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百般刁难

   这句话我可是有感而发,要不是为了女人我压根就不会出现在这里。都说男人征服女人征服男人,当然,发明这句话的肯定是一个奇丑无比整天YY的女人,漂亮女人是没工夫去琢磨这么有哲理的话的,而苏竞是那种能征服世界的女人,而且她还漂亮,每想到此我就觉得我栽在她手里一点也不亏,自洪烈一别后我们已经将近一个月没见过面了,此刻我脑海里都是那位身姿高挑、容颜俏丽的女剑神——我还真有点想她了。

  那士兵见我亟不可待的样子,满脸期待道:“剑神将军,你要是和那个苏竞碰上的话,一定会和她比武的吧,到时候你千万要叫上小的。”

  我诧异道:“为什么?”

  “剑神百年难得一见,更何况是两个剑神一起出世,你们二位要是比武,小的自然也想开开眼界,以后跟人吹牛,光凭这一件就够一辈子的了。”

  我失笑道:“人家是和咱们结盟来的,我和她比的什么武?”

  那士兵撇嘴道:“文无第一武无第二,您就不想知道当今天下谁才是真正的第一?”

  我一笑道:“不想,男人和女人打架,输了固然没法混了,赢了更丢人!”

  那士兵也笑道:“这倒也是,不过听说女儿国是以女人为尊的,那……那她会不会也这么想?”

  ……调令里也提到了普奇雄,看来史存道这次是要召开一个全军的高层会议来商讨这件事情,所以我们决定即刻动身,没想到临出发前我被两个小尾巴给纠缠住了——史迪佳和绿萼一听苏竞的名字,非要跟着我去看看。史迪佳扭着肩膀撒娇道:“五哥你就让我跟你去吧,我就想看看剑神长什么样。”

  我双手一摊:“剑神你不是天天见吗?”

  史迪佳急忙补充道:“女剑神可就只有苏竞一个。”

  绿萼也道:“是呀,听说这个苏竞刚20出头,才比我大几岁,我也很好奇呢。”

  我心说你倒是不是怕挨揍——这苏竞她已然是见过好几次了……于是我们带了十几个随从马上动身,一路上我沉默不语,普奇雄凑到我跟前,做出一副善解人意的样子道:“怎么,要见这个苏竞了心里有点不自在?”

  “我有什么不自在的?”

  普奇雄微微一笑道:“可以理解嘛,没你之前这个小苏竞是大陆上唯一的剑神,要说她名头是比你大些,不过假以时曰你肯定是会盖过她的。”

  我嗤笑一声道:“我可没那么小心眼。”

  其实我心里一直在琢磨另外一些事情:这苏竞一来我该用什么样的态度接待她?我和她之间的关系自不用说,可是别人眼里我们还是第一次会面,洪烈帝国和女儿国不是敌人,可也绝不是朋友,我身为洪烈帝国的剑神,是该表现出虚怀若谷大人有大量的姿态和她接触呢还是一副斤斤计较尖嘴猴腮的模样更能让洪烈帝国的人感觉到长脸呢?

  经过半天的跋涉我们终于到达了信州城,从南门入城之后就有军方的人领着我们赶奔李戬的刺史府,到了目的地以后又有人来安排我们休息洗漱,最后史存道才叫人接我们去他的中军帐会面。我把史迪佳和绿萼安顿在房间,跟普奇雄一起来到中军帐。

  此刻中军的一些将领都已到齐,史存道在上而坐,我一进来就东张西望,结果并没有发现苏竞。

  史存道大概是明白我的心思,笑道:“我已叫人把苏竞安排在馆驿休息,她不在此间。”

  我哦了一声和普奇雄一起落座,问道:“爷爷已经见过她了?”

  史存道道:“还没有,她只递上来一封书信,说是代表女儿国来,要与我们洪烈结盟一起对付黑吉斯,此事事关重大,你们左路军人到齐了,我想再等等右路军和先锋营方面的人,然后一起会会这个丫头。”

  说话间有人传报,说右路军右将军史动和抚远将军史驰在帐外求见,座中有一个人不安分地扭了扭身子——李戬一听说自己的女婿来了有点坐不住了,史存道看了他一眼,面无表情道:“李刺史,你就代替老夫去迎迎两位将军吧。”

  李戬一听二话不说噌的一下钻出了大帐,片刻就听外面热闹起来,“见过岳父大人”和“见过外祖父。”的寒暄不断,李戬终于见到了两个外孙,老怀大慰,不住地问东问西,帐内一干将军们表情严肃,帐外却俨然开成了认亲大会。过了一会史存道这才咳嗽了一声,帐外顿时寂然,接着史驰和史动跟着李戬步入大帐,身后是史家小一辈兄弟,本来这个级别的将领会议他们是没资格参加的,但是洪烈军中自然也不会有不识相的来指摘这个问题。

  一但入帐那就得按军衔高低来排座和称呼,李戬反而退到了最后几排,史驰和史动贴着帅案站到了普奇雄和我的对面,史存道扫了一眼史动吊在胸前的胳膊,眼皮微微抖了抖,面寒似水道:“史动,你的右路军首战不利,你身为统帅该当何罪?”

  史动急忙出列单膝跪倒道:“末将带兵无方,愿受军法处置。”但随后把当天的情况详细说了一遍,他这么做倒不是为了解脱罪责,军中自有军中的法则,他把失败的原因当众分析出来,别人再遇上秦义武的时候就会小心,而且他的成败也关系到史存道的面子,如果说他的失败真的是因为统兵无方那只能说明史存道任人唯亲,把前因后果说清楚,史存道不至于太难看。

  史存道听完之后没什么表示,但是众将已经明白,史动这一败只能说倒霉,被1000名剑士以上高手盯上,在空旷带遇上的又是秦义武的骑兵军团,在座里不管谁遇上也要头疼。

  史存道想了片刻,言简意赅道:“无论如何你首战兵败,动摇军心,现本帅要对你降级延用,你有意见吗?”

  史动神色黯然道:“属下不敢。”

  史存道挥挥手:“站在一边去吧。”

  这个处罚说重不重,说轻也不轻,降级沿用顾名思义就是品阶降下来了不过暂时留在原来的位子上,史动把持右军多年,名头品阶对他并不重要,只要军权还在手里那就丝毫不受影响,不过史存道也不是一味地纵容儿子,降级就是一个严重的警告,如果史动在下面的战斗中不能戴罪立功,以史存道的脾气绝对是敢把史动的右将军一撸到底的。

  史存道清清嗓子道:“列位将军,今天召集大家主要有一件大事要和你们商量,你们大概在得到军令的同时就听说了,女儿国派了一个特使来与我们商讨结盟的事情,现在此人就在帐外等候,然而黑吉斯此次大举侵伐我国,好像并没有往女儿国发兵,在这个节骨眼上他们反而主动来和我们结盟,老夫深感迷惑,想请诸位一起参详参详:这女儿国葫芦里到底卖得什么药?”

  普奇雄皱着眉道:“莫不是他们想趁着我们洪烈战事紧张,名为结盟实则是想趁人之危,就算结盟是真,至少也要来个狮子大开口,不知要开出什么过分的条件来。”

  在座的人其实心里普遍都在这么想,于是一起点头。

  我心里起急,忍不住道:“这些都是猜测,我们为什么不先把女儿国的特使找来,看看她怎么说?”

  史存道帐下威远将军丁展道:“元帅,末将记得就此时我们也不止讨论过一次,此前皇上和大帅的意思似乎是不主张与女儿国结盟。”

  史存道问:“那你的意思呢?”

  丁展道:“黑吉斯重兵犯我,想必不久之后就要对十八国和女儿国有所行动,我若和女儿国结盟,届时他们就会用盟约来要求我们出兵相助,到那时我们若出兵,本[***]力空虚,不出兵又落了违约的口实,盟约一但达成,将士们就背上了一个重负,所以以我之见不如索姓把那特使打发回去完事。”

  我一听这个腔调就来了气,老妈也分析过,以前几次和洪烈结盟不成也都是因为这个论调在其朝中作怪,洪烈帝国确实是除黑吉斯之外大陆上当之无愧的第二军事强国,所以他处处趾高气扬,觉得凡是主动来与之结交的都抱着这种占便宜的心理,就像一个老财主生怕穷邻居连累了自己。

  我淡淡插口道:“丁将军,你别忘了黑吉斯现在还没往女儿国发一兵一卒,况且咱们洪烈今非昔比,多一个盟友也没什么不好吧?”

  丁展不以为然地撇撇嘴,显然对于我这个外行不屑一顾。

  史存道奇怪地看了我一眼道:“这么说五郎你是支持我们和女儿国结盟的了?”

  我怕过早地显露出本意引人怀疑,只得模棱两可道:“我是说我们何不先见见女儿国的特使,人家还什么也没说咱们就把人拒之千里不太好吧?”

  史存道道:“这也没错,不管成与不成,女儿国特使咱们还是应该见一下。”说着他冲众将眨眨眼睛道,“就算不想结盟,众位难道不想看看这个苏竞长什么样?”

  众人见大元帅都这么说,都笑了起来,纷纷道:“元帅说得是。”

  史存道调整了一下表情大声道:“有请女儿国特使。”

  我凑在帅案前小声道:“爷爷,咱们是不是派个人去迎接一下?”

  史存道摇头道:“既是对方有求于我,咱们不必太客气了,叫她以为咱们求之不得要地要和他们结盟。”

  我暗暗叹了口气,这次结盟八字还没一撇阻力就已经这么大了,能不能成功还真是一个天大的未知数。

  史存道将领传下,有人便带着苏竞从帐外走入。

  苏竞之名,自她成为剑神那天起就盛传在两个大陆上,这个年轻女剑神的天赋和才华就像一座高不可攀的凌傲雪山,一直是世人仰慕的对象,也一直刺激着那些自命不凡的高手们,他们中最具才名的年轻人,最远大的目标也许是20岁突破剑师,也许妄想在60岁前晋升剑圣,苏竞的诞生使他们明白,无论自己多么的惊才绝艳再也没有可能冠绝天下,成为一个时代甚至是百世之后仍然盛行的传说。

  大帐之内的将军们对苏竞这个名字早已是耳熟能详,他们也都是习武之人,对于这个传说中的他国女剑神,天下恐怕没人比他们的情绪更复杂:羡慕的、嫉妒的、不忿的、敌意的,但是不管什么情绪,此刻他们无一例外地都把目光死死盯住门口,随即落到了来人身上……苏竞依旧是一袭白布裙,迎着众人的目光淡然而入,神色既不特别骄傲也不谦卑,更没有把在场的人都视若无物,她从容地在众人脸上扫了两圈,款款来在帅案前十步的地方站住,微微躬身道:“女儿国苏竞,见过史元帅。”

  史存道不动声色道:“原来是苏剑神,真是幸会。”

  苏竞道:“史老元帅客气,老元帅40载纵横天下,晚辈才真正久仰。”她应付差事一样和史存道客套了一句,开门见山道,“晚辈这次来是代表女儿国和贵国结盟的,我国女皇陛下的亲笔信老元帅想必已经看过了?”

  史存道道:“看过了。”

  苏竞直筒筒道:“史元帅意下如何?”

  史存道轻捋胡须道:“信上只说你国有结盟之意,却未免笼统,至于结盟之后两国各自该承担什么义务、在何种情况下履行、履行时出兵多少、后勤补给该由哪方负担都语焉不详,贵国就这样与人结盟,恐怕失于草率了吧?”

  苏竞道:“关于这个问题我可以回答你:盟约一但达成,一国有难,盟国须当在确保本国安全的前提下,出倾国之力救护盟友,就这么简单。”

  史存道摇头道:“胡闹,胡闹,这岂不是一纸空文泛泛之谈,怎么做得数?你们的女皇帝又不是小孩子怎么会如此轻率,依老夫看还是把我刚才说的那些白纸黑字写清楚了咱们再谈。”

  苏竞道:“就算细则划分再清,事到临头如果有一方不遵守照样还是一纸空文,我们女皇陛下意出至诚,还请老元帅三思。”

  史存道依旧摇头道:“这个所谓的倾国之力太过模糊,还有,‘确保本国安全’这句话也说明不了什么问题,照这么说,万一你方有难需要我们出兵,我们或许留下50万兵马守城,但出于安全考虑,留下100万也是可以的,到时候你们嫌我没有着意相助,这又怎么办?”

  苏竞道:“天里昭然存心自知,如果真到了那一步,老元帅就算单枪匹马来援助我们,我们同样感激。”

  史存道呵呵一笑:“我洪烈帝国拥甲百万,大概是到不了那一天,黑吉斯是我们共同的敌人没错,但我们两国相距实在太远,彼此救护不便,只要贵国对敌时不心慈手软让黑吉斯有机会做大,结不结盟也没什么差别,我看此事就作罢了吧。”

  史存道这句话就已经有点损了,他的意思很明确:我们这边根本用不着什么盟友,你们那边则随时有可能掉链子,名为找盟友实则是找靠山,我们可不犯这个傻。

  苏竞良久无语,似乎是理屈词穷了,众将看着这个名满天下的女剑神吃了这一瘪,脸上都带出幸灾乐祸的表情来,我心里再急这会可不能当着外国特使说话,否则就跟真离暴露不远了……苏竞在原地站了一会,似乎决定要破釜沉舟了,她一字一句道:“我明白史元帅的心思,贵国自觉兵多将广,黑吉斯虽然一时势大,但假以时曰洪烈帝国必能反转战局,而我们女儿国迟早要靠仰贵国鼻息才能苟存,这只怕也是在座各位的想法吧?”

  史存道不言不语,竟来了一个默认。

  苏竞冷丁道:“可是各位还不知道吧,黑吉斯此次东征早已打好了主意:不拿下洪烈帝国绝不往女儿国发一兵一卒!”

  这句话顿时引起不小的轰动,史存道瞳孔收缩,冷笑道:“苏剑神又怎么知道黑吉斯的想法?”

  苏竞道:“我曾偷入黑吉斯大营,听澹台朗和部下商讨军情,这是我亲耳听到的。”

  丁展忍不住道:“这么说澹台朗给部下开会的时候你就在一边偷听?”

  苏竞蓦然转头道:“正是。”她环视着帐下众将道,“苏竞虽不才,不过各位不会认为我连这点本事也没有吧?”

  这话要是别人说出来,不被唾沫淹死都难,但是苏竞说得理所当然,众人与她眼光对视,竟然个个自惭形秽,全都慢慢低下了头。

  苏竞直视史存道道:“还有,史元帅担心我们不能彼此以诚相待,我可以告诉诸位,我女儿国赵芳华大将军已率20万飞凤军曰夜兼程赶来,此时距贵国抚州不过百里!”

  “什么?”这句话可掀起了轩然大波,众将纷纷窃窃私语,史存道警觉道:“你们意图何为?”

  苏竞道:“只要盟约一成,赵大将军即刻出兵,咱们里外合击,吴司中部必然溃退。”

  史存道不假思索道:“如果盟约不成呢?”

  苏竞道:“那20万飞凤军只好原路返回,那就可惜白白一番跋涉了。”

  史存道沉吟片刻,换了一种语调道:“贵国与我结盟,有什么条件吗?”

  苏竞道:“唯一的条件我刚才已经说过了。”

  “这……”史存道终于彻底迷惑了,他看着大帐里其他人,迟疑道:“列位将军还有什么要说的吗?”

  这些人比他还迷惑呢,要说苏竞从澹台朗那里探听到的消息他们半信半疑的话,20万飞凤军肯定做不了假,在座的人里没人不知道飞凤军对女儿国意味着什么,眼下正是洪烈军守城最关键也最捉襟见肘的时候,有了这20万飞凤军的相助,他们也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前段时间有点迷失,至于原因我可能会开单章说,也可能不说,不过眼下老花看来就要回来了,也许小说的质和量暂时还没完全回来,但是心回来了。嗯,有点酸,我承认关于心那句是句屁话,啥叫心回来了呀,这完全不是张小花的范儿,其实我想说的是——我的心从来就没离开过你们啊,亲。

  好吧,看来它一时半会回不来了……

  (未完待续)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

  • 我的美女总裁老婆

    最新章节:第1665章 【后记】
    简单地说,就是一个男人和一群女人的故事。都市感情生活为主,玄幻为辅,卫道士慎入…… 【书中内容纯属虚构,请勿与现实挂钩,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霉干菜烧饼03-22 已完结

  • 最强神医混都市

    最新章节:第5802章 轮回族
    搂着女总裁未婚妻,不料闺蜜又爱上自己。本以为低调去了社区医院,岂料护士双眼又泛桃心!当过兵王,又是神医,兼职修真,一路混迹都市,一路美女狂收。我的桃花运,运不断,做个帅哥太累了!

    九歌08-18 连载中

  • 神医圣手

    最新章节:第一零四一章 永生(大结局)
    他是名医,也是神医。
    就算是死神盯着的人,有他在,死神也要乖乖绕道而行。
    只要你相信他,你的任何疾病都不在是问题。
    这就是张阳,一个被称为上帝使者的人,一个有点张扬,但很可爱的人!

    小小羽03-22 已完结

  • 恶魔法则

    最新章节:第六百六十八章 【大结局——终章】
    一个一无是处的,被认为是废物和白痴家伙,把灵魂卖给了恶魔,能换取到什么?美色?力量?财富?权力?  颠覆这世界的所有规则吧,让我们遵寻着恶魔的轨迹……  “我知道,终有一天,这个世界将被我踩在脚下!!”  ——杜维

    跳舞03-22 已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