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一章 佛光普照

   我剑气骤然勃发,激得水墨眉毛都抖了起来,此刻我要是想弹开他易如反掌,不过结果以招式而言,我还是输了。

  水墨也感觉到了我的剑气,他往后退了一步道:“且住吧。”

  还没等我撤回剑气,山下的缚神卫大概是察觉到了危险,一起冲上山来,各拿兵器警惕地看着我,我童心大起,猛的把散在体外的剑气朝他们罩了过去,四个缚神卫一起大惊,像被惊扰了的螃蟹似的把兵器举了起来,此时我剑气之强在大陆上绝对是独一无二,况且用手电照明和晃人是完全不同的,也难怪他们被我一罩都大惊失色了。

  水墨挥手示意他们无事退下,笑着对我说:“可喜可贺,将军已经初步掌握了技巧,所欠的只有火候了。”

  我意犹未尽道:“大师的这门功夫果然有趣。”

  水墨道:“因为这门功夫注重防御,又像灯光一样发散,老衲给它取了个名字叫佛光普照。”

  我由衷道:“好名字。”

  水墨道:“这门功夫普天之下也只有对将军用处最大。”

  我问:“为什么这么说?”

  水墨道:“将军与人对敌全靠灵机一现,如果能料敌于先,思想时间充裕一些,压力应该就不那么大了。”

  我一想果然是这个道理,掌握了这门功夫,发出去的剑气就如有形有质的介质一样,可以丝毫不差地把敌人的攻击方位和方式提前显现出来,这样我就再也不用手忙脚乱了。

  我问水墨:“大师没有剑气,那这么厉害的功夫岂不是用不了了?”

  水墨淡淡一笑道:“这手功夫自创出那天起就对老衲无甚用处,起初只是为了锦上添花,现在却也不能雪中送炭。”

  我撇撇嘴道:“大师就算稍有剑气也好啊,可惜了。”

  水墨道:“也不尽然,说句托大的话,老衲与人交手不必知道他要先出什么后使什么,眼光所到,心已了然,若他能使出什么别出机杼的招式,对老衲而言反而是意外之喜了。”

  我想想也是,水墨阅尽天下武功,对手耍什么花样全在他掌握之中,至于前后次序根本无所谓。我不由感慨道:“所谓看遍天下毛片,心中自然无码,大师果然是大师!”

  水墨也不知道我在说什么,依稀听出是句夸奖人的话,双手合十道:“谬赞,谬赞。”……我这时才忽然明白,水墨这么长时间其实都是在教我武功,而我懵懵懂懂学了人家的功夫连个谢字都没说,想到这我不禁局促起来,讷讷道:“大师,您这门绝技连缚神卫都没教过吧?”

  水墨道:“缚神卫学的乃是另一种套路,只有相互几人配合起来才能发挥威力,同我跟我你说的大同小异,不过远不如将军听到的详细。”

  我说:“那我该怎么谢您呢?”

  水墨一笑道:“佛家讲究缘法,这大概就是我和将军的缘法吧。老衲还要多说一句,将军学了‘佛光普照’之后,切不可因着便利沾沾自喜,有时间的话还是要从入门的基础学起。”

  我脱口而出道:“那以后您就多教教我呗。”

  水墨低眉道:“切磋尚可,谈何一个‘教’字。”

  我说:“我现在仅有的一点功夫明明就是您教的,您还谦虚什么?”

  水墨只是微笑道:“不敢,不敢。”

  我郑重道:“您要不嫌我笨,我以后就叫您师父吧。”说实话我迄今为止还就服水墨一个人。

  水墨使劲摆手道:“这个万万不行。”

  “有什么不行的?”

  水墨道:“将军不久就是闻名天下的剑神,老衲只是一个默默无籍的老僧,将军拜在我门下,岂不是让人说老和尚贪天之功吗?”

  我听了这话揉着脑袋道:“哎呀,您这话跟一个人还真像!”

  水墨奇道:“谁?”

  我随口道:“我以后一定介绍你们认识……你俩还真是一对。”他的话让我想起了苦梅,苦梅和苏竞这对师徒十几年来就因为名分问题纠结不已,与别人不同的是,不是苏竞要欺师灭祖,而是一个要认师而另一个怕被人说闲话坚决不收,连用的词都一样,再有,苦梅和水墨这两个所谓佛门弟子好像连身世都差不多,都是年轻的时候雄心壮志激情满怀,到老隐居一隅,却又在遁世和不甘间徘徊,最主要的,这两个人都跟我的前世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水墨道:“将军明天一早就要出征,现在天色已晚,就请回吧。”

  我赶紧道:“您就算不收我,也千万别再将军长将军短的了,您就叫我迪载吧。”

  水墨在这些小节上也不讲究,点头嘱咐到:“但盼你要以天下苍生为念,入伍后人家因为你是史老元帅的孙子,又是新晋的剑神肯定会高看你一眼,不可因此飞扬跋扈刚愎自用,遇到行军打仗的事情多向行家学习,不要自以为是。”

  我说:“晚辈知道了。”

  水墨笑呵呵地看了我一眼,似乎也对我颇为满意,拍拍我的肩膀道:“也不要轻犯险地,洪烈帝国不能没有你,去吧。”

  我说:“大师不和我一起下山吗?”

  水墨盘膝而坐道:“老衲还要好好想想一个问题。”

  我好奇道:“想什么?”

  水墨道:“你剑气不能收发自如,是一个极大的隐患,老衲试看能不能想出一个调息修炼之法。”

  我心中感动道:“多谢大师。”

  水墨点了点头,冲我挥了挥手。我不敢打扰他,独自下山,临走回头一看,见夕阳下一个老僧入定而坐,静默沉思,又显出几分落寞……我下了山却不见乌龙骓,于是嘬唇打了个呼哨,这畜生滴溜溜一声叫从山后跑了出来,在我手上又磨又蹭极是亲热,缚神卫都知道它是皇帝的御马,又几时见它对人这样,看我的眼神不禁都多了几分佩服,我得意洋洋地跨上马,打个响指道:“回府!”乌龙骓又是爆叫一声,转身择路直奔元帅府,直看得一干缚神卫咋舌不已。

  我一回府就有下人急道:“五少爷您去哪了,老太爷到处找您呢?”

  “老太爷在哪?”

  “在议事厅。”

  “哦,我这就去。”临了我没忘在乌龙骓屁股上拍了一把,嘱咐那家丁道,“晚上把它和白马放在一个厩里。”

  ……我快步跑进议事厅,就见史存道已在帅案前就座,在他下首史驰原先的地方,坐着一位花白胡须的老者,身披盔甲,腰系宝剑,大约70岁上下的年纪,却从未见过。其他史家子弟仍按平时座次坐在两边。

  史存道见我进来也不废话,直接伸手一指那老将道:“五郎,来见过普奇雄老将军。”

  我上前施礼道:“普老将军。”

  普奇雄略一欠身算是还礼,但是脸上不苟言笑,史存道介绍道:“普老将军跟着老夫出生入死,乃是我的左膀右臂。”随即又介绍我道,“这是迪载,老夫孙辈里排行第五。”

  普奇雄有些疑惑地看着史存道,似乎不明白他为什么在这个节骨眼上说这些不相干的话。

  史存道见我们两个大眼瞪小眼,顿了顿对普奇雄说:“普老弟还不知道吧,皇上已经封迪载为此次出征的左前将军,看来是想让他在左军中历练,不过这小子上战场还是第一次,我可得给他找个好老师,老弟你一直就是我的左将军,这回还是一事不烦二主,我把老五就交给你了。”史存道随即又嘱咐我道,“左前将军乃是副职,皇上的意思大概也是让你先学能耐,记住,普老将军既是你的上司又是你的老师还是你的长辈,你要是开罪了他,杀你个三罪归一可别找我哭诉。”

  我情知这是史存道见我第一次打仗所以特意找了个多年来得力的老部下来教我,于是我客客气气道:“以后请老将军多多关照。”

  哪知普奇雄并不应和,而是面有不快之色对史存道道:“元帅,请恕末将直言,五公子就算想在军中历练,也该从军械、粮草这些后勤部门入手,一上来就做左前将军,这……据我所知,迪扬、迪威这几个小的也是一步步做起这才跟着抚远将军当上了先锋,现在外面人对史家多有猜忌,元帅如此张扬,恐怕不妥。”他又道,“我知道元帅为史家培养人才心切,可是这样也太急了一些。”

  我愕然,想不到作为老部下先给老史泼了一盆冷水,不过能这么直接,显然这普奇雄跟老史关系很不一般。

  果然,史存道也不着恼,笑呵呵道:“普老弟误会了,这次的封赏却不是老夫向皇上讨要的,迪载受封也是原因的——他是咱们洪烈帝国的新晋剑神。”

  “什么?”普奇雄猛地从椅子上站了起来,震惊道:“剑神?”他丝毫不停顿地问,“难道前段时间魏无极大败、还有几天前有人闯进宫里大战缚神卫,都是……”

  史存道点头微笑道:“那是皇上对他的考校——老弟,洪烈盛世给咱们赶上了!”

  普奇雄也兴奋地大声道:“这都托了老元帅的洪福!”

  史存道笑着摆手道:“这可不是托谁的福就能得来的,要说福,也是洪烈帝国之福。”两个老头在帅案前又蹦又跳,好像我是他俩生的一样……普奇雄来到我面前细细打量,啧啧有声道:“难怪,难怪……”他激动之下词不达意,不过不难揣测出他话里的意思,难怪我从一个无名小卒一步升成了左前将军,剑神在他们心目中地位,由此可见一斑。

  我尴尬道:“以后我有什么不懂的可就要麻烦普老将军了。”

  普奇雄在我肩头拍了两下道:“你身为史老元帅的孙子能有什么不懂的?”

  我讷讷道:“我什么都不懂。”

  史存道认真道:“五郎从小不能修习剑气,本来无志从军,兵书战策自也读得不甚多,普老弟这点却不可不查。”

  普奇雄不屑道:“打仗有什么难的?我保证给你带出一个出色的将军——倒是……倒是……”说到这似乎有些不好意思,嗫嚅了两声说不下去了。然而史存道不愧是他的老上司,哈哈一笑对我说:“普老将军跟爷爷一样也是个武痴子,以后他要在修为上有什么要垂询你的你也不许藏私。”普奇雄看我的眼神充满小星星,可想而知,一个70多岁的老头水汪汪地看着你是什么感觉了,我只得咳嗽一声道:“那是自然。”

  史存道见大事议定,朝下按按手正色道:“皇上明天要亲临城外为我等开誓师大会,午时以前大军就要开拔,事情备细要在今天就定下来,万不可耽误了时辰。”

  史动道:“从府里到城外大概需要一个时辰的时间,孩儿建议咱们从寅时出发,大约在卯时到达,可谓万全。”

  史存道点头道:“那就这么定了吧。”

  我一听寅时出发,那就是凌晨3点钟就要动身,忍不住问:“我们为什么不今夜就住在城外,也省了跑路了。”

  史存道等人都笑了起来,普奇雄马上自动担任了我的扫盲老师:“元帅出征,百官都要在城门相送,所以这个过场是必须要走的。”

  我点头道:“哦,原来是这样。”

  史存道道:“那就这样吧,大家回去各自准备,明天寅时还在这里集合。”

  众人轰然起立,行过礼后各自赶奔内宅。

  我到了自己的小院时已经是掌灯时分,就见屋子里烛光摇曳,一个小小的身影在屋里穿梭不停,我一进来就见绿萼红着眼睛忙里忙外,一会从床头取出一叠衣服放在桌上,一会又拿开,显得有些六神无主,见我回来也不打招呼,冷着张脸只管忙自己的,我知道她是舍不得我这个少爷,于是故意问:“又有人惹你了?”

  绿萼不搭理我这个茬,一个人喃喃自语道:“满以为学不成武功能过几年太平曰子,到头来还是得走大少爷他们的老路……”

  我拉住她的手,笑盈盈地说:“怎么,少爷我出人头地了你不高兴?”

  绿萼避开我的眼睛低着头小声道:“说实话,高兴的……”

  “那你是怕我给人杀了?”

  绿萼点点头又摇摇头,咬着嘴唇道:“我听他们说,你能打败魏无极,两军阵前能伤你的人便不多。”

  我笑道:“那你还担心什么?”

  哪知这句话一问出来绿萼哇的一声哭了出来,她嚎啕道:“你以前从来不用出征,我都不知道该准备什么东西,今天我特意问了大少爷的丫鬟,她说……她说……”

  我好奇道:“她说什么?”

  绿萼抽抽噎噎道:“她说什么也不用准备,一应吃喝用度连鞋袜裤褂都有军需提供,我、我什么也帮不了你!”说着又大哭起来。

  我看着桌上那几套衣服,失笑道:“就因为这个你这么伤心?”

  从明天起进入第五卷。还有,既然那个是月初了,月票还是怎么也要求一下的……

  (未完待续)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

  • 我的美女总裁老婆

    最新章节:第1665章 【后记】
    简单地说,就是一个男人和一群女人的故事。都市感情生活为主,玄幻为辅,卫道士慎入…… 【书中内容纯属虚构,请勿与现实挂钩,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霉干菜烧饼03-22 已完结

  • 最强神医混都市

    最新章节:第5802章 轮回族
    搂着女总裁未婚妻,不料闺蜜又爱上自己。本以为低调去了社区医院,岂料护士双眼又泛桃心!当过兵王,又是神医,兼职修真,一路混迹都市,一路美女狂收。我的桃花运,运不断,做个帅哥太累了!

    九歌08-18 连载中

  • 神医圣手

    最新章节:第一零四一章 永生(大结局)
    他是名医,也是神医。
    就算是死神盯着的人,有他在,死神也要乖乖绕道而行。
    只要你相信他,你的任何疾病都不在是问题。
    这就是张阳,一个被称为上帝使者的人,一个有点张扬,但很可爱的人!

    小小羽03-22 已完结

  • 锦衣夜行

    最新章节:《后记》
    靖难削藩,迁都修典,五征蒙古,七下南洋,我无处不在,却无人知道我在。 乾坤入袖,锦衣夜行,低调!低调才是王道。

    月关03-22 已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