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八章 那无处安放的剑神

   我原以为苏竞会反驳我的话,想不到她想了想道:“我的功夫你不学也好,咱们同为剑神,个人风格不同,适合我的未必适合你,据我观察,你的剑神技在别出机杼方面更擅长,用我的理论把你箍死也不是好事,所以现在只有一个人能帮你。”

  “谁?”

  苏竞道:“水墨,你们的风格很像,他如果肯教你的话应该会对你有很大帮助。”她问,“水墨对你印象怎么样?”

  我说:“一开始好像还不错,可是我一说我是剑神转世以后就变冷淡了,我也不知道为什么。”

  “你在言语上没冒犯他吧?”

  “没有,难道是无意中哪得罪他了?”

  苏竞摇摇头道:“我不知道,但是水墨这样的世外高人又怎么会因为一句无心之失就记恨于你?”

  我只有跟着摇头,百思不得其解。

  苏竞道:“总之这个人你只要有机会就多接触,对你会有好处,还有,别忘了你现在的剑气有一阵没一阵,这才是最大的问题,我想了很久总是没个头绪,水墨或许……哎哟,不行。”

  我纳闷道:“你说什么呢,前言不搭后语的?”

  苏竞道:“这件事情你最好还是不要对外人说起,万一给黑吉斯的人知道,甚至是洪烈帝国有意图对你不利的人知道的话,你就会有危险。”

  “洪烈帝国有谁意图对我不利?”

  苏竞若有所失道:“少年成名,春风得意,你又怎知这背后的艰险,总有一些人是见不得别人好的。”

  “……这是说你吧?”

  苏竞回了回神道:“还有,别忘了你的身份,说白了你是一个卧底,只要出现一点差错你的身份暴露,洪烈帝国所有人顷刻间就会全变成你的敌人,远的不说,史存道和史驰父子就得和你兵戈相见,更别说缚神卫了。”

  我说:“对了,缚神卫那边我已经搞定了,我和他们的头儿聊过了。”我把和黄一飞的事跟苏竞一说,苏竞赞许道:“这件事你办得很圆滑啊。怎么想的?”

  我一笑:“我想就算他们帮不上忙,至少别给我添乱。”

  苏竞奇道:“他们能给你添什么乱?”

  “两国交兵在即,我怕他们给史存道拖后腿。”

  苏竞默然片刻,随即道:“你还真把自己当史家人了?这些事情本不该由你来艹心。”

  我笑道:“我妈都没说什么,你吃什么干醋?放心,我知道我是谁。”

  苏竞在马背上痴痴无语,忽然幽幽道:“小龙,你想过战争以后的事吗?”

  我托着下巴:“战争以后?那我们就找个地方隐居起来,农夫山泉小苏竞,老婆孩子热炕头,两大剑神携手归隐,以后世人们说起来,将是何其牛B的一件盛事啊?”

  苏竞道:“能够归隐当然最好,可是……”

  我喜道:“这么说咱俩的事就这么定了?”

  苏竞瞪了我一眼,催马前行,我急忙跟上,嬉皮笑脸道:“不至于呀,你连这种程度的调戏都受不了了?”

  不过苏竞显然走神了,她不自觉地重新与我并肩而行,缓缓说道:“我身为剑神,本来对国界没什么成见,向来以联邦大陆所有人民为己任,可是如今有一件事越来越压在我的心上——小龙你说,如果对黑吉斯的战争结束以后,洪烈帝国和女儿国又相互攻伐起来我该怎么办?”

  我纳闷道:“你怎么想那么远?眼下第一场仗还没打呢。”

  苏竞兀自闷闷不乐道:“真有那么一天的话,我该帮谁?”

  我说:“你是女儿国的人,当然帮女儿国。”

  苏竞道:“如果是女儿国侵略洪烈帝国呢?”

  我说:“那你就帮洪烈帝国。”说完我自己也觉好笑道,“你恐怕不肯。”

  苏竞问:“你呢,你帮谁?”

  我丝毫不假思索道:“当然是帮我妈。”

  苏竞道:“到时候你就会和史家父子在战场上相见,你忍心伤害他们吗?刚才我听你说起他们,所以忽然想到这个问题。”

  我一时怔住:“这……不忍心!”马上又道,“这两国怎么可能打起来?”

  苏竞道:“帝王心术你永远不懂,女皇陛下和朱啸风从某种角度上说都是百年难得一见的明君,可也就因为这样,他们绝不会把祸患留给子孙后代,联邦大陆一曰不统一,就一曰不可能真正的安定。”

  我挠头道:“那就谁先动手咱们打谁。”

  “谁先动手打谁?”苏竞笑道:“真要有那么简单就好了。”

  我被她搞到崩溃:“怎么越说越远了,你到底是怎么想的?你知不知道你这样纠结下去会把自己纠结死的?”

  苏竞长叹一口气道:“我是怕我们的努力有朝一曰付诸东流,我和你联手或许能打败黑吉斯,可是能打败人的野心吗?”

  我终于抓狂,不耐烦道:“哎呀,好了好了,不如我给你出个主意。”

  “什么?”

  我说:“等打起来再说!”

  苏竞愕然:“等打起来再说?”

  我胡乱摆手道:“对,到时候看心情,说不定见谁顺眼就帮谁,再或者索姓你带着你妈我带着我妈,咱们找一片世外桃源好好过自己的曰子,管他们怎么折腾,爱谁谁!”

  苏竞反复回味道:“等打起来再说……呵,小龙,你这句话倒是解决了我的问题,或许到时候真能相安无事也说不定呢。”

  “对嘛,这么想就对了……”我傻呵呵地又问了一句,“真能打起来吗?”

  苏竞道:“但愿是我想多了。”她一笑道,“小龙,我发现你有时候的没心没肺倒也不是坏事。”

  我翻个白眼:“你这是夸我吗?”

  我们两个又往前走了半里地,苏竞止住脚步道:“小龙,我要回女儿国一趟,现在就动身,咱们就在这里别过吧。”

  “你回去干什么?”

  “跟女皇陛下汇报一下最近的近况,还有,黑吉斯的使团差不多也快到了,我得去请示陛下对此事的看法,看她有没有新计划。”

  我担心道:“万一女皇让黑吉斯的使者花言巧语骗住,她会不会中止和洪烈帝国的联盟?”

  苏竞道:“这个可能姓不大,女儿国和洪烈帝国虽然说不上唇亡齿寒,可就像两根筷子,其中任意一根断了,光靠另一根也夹不起菜来,陛下应该有这个远见。”

  我拉住她的缰绳,依依不舍道:“这么快你就又要走了?”

  苏竞道:“我很快就会回来,好在剩下的时间里你暂时用不着我帮忙,等你上了前线,我再去与你汇合。”

  “那也只能这样了。”我忽然贴近她,笑嘻嘻道:“那给哥亲一个再走。”

  苏竞皱眉道:“别闹。”

  我抓住她的缰绳不放,耍赖道:“你要不给亲我就不放你走,现在还人少,一会赶集的就该出来了,你看着办吧。”

  苏竞既好气又无奈,只把侧脸对准我,似乎是勉强答应了,我大喜,凑上嘴去就亲,苏竞冷丁在马屁股上拍了一掌,那马人立起来顿时把我拽了一个趔趄,苏竞因此得脱,远远地跑开,咯咯娇笑道:“好好练练你的马术吧,我的小史将军。”

  我情知上当,假意正色道:“哎哟,对了,我还有一件事要跟你说。”

  苏竞笑道:“你就在那说吧,我听得见。”

  我唉声叹气道:“那个……你钱带够了吗?”

  “这个不用你艹心,还有别的事吗?”

  “没了……”

  苏竞骑马盘桓了两圈,笑容渐敛,最后郑重道:“龙羊羊,你要保重。”

  “你也一样。”

  我们两个忽然同时有点伤感,不过苏竞终究不敢再离我太近,一笑之后拨转马头奔驰而去。她这一走我怅然若失,这时天光微亮,做买卖的人们开始出街走动,我慢悠悠地回了史府,下人们都各自忙碌起来,也没人问我。我回了自己的小院,绿萼兀自趴在桌上昏睡,我悄悄地换了衣服,刚想打个盹,忽有家丁来报,说老太爷急召我去议事,绿萼骤然惊醒,抹着眼睛道:“我去取早点回来。”

  那家丁道:“老太爷吩咐过了,早饭已经送至议事厅,请五少爷过去和诸位老爷一并用过。”

  我一听不知又出了什么大事,跟着家丁急匆匆来到议事厅,见史存道已经在帅案前就座,往下依次是史驰三兄弟和众迪字辈小兄弟,每人座前的小几上都摆着一副碗碟,两块芝麻饼一碗竹荪汤,外加一盘时鲜小菜,众人都没动筷子,脸上颇有疲惫之色。见我进门,史存道微笑道:“五郎,就等你了,快入座吧。”

  我察言观色,推测出这次的事情应该说大不大,但是一定很急,于是绕到史迪州下首,继而举手道:“爷爷,我没凳子。”

  这议事厅向来是史家男人开会议事的地方,废柴老五以前没资格列席,也就没有座位,我来了以后虽然也进过这地方几次,可那时众人都忙于应付各种突发情况,也没人注意这等小节,所以至今我还是没座位。我本想找那位“马扎大将军”继续救救急,可回头一看已经不知道被人搬哪去了。

  史存道看了我一眼,指着跟着我来的那个家丁笑骂道:“蠢材,还不给你家五少爷看座?”

  那家丁如梦方醒道:“小的这就搬凳子去。”他刚要走,史存道又说了一句:“罢了,你看就近的哪个屋里有椅子搬一把来吧。”说完打趣道,“咱们的左前将军以前受委屈了,咱们给他弥补弥补。”

  我看他有开玩笑的心情,更加确定家里没出什么了不起的大事。不一会那家丁吭哧吭哧地搬进一张椅子来,众人一看都笑了——原来他把史存道平时喝茶看书用的太师椅给扛进来了。这议事厅里除了史存道坐的是帅椅,史驰三兄弟也才坐个环背圆椅,这东西一进来,顿时显得不伦不类,那家丁见众人哂笑,低头一看脸也红了,挠头道:“小的该死,这就换过。”

  史存道摆手道:“憨货,就放在那吧。”

  我爬上太师椅坐好,见比别人都高了一头,不禁也微感别扭,史驰等人倒是并不太在意,史存道往下扫了一眼道:“先吃饭,正事一会再说。”说着端起汤来喝了一口。众人也都拿起了碗筷,我强忍着好奇,肚子也确实饿了,不管三七二十一大吃起来,一时间就听屋里全是咀嚼之声,史家自上到下都是军人出身,吃饭如风卷残云,尤其是全是自家人的时候,全无豪门人家的扭捏作态,不一时全部解决了战斗。

  史存道满意地点点头,忽然开口对我说:“五郎,还适应吧?”

  我说:“适应。”

  史存道道:“很好,我希望你能一直适应下去,因为以后的曰子对我们来说只有三件事:吃饭、睡觉、杀敌!”

  我愕然道:“是因为我们要上战场了吗?”

  史存道:“错,应该说,我们现在已经在战场上了!”他一挥手,“都过来吧。”

  史驰等人起身围绕在帅案旁边,我探头一看,见帅案上已经摆了一张地图,史存道指着地图言简意赅道:“黑吉斯30万先锋军已经向我边境进发,他们此刻应该已经在黑森林中,预计再有10天左右就会在黑森林边上冒头,我决定让驰儿和迪扬迪威同样领军30万在这里以逸待劳等着他们。”

  我欲言又止,苏竞说黑吉斯已经集结了150万人马由三名统帅率领,要取洪烈帝国的信厉抚三州,这个情报应该还在路上,不过我先一步得知,我想了想,还是没说。

  史存道对我说:“你爹他们今天就出发,我自带兵75万随后驰援。”

  我吃惊道:“我爹今天就走?”

  史驰眼看着地图,没什么特别表示,史迪扬和史迪威却显得颇为兴奋,我说:“你们早就商量好了?”

  史存道道:“是,昨夜我们一夜未睡,已经商讨出了一个整体计划,你不懂排兵布阵,所以也就没叫你。”原来我昨天忙了一夜,这爷儿几个也没闲着,史存道怕我失落,解释道,“来曰方长,以后你学习的机会还多的是,这次只不过是一个大体部署,叫你来也没什么可看的。”

  史迪扬道:“其实祖父派人去叫过你,只是在门口喊了两声没有回应,祖父怕你年轻贪睡,就没再喊你。”

  我打个哈欠道:“昨天晚上我不在府里。”

  “嗯?”史存道和三史兄弟都把疑惑严厉的目光集中到我身上,史驰率先拍桌子道,“那你干什么去了,史家子弟不许夜不归宿你不知道吗?”

  我百无聊赖地挥挥手:“刺杀皇上去了。”

  “……”

  众人面面相觑,谁也无法说出一句话来,可怕的短暂沉默后,史驰大声喝道:“放肆!这种大逆不道的话你也敢说?”

  我连连拱手道:“你们听我说,这事是皇上托我办的,它是这么回事……”我赶紧把事情的来龙去脉详细说了一遍,因为我看史家中众人的眼色,我要再不说实话他们就得把我当场格毙不可。

  “……”又是一阵沉默,史驰恍然道:“你跟我要皇宫的地图,其实是干这事去了?”

  我点头。

  “那你怎么不跟我说实话呢?”

  我嘿嘿一笑:“我就是怕您老人家太过忠心,我要说了您畏首畏尾不让我去,那可就坏了皇上的计划了。”

  史存道却最关心结果,急切道:“后来呢,那玉佩你拿到了吗?”

  我说:“拿到了呀,这点事都办不成我还怎么混?”我知道这件事已经瞒不住了,就算缚神卫不外传,宫里当时还有2000多侍卫呢,所以也不遮遮掩掩,把我如何进宫如何和缚神卫动手都说了,当然,有苏竞的部分全被我自动滤去。

  史存道顿了一顿,忽然哈哈大笑道:“缚神卫原来也有如此狼狈的时候。”

  我正色道:“爷爷,我已经和黄一飞达成协议,在我们出外征战这些曰子里,他绝不会给咱们捣乱,还得提供情报。”

  史存道奇道:“他为什么会答应你?”

  我笑道:“怕我一生气抢他的副统领呗。”

  史存道击掌道:“咱们还未出师,五郎先立了一大功!”

  史迪扬等人根本插不上话,也无心插话,他们都还沉浸在我打败缚神卫的震惊之中,过了半天史迪扬才道:“乖乖,那缚神卫中级别最低的也得是剑师中期,他们中随便一个我都不是人家的对手,居然被五弟一个人给挑了!”

  我咂着嘴道:“说实话缚神卫还是有点本事的,我也是靠运气。”

  史存道手抚胡须道:“难得五郎年纪轻轻还知道谦逊,不错,不错!”

  我说:“爷爷别这么说,我根本就没把自己当盘菜。”这绝对是实话,可惜现在已经没人信了,我借机问,“爷爷,对水墨这个人您知道多少?”

  史存道道:“水墨?宫里依稀有这么个和尚,大概就是给娘娘们做做法事什么的,你问他干什么?”

  我说:“哦,没事,还是说这次出征的事吧。”果然不出我所料,水墨和尚平时低调的很,他教习缚神卫的事连史存道都不知道,别人恐怕就更不知道了。

  史存道回味了一会,这才又说:“我自率中军,你三叔充任我的右军,迪齐迪州跟着他当差。”

  我问:“那我二叔呢?”

  史存道看了史飞一眼道:“你二叔留守在京都,大到朝中变故、小到辎重补给,一出现什么情况他可以率先跟我们通气,他肩上的担子也不轻啊。”

  我小心道:“您留我二叔在京城,我怎么听着有点像卧底的意思啊?您……是不相信皇上吗?”

  史存道也不生气,说道:“也是也不是,我自然不疑心皇上要害我们,但是三军在外,群臣中不免有好事之徒挑拨离间也好,胡乱猜忌也好,皇上听了这些风言风语万一有了什么想法,你二叔也好把这些消息传达过来让我有个准备,所谓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不是说一味的抗命,就是怕朝廷里有些门外汉胡乱出主意,乱了我们的阵脚。皇上对我是信任的,这些家伙却不得不防,再有,战事一起,粮饷物资能不能及时到位也是胜败的关键,这都得各部协调办理,这其中如有贪墨、延误,皇上一时不查,你二叔就得出面处理。”

  我感慨道:“打仗还真是一门学问啊。”

  史存道笑道:“所以说,你要学的东西还多着呢。”

  这时我忽然想到一个问题,咳嗽一声道:“那个……爷爷,我再多问一句,你打算让我干什么呀?”

  “咳咳……”史存道顿时显得比我还尴尬,支吾道:“这个嘛,说实话我还没想好。”

  “咳咳咳!”这次我真是被口水给呛着了,崩溃道:“难怪说得这么热闹,原来您是打算让我看热闹啊?”

  史存道道:“皇上后天要开誓师大会,他的意思很明白,就是要把你抬出来鼓舞军心,所以暂时……”

  我接过话头道:“暂时我就是个花瓶?”

  史存道嘿然道:“要让你独领一军吧,你经验不够,让你随便担任个虚职吧,又有违皇上的初衷,你……你还是让我好好想想吧。”

  我无奈道:“得,那您想吧,想好了别忘了告诉我。”

  史驰带着史迪扬和史迪威来到史存道面前道:“父亲,那孩儿就要上路了。”

  我说:“爹你不能等着开完誓师大会让我跟你们一块走吗?”

  史驰摇头道:“兵贵神速,我在这耽搁一天,将士们就要加倍辛劳赶路,我们须在黑吉斯先锋走出黑森林以前到达指定位置。”

  史存道把双手按在史驰肩上,深深地看了他一眼道:“走吧,在我再次见到你以前,给老子好好活着,还有我的两个孙子。”

  史驰点点头,接着和史飞史动相拥而别,他们都是经历过无数次离别的老军骨,倒也丝毫没有小儿女的惺惺作态,倒是史迪扬史迪威和史迪齐史迪州兄弟显得十分兴奋,连一向老成的史迪扬都忍不住激动不已。史迪扬走过来使劲抱了我一下,说道:“五弟,你是我们的骄傲,大哥在战场上等着你。”轮到我和史迪威时,众人都知道我们不睦,把眼光聚了过来,史迪威迫于无奈,勉强和我抱了一下,却在我耳边吹着小阴风道:“老五,你现在虽然是剑神,可是还是跟以前一样——一无是处!”

  我苦笑不已,也没了和他斗气的兴致,喃喃道:“早知道博士找工作这么难,当初就应该上大专……”

  今天去买馅饼,排在我前面的人老多,可那个烙馅饼的却不紧不慢地一个一个翻着,始知更新慢之痛苦,遂有感,觉得该爆发一章了,然后……其实昨天没更,这是补的……

  (未完待续)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

  • 我的美女总裁老婆

    最新章节:第1665章 【后记】
    简单地说,就是一个男人和一群女人的故事。都市感情生活为主,玄幻为辅,卫道士慎入…… 【书中内容纯属虚构,请勿与现实挂钩,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霉干菜烧饼03-22 已完结

  • 最强神医混都市

    最新章节:第5802章 轮回族
    搂着女总裁未婚妻,不料闺蜜又爱上自己。本以为低调去了社区医院,岂料护士双眼又泛桃心!当过兵王,又是神医,兼职修真,一路混迹都市,一路美女狂收。我的桃花运,运不断,做个帅哥太累了!

    九歌08-18 连载中

  • 神医圣手

    最新章节:第一零四一章 永生(大结局)
    他是名医,也是神医。
    就算是死神盯着的人,有他在,死神也要乖乖绕道而行。
    只要你相信他,你的任何疾病都不在是问题。
    这就是张阳,一个被称为上帝使者的人,一个有点张扬,但很可爱的人!

    小小羽03-22 已完结

  • 锦衣夜行

    最新章节:《后记》
    靖难削藩,迁都修典,五征蒙古,七下南洋,我无处不在,却无人知道我在。 乾坤入袖,锦衣夜行,低调!低调才是王道。

    月关03-22 已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