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绝境

   场上局势瞬息万变,红衣老者和竹叶这两个方向的阵势一乱,缚神卫便顺势而上占领了坑边的平地,如此一来四大国师组成的阵型已破,缚神卫要向外突,黑吉斯要往上围,双方顷刻便呈现出犬牙交错的混战之局。好在在平地上交手缚神卫的威力立刻就显现了出来,这些人随便拉一个出来都是鹤立鸡群的高手,对付这些寻常的小兵自然是砍瓜切菜一般。

  就在这时对面人影晃动,上百名身穿异装的黑吉斯高手从士兵队伍中冲出,他们先前藏身于队列之中,此时越众而出,一经和缚神卫会面,立刻杀得难解难分,我粗略计算,经过伏击后的缚神卫大约只剩了不到50人,人数上处于劣势,若论单兵素质,黑吉斯这支异军也并不差,这些人在当初迎击史动的右军和攻击厉州时发挥了重大作用,乃是黑吉斯从民间千里挑一选出来的高手。

  黄一飞不动声色地打了几个手势,缚神卫在他的指挥下无形中扩散成圈,待对方进入圈中黄一飞喝道:“摆阵!”话音刚落缚神卫的包围圈骤然收缩,其中有20人分为5个4人小组,其余人等就围绕这5个小组展开反击,局面顿时被彻底扭转,这5个小组就犹如5位绝世高手一起出手一样,众人就听“噗噗噗噗”声不绝于耳,黑吉斯一干人众竟无半分还手之力,凡是挡在阵前的一律一招毙命,这5个小组渐渐合拢,其余的敌人便像一群被夹杂在巨大齿轮中的老鼠,瞬息间全被这5个小队屠戮殆尽。

  外围的黑吉斯士兵观之无不色变,那红衣老者一边和苦梅缠斗一边观察着这边,他脸色平静,似乎是早有准备,此时也不禁赞道:“缚神卫果然有些门道!”

  “我来领教领教!”随着话声,四大国师中一直镇守北方那名葛衫老者飞身而至,掌中亮光一闪,用的是一口单刀。他身材矮小,这一扑几乎是贴着一组缚神卫的脚边,刀光暴起,转眼就朝4人每人都砍了一刀,缚神卫一但组阵成型便胸有成竹,4人中有两人以长剑隔断葛衫老者的进攻,另外两人守在外围,间或替换同伴,5个人甫一照面就以快打快,众人就听刀剑相交之声密集如麻,缚神卫固然是进退有章,那葛衫老者也攻守有度,一时间打了个旗鼓相当。黑吉斯那边暂缓了攻势往这边看着,就连红衣老者和苦梅也都分了一些精力关注着这场角逐。我这才终于有机会来到苏竞身边,就见她眉头微皱脸色苍白,我不禁关切道:“你怎么样?”

  苏竞眼望苦梅,有些懊恼道:“你们怎么来了?”

  我嘿嘿一笑道:“我这么漂亮的媳妇连房都没圆当然要来!”

  我的这种回答方式似乎已经在苏竞的意料之中,她微微叹了口气道:“如果我们今天全军覆没,你就是洪烈帝国和女儿国的双重罪人!”

  我愣了一下,随即明白她话里的意思:如果我不铤而走险,那么联邦大陆至少还有我一个剑神,可是照现在这个情况发展下去我们两个有可能都回不去了。

  我装作无所谓的样子道:“咱们这不是都已经冲出来了吗?”

  苏竞道:“可你别忘了我们身在何处,我现在已经形同废人,你剑气不灵,秦义武不用多,只需派一万骑兵,咱们这拨人一个也别想离开这!”她随即又问,“你和我师父是怎么找到这里的?”

  我这才正色道:“有人往那边送信,说你们中了埋伏。”

  “谁?会不会是黑吉斯的诡计?”

  “还不得而知,信里还说他已经知道我不是史迪载。”

  苏竞摇了摇头道:“是不是诡计已经不重要了,缚神卫损失惨重,你我回天乏术,看来今天咱们要死在这里了。”

  我第一次见苏竞如此的意志消沉,也心知她说的不假,忍不住问:“你还能飞吗?”

  苏竞苦笑道:“你觉得呢?”

  “你们刚中埋伏那会你为什么不跑?”

  苏竞道:“我与缚神卫同来,总不能见死不救,谁料反而弄巧成拙,最后自身不保,徒惹人耻笑。”

  他最后这句话恰好被黄一飞听到,黄一飞凝重道:“苏剑神言重了,咱们缚神卫永感盛情!”

  我回头看了一眼那个大坑叹气道:“那你们也不用自己往坑里跳吧?”

  黄一飞道:“惭愧,这个却是黑吉斯故意设下的圈套,我们一路刺探而来,原以为这里是马吉玥的临时行宫,不想地表突然塌陷,看来黑吉斯为了设这个机关也花了不少心血。”

  我忽然想到一个问题:“之前我就问你消息来源,你说绝对可靠,临了临了我们栽到谁手里都还是个问题。”

  黄一飞黯然道:“现在说什么都晚了。”他看了一眼正在与葛衫老者剧斗的4个手下道,“目前唯一所愿就是要除掉他们一个剑圣,那也算死得其所了。”

  这时我直觉手心一暖,原来是苏竞拉住了我的手掌,耳边有个轻柔的声音道:“小龙……”

  我心头一动道:“怎么?”

  苏竞轻声道:“最终我还是连累了你。”

  我本想打个哈哈,苏竞却阻止了我:“以前我总拿联邦大陆的人民来说动你,其实我知道整个联邦大陆只有我一个人亏欠你,要不是我,你也不用……”

  我捏了捏她的手道:“别说这些了,要不是你我还在火车站边上开客栈呢,也见不到我老妈了。”

  苏竞低头道:“我欠你们母子俩的,这辈子恐怕是还不清了,如果有来世,我宁愿……”说到这她声音越来越低,我正聚精会神地竖起耳朵听着,不想下一秒却有人大喝一声:“仓兄莫慌,小弟来助你一臂之力!”却是魏无极看葛衫老者久战不下,前来加入了战团。就此苏竞后面说的话我便没有听见,再问她,她只沉默不语。

  我盯着魏无极恨恨道:“姓魏的,咱俩是死仇!”

  魏无极号称助战,其实形同偷袭,葛衫老者与4名缚神卫分为两向斗得正酣,魏无极鬼魅一般蹿到其中一名使棍的缚神卫身后,他喊话的同时左脚已经偷向那人的下盘,那人侧身用棍头撩魏无极的肩头,但这样一来原本极为默契的4人阵型顿时凌乱,葛衫老者此时单刀正搭在最右首一人的剑上,另外两名缚神卫按理该当退步,若那使棍之人不受干扰,他旁敲侧击葛衫老者非撤招不可,魏无极横插一杠那人无暇分身,葛衫老者的刀由此划上了对手的胸口,魏无极本是剑圣级别的高手,此时也凭个人修为把手掌按在了使棍那人的小腹,缚神卫4人阵顷刻间便被瓦解,魏无极得着便宜毫不容情,在重创对手的情况下又补了一脚,随即化掌为指,在另一名缚神卫头顶上插了五个窟窿,出手之狠毒一如往昔在史府的作为。

  那葛衫老者觉得有失光明,只用刀尖划破了另外两名缚神卫的皮肤即止,他收刀止势,面色不愉对魏无极道:“你何故如此,在下尚不用你来解围。”随即倒持单刀对剩下的两名缚神卫抱拳道,“让二位见笑了,有机会的话咱们再行比试。”魏无极讨了个没趣,讪讪道:“战场上不是你死就是我亡,讲什么武林道义?”葛衫老者凛然道:“堂堂剑圣,岂能自堕身份?”魏无极冷笑了一声,颇为不屑。其实以缚神卫之能,一个4人阵对上两名剑圣就算会有些许吃力,但绝不会片刻就被打垮,若非魏无极偷袭时机掌握得极为刁钻,他和葛衫老者联手也还有的好打,当然,这里也不得不说魏无极虽然卑鄙但是眼光还是非常毒辣的。

  缚神卫损失两人黄一飞心痛不已,众所周知缚神卫4人一组才能发挥威力,他这次带过来的100多人原本是20几个小组,结果在黑吉斯伏击之下已经折损了一多半,然而真实实力还要打上一个大折扣——有很多小组虽然只有一人或伤或亡,那这个小组就由原来的足可和剑神剑圣抗衡的水平沦为三个普通高手,最后只剩下5个小组编制健全,魏无极这么一来,缚神卫的实力相当于又降低了五分之一,现在只有4个小组勉强还堪一战,也已经是又累又乏……黄一飞满脸沮丧道:“名震天下的缚神卫想不到就这样一旦毁于我手,我再无颜面见圣上和水墨大师……黄罗刘江四队长听令!”

  缚神卫队列中站出四人来躬身道:“在!”

  黄一飞涩然道:“我命你们一会拼死力保两位剑神突围,不得有误!”

  四个队长面面相觑,一起道:“副统领大人您呢?”

  黄一飞苦笑道:“我还有何面目苟存于世,只能但求战死以谢皇恩。”

  看样子这四个队长是缚神卫最后的四组人马,黄一飞这么说也确实是心死如灯灭,四名队长闻言大惊,一起跪地道:“副统领!”

  黄一飞怒道:“别婆婆妈妈的了,你们若能保住两位剑神就是首功一件,若不能……”说到这他又苦笑一声道,“若不能也不怪你们,咱们兄弟地下再见吧。”

  我听到这又好气又好笑,指着对面黑吉斯的阵营道:“老黄,你以为黑吉斯的人都是纸糊的?人家费劲千辛万苦把我们引来那么容易再让你突围?”

  此时苦梅和红衣老者犹在缠斗不止,黑吉斯的士兵们与我们对面而站,虽不再放箭,其用意也很明显——人家根本不想再与我们做困兽之斗。就在这时我们忽然感觉到四面八方同时传来马蹄声,也不知是多少兵马在往这边进发,直踏得地皮微微震动,少顷,黑暗中一面黑吉斯的大旗便出现在我们正对面,略一打眼就有不下万名骑兵,接着四面都被黑黢黢的兵马围住,苏竞担心的事情终于发生了——在我们筋疲力尽的时候,秦义武的骑兵到了!

  我无力地笑了笑,对黄一飞说:“看来就算是纸糊的我们也杀不出去了。”众人都是久于带兵的老手,一眼就能判断出每一个方向都有不少于一万骑兵的敌人,不到50个伤兵对上四五万骑兵,虽然我们这边有两个剑神一个剑圣,两个剑神是没血没蓝的剑神,一个剑圣是仗着装备死扛的剑圣,这场仗的结果已经不言而喻。

  红衣老者猛挥一掌逼开苦梅,喝道:“且住!”

  苦梅也知再打下去没有意义,抽身退到我和苏竞身边,她鼻洼鬓角全是汗水胸口起伏不定,双目努出,已有久战脱力之兆,站在原地却是不住低声咒骂,这老尼姑的狠劲是全被激发出来了。

  红衣老者混若无事地负手而立,冷眼往我们这边看着,沉声道:“胜败已定,各位还是认命吧。”

  五万黑吉斯骑兵把我们团团围在中间,却没一个人说话,只有偶尔的马斯声回荡在戈壁上,气氛一时凝结,我们心里都明白,只要对方发起冲击,我们这些人顷刻就会被踏成肉泥,红衣老者说胜负已定没一点夸张。

  黄一飞两眼充血,指着红衣老者道:“有本事单打独斗,黑吉斯只会以人多为胜吗?”他眼见洪烈辛辛苦苦创立的缚神卫就要毁于一旦,自己这些手下每一个都是千挑万选又经过多年训练的精英,此时龙困浅滩恐怕最后只能死在籍籍无名之辈手里,这两句话说得极为不甘。

  红衣老者淡然道:“是你们自己撞上来的,洪烈帝国对刺客难道会以礼相待?况且若说单打独斗,缚神卫也不见得光彩。”

  黄一飞为之语滞。

  红衣老者转而向我说:“史剑神,你有什么话要说吗?”

  我偷偷拉紧苏竞的小手,嘻嘻一笑道:“你想让我说什么,把我修炼的心法写下来你也等不及不是?再说我也不会什么心法。”

  红衣老者点点头道:“可叹,一代剑神就此殒命,虽是我黑吉斯之福,却是我等习武之人之憾。”

  魏无极站在竹叶身边不住交头接耳,这时冷冷道:“他未必姓史!”

  (未完待续)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

  • 我的美女总裁老婆

    最新章节:第1665章 【后记】
    简单地说,就是一个男人和一群女人的故事。都市感情生活为主,玄幻为辅,卫道士慎入…… 【书中内容纯属虚构,请勿与现实挂钩,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霉干菜烧饼03-22 已完结

  • 最强神医混都市

    最新章节:第5802章 轮回族
    搂着女总裁未婚妻,不料闺蜜又爱上自己。本以为低调去了社区医院,岂料护士双眼又泛桃心!当过兵王,又是神医,兼职修真,一路混迹都市,一路美女狂收。我的桃花运,运不断,做个帅哥太累了!

    九歌08-18 连载中

  • 神医圣手

    最新章节:第一零四一章 永生(大结局)
    他是名医,也是神医。
    就算是死神盯着的人,有他在,死神也要乖乖绕道而行。
    只要你相信他,你的任何疾病都不在是问题。
    这就是张阳,一个被称为上帝使者的人,一个有点张扬,但很可爱的人!

    小小羽03-22 已完结

  • 锦衣夜行

    最新章节:《后记》
    靖难削藩,迁都修典,五征蒙古,七下南洋,我无处不在,却无人知道我在。 乾坤入袖,锦衣夜行,低调!低调才是王道。

    月关03-22 已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