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制衡

   有句话叫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人愤怒到了极致就会充满毁灭欲——就像你每天早晨被叫醒以后想对闹钟做的事情一样。

  “马吉玥最成功的地方就是得罪了两个大陆上最强大的人居然活到了现在——像他这种有庙的和尚做事本来应该给自己留条后路的。”我喃喃地道。

  史驰道:“此事事关重大,我看还需从长计议。”

  我说:“没什么可计议的,以前我们刺杀陈志远澹台朗其实是窝了工,现在给他来个一步到位才是最有效的办法。”

  史驰道:“这办法虽然看似依稀可行,但不确定因素太多,黑吉斯援兵已经开动,马吉玥身在何处尚不可知,倘若你和苏剑神离开这段时间敌军大举进攻,那你这一行岂不是弄巧成拙?”

  老妈道:“驰将军此言差矣,没有两位剑神这仗一样要打,怎么驰将军说得我们好像不堪一击似的?”

  史驰急道:“我的意思是最需要士气的时候……”

  史存道制止了他呵呵一笑道:“赵将军气概果然更胜须眉,老夫有个不情之请。”

  “老元帅请讲。”

  “贵军远道而来,披肝沥胆,我军本来应该夹道欢送让贵军回国休整,只是此时战局不明,老夫想厚颜请赵将军及部下在信州多盘桓些时曰以助我守城。”

  老妈道:“这个自然,黑吉斯一曰不彻底告败我们就留一曰,我国女皇陛下说得明白,这一役要让黑吉斯从此不敢对我联邦大陆起染指之心,不达成这个目的,老元帅是赶也赶不走的。”

  “如此甚好。”史存道扭头问我:“你打算什么时候动身?”

  我想了想道:“我要瞅时机再说,可能到时候顾不上和爷爷还有各位叔伯告别了。”

  史存道点了点头,忽然扬高声音道:“来啊,拿酒来。”

  有士兵进来给帐内众人斟上酒,史存道高举酒碗来到我和苏竞面前道:“此去若能建功,二位必能名载史册,老夫谨祝你们一帆风顺。”洪烈众将也都一起举杯,他们深知我这一去意义重大,如果战事能就此结束,携胜回国个个升官发财,如果失败,多少人就得马革裹尸兔死狐悲。所以说起来这酒喝得倒也情真意切,顾德彪也不知从哪冒出来端着酒杯道:“五哥,我也祝你马到成功。”我皱着眉把头扭在一边假装没看见,史迪威幸灾乐祸,史迪扬和顾德彪应酬了几句,在我耳边道:“五弟,现在不要开罪了他。”我深感无奈,只能偷偷冲老妈耸了耸肩——原计划再过两天我就能跟老史家撇清了,结果这么一来又泡汤了。

  史存道等一轮酒敬完,郑重宣布道:“今曰之事切不可外传,否则以泄露军机罪定斩不饶!”

  众将一一凛遵,史存道这才又道:“请各位将军各回本部整点人马,不管两位剑神那边成否,我们还要做好和敌人决一死战的准备。”

  此间大事议定,老妈再留在这里多有不便,带着苦梅和苏竞告辞,苏竞经过我身边时说了一句“等你准备好了就去找我”便翩然而去,史迪扬眼神错也不错地跟着她,却始终没有勇气上前搭话。史迪威看在眼里,忽然阴阳怪气道:“祖父,我大哥已过而立之年,也该给他说门亲事了。”史迪扬狠狠瞪了他一眼,红着脸快步走了出去。史动在临出门前拉住我的衣袖低声道:“老五,你把迪佳藏到哪了?”

  我嘿嘿一笑道:“三叔,现在是什么时候,你不会这么不识大体吧?”史动偷瞄了一眼史存道,终于讷讷而退。

  史存道冲我招招手道:“五郎,来。”

  我就近往帅案上盘腿一坐,也冲老头招招手,史存道无奈地拿出烟袋装好烟丝放在我嘴上,又拿起火刀火石点着一根蜡烛帮我点上,我摇头晃脑地喷了一口烟:“什么事儿?”

  “说说你此去黑吉斯的具体计划。”

  “计划?没计划,反正就是抓马吉玥呗。”

  “你真的打算干掉他?”

  “爷爷难道有什么顾虑?”

  “顾虑谈不上,我只送你两个字——制衡。”

  “什么意思?”

  史存道却转开话题道:“你觉得你们有几成把握能找到马吉玥?”

  我挠挠头道:“这个不好说。”

  史存道伸出三根手指道:“最多三成。”

  “……爷爷对我们这么没有信心?”

  “对你们有信心我才说三成。”

  “那么爷爷认为我和苏竞联手谁能抵挡得了我们?”

  “目前看来没有——正因为这样我才会同意你的计划,不然你以为当爷爷的会让孙子去干这种九死一生的事?”

  “那……为什么我们只有三成胜算?”

  史存道手捋长髯道:“所谓三成是指你们能找到马吉玥的概率,黑吉斯的皇帝拱卫何等森严?就算他的卫兵挡不住你们,带着马吉玥逃走应该并不难。”

  我想想也是,情不自禁地点了点头。

  史存道道:“现在你清楚那两个字的意思了吧?我之所以赞成你们去,就是要让马吉玥明白,我们虽然军队不如他多,但是仍有制衡他的办法——只要他染指联邦大陆的贼心不死,我们的两个剑神就像两把出鞘的利剑随时都可以洞穿他的心脏!”

  “原来这才是爷爷的主要目的。”

  “嗯,所以我的意思是万一你们真的抓到了马吉玥也不必杀他,只要达到了恫吓的目的逼他撤兵,黑吉斯士气一沮,就再也抬不起头来了。”

  我说:“把他杀了引起黑吉斯国内大乱岂不是更好?”

  “那样就会导致世仇,马吉玥虽无道毕竟是黑吉斯的皇帝,你杀了他黑吉斯国内矛头所指就会一起转向我洪烈帝国,黑吉斯的故主马广有兄弟9人,堂兄弟23人,个个都曾对皇位虎视眈眈,马广一生却只有马吉玥一个独子,为了传位给儿子,他在离世之前就未雨绸缪,把一干亲王杀的杀流放的流放还有的强行压服,马吉玥一旦出事这些人就会趁乱而起。”

  我插口道:“那不是正好?”

  史存道道:“马吉玥昏庸残暴其实对我洪烈是好事,你把他杀了若给别的老谋深算的王爷篡了位反而不美,届时新王必定会假借和洪烈的仇恨发来倾国之兵用以转化矛盾,那时我们可就弄巧成拙了。”

  我额头汗下道:“还是您想得周到。”

  史存道摆手道:“爷爷也只是建议,世事难料,你也可以便宜行事,总之当务之急就是让黑吉斯撤兵。”

  “明白了。”

  史存道抢过我手中的烟袋给自己上了一袋烟,眯缝起眼睛道:“你对苏竞这个小妮子怎么看?”

  我咂咂嘴道:“她?满脑子黎民苍生,要不是长得漂亮,是顶没意思的一个妞。”

  “咳咳——”史存道被我的评价狠狠地呛了一口,既而道,“看来你对她印象还不错?”

  “凑合吧。”

  史存道默默地抽了几口烟,冷丁道:“虽然我们两国是盟友,但是你对她不能不防。”

  我纳闷道:“我防她什么?”

  “你别忘了没有你之前她是大陆唯一的剑神,这次一战你抢尽了她的风头……”

  听到这我微笑着打断了他:“爷爷,剑神的胸怀你可能真的不懂。就像您身为元帅会在赴宴前艹心谁去结帐吗?”

  史存道一愣,勉强笑道:“呵呵,臭小子竟然挤兑起爷爷来了。”

  “难道您真会?”

  史存道正色道:“你就是太轻信别人,你们现在的身份不仅仅是剑神,还代表着各自的国家,你是洪烈国力的一部分,而且是最重要的一部分,从这个角度说,你们永远不可能成为真正的朋友,就像我们今天还和女儿国如胶似漆明天说不定就会起什么变故一样。”

  我不耐烦道:“好了,我记住就是了。”

  “你大哥那个痴货对这小妮子倒是上了心,你觉得他有戏吗?”

  “啊?”我又是吃惊又是好笑道,“您都看出来了?”

  “废话,我还没老眼昏花。”

  我摇头道:“估计没戏,从目前看来这妞还没开这一窍。”

  史存道沉吟道:“以她的身份地位,别说你大哥,一般的王公贵胄也看不在眼里,当世能配得上她的——恐怕只有你。”

  我眉开眼笑道:“您这话我爱听。”

  史存道却当了真:“等你们回来以后我就向赵芳华去提亲怎么样?”

  我知道这老头又是抱着不可告人的目的,于是也打着哈哈道:“不大好,女儿国以女人为尊,您这边今天提亲人家明天把我娶过去可就鸡飞蛋打了。”

  史存道面有忧色道:“好险,这个我还真没想到……”

  我在老头肩膀上拍了拍道:“别瞎艹心了,苏竞绝不会害我,等打完这一仗天下太平以后我就把她拿下,也好除了您的后顾之忧。”

  史存道显然是理解歪了,郑重地问:“你有必胜之法吗?”

  我故作神秘道:“有,我用暗器。”

  “什么暗器?”

  我嘿嘿一笑道:“这种暗器您身上也有。”

  史存道正色道:“老夫平生从不使暗器伤人。”

  “不对,您至少在我奶奶身上使过三次——要不然我爹我二叔我三叔是哪来的?当然,这种暗器您现在还有没有我就不知道了……”

  ……当天的洪烈军营中几乎是所有人都听到他们的元帅怒喝一声:“混帐小子,敢拿你爷爷开涮!”

  (未完待续)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

  • 我的美女总裁老婆

    最新章节:第1665章 【后记】
    简单地说,就是一个男人和一群女人的故事。都市感情生活为主,玄幻为辅,卫道士慎入…… 【书中内容纯属虚构,请勿与现实挂钩,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霉干菜烧饼03-22 已完结

  • 最强神医混都市

    最新章节:第5802章 轮回族
    搂着女总裁未婚妻,不料闺蜜又爱上自己。本以为低调去了社区医院,岂料护士双眼又泛桃心!当过兵王,又是神医,兼职修真,一路混迹都市,一路美女狂收。我的桃花运,运不断,做个帅哥太累了!

    九歌08-18 连载中

  • 神医圣手

    最新章节:第一零四一章 永生(大结局)
    他是名医,也是神医。
    就算是死神盯着的人,有他在,死神也要乖乖绕道而行。
    只要你相信他,你的任何疾病都不在是问题。
    这就是张阳,一个被称为上帝使者的人,一个有点张扬,但很可爱的人!

    小小羽03-22 已完结

  • 锦衣夜行

    最新章节:《后记》
    靖难削藩,迁都修典,五征蒙古,七下南洋,我无处不在,却无人知道我在。 乾坤入袖,锦衣夜行,低调!低调才是王道。

    月关03-22 已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