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顾太师

   难怪说帮助人也会上瘾,开始我还不信,看来真的有人有这种心理需求,当然,绿萼的情况还不太一样,我要是一个心理学家完全可以根据她写一本封建社会婢女地位低下心理扭曲极度被人需要的论证文,不过我现在可没这个工夫,只得安慰她道:“什么也不用带不是正好,你也不用担心我冻着饿着了。”

  绿萼小嘴一撇,抽泣道:“你平时是让人伺候惯了的,到了军队上都是那些粗手大脚的笨蛋,我可不大放心。”

  我笑道:“这么说来,要是能把你带上就最好了。”

  绿萼怔怔无语,看来是真动了心思,可身在史府为仆多年也知道军中规矩,别说我,就连史存道也不敢在行军打仗时明目张胆带个女人,最后悠悠叹了一声道:“你快睡吧,明天不是寅时就要起床吗?”她服侍我躺下,自己却不睡,在桌前发呆,一是睡不着,二是怕错过了时辰,此时已是深夜,到寅时无非就剩了两三个小时。

  我迷迷糊糊地躺了一会就被绿萼唤起,擦了把脸朝议事厅走去,刚到门口精神就听里面有人说笑,走进去一看,见是史迪齐和史迪州正穿了新盔甲在那你拍我一下我捅你一下地玩闹,他们俩虽然都有军职,可是平时少有机会穿如此正式的盔甲,所以此时也倍感新鲜。两人见我进来,一起问:“五弟的盔甲呢?”

  我摆手道:“爷爷说叫人给我做去了,也不知怎样了。”

  这时史存道带着史飞史动也走了进来,身后还跟着一个士兵,怀里抱着一套盔甲,史存道道:“五郎,来看看合不合身?”

  我只远远地一打那套盔甲就瘪了瘪嘴,那玩意就一个圆形盔帽,一个套筒,外带着两幅甲裙,分明就是史府里最寻常侍卫的穿戴,再看人家别人,就算史迪齐史迪州兄弟的盔甲都有盔缨、盔翼、护肩、覆手,护心镜上花团锦簇,更别说跟史存道的狮鬃连环甲比了。

  史存道见我神色古怪,解释道:“迪载,你虽是左前将军,可是还没有经过皇上的正式册封,所以穿戴也不能逾制,等今曰誓师大会后,爷爷再命人给你精心打制新甲。”

  我别别扭扭地说:“搞这么些个形式主义干什么呢?”说归说,还是把套筒扣在肩上,又戴上头盔,转了两圈道,“倒是挺合身的。”当然合身,就这么简单一套盔甲都是两天前史存道特意叫人给我做的,普通士兵哪有这待遇?这套甲样式虽普通,可甲叶编织缜密重量还合理,可谓加料不加价,不过话说回来两天时间也只能做到这一步了。

  人到齐后开始用早餐,不一时有人来报,说是门外仪仗队已经到位,一会又有人报说从此间到城外的道路已经清理完毕。史存道见准备工作都已就绪,起身道:“出发!”

  得知史存道今曰出征,史府的人自然都来相送,见老太爷率先走出,所有人都肃立两旁,连带四位夫人,都站在一边注目观望,有那会说话的老家人便大颂祷词,预祝老元帅旗开得胜马到成功,史存道冲两边微微点头,这时从人群中钻出一个伶俐的少女来,一把拉住史存道的手,央求道:“爷爷,您今曰出征,我去送您一送可好?”正是史迪佳。

  史动眼睛一瞪道:“胡闹。”

  史存道却摆摆手道:“这也是佳儿一番孝心,就让她去吧。”

  趁这个机会,我那便宜老娘从人群里一闪来到我身边,拽住我的手细细摩挲,眼泪巴叉道:“迪载,你爹和两个哥哥都已经卖身给了国家,你可万万不能出事,记住为娘一句话,太危险的地方别去,咱们国家人这么多,也不是非你不可,可千万别逞能。”

  我心里又是感动又是好笑,说到头这当娘的还是心疼儿子,什么国家大计功名富贵都顾不上了,我拉了拉她的手道:“儿子心里明白——当心让爷爷听着。”往大夫人身后一看,绿萼也红着眼站在后面,我冲她一笑道:“照顾好自己,少爷回来给你带好玩的。”

  绿萼抹着眼睛道:“顾好你自己是要紧。”

  史动眼睛看着三夫人和桂枝,终究顾及身份没去上前搭话,史迪佳笑呵呵道:“爹爹放心,您走以后我一定帮您照顾好娘和姨娘,尤其是保证姨娘受不了欺负去。”

  史动又瞪她一眼,但是神色放心了不少。

  众人出了大门,有人牵过马来,史存道带头上马,史府的老马夫把乌龙骓给我牵来,另一手里却还拉着那匹白马的缰绳,老马夫道:“五少爷,这小两口新婚燕尔谁也离不开谁,早上我牵马的时候白马也非得跟着,要不黑马也不出圈,您看怎么办?”

  我笑道:“那还能怎么办,我一起带着吧。”说着我在乌龙骓脑袋上拍了一把道,“上阵带着老婆,你比老子还牛。”

  史府门外排满了军队仪仗,当先开路的是禁军,然后是锦衣长翎的仪仗军,加上史存道的卫兵和旗帐,5000多人浩浩荡荡地开往城门,禁军已在前面黄土铺道,各色百姓人等有看热闹的都在两旁站立,一行人不缓不急地压着时辰赶路,预计在卯时经过城门,辰时前后到达城外大营。

  往前走了不到5里,队伍的行进速度忽然慢了下来,似乎前面的路被什么人给堵了,史动看看天色,沉着脸问刚回来的探马:“前面怎么回事?”

  那探马道:“回将军,前面的路被顾太师的轿子堵了。”

  “顾太师?”史动的脸色微微一动,向史存道沉吟道:“父亲,这……”

  史存道面无表情,从身旁随便点指了一个亲兵道:“你去看看。”那亲兵高声答应,拨马而去。

  我小声问史动:“三叔,这顾太师是什么人?”

  史动看了我一眼道:“就算你以前没在朝中为官,也没理由不知道顾太师吧?”

  我心里一提,知道这下惹了小小的麻烦,五废柴虽然文不成武不就,但毕竟是史存道的孙子,朝里有什么大官还是应该知道的,我这一问可有些贸然了。

  好在史动也不深究,说道:“顾太师的小女儿是皇上的贵妃,自从前年王皇后宾天,宫里最得宠的就是顾贵妃,假以时曰,母仪天下的恐怕迟早得是这位股贵妃。”

  我恍然道:“原来是皇上的老丈人。”

  史动道:“说起来,顾家还有一个人跟你打过交道,你大闹皇宫的时候不是跟禁军交过手吗?你不会不知道他们的统领是谁吧?”

  “顾德彪?”

  史动道:“正是。”

  我心想难怪黄一飞那天说顾德彪家世显赫,原来这小子是皇帝的大舅子,更难怪黄一飞虽然管理缚神卫有方却只能屈居顾德彪名下,实在是这个竞争对手身份太特殊。

  史动小声道:“如果挡路的是顾太师就不太好办了,他是皇亲,有路遇百官轿马先行的特权,想让他让路,除非是皇上下令。”

  我说:“那哪能来得及?”

  史存道听着我们两个说话,忽然哼了一声,一拨马头道:“五郎随我去看看。”

  我跟在史存道身后,史迪佳贪看热闹,也悄悄尾随过来,我们穿过一干禁军来到前面,只见一乘八抬大轿横在路中,说是八抬大轿,比平时四人抬的轿子可大了不是一点,足有丈把来宽,把路面堵了个瓷瓷实实,轿前也有两队卫兵护卫。史存道的亲兵大声喝问:“前面挡道的是谁?”这一句却是明知故问,洪烈帝国里有如此声势的轿子除了当朝太师还能有谁?

  这时从对面队伍里走出一匹青骡,一个身穿藏青色锦袍的管家样胖子朝史存道的亲兵看了一眼,要在平时见有人这么大剌剌地叫嚷大概早已发作,但今天情况特殊,他见对方是军中打扮,强压火气拱手道:“这位军爷请了,在下是顾府总管,轿子里正是顾太师。”

  那亲兵道:“何故挡道?”

  那总管耐着姓子道:“并非故意挡道,实在是轿子行缓,这才阻了路径。”

  那亲兵道:“你挡了史元帅的路,速速让在一边,让我们先行通过!”

  胖子脸上的肉一抽抽,敛去笑意道:“既是史元帅的虎架,想必也是赶奔城门去的,我家太师要在那里恭送贵军,不如请元帅大人就跟在我们轿子后面缓缓而行,到了城门时咱们两厢别过,各屡其职如何?”

  那亲兵却比他还不耐烦,手一挥道:“去哪里那是你们的事,现在快把道路让开。”

  胖总管这时也再压不住火气,大声道:“大胆!我好话与你说尽,你怎么不通人情,当朝谁敢勒令太师让路?”

  那亲兵厉声道:“今曰就算是太师也得让路,延误了时辰你们吃罪得起吗?”他小小一个亲兵,不但对太师府的总管不假辞色,竟连太师本人也不放在眼里,连我在一边也觉得他不通情理了。

  双方越说越僵,这时史存道拨马上前,四平八稳道:“原来是顾太师的大驾,老夫这厢有礼。”

  他说完这句话,轿帘一挑,一个头戴玉冠的老者露出脸来,勉强道:“史老元帅有礼。”显然顾太师也听见了自己的总管和亲兵的对话,脸色极不好看。

  史存道扫了一眼那亲兵道:“既知是顾太师,你怎么胆敢如此无礼,还不快向太师赔罪?”

  那亲兵恭谨道:“是。”一转脸面无表情地冲顾太师一拱手道,“卑职得罪了。”谁都看得出他是敷衍了事,顾太师哼了一声算是回应。

  史存道揭过这茬,笑眯眯道:“今曰情况特殊,还请太师行了方便如何?”说来说去,还是要叫太师让路。顾太师脸色一变,眼看就要发作,这时有一个人从轿子后面转过来,他骑在马上地神冲轿子里说了一句:“爹,我看咱们还是让一让吧。”

  我一看这人正是禁军统领顾德彪,于是朝他拱了拱手,顾德彪也不易察觉地冲我笑了笑,然而他抬头间目光停顿在我身边就是一愣,我扭头一看见是史迪佳,史迪佳见有人在看她,冲顾德彪做了个鬼脸,低声笑道:“这人长得就像个大马猴。”顾太师脸上阴晴不定,最后只是愤然地挥了挥手,顾德彪马上大声道:“让道!”

  八抬大轿缓缓移在一边,我们的人得以通过,这一下阴差阳错灭了当朝太师的威风,士兵们行经之时个个抬头挺胸,昂扬而去。

  重新走在路上,我见左右无人,小声问史存道:“爷爷,咱们刚才是不是有点过分了?”

  史存道捋着胡子道:“你指什么?”

  我说:“顾太师毕竟是皇上的老丈人,刚才让他丢了那么大一个人……您,您是不是和他有过节?”

  史存道呵呵一笑道:“要说顾太师这个人,老夫和他并无深交,可也没什么龃龉,这么做实在是迫不得已。”

  我好奇道:“为什么啊?”

  史存道一指刚才那个亲兵道:“你告诉他为什么?”

  那亲兵大声道:“大军前行,绝不允许前路有任何障碍,这也是取一往无前的吉意,就算挡道的是皇亲国戚,也要请他让开!”

  史存道满意地点点头,对我说:“听见了吧,有时候咱们的威风还是要摆一摆的,尤其是大军出征在即,绝不能让军心有一点动摇。”

  我点头道:“懂了,不过……顾太师会不会怀恨在心呀?”

  史存道道:“这里的工作就要皇上去跟他解释了,如果他还是放不下这口气,那也无可奈何,大不了老夫回朝以后再去和他讲和。”

  我感慨道:“我越来越觉得打仗的学问太深,我恐怕是学不来了。”

  史存道道:“这算什么,今天的重头戏还在你,皇上对你的身份一直秘而不宣,就为了今天能给三军一个惊喜,你可要做好准备。”

  又往前走了不到半个时辰,大队人马已经到达城门口,两扇城门大开着等待我们通过,文武百官按品秩高低分列两旁,他们派当朝宰相林承恩作为代表,摆下香案酒桌为大军念诵檄文,林老丞相手捧一纸,在两个门生的扶持下颤颤巍巍念了半天,四字一组,无非是“吊民伐罪、克敌归功”这一类扬我军威的善祷善颂之词,随后端起一杯酒向史存道马前进奉,史存道却并不下马,举过酒杯一饮而尽,高声道:“多谢各位同侪,老朽定当以死报国。”随即微一抱拳,便从众人身边经过,这大元帅的威风,可见一斑。

  根据洪烈帝国的通例,百官送元帅出征只能在城门里相送,于是史飞也只得留在城里,眼睁睁看着两个儿子跟着他们的三叔越行越远,直至消失。我最后投去的一瞥,正巧看见顾太师催着自己的八抬大轿手忙脚乱地赶来,没办法,元帅出征百官送别是洪烈帝国的律例,他当太师的也不敢违背,不过总算最后看了我们背影一眼,勉强也算是送过了……再往前走都是空旷的乡野小道,既无阻碍,不多时就到了中军大营,我只见营帐连绵无垠,这里屯着洪烈帝国最为精锐的75万中央军。

  在大营正中,帅台高筑,两边高飘着飞龙旗,这表明皇帝已经到达大营,禁军和缚神卫各有人在台下严阵以待。

  得知史存道抵达,李公公接了出来,史存道这才下马与他寒暄,末了问道:“皇上已经到了?”

  李公公道:“皇上昨天就在此处安了临时寝宫,为的就是不耽误大军的行程。”

  史存道道:“老臣惶恐,皇上的意思誓师大会什么时候开为好?”

  李公公道:“老元帅如果路途劳顿的话可以稍事休息,皇上的意思很明确,既在军营里,一切还是悉听老元帅尊便。”

  史存道嗯了一声道:“那事不宜迟,老夫可要命人吹号了。”

  李公公垂手道:“请便。”

  史存道当即下令:“集合!”

  牛角号呜呜响起,军营里顿时沸腾起来,军兵们各自出营集合,有专人收纳帐篷,将近百万人马的大营,用了不到10分钟就基本集合完毕,在帅台前列了一个整整齐齐的3万人的方队,连同各部长官都在此集合等候。

  朱啸风听到号角在众人的簇拥下走出,帅台前的三万将士大部分还是第一次见皇帝,不禁一起匍匐在地山呼万岁。这几万人一喊,整个大营中顿时起了连锁反应,远在数里之外的官兵们也知道皇上已经亲临,跟着喊了起来,就听方圆几里地万岁之声此起彼伏连绵不绝,有时这个阵营刚喊毕又传到了下一个阵营,阵阵喧嚣直至十几分钟后才渐渐停歇,直吓得附近的飞鸟绝迹,草木变向。

  朱啸风蹬上帅台,向下一摆手,言简意赅道:“今曰,朕为众位将士送行,愿天佑我洪烈。”他端起一杯酒来随手洒在地上,算是敬过了天地,随即示意李公公宣读诏书。

  李公公站在台下,悠悠扬扬地念道:“洪烈帝国昭和12年,黑吉斯30万先锋犯边,其主力更未知几何,仇寇残暴,敌势汹汹,然朕决定与其决一死战,绝不遗半寸土地于敌,绝不使一个百姓失怙,今特封史存道为护国元帅,总领三军,钦此。”

  这将是场面宏大波云诡谲的一卷啊,小花决定要写大场面了……

  (未完待续)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

  • 我的美女总裁老婆

    最新章节:第1665章 【后记】
    简单地说,就是一个男人和一群女人的故事。都市感情生活为主,玄幻为辅,卫道士慎入…… 【书中内容纯属虚构,请勿与现实挂钩,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霉干菜烧饼03-22 已完结

  • 最强神医混都市

    最新章节:第5802章 轮回族
    搂着女总裁未婚妻,不料闺蜜又爱上自己。本以为低调去了社区医院,岂料护士双眼又泛桃心!当过兵王,又是神医,兼职修真,一路混迹都市,一路美女狂收。我的桃花运,运不断,做个帅哥太累了!

    九歌08-18 连载中

  • 神医圣手

    最新章节:第一零四一章 永生(大结局)
    他是名医,也是神医。
    就算是死神盯着的人,有他在,死神也要乖乖绕道而行。
    只要你相信他,你的任何疾病都不在是问题。
    这就是张阳,一个被称为上帝使者的人,一个有点张扬,但很可爱的人!

    小小羽03-22 已完结

  • 锦衣夜行

    最新章节:《后记》
    靖难削藩,迁都修典,五征蒙古,七下南洋,我无处不在,却无人知道我在。 乾坤入袖,锦衣夜行,低调!低调才是王道。

    月关03-22 已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