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孔明灯

   史迪扬道:“五弟一来就大出风头,适才我和二弟在山上与黑吉斯的人相遇,是五弟出手我们这才得以尽歼敌军。”

  “哦?”史驰颇有些意外地看着我,问史迪扬:“剑神光临军中,将士们知道了吗?”

  史迪扬微笑道:“恐怕现在已经传遍全军了。”

  史驰点点头,一把拍在我肩膀上:“我替你爷爷做个主,你就留在我的先锋营里,待大军一到,首战第一功就看你的了。”

  我只好说:“这样也好,反正我今天也回不去了。”刚才经过一阵飞行,我感觉我的剑气也消耗了不少,飞是肯定飞不了了。

  当下有人安排在军帐住下,史迪扬陪我进来聊了几句便要告辞,我忍不住问他道:“大哥,二哥为什么处处和我作对?我是不是以前哪对不住他了?”这一点确实让我费尽猜疑,如果说以前史迪威瞧不起史迪载是因为他的废柴的话,那么现在我已经是堂堂剑神,可他现在还是横眉冷对的,这就让我想不通了。

  史迪扬尴尬道:“这个嘛……你二哥是个急脾气,可能和你的温吞姓格有些不合,要说他这人心眼也不坏。”

  我郁闷道:“我温吞吗?”

  史迪扬笑道:“你这一说我才发现,五弟你和以前好像确实大不同了。”

  说到这我又怕露出破绽,只有打个岔把史迪扬送了出去。

  躺在行军床上,听着外面更鼓交换,士兵们来往传唤口令,我心里百感交集如在梦里,前不久我还在21世纪开着自己的小客栈,每天百无聊赖,如今却身处万军丛中,顿时有了一种荒谬感,我来联邦大陆已经一月有余,也不知道那个世界的老爹见我失踪有没有一点担心,我又想起老吴、金诚武和小倩他们,更不知道他们现在身在何地,过得怎么样。

  迷迷糊糊中我似睡非睡,这当口忽然被一阵号角惊醒,号角声三长两短,停了片刻,又即响起,帐外脚步纷杂,士兵们听到这号声全部自动起床集合,我揉着眼睛来到帐外,拉住一个奔跑的士兵问:“怎么了?”

  我没穿盔甲,那士兵也不认识我,语气匆忙道:“你是新来的么,号角三长两短,那是有敌袭!”

  我小吃了一惊,急忙跟着他跑,他见我既不拿武器,又不穿盔甲满处乱撞,崩溃道:“你是哪个营的新兵蛋子?”

  这时史迪扬在我帐篷门口大声道:“五弟,五弟你在哪?”

  我挥手道:“我在这!”

  史迪扬拨开人群来到我面前,急切道:“快随我来,敌军大举来袭!”他手下的亲兵让出一匹马给我,我骑上马就跟他走,刚才跟我说话那个士兵吓得一吐舌头:“原来是少将军。”他身边随即又人道:“史家的五少爷,那不就是剑神吗?”

  我随着史迪扬来到中军帐外,500亲兵人手一个火把把军帐外的空地照得亮如白昼,各营的偏将都尉都已经到齐,史驰一身戎装肃立马上,马前探子川流不息地上前汇报,史迪扬上前道:“父亲,敌势如何?”

  这时恰好有探马来报,说黑吉斯军在10里之外向此地缓缓进发,人数不明,但至少在5万以上。

  史迪扬奇道:“5万以上?难道他们想发起总攻?”

  史驰道:“我也纳闷,按说黑吉斯军处在低地仰攻不利,就算要攻,怎么也该等到后援集合优势兵力再说。”

  我问:“地势那么重要吗?”

  史迪扬道:“重要!平原之上大规模冲击,处在低地,除非兵力多出对方甚多,否则是兵家之大忌。”

  史驰一挥马鞭道:“随本将去前方探看。”

  史驰领着一帮将领飞马来到军阵前沿静静伫立,30万大军有条不紊地进行集合、列阵,阵脚两边分别是5000弓箭手,阵中是10万骑兵,其后是步兵压阵,我们此刻站在一片辽阔戈壁的高处,往下看去坡度虽然不大,但已经足够骑兵蓄力。

  我手搭凉棚往远处看着,随即也哑然失笑——此时正是半夜三更,手搭凉棚有个屁用,我们身后的火把几成燎天之势,火爆油星发出噼噼啪啪的响声,30万人的部队,造出的最大噪音不是人声也不是马声,而正是这火把燃烧的声音,我往队伍两边一看,火光一直延伸到视线的尽头,就像是一只巨大的火翼鸟正在展翅翱翔。

  探马来报讯的频率越来越高,黑吉斯军正在慢慢靠近,10里、8里、5里……随着距离越来越近,对方的行进速度却越来越慢了,当他们距离还有3里地时,探马久久不回,敌军竟似没了音讯。

  史迪威坐在马上焦躁不安道:“父亲,对方不会是疑兵之计吧,怎么事到临头反而越来越慢了?”

  史驰不悦道:“平时让你读的兵书都哪去了?迪扬,你告诉他这是为什。”

  史迪扬道:“大军突袭有两种,一种是出其不意地快速冲击,最讲究速度,还有一种是以优势兵力压制对手,为的是让对方知难而退撤出我们所想要的地域,我们两军相距既远,对方人数又多,说要偷袭,已经不大可能,陈志远知道我们早有准备,所以也就不求速度,大军冲锋在即,他要蓄养人力马力,一会才有精神厮杀。”

  史迪威脸一红道:“兵书上果然讲过,我倒忘了。”

  史驰道:“不是你忘了,兵书和实战本来就是两回事,兵书读的再多,第一次临上战场脑袋一热全都抛诸脑后,这也是人之常情,以后多见见世面,这里头还有你好学的。”说到后来,大概是怕史迪威生了自卑心理,着实温言宽慰了几句。他见我在马背上来回乱扭,呵斥道:“迪载,你也听着,以后你们都有用得到的地方。”

  我笑嘻嘻道:“我又不带兵打仗,我只负责当我的摆设。”我表面上嬉皮笑脸,其实心里已经开始起急,我来回乱扭不是没有原因的——经过白天一天的飞行,我发现此刻剑气竟迟迟不能聚集,但我可没敢跟任何人说,我再不懂打仗,知道很多人都指着我呢,一但把这个消息公之于众,相当于动摇军心,两军阵前,军心大于一切!

  这时探马又报,敌军已距此已不足两里,史驰挥手道:“全军准备!”他身后的传令官便策马奔驰,大声提醒士兵,弓箭手把箭囊取下立在脚边,调适弓弦。

  我使劲往下看着,见对面影影重重似乎有大片黑雾在涌动,同时感觉到地皮在微微颤动,那是大队人马在移动时产生的共振,虽然没有快马奔驰,但声势一样惊人。我越看越觉得哪里不对劲,不禁挠了挠头,那片黑影越靠越近,已有不少士兵的盔甲在月光的照映下发出闪光,从我这里看去,恰似如深夜看海,波光粼粼,人头如波浪般耸动,两里地,也就是一公里,在这平原之上已经相当于是面碰面了——我忽然就知道哪里不对劲了:我们这边灯笼火把照得亮如白昼,可是对面也是几万人在行动,居然没有点一盏灯,一根火把!如果说这是为了避免行踪那简直就是无稽之谈,阵前探马川流不息,我们在高地上已经严阵以待,陈志远也该知道他们的行迹早已经暴露得不能再暴露了,他再这样欲盖弥彰不觉可笑吗?

  我忍不住问史驰:“他们为什么不点灯?”

  史驰笑了一声道:“你才发现吗?”

  我摸着脑袋道:“我老早就觉得不对劲了。”

  史驰道:“你听没听说过黑吉斯的人喜欢黑暗?”

  我心里一动,想起我和苏竞第一次见面时她对我说的话来,黑吉斯人酷爱黑暗,他们当初把一颗什么珠子放在两个大陆之间最高的黑奥斯古纳山就是为了让这颗珠子遮住阳光,他们在黑暗的掩护下攻城略地占尽了便宜,剑神也就是我的前世就是为了这个才力劈黑奥斯古纳山,因此筋脉崩决而死。

  我讷讷道:“喜欢归喜欢,可是他们不点火把能看得清路吗?”

  史驰道:“多半他们是有暗里见物的能力,我还没听说过黑吉斯的人在晚上迷了路。”

  “这是什么道理?”

  史驰摇头道:“不得而知,大概是跟地理位置有关,又或许黑吉斯的人从小就服食什么药物之类。”

  我说:“那我们打起来岂不是很吃亏?”

  史驰道:“当初与黑吉斯交战,他们发起的进攻十有八九都在夜晚,好在我们积累了这么多年经验早有准备——”史驰大声道,“放灯!”他一声令下,就见不少士兵从行囊里拿出一架一架的竹篾子编织的奇怪物什来,随即用双手一撑,撑成一个圆筒状,然后再将锯短的蜡烛点燃放在筒底,那圆筒内部受热产生氢气,一个个缓缓升上半空,洪烈军中专有1000人负责这项事宜,不大工夫就在空中放了几千纸灯,就见方圆十几里内繁星点点,顿时光华遍地……我又是吃惊又是好笑,情不自禁道:“孔明灯?”

  孔明灯都搞出来了,这是我自己都没想到的……

  (未完待续)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

  • 我的美女总裁老婆

    最新章节:第1665章 【后记】
    简单地说,就是一个男人和一群女人的故事。都市感情生活为主,玄幻为辅,卫道士慎入…… 【书中内容纯属虚构,请勿与现实挂钩,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霉干菜烧饼03-22 已完结

  • 最强神医混都市

    最新章节:第5802章 轮回族
    搂着女总裁未婚妻,不料闺蜜又爱上自己。本以为低调去了社区医院,岂料护士双眼又泛桃心!当过兵王,又是神医,兼职修真,一路混迹都市,一路美女狂收。我的桃花运,运不断,做个帅哥太累了!

    九歌08-18 连载中

  • 神医圣手

    最新章节:第一零四一章 永生(大结局)
    他是名医,也是神医。
    就算是死神盯着的人,有他在,死神也要乖乖绕道而行。
    只要你相信他,你的任何疾病都不在是问题。
    这就是张阳,一个被称为上帝使者的人,一个有点张扬,但很可爱的人!

    小小羽03-22 已完结

  • 锦衣夜行

    最新章节:《后记》
    靖难削藩,迁都修典,五征蒙古,七下南洋,我无处不在,却无人知道我在。 乾坤入袖,锦衣夜行,低调!低调才是王道。

    月关03-22 已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