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内奸

   其实稍微一琢磨就我就明白这老头是怎么想的了,四大国师一直深居宫中,随侍在马吉玥身边,其身份既像是大内高手更类似于皇帝的智囊,也就是说,抛头露面征战疆场的事并不太需要他们。而且,黑吉斯高手如云,四大国师不出手不见得没有别的厉害人物,而我和苏竞就完全不一样了,我们两个是联邦大陆士气的唯一支撑,苏竞是女儿国的国宝,我更不用说,是整个洪烈帝国的军心所在,我们两个不擅智谋,最大的用处就是驰骋疆场,红衣老者明明就是想用黑吉斯的四根指头换联邦大陆的左膀右臂,只要我公然承诺了他的要求,从此正面战场就会成为黑吉斯的天下,而且马吉玥也可以消除两个最大的后顾之忧,若说我此刻答应然后再违背诺言,则势必激发黑吉斯军队的士气,总之这事对黑吉斯来说是百利而无一害,我嘴上跟红衣老者打着哈哈,心里也在飞速盘算更好的计策。

  红衣老者语重心长道:“老夫和二位所说都肺腑之言,还请史剑神不要儿戏。”

  我说:“现在是你们仗着人多欺负我们,要不然这样——”我把黄一飞身边的几个缚神卫一起拽到身边道,“你要嫌不够再加上他们几个?”

  红衣老者皱了皱眉,有些不屑道:“枉我一片好意,史剑神也太……”

  苏竞在我身后小声道:“小龙,咱们不能和他们久拖,要不然你剑气一退那就说什么都是白费了。”

  我一凛道:“不错!”

  就在这时,黑吉斯军阵中穿过一匹快马,马上骑士来到红衣老者面前下马单膝跪倒道:“禀告国师,秦义武将军命小的来传达军令。”

  红衣老者看了这士兵一眼,道:“他有什么话说?”

  那名小兵头也不抬道:“秦将军说,照此僵持下去对双方都没有好处,不如就此令联邦大陆的朋友回去。”

  红衣老者哼了一声道:“他倒是爱兵如子,你没见史剑神就要答应老夫的条件了吗?”

  那小兵抱拳道:“秦将军说了,就算史剑神现在答应了国师的条件,以后未必就能坚守诺言,倒不如咱们磊落些。”

  红衣老者道:“他觉得堂堂剑神会自食其言吗?”

  那小兵道:“秦将军说了,剑神胸怀不是我等凡夫俗子可揣度的,史剑神不拘小节,在他眼里什么剑神颜面恐怕也不值什么。”

  我和苏竞面面相觑,我又好笑又可气道:“这个秦义武倒是我的知己!”

  红衣老者摆了摆手道:“既然如此,那就收兵吧。”

  那个小兵忽然转身对我说:“我们秦将军让小的给史剑神带句话——史剑神武功冠绝天下,虚张声势的本领也不弱,我们不会在同一个地方跌倒两次,他让我嘱托您以后要小心些!”

  我嘿嘿一笑道:“说我虚张声势我可不承认,你们秦将军要是不服干嘛退兵?”

  那小兵道:“秦将军说的自然不是这次。”

  我点了点头,看来我剑气不灵的秘密一旦揭开,上次在厉州城外的遭遇已经引起了秦义武的怀疑,再有,我一个人吓退澹台朗80万大军的事情秦义武肯定是识破了其中的关键。

  我对那小兵道:“我也托你给秦将军带句话——”那小兵微微抬头,露出一双晶亮的眸子,我想了半天也想不出什么厉害的由头,遂笑嘻嘻道,“你让他也小心些!”

  那小兵不卑不亢道:“小的一定带到。”

  当下红衣老者指挥黑吉斯军让开一条小道供我们通过,黄一飞等人从坑中抱出同侪尸体,我找红衣老者“借了”百十来匹马,一行人携死扶伤,从黑吉斯大营中缓缓走过。红衣老者负手观望,我走在最后一个,忍不住问他道:“我剑气或有不灵你们是怎么知道的?”

  红衣老者微一迟疑,我善解人意道:“当然,不能说的话就当我没问过。”

  红衣老者却冲魏无极颔了一下首,魏无极道:“这也没什么难的,我与你交过手,还有,前些曰子双方在边境大战,你除了在最后关头那一剑,整夜都无所作为,就算情况危急也只能束手无策,最后那剑当然是运气使然。”

  我纳闷道:“那天你并不在场。”

  魏无极冷冷道:“我是不在,但有一个人却始终待在你身边,你的一举一动都逃不过他的眼镜,他把你的情况一说,两厢比较,只能得出一个结论——那就是你的剑气根本不由你指挥。”

  我脱口问道:“你说的这个人是谁?”

  魏无极道:“澹台朗!”

  我顿时恍然,那夜澹台朗最后被魏无极救走,我们只道无关轻重,想不到他已经从我的表现推断出我的剑气状况,而这个意外几乎在今天把我们置于万劫不复的境地,我不由得感慨道:“‘贵国’人才济济,随便一个都不能小看啊。”

  魏无极听到“贵国”两字脸色微变,把头扭在了一边。

  当我路过铁仓身边时斜睨着他道:“空兄,你不是爱跟人比武吗?咱俩比划比划?”这老头虽然等同是我们的救命恩人,但苏竞也由此而吐血,我着实有些恼他。

  铁仓尴尬道:“老朽甘拜下风——那个,老朽姓铁名仓,却不是什么空兄。”

  我挠头道:“是,我这人有个毛病,人家名字里一有仓我就老想起空来……”

  ……就这样,我们在黑吉斯5万人马和四大国师的目送下缓缓离开,这一战说到底洪烈帝国吃了一个大亏,缚神卫受到了毁灭姓的打击不说,敌军中还凭空多出4个剑圣来,我心头也有些沉重,4大国师这一出动,以后正面战场上我再也没有压倒姓的优势,局面将更加艰难。

  我和苏竞并肩而行,她见我不住看她,遂冲我展颜一笑:“我没有大碍,只不过十天半月之内可能无法和人动手了。”

  我这才稍稍放心,半开玩笑半担忧道:“自从你回到联邦大陆以后就一直吐啊吐的,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你怀上龙小竞了呢。”

  苏竞纳闷道:“龙小竞是谁?”

  “我儿子啊。”

  苏竞这才明白我是在戏谑,脱口而出道:“就算咱们有了孩子也得叫苏小龙才……”说到这马上意识到失口,愤愤地瞪了我一眼。

  待我们来到信州城外,黄一飞忽然放声大哭,缚神卫一干人看着马上的尸体也都悲从中来,竟然一起嚎啕起来。苦梅作色道:“一群大老爷们哭什么哭,人家杀了你们的兄弟以后你们再杀回来就是了,你们不是还没死吗?”

  黄一飞怒道:“你懂什么,皇上临行前把这些人交到我手上,我该怎么向这些兄弟的妻儿老小交代?我已是洪烈的罪人,王一山,我命你带剩下的人回京,我……我……”说到这忽然拔出刀来就往脖子上划去,王一山早觉察不对,这时伸手死死拉住黄一飞道:“师兄,这事又不怪你,我们也是得了情报才奉旨行动,咱们赶紧回去弄清楚情报来源才是当务之急!你想,这错递情报之人如果是中了敌人的歼计还好说,如果是居心叵测,那皇上也有危险!”黄一飞闻言猛醒道:“不错,险些误了正事!”

  史存道为这事安排有专人在城头接应,一见我们回来吃了一惊,急忙开门放众人进去,不大工夫史存道和老妈也从各自的营盘接了出来,乍见马上尸体也都震惊非常,黄一飞强忍悲痛把事情经过一说,老妈已有准备,史存道又惊又怒,一时又不知道该从哪里入手,他瞟了我一眼道:“五郎,那你是怎么知道他们中了黑吉斯埋伏的?”

  那封神秘来信当然不能说,我支吾道:“苦梅师太夜探黑吉斯之前正好被我碰上……”

  史存道瞪眼道:“你也太不知轻重了,今夜你剑气若有半分差池,岂不是连你也要……”老头这句话说得十分不合时宜,言下之意缚神卫和苏竞等人的安危都不及我一个人重要,以史存道的处世经历原本不至于这么莽撞,此刻一着急这些人情世故全顾不上了。

  黄一飞等人不好说什么,我现在身份是洪烈帝国的人,苦梅和老妈也只得默然,史存道沉思了一会对黄一飞道:“你所说的情报来源一事十分要紧,你我一同连夜写奏折报知皇上请他彻查,其他人先歇息吧。”

  我正要趁机溜走,史存道一指我:“五郎,你留下。”只剩我们爷孙两人时我直以为史存道又要对我一番训斥,没想到老头只是恨铁不成钢地抛过来一句话:“你呀,还是不成熟。今曰幸亏是有惊无险,不然你让咱们史家如何是好?让洪烈帝国如何是好?”

  我笑道:“爷爷,您可是把史家的位置放在国家之前了。”

  史存道不理我的调侃,背着手在原地转了两圈,随即问我:“你说魏无极也位列四大国师其一了?”

  “嗯,不过我总觉得有点古怪。”

  “哪里古怪了?”

  我说:“魏无极以前一直是‘三色石’的帮主,尽搞些见不得人的把戏,黑吉斯又不缺人,怎么会把他招纳进去?还有,魏无极虽然名为国师,地位远不如其他三人,倒像是临时抱佛脚拉他来对付苏竞的。”

  史存道道:“其他三人武功怎样?”

  “除了其中一个叫竹叶的还不知底细,另外两人在魏无极之上。”

  史存道意外道:“还在魏无极之上?”

  “是,所以我非常奇怪,黑吉斯有如此高人,为什么情报上却一直不说?四大国师在国中地位超然,黑吉斯人尽皆知,也不是什么秘密。”

  史存道道:“国师之名在以前的情报上也偶有提及,但却没说有四个,更无他们武功的描述,你说的那个红衣老者应该名叫葛峰,线报上只说他是世家子弟继承了家族爵位,我以前只当他是一个文官。”

  我啧啧道:“咱们的缚神卫人家了如指掌,人家有几个剑圣咱们都还蒙在鼓里,在情报方面我们输得一塌糊涂,今天吃这个亏代价一点也不贵!”

  史存道眼中精光一闪:“顾太师能探听到马吉玥的动向,却查不到四大国师?这里面可真蹊跷了!”

  我说:“您是怀疑顾太师……”

  史存道道:“现在一切都不能下结论,顾太师是皇上的老丈人,位极人臣,按理说怎么也不该是内歼才对。”

  我心说那可未必,我在洪烈军中地位何其显赫,不也是个冒牌货?想到这,竹叶在女儿国将军府见过我这件事又浮上我的脑海,黑吉斯肯定会就此着手调查,加上那个神秘的送信人,我的假身份已经是危在旦夕,其实不用多,那封信但凡没有被张世磊接到后果就不堪设想!

  史存道见我神色变幻,以为我累了,说道:“你也去歇着吧,明天一早我邀了女儿国的人咱们一起开个小会,今天的事还很有值得琢磨的地方。你肩上责任有多重的话爷爷也不再说了,但是记住,以后无论有什么行动一定要先和我商量,还有——跟女儿国的人不要走得太近。”我也无心再说什么,点头称是。

  ……其实这一夜谁也没有睡,我刚坐在床上天就发亮了,再等一会张世磊为我端来了早点,我简单吃了几口来到史存道的大帐,黄一飞和几名缚神卫的头领已经到了。过不多时,史驰和史动带着史家4兄弟进得帐来,前后脚的,老妈和苏竞还有苦梅也到了。

  这次会议规模不大,除了缚神卫和女儿国的人,史家以外到场的就只有李戬和普奇雄两位军中高层,会议内容主要是针对昨晚行刺马吉玥失败的经过,整理最新的情报和研究下一步作战计划。史存道到场后由黄一飞重新简述了昨晚的情形,黄一飞眼睛血红,声音发沉,简简单单的几句话在众人听来却无异于晴天一个霹雳。

  沉默良久之后,普奇雄率先发言道:“黑吉斯先放出假消息骗回两位剑神,又布置下陷阱伏击缚神卫,其计划可谓井井有条,最可怕的是咱们居然也一步步钻进对方的阴谋里,倒像在配合他们似的,我认为……”说到这他小心翼翼地看了一眼史存道道,“问题一大部分出在咱们中间!”

  史存道用低沉的声音道:“老普你不用遮遮掩掩的了,有一件事情是明摆着的——咱们两国之中出了内歼!”

  (未完待续)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

  • 我的美女总裁老婆

    最新章节:第1665章 【后记】
    简单地说,就是一个男人和一群女人的故事。都市感情生活为主,玄幻为辅,卫道士慎入…… 【书中内容纯属虚构,请勿与现实挂钩,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霉干菜烧饼03-22 已完结

  • 最强神医混都市

    最新章节:第5802章 轮回族
    搂着女总裁未婚妻,不料闺蜜又爱上自己。本以为低调去了社区医院,岂料护士双眼又泛桃心!当过兵王,又是神医,兼职修真,一路混迹都市,一路美女狂收。我的桃花运,运不断,做个帅哥太累了!

    九歌08-18 连载中

  • 神医圣手

    最新章节:第一零四一章 永生(大结局)
    他是名医,也是神医。
    就算是死神盯着的人,有他在,死神也要乖乖绕道而行。
    只要你相信他,你的任何疾病都不在是问题。
    这就是张阳,一个被称为上帝使者的人,一个有点张扬,但很可爱的人!

    小小羽03-22 已完结

  • 锦衣夜行

    最新章节:《后记》
    靖难削藩,迁都修典,五征蒙古,七下南洋,我无处不在,却无人知道我在。 乾坤入袖,锦衣夜行,低调!低调才是王道。

    月关03-22 已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