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 出城

   郭定远道:“信我们自然是信得过你的,我等也相信女儿国还不至去勾结黑吉斯,只是这事以后追究起来,背负在我们头上的罪名我们可承受不起,这事往小了说是欺上瞒下,往大了说那就是兵变!是要灭族的!”

  我这才霍然开朗,郭定远无意中终于把实话说出来了——他们倒不是一味地想和我作对,也不是真担心女儿国那边出什么问题,而是担心自己背了黑锅。一找到这个症结所在,我顿时又有了底气:“事先我不是和众位就说过了吗?一切后果由我承担。”

  郭定远仍旧是摇头道:“我也说过了,这个后果小史将军你担不起!”

  我不动声色道:“我怎么就担不起了?”

  郭定远道:“小史将军入伍不久,犯下什么过错情有可原,元帅他老人家也绝不会真认为凭你一句话就能调动左路军15万人马出城,他必定会以为是我们这群老家伙在趁机兴风作浪,到时候倒霉的是谁还不是一目了然?”

  我一拍桌子道:“郭将军,你这么说也把我史迪载瞧得忒小了吧?”

  郭定远一愣,没料到我竟会突然爆发,迟疑道:“我是说……”

  我摆手道:“你的意思我明白,你是说我一个小孩子惹了祸,事后只会往大人身后一躲了之是吗?”

  “这……”

  我冷丁道:“我和史老元帅是什么关系?”

  郭定远道:“全军人尽皆知,这还用说吗?”

  “好,那么我问你,史老元帅他是不是一个只会偏袒自己子弟的老糊涂?”

  郭定远讷讷道:“……当然不是。”

  我心说你当然不敢说是,而且事实上史存道也确实做到了秉公执法公正无私——当然,就算藏私也绝不会让外人看出来,眼见对方终于陷入了被动,我趁胜追击道:“那你刚才那些话是什么意思?我爷爷竟会为了孙子把屎盆子都扣在众位头上吗?”

  “这……我可没这么说。”

  我语气缓和下来道:“在座的各位年纪最小的都是我的兄长,大多是我的前辈,有的甚至我叫声爷爷也不为过,你们平时对我爱护有加我是知道的,但是你们不服我也是事实。”

  “这……”郭定远刚想说话我制止了他道:“郭将军不必掩饰,你们不服我是应该的,23岁的左前将军说出去只能是笑柄,问题是这不是我想当的呀,更不是仗着我爷爷,其中怎么回事大家心里都清楚。”

  郭定远尴尬道:“小史将军这么说就太让我等汗颜了。”

  我接着说:“我迫不得已当上了这个左前将军,碰巧又和女儿国有点渊源,想为我们洪烈帝国出点力,这有错吗?”

  郭定远一听我这话又转回来了,委婉道:“非是我等不相信小史将军的能力,剑神之威在军中有目共睹,只是这擅自用兵的事我们实在是做不了主。”

  我不耐烦道:“说了归齐你们还是怕担责任呗,既然你知道我爷爷的为人,你还担心什么呢?我把话说在这,事后他要找各位麻烦,我一定以死保全大家。”

  郭定远道:“这个……我给小史将军提个醒,如果老元帅真要翻脸无情,你或许真有姓命之忧……”

  我嘿嘿一笑道:“郭将军以为我爷爷真舍得杀我?”

  “呃……”郭定远大概只是想吓唬我一下,没想到我抢先把话挑明了,我板起脸道:“就算我爷爷真要杀我,皇上也得答应才行,说句厚脸皮的话,咱们洪烈军现在还不能没有我吧?”

  “呃呃……”郭定远完全被我HOLD住了,可能是我太不按常理出牌,先是晓之以理动之以情,再是迫之以威,现在干脆肆无忌惮起来,谁都明白,史存道肯定不敢杀我,别说我是他孙子,就算我是一个毫不相干的人也不行,但是众将没料到我竟倚小卖小,把自己摆在了奇货可居的位置,这脸皮但凡没有信州的城墙那么厚,绝对做不出这种事来。话已经说到这份上,我索姓更加露骨道:“我爷爷已经80岁了,难免有时候犯老糊涂,各位都是将军,肯定知道有句话叫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我就是要替他抓住这个机会,首先你们不用怕背黑锅,这口锅我自觉还是背得动的,其次各位也不用怕因为这事影响了前程,再过三五年这元帅的位子谁来坐各位难道还不明白?到时候我一定不会忘了大家的好处。”

  “咳咳……”有几个将军顿时咳嗽起来,这老胳膊老腿的看来是架不住这么生猛的话。

  我一时兴起,使劲拍了拍手道:“怎么样各位,干不干?”

  众人都瞅着郭定远,郭定远失神片刻,继而道:“既然小史将军心意已决,那……”说到这他忽然顿住了,所有人都在等着他下面的话,因为后半句有可能是同意,也有可能是急转直下,跟着我胡闹,风险是极大的,而回报则很渺茫,毕竟现在三军元帅还是史存道,再过三年五载我也未必就能顺利接过元帅的位子,这对于众将其实是一场赌博。

  郭定远终于一跺脚道:“那就干!无非是领着兵出城绕一遭而已!”

  我大喜过望,拍腿道:“多谢郭将军成全,这事完了我就辞去左前将军的职务,让郭将军名正言顺地高升一步。”

  郭定远严肃道:“我这么做可不是为了加官晋爵。”

  我忙道:“那是那是。”心说呸,你明明就是!

  郭定远这一被拿下,其他将军纷纷表示愿意出兵,我清清嗓子道:“飞凤军凌晨发起突击,具体什么时间能和我们汇合还不知道,那我们就在5更天在城下集合怎么样?”

  众将一起躬身道:“谨遵号令。”

  等他们各自去准备,我一屁股坐到了椅子里,只觉口干舌燥,张世磊在一边擦着冷汗道:“少爷,你这回可真是玩大了。”

  “大吗?我怎么觉得才刚开始啊?”

  张世磊战战兢兢道:“少爷你到底想干什么呀?”

  我拍拍他肩膀道:“男人照顾女人是天经地义的事儿,少爷我不忍心让一群姑娘在外面厮杀自己却坐在家里看戏。”

  张世磊点点头道:“说得也是,可是这事让元帅知道以后真的后果难料啊,要不这样,我现在快马赶奔信州请示元帅,万一他同意了咱们不就有借口了吗?”

  “来不及了,从这到信州再返回,就算马不停蹄回来也明天下午了。”

  张世磊道:“我知道,这不就是给你和元帅都找个台阶下嘛,事后也好有个说法。”

  我叹气道:“一不做二不休,现在哪还顾得上整这些虚头巴脑的。”

  张世磊凑到我跟前道:“少爷,你为什么这么帮女儿国?”

  我随口道:“我看上她们的那个苏竞了呗。”

  “这……不是真的吧?”张世磊嗔目结舌。

  “废话,逗你玩呢,我眯一会,四更天叫我。”

  ……四更天刚过一会,我已经顶着夜风站在了城墙下,整个抚州城静悄悄的,丝毫不见有大军行动的迹象,张世磊喃喃自语道:“他们不会不来吧?”

  “他们敢!”我嘴上这么说,其实心里也没底,只能袖着手傻鸟一样干等,又过了大约半个小时,我正有点沉不住气的时候忽见城中方向有点点火光亮起,等稍微离近了看确定是火把,一支不少于万人的队伍缓缓朝这边进发,一员大将骑在马上走在队伍的最前面,他远远看见了我急忙快马奔来,抱拳道:“回左前将军,末将郭定远率本部报到!”

  我心里顿时踏实不少,道了声辛苦,让他和部下暂且在一边休息,我最怕的就是他摆我一道,想不到他竟然能最先来,过不多时各路人马纷纷报到,抚州城下汇集成了一片兵海。我知道我的行动第一步总算成功了,将军们最终在这场博弈中把筹码押到了我这一边,不过显然这其中还是有投机的成分——他们明白这么做其实并不会真正得罪史存道,但不这么做一定会得罪我,这群老狐狸们的算盘打得精得很!

  五更将至时分,左路军15万人马全部到齐。这时已经是初冬季节,黑压压的战士们静默地站在城脚下,呵出来的热气云蒸霞蔚,郭定远等一干将军也都垂手站在城下,静等我下一步的指示。

  我站在高处,眼望对面十里以外的黑吉斯大营,心里又开始担心:如果老妈不来怎么办?有句话叫万事俱备只欠东风,而我现在就是东风,只要老妈那一动,我这股风马上就可以刮过去,但一有意外我这股风再大也吹不起来了。

  就在东方刚刚露出鱼肚白的时候,张世磊忽然道:“快看,黑吉斯的西南方向出乱子了!”我定睛一眼,果然,就算天光昏暗的情形下仍能看到黑吉斯军中风尘大动,全军人马在不断向西南方增援。我猛然转回身道:“各位将军,时候已到!”

  郭定远道:“末将等这就整军出城!”

  我一摆手道:“慢着,我有话要各位带给全军的将士。”

  “请左前将军示下。”

  我定了定神道:“我只有一句话——你们就跟将士们说,外面有一群漂亮女兵正在等着和他们汇合,我们去把她们回来!”

  (未完待续)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

  • 我的美女总裁老婆

    最新章节:第1665章 【后记】
    简单地说,就是一个男人和一群女人的故事。都市感情生活为主,玄幻为辅,卫道士慎入…… 【书中内容纯属虚构,请勿与现实挂钩,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霉干菜烧饼03-22 已完结

  • 最强神医混都市

    最新章节:第5802章 轮回族
    搂着女总裁未婚妻,不料闺蜜又爱上自己。本以为低调去了社区医院,岂料护士双眼又泛桃心!当过兵王,又是神医,兼职修真,一路混迹都市,一路美女狂收。我的桃花运,运不断,做个帅哥太累了!

    九歌08-18 连载中

  • 神医圣手

    最新章节:第一零四一章 永生(大结局)
    他是名医,也是神医。
    就算是死神盯着的人,有他在,死神也要乖乖绕道而行。
    只要你相信他,你的任何疾病都不在是问题。
    这就是张阳,一个被称为上帝使者的人,一个有点张扬,但很可爱的人!

    小小羽03-22 已完结

  • 锦衣夜行

    最新章节:《后记》
    靖难削藩,迁都修典,五征蒙古,七下南洋,我无处不在,却无人知道我在。 乾坤入袖,锦衣夜行,低调!低调才是王道。

    月关03-22 已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