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快刀

   当此时,我们不到50号伤兵败将被对方5万骑兵围得水泄不通,红衣老者缓缓举起手臂,只要再一落下,我们所处之地势必会被踏为平地。

  那葛衫老者快步走到红衣老者近前,两人短暂地交流了几句,红衣老者似乎颇为犹豫,最后还是点了点头,又慢慢地把胳膊放了下来。

  葛衫老者径自走到我们面前,他冲苏竞抱了抱拳道:“苏剑神,在下有个不情之请还望成全。”

  苏竞任由我牵着她的手站在我身边,脸上是从未有过的安宁,似乎在这个最后时刻不愿别人打扰,听葛衫老者这么说,苏竞只淡淡道:“请说。”

  葛衫老者郑重道:“苏剑神年少成名,一跃登顶,让我等老朽好生惭愧,可惜一直无缘会面,今曰虽然只能说是狭路相逢,老朽不想交臂失之,有些武学上的疑问还想和苏剑神印证印证。”

  苏竞皱眉道:“又要比武么?我等此情此境,输赢又有什么意义?”

  葛衫老者毫不避讳道:“正是因为这样,老朽平生之年恐难再见剑神,所以才有这个冒昧之请。”

  苏竞失笑道:“你倒是快人快语,只是我现下不想再与人动手。”

  葛衫老者面有求恳之色道:“还请苏剑神勉为其难,老朽这边有礼了。”说罢真的深深冲苏竞鞠了一躬。

  苏竞道:“这样吧,若你只是想一战成名,今夜之后不妨通告天下,就说我苏竞败在了你手里。”

  葛衫老者一愣,勃然道:“你把老朽看成什么人了,你瞧不起我也用不着这样羞辱于我,既然苏剑神觉得我不配与你动手,老朽识相些也就是了。”说着愤懑之色见于言表。

  苦梅低声道:“这人倒也算得上是个武痴子,不是沽名钓誉之辈。”

  苏竞忙道:“晚辈失言,这里赔罪了。我不想与人动手只与心境有关,绝没有瞧不起前辈的意思。”

  葛衫老者黯然地点点头,也不再说什么,转身回去。

  就在这时我只觉丹田隐约一动,不由得身子跟着一震。

  “嗯?”苏竞霍然扭头与我四目相对,眼神里充满询问之色,她和我两手交握,我身体里气息一起变化她便最先察觉了,此时我也是又惊又喜,但唯恐给黑吉斯的人看出端倪,只是不动声色地冲苏竞微微点了点头,用极低的声音道:“有感应了,但是还不强烈。”

  “我帮你争取点时间!”苏竞小声说了一句,向前走了一步,对葛衫老者的背影道,“前辈留步。”

  葛衫老者蓦然回头道:“怎么?”

  苏竞道:“前辈既然想和晚辈印证武功,晚辈答允就是,临死前完别人一个心愿,也算幸事一件。”

  葛衫老者大喜道:“多谢多谢,请!”说到最后一个字时迫不及待地返身邀战,好像生怕苏竞反悔一样,说到底这葛衫老者居然像个孩子。

  我担忧道:“小竞竞,你行不行?”苏竞从新京一路飞到边境,剑气已经十去其九,再经过一夜鏖战,此刻只怕是井枯河干,对上葛衫老者这样的高手,后果难料!

  “别管我,集中精力做你的事。”苏竞在我耳边低语了一句,飘然落在葛衫老者对面。

  葛衫老者满脸严肃地理了理衣襟,一字一句道:“老朽姓铁命仓,现忝任黑吉斯国师,一直想去拜会苏剑神,因俗务繁忙所以一直未能成行。”苏竞在他面前虽然以晚辈自居,但这铁仓执礼甚为严谨,丝毫没有半分轻慢,从这点就能看出大陆上级别是大于资历的。

  苏竞道:“晚辈说句冒犯的话,以铁前辈的修为地位,我怎么从前都没听过您的大名。”

  铁仓呵呵一笑道:“苏剑神能这么说足见磊落,我等虽名为国师,平曰里深居简出,是以在江湖中没什么名气。”我们却明白这只不过是谦逊之词,四大国师之所以很少抛头露面,一方面固然是因为随时要保护马吉玥,二来也是为了深藏锋芒,在关键时刻才能起到奇兵的作用,这次伏击缚神卫就打了我们一个措手不及。

  苏竞道:“各位淡薄名利叫人佩服,今夜一战后四位国师的大名自然会名震天下。”

  铁仓道:“声名于我辈如浮云,一切无非是为了国家社稷,苏剑神对老朽这句话应该有戚戚之感吧?”

  苏竞摇头道:“不然,晚辈只同意您这句话里的一部分,我辈入神入圣,为苍生祈福固是本分,但也要分得清什么是为国为民什么是为虎作伥,马吉玥携百万之兵欺凌弱寡,各位就算不能使他从善如流,也断不应该甘做他的爪牙才是,几位武功再登峰造极,在大是大非上却有亏欠。”

  铁仓立刻道:“生于斯土便为斯人,我们若一味置身事外这场争斗只会更加惨烈,对黑吉斯对联邦大陆都不是好事,两个大陆之间终究会有一战,只有大一统才能让天下归于太平,苏剑神所作所为看似是锄强扶弱,其实只能阻碍大陆统一的大业,乃是目光短浅所致。”

  我暗暗点头,这两个人一个为国为民,一个却顺应“能力越大责任越大”的宗旨,郭靖碰上了蜘蛛侠,都认为自己才是正确的一方,这就是死结!

  红衣老者见两人越扯越远,朗声道:“铁苏二位,国家恩怨本就很难说清,咱们今曰只探讨武学,不谈国事。”

  铁仓一凛道:“说得是,苏剑神请出招吧。”随即又道,“且慢,掌灯!”

  黑吉斯人夜战不需点灯,所以我们这半夜打下来一直处在黑暗之中,这时有人在四面点上火把,顿时亮如白昼,铁仓为了让这场神圣之战公平起见,竟是不欲占苏竞半点便宜。

  苦梅一边擦汗一边嘀咕:“苏竞已无半点剑气,也不知她和人打的什么劲儿,徒让那姓铁的捡个大便宜。”我也不好对她说明,只是暗暗调理内息,说也奇怪,原本有所感应的丹田这会又全无了动静,我也只能干着急,心里不住祈祷。

  火把点起后照得四下里黑吉斯士兵的铁甲熠熠生辉,所有人都持刀在手面无表情,苏铁二人这场大战不管谁输谁赢一旦有了结果他们就会照原计划发起进攻,所以我必须在这之前召唤出剑气,否则依然逃不脱被踩成肉泥的下场……苏竞和铁仓对峙片刻,铁仓看出苏竞没有先出手的意思,叫了声“得罪”率先进招,他平平砍出一刀,苏竞立刻被包围在一片刀光之中,乍看就好像一个半圆形的金属球罩了上来,也就是说铁仓看似只砍了一刀,但其实只是假象,别人只能砍一刀的工夫他已经递出十七八下,难得的是半空中这十七八把刀每一把都看得真真切切,如同拿着一面巨大的刀板在进攻,苏竞双手下垂,身形斜刺里从铁仓边上闪过,铁仓凌空跃起,那面巨大的刀板“呼”的一声照苏竞头顶扣下,苏竞姿势不变,强行在刀光的缝隙间穿梭,谁都知道铁仓手里只有一把刀,但同样的,谁都明白以铁仓剑圣的修为他幻化出的千刀万刃绝不会像街头耍把式的是看着好看而已——他的每一条刀光都能致人以死地!苏竞在这狂风暴雨中闪转腾挪,往往在间不容发的罅隙里贴身而过,看得人心惊胆颤,在铁仓雨点般的攻击中,苏竞只要稍不留神被一刀砍实免不了就要被碎尸万段,不但苦梅黄一飞捏着一把冷汗,此刻连黑吉斯的士兵也都一个个惊得伸长了脖子。

  两个人身形转移,地上的脚印不过浅浅的十几个,但铁仓已经砍了几百刀,苏竞只是躲闪,像只在惊涛骇浪中飘摇的小船,始终立在浪尖上不倒。

  苦梅死死抓着衣角,手上青筋暴起道:“苏竞打定主意只躲不攻,如果对方走力大招沉的套路还好些,偏偏铁仓使的一手快刀,时间一长必出变故!”

  铁仓能和苏竞比试本来是满心期待,结果苏竞只是左躲右闪,自交手以来没出一招,大概也起了厌烦之情,两人一错身的工夫铁仓大声道:“你这是什么意思?”苏竞兀自躲闪也不回答,铁仓又砍了一会越发郁闷,喝道:“我就不信砍不着你!”苏竞“嗯”了一声,淡淡道:“那要看你本事了。”

  这段时间里我丹田里的气息瞬息万变,但就像用吸管抽可乐底子,那些剑气总是断断续续难以成线,而且就算可乐底子也是时有时无,我一边看着场上的形势一边心焦不已,在这初冬的凌晨竟然满头大汗。

  这会铁仓又已经砍了上百刀,心境也慢慢不同,由开始的失望、不满变得有些亢奋,原因很简单——苏竞只挨打不还手固然无聊,但是时间一久铁仓就会被迫发现一个问题:寻常人想躲过自己一刀都难,然而苏竞却顺顺利利有惊无险地躲过了几百刀,这就像两个足球队比赛,甲方锋线凌厉每每在乙方的半场大力抽射,这样局面一面倒的比赛本来是没什么看头的,然而这样踢了半场比分还是0比0,那么,乙方的守门员就会脱颖而出成为焦点,甚至乙方的另外10个队员在场边坐成一排喝可乐任由甲方射门球还是不进的时候,那你绝对是欣赏到了世界上最别开生面的比赛……现在就是这样,铁仓全力施为,苏竞却一指头都不曾动,在刀光中闲庭信步一样悠闲地走着,铁仓郁闷之余不免再起争强好胜之心,一时刀芒大作,砍得更加起劲了……

  (未完待续)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

  • 我的美女总裁老婆

    最新章节:第1665章 【后记】
    简单地说,就是一个男人和一群女人的故事。都市感情生活为主,玄幻为辅,卫道士慎入…… 【书中内容纯属虚构,请勿与现实挂钩,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霉干菜烧饼03-22 已完结

  • 最强神医混都市

    最新章节:第5802章 轮回族
    搂着女总裁未婚妻,不料闺蜜又爱上自己。本以为低调去了社区医院,岂料护士双眼又泛桃心!当过兵王,又是神医,兼职修真,一路混迹都市,一路美女狂收。我的桃花运,运不断,做个帅哥太累了!

    九歌08-18 连载中

  • 神医圣手

    最新章节:第一零四一章 永生(大结局)
    他是名医,也是神医。
    就算是死神盯着的人,有他在,死神也要乖乖绕道而行。
    只要你相信他,你的任何疾病都不在是问题。
    这就是张阳,一个被称为上帝使者的人,一个有点张扬,但很可爱的人!

    小小羽03-22 已完结

  • 锦衣夜行

    最新章节:《后记》
    靖难削藩,迁都修典,五征蒙古,七下南洋,我无处不在,却无人知道我在。 乾坤入袖,锦衣夜行,低调!低调才是王道。

    月关03-22 已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