了,来人,把顾藉父子押送监察院,派重兵严加看守。”他对史飞道,“你火速派人暗中包围太师府,但凡有前往接头的人一律拿下。”

  史飞道:“臣已经叫人办了,只是顾藉作乱已经天下皆知,黑吉斯的探子大概不会傻到这个时候自投罗网。”

  朱啸风道:“那也未必,顾藉兵败之事不会这么快就传出去,说不定会有小鱼小虾自己撞上来,只要撬开这些人的嘴巴,说不定就能得到我们平时求之不得的情报。”

  史飞道:“是!”

  顾太师对朱啸风道:“最后我还有一事相求。”

  “你说。”

  顾太师道:“瑞容她对我的身份一无所知,还请你饶她一命。”瑞容就是顾太师的女儿,当今的容妃。

  朱啸风神色复杂,沉吟良久不语,这时一个小太监快步跑来在李公公耳边说了几句话,李公公道:“启禀皇上,容妃娘娘她听说顾太师兵变被擒,已经……悬梁自尽了。”

  毕竟夫妻多年,朱啸风闻言脸上闪过一丝颓然,继而叹道:“也好吧,省得朕为难——仍按贵妃品秩埋葬,但不得入皇陵,去办吧。”

  顾太师眼睛红了一红,微微俯身道:“谢皇上。”朱啸风挥了挥手,几名士兵押着顾太师父子二人下去,顾太师走了两步忽然回头对我说:“其实你应该谢我。”

  我纳闷道:“我谢你什么?”

  顾太师道:“我明知史飞统帅戍卫营,但并没有派人去搔扰元帅府,我若以你家人做人质,你们叔侄俩还能这么轻松吗?”

  史飞怒道:“我们史家忠君爱国,就算你那么做我也照旧要将你们父子绳之以法!”

  我心说史府里现在无非剩下史家三兄弟的糟糠老妻和史动的乡下柴火妞,你要真把她们干掉让这三位有理由光明正大地续弦,他们说不定才会真心感激你呢……不过想到史驰的老婆也就是我那便宜老妈对我真心不错,这才轻轻扇了自己一个小巴掌,喃喃道:“罪过,罪过。”

  顾太师父子被带下去以后,戍卫营有人来报:先前作乱的禁卫军集体在议政殿前自杀了。这些人虽然经过拨乱反正最后投降,但是想到罪责难逃还不如自我了断以图家人平安,这才自裁谢罪。

  朱啸风听完淡淡道:“知道了,朕不食言,凡是改过自新者按殉职论处。”

  我想起在黑吉斯皇宫前的一幕,不禁暗暗惋惜,敌人我都能救,想不到救不了自己人。

  此间大局已定,朱啸风拉着我的手道:“贤弟,朕可要忙上一阵子了,今天可能顾不上你,你是住在宫中陪朕还是回帅府?”

  我说:“我还要赶回前线,那里离不开我。”

  朱啸风摆手道:“那也不急在这几天,这样吧,你先回帅府暂住,朕明天找你说话,哦对了,朕赐你的新府邸也正在营建之中,门匾上的题字朕是一定要亲手写的,按你的官职,原本该写左前将军府,不过如今嘛,再写可就是什么王府了。”

  “多谢皇上,这样一来您倒省墨了。”

  朱啸风一愣,跟着哈哈大笑。

  水墨也道:“小史将军不忙的时候老衲免不了要到府上搔扰。”

  我忙说:“欢迎欢迎——热烈欢迎。”

  ……我出了皇宫史飞与我并肩而行,他还有许多事做,可顾不上休息,就是陪我一段。史飞道:“迪载,今天多谢你了。”

  我笑道:“怎么二叔你也说这种话,这不是咱们应当应分的吗?”

  史飞道:“我不是说皇上,而是说我。”

  “你?二叔你谢我什么?”

  史飞道:“要不是你,我恐怕有杀身之祸。”

  “别开玩笑了,皇上不是还加了你的官儿吗?”

  “所以我才谢你——这都是沾你的光,拜你所赐啊。”

  “怎么会?”

  史飞道:“五天打不下一个城头,以至于差点让皇上遭了毒手,这放在任何一人身上,轻则丢官罢职,重则就是砍头的罪,幸好你及时救驾有功,皇上这才不予追究还让我都卫京师,这与其说是信任我其实是信任你,皇上给了你一个天大的面子啊!”

  我嘿嘿一笑:“那你就拿着,面子这东西永远都不嫌大的。”

  史飞哭笑不得道:“迪载,史家以后就全靠你了!”

  我心说这倒好,以前光听说过树倒猢狲散,如今是一大片森林全靠在我一个小猢狲身上,这还不得把我压死?

  和史飞分手以后我独自前往史府,来到大门前就觉得哪里有些不对劲——以前的史府,门前是何等的风光,仆役成群护卫成行,可现在除了光秃秃的两排下马石就是两扇铁门,而且府门紧闭,连个人影都见不着。我上前拍了两下,里面无人应门,但是能听到脚步声杂乱,不但没人欢迎,好像还十分慌张的样子。我很快就明白是怎么回事了,元帅府地位特殊,顾太师这一作乱,史府的人最先感觉到朝不保夕,所以自己把自己画地为牢,闭门谢客,怕的就是给人端了老窝……我敲了半天还是没人上前,忍不住又踹了两脚,然后眯着一只眼顺缝隙往里看去,见里面也有一只眼睛正贼溜溜地朝外扫视,我凭记忆觉得这人十分熟悉,紧接着大喝一声:“小豆子,开门!”

  (未完待续)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

  • 我的美女总裁老婆

    最新章节:第1665章 【后记】
    简单地说,就是一个男人和一群女人的故事。都市感情生活为主,玄幻为辅,卫道士慎入…… 【书中内容纯属虚构,请勿与现实挂钩,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霉干菜烧饼03-22 已完结

  • 最强神医混都市

    最新章节:第5802章 轮回族
    搂着女总裁未婚妻,不料闺蜜又爱上自己。本以为低调去了社区医院,岂料护士双眼又泛桃心!当过兵王,又是神医,兼职修真,一路混迹都市,一路美女狂收。我的桃花运,运不断,做个帅哥太累了!

    九歌08-18 连载中

  • 神医圣手

    最新章节:第一零四一章 永生(大结局)
    他是名医,也是神医。
    就算是死神盯着的人,有他在,死神也要乖乖绕道而行。
    只要你相信他,你的任何疾病都不在是问题。
    这就是张阳,一个被称为上帝使者的人,一个有点张扬,但很可爱的人!

    小小羽03-22 已完结

  • 锦衣夜行

    最新章节:《后记》
    靖难削藩,迁都修典,五征蒙古,七下南洋,我无处不在,却无人知道我在。 乾坤入袖,锦衣夜行,低调!低调才是王道。

    月关03-22 已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