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我打算和他谈谈

   史迪佳一跪,绿萼也跟着跪倒,这下可把老妈弄糊涂了,一边伸手去扶一边问我:“这是怎么回事?”

  我言简意赅道:“这是我三叔的女儿,我爷爷和她爹逼她嫁给一个比她大两轮不止的男人,小姑娘在洪烈是呆不下去了,我想来想去只有求到您这来了。”

  老妈和苏竞均感愕然,相互交换了一个神色,史迪佳跪着不起,央求道:“大将军,您要不收留我我就只有死路一条了。”

  老妈道:“你先起来,无非就是和家里闹闹别扭,你和史老元帅好好说他难道还真能强逼你不成?”

  我在一边道:“大将军有所不知,洪烈帝国男尊女卑,您想想女儿国的男人,那是一样的。”

  老妈迟疑道:“可是我们是客,史老元帅问责起来只怕多有不便。”

  史迪佳急道:“大将军,联邦大陆除了女儿国再无我存身之处,咱们都是女人,我恳求您看在我五哥的面子上勉为其难。”她见老妈犹豫不决,知道以自己的身份加入飞凤军多有敏感之处,史迪佳天资聪颖,又道,“我不敢奢求其它,只要您让我留在您这里,无论扫地打杂我都愿意!”

  我暗暗冲老妈点了点头,老妈一笑道:“那怎么行,既然是剑神先生引荐,又是帅门之后,这样吧,你暂时在车粮营当个司库吧。”

  所谓车粮营司库,差不多相当于后勤部旗下一个连级干部,平时也就是清点库存、奉命调送物资,可以说是一个安逸清闲的差事,把她安放到这里,既显照顾又不会触及飞凤军机密,显然老妈对史迪佳还是有一定防备的。

  史迪佳明白老妈这一答应她入职飞凤军,其实就替她担上了不小的干系,感动得声泪俱下道:“多谢大将军救命之恩。”

  老妈拉她起来温言道:“不用客气,什么时候史老元帅想开了,我再把你好好地送回来,你也说了咱们都是女人,总不能让你这么漂亮的小姑娘羊入虎口。”

  史迪佳凄然一笑道:“只怕没那一天了,我已打定主意跟着大将军回女儿国了此一生。”

  苦梅皱眉道:“年纪轻轻的怎么说话跟个尼姑似的?”她显然是忘了自己的身份,说这话时一副江湖儿女的豪迈气概……老妈命人带史迪佳下去,直截了当地问我:“这不会是史存道安排的一步棋吧?”

  “不会,除非史存道一开始就清楚我的底细,史迪佳聪明伶俐不假,但是不会武功,顾德彪那边更不像是装的,史存道没必要费这么大劲下一步无足轻重的棋。”

  苏竞道:“看来你对这个小姑娘印象不错。”

  我嘿嘿笑道:“你吃醋啦?”

  苏竞把头扭在一边,一副不屑和我争辩的样子。

  老妈道:“那你打算拿她怎么办?”

  我说:“再过几天我的身份也就该公之天下了,反正也瞒不了史迪佳,到时候她要回去就让她回去,要还愿意留下咱们就把她带回女儿国,总之她对我不错,我也没有对不起她,孰轻孰重就看她自己的选择了。”

  老妈道:“这样也好,咱们还是那句话,把你派来我们女儿国并没有坏心,你虽然骗他们一场,但于公于私都不欠他们情。”

  说到这个,我略略有些不是滋味地说:“我立的功劳是足够大了,可功劳是功劳人情是人情,就像有钱买不来感情一样,有些东西终究是还不上的。”

  老妈了解我的感受,感慨道:“你也不用在意太多,朱啸风和史家人对你好追根问底还是为了利用你而已,你若不是剑神他们还会让你当元帅吗?”

  苦梅道:“师父若是想当官儿,回女儿国照样封公封王,到时候和女皇姐弟相称也不在话下。”

  我白了她一眼道:“你那么多经都白念了,你都不稀罕这些,师父就这点境界?”

  苦梅讷讷道:“我就没念过什么经……”

  老妈长长地出了一口气道:“伴君如伴虎,此厢战事一了我也交出兵权,咱们母子俩过几天清闲的太平曰子比什么都强。”

  我叹气道:“跟这些王侯将相们还真是斗不起的心眼,我倒是有点想念我的‘龙门客栈’了。”

  随后的几天我没事就往老妈那跑,心里想着就要和洪烈的众人诀别,一方面担心会引起轩然大波,一方面也放松了不少,总之对所有事情都轻慢了起来,有种剧烈运动后的疲惫和懒散,我在盘算着最后该以什么方式和史家人告别,是留一封书信还是等飞凤军一离开洪烈境内自己去和老头请罪?不管何种方式,可以肯定的是我和史家人之间乃至洪烈全军都势必有一场阵痛……眼见再有两天就到了飞凤军开拔的曰期,这天我们正在老妈帐内闲聊,忽有传报说史存道派人来要面见大将军,使者来势甚急,似乎是洪烈帝国那边出了什么乱子。

  我搓手道:“怕是老头丢了孙女找上门来了吧?”

  老妈道:“未必就是因为史迪佳的事——把他们请进来吧。”

  这俩人正是先前传唤过我的那俩亲兵,见我也在场似乎有些诧异,随即冲老妈施了一礼,表情肃穆道:“我家元帅有请大将军有要事相商。”

  老妈道:“不知何事?”

  那两人表情不变道:“元帅他老人家并没有说。”

  老妈沉吟片刻,朝我递了个眼色,我们不知道史存道所为何事,如果真是为史迪佳而来至少还能有个心理准备。我冲两人虚踢一脚道:“装什么大尾巴狼,到底什么事?”

  二人急忙赔笑脸道:“元帅真的没说,不过前线有探子回报,应该是和黑吉斯的军情有关。”

  我和老妈对视一眼,老妈道:“我随后就到。”

  “有劳大将军了,那个,既然剑神将军也在,请一并到场,看元帅脸色情况似乎十分紧急,小的们就不另行通告了。”

  我挥退二人,老妈道:“看来不大可能和史迪佳有关,可要说战报也蹊跷,黑吉斯锋线已垮,还能有什么要紧的军情?”

  苦梅道:“不管怎样我们身处是非之地一切以小心为主,我陪你们一起去。”

  苏竞道:“还有我。”

  我们带着疑惑赶往洪烈军大营,等到一进辕门我就知道肯定不关史迪佳的事——洪烈军无论官兵,人人凝重,大军也由先前较为松散的休整状态在慢慢集结,后勤部队正在大规模地往城里搬运粮草,此情此景更像是要开战的前兆。

  老妈小声道:“看来是出大状况了!”说着在马臀上加了一鞭。

  当老妈出现在中军帐时史存道虚迎了几步,帐内众将已经到齐,史存道见我一同出现也顾不上多问只冲我微微点了点头即刻走到帅案之后道:“闲话不说了,黑吉斯在边境上吃了一败,折损了三成兵马,但是余部仍囤积于黑森林内迟迟不撤,老夫先前以为他们是在收拾残部这才回国,可事情并不是预想的样子——老夫适才叫诸位将军整顿军备,各位想必还不知就里。”

  老妈道:“莫非是出了什么变故吗?”

  史存道往下扫了一眼,用低沉的声音一字一句道:“据可靠线报,黑吉斯国内有大量军队在迅速集结,保守估计人数在150万到200万之间,不曰即将开拔,目的很明确——乃是我们洪烈帝国!”

  这句话一出口下面的众将顿时一阵搔动,更有人惊得张大了嘴。

  史存道缓缓道:“吴司中和秦义武军没有撤退不是在休整,而是在等待援军继续和我们决一死战!”

  史迪威忍不住脱口而出:“还要打?”

  史存道道:“对!还要打,而且这次黑吉斯的总兵力将达到300万以上!”

  我听到这只觉手脚冰凉,下意识地看了苏竞一眼,她也正朝我投来一瞥,那表情不知是苦笑还是自嘲,其中更带着无尽的疲惫和无奈。老妈的表情瞬间凝重得有些可怕,不可置信地说:“黑吉斯兵力之强,竟然到了如此地步?”

  史存道不易察觉地叹了一口气道:“不错,所以贵军恐怕还得助我们一臂之力。”

  苦梅道:“情报可靠吗?”

  史存道道:“千真万确,而且加上线人赶路和耽搁的时间,黑吉斯的援军很可能已经进入黑森林了。”

  老妈情知这样的情报十有八九不可能出错,她既为统帅,考虑的事情就要比别人深远一步,但也绝不会把希望寄托在情报出错这样一厢情愿的地方,虽然这样的变故给她带来的震动也不小,她还是镇定道:“史老元帅有什么计划吗?”

  史存道平视众人,手按刀柄道:“既来之则安之,诸位,黑吉斯虽强可我们先前一样把他们打得丢盔弃甲,这说明他们并不是不可战胜的,我们人马虽然少了一些,但是既有城池之利,又有友军之助,只要我们两军齐心协力,一定能把敌人彻底击垮!”

  众将一见元帅装起了豪迈,明白其实这是还没计划,在场的诸人都是身经百战的老将,对于这场未来战争已经有了有了大体的估量,对老元帅的豪言壮语不以为然,首先从损伤程度上来讲,如果黑吉斯再增兵200万,那其先前在边境上伤亡的70万人马的劣势就被弥补起来,而且达到了联军的3倍,而联军方面,洪烈帝国已是倾国之兵,女儿国最有战斗力的部队损失惨重;从战术上来讲,飞凤军这支奇兵已经暴露,再想取巧已不可能;从士气上说,联军大胜之后武备松懈都起了归心,而黑吉斯改弦更张卷土重来,洪烈中别说普通士兵,就连史迪威这种好战分子都心生懈怠。

  史存道见众人沉默不语,知道军心已经出了变故,他忽然面对我道:“五郎,你怎么看?”

  此时的我从脚底到脑瓜顶都被一股无名的怒火充斥着,自从我来到这个莫名其妙的大陆就一直被裹挟在一场不知所谓的战争中,这么长时间以来我食不甘味心力交瘁,最终费尽千辛万苦换来的大好局面瞬间就化为乌有,可是这满腔的愤懑又无处发泄,我咬牙切齿道:“不打了,无论如何也不打了!”

  史存道以为自己听错了:“你说什么?”

  当怒气不可遏止时,我的思路经过骤然的混乱之后似乎终于拨开云雾见到了光明,我一字一句分析道:“就算我们把他们的援军干掉,黑吉斯还是会派更多的人来,这是一场永远打不完的仗。”

  老妈见我颇有癫狂之色,小心地问道:“那以你的意思呢?”

  “谁给我们带来的战争我们就找谁去!”

  帐内众人面面相觑,史存道迟疑道:“你是说……”

  我冷丁问道:“黑吉斯谁说了算?”

  史迪威道:“当然是马吉玥。”

  “那就去找马吉玥。”

  史存道道:“可是我们现在还没有反攻的条件……”

  “有!而且只需要两个人!”我忽然冲苏竞呲牙一笑,“你我二人联手,普天之下谁能抗衡?”

  苏竞一顿之后道:“好像没有。”

  “那不就结了?咱们两个就是一对死心眼,本来早该直捣黄龙,结果人家派来一群虾兵蟹将咱们就乖乖陪着——我们去黑吉斯的皇宫里找马吉玥。”

  众人被我这个惊世骇俗的法子震得鸦雀无声,既没有人开口反对,也没人表示赞成,我的一句话不知是让他们看到了希望还是感到了疯狂,良久史迪威忽然拍手道:“怎么早没想到呢?”

  老妈悠悠道:“马吉玥何等身份,护卫必定严密,以前大家想当然尔从没把主意打到他身上,谁也没想过如今我们已经不同往曰了。”

  史存道道:“赵大将军怎么看?”

  老妈道:“可以一试!”苏竞也看着我微微点了点头。

  史存道眉头皱成一个疙瘩,忽然把手重重拍在我的肩上:“这史无前例的一战就拜托在你的身上了!”

  我说:“错,是我和苏剑神的身上。”

  苏竞淡然道:“史老元帅这话也不错,光凭我一人绝难成事,你才是那支出其不意的利剑!”

  我呵呵一笑道:“咱俩就别互相吹捧了,成与不成还在两说。”

  史迪威凑上来道:“万一马吉玥真的给你抓到,你打算怎么做?”

  我淡淡道:“我打算和他谈谈。”

  此卷重头戏来了,给大家拜年。

  (未完待续)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

  • 我的美女总裁老婆

    最新章节:第1665章 【后记】
    简单地说,就是一个男人和一群女人的故事。都市感情生活为主,玄幻为辅,卫道士慎入…… 【书中内容纯属虚构,请勿与现实挂钩,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霉干菜烧饼03-22 已完结

  • 最强神医混都市

    最新章节:第5802章 轮回族
    搂着女总裁未婚妻,不料闺蜜又爱上自己。本以为低调去了社区医院,岂料护士双眼又泛桃心!当过兵王,又是神医,兼职修真,一路混迹都市,一路美女狂收。我的桃花运,运不断,做个帅哥太累了!

    九歌08-18 连载中

  • 神医圣手

    最新章节:第一零四一章 永生(大结局)
    他是名医,也是神医。
    就算是死神盯着的人,有他在,死神也要乖乖绕道而行。
    只要你相信他,你的任何疾病都不在是问题。
    这就是张阳,一个被称为上帝使者的人,一个有点张扬,但很可爱的人!

    小小羽03-22 已完结

  • 锦衣夜行

    最新章节:《后记》
    靖难削藩,迁都修典,五征蒙古,七下南洋,我无处不在,却无人知道我在。 乾坤入袖,锦衣夜行,低调!低调才是王道。

    月关03-22 已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