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六章 走火入魔

   水墨道:“陛下此言折杀老衲了,老衲所做的不过是锦上添花的事情罢了,缚神卫里本就全是千挑万选的高手,老衲无非就是传了一些阵法,可从没教过什么武功。”

  听到这我已经了然,缚神卫能有今天这样的成就说全靠了水墨一点也不夸张,他们中个别人武功再高高不过苏竞去,只有这套阵法才是缚神卫赖以扬名的精髓。

  水墨道:“不说老衲了,说说小史将军吧,小史将军年纪轻轻就已经登峰造极,这份天分和豪情羞煞世间英雄啊。”他举起茶杯大大喝了一口,说起这事,这个心如止水的大和尚也是激动不已。

  我说:“天分和豪情和我半毛钱关系也没有,我这完全是瞎猫碰上了死耗子。”

  朱啸风笑道:“大师还有所不知吧,迪载以前经脉不通,不但不能修炼剑气,武功更是半点也不会。”

  “那么……”

  朱啸风道:“迪载能有今天这样的成就,那是因为剑神转世。”

  “什么?”水墨一听忽然站了起来,震惊道:“剑神转世?”

  “不错,前世剑神身故后,他的力量不灭,仍在人间游荡,这个传说大师想必听说过,天赐福于洪烈,这份力量的继承人就是迪载。”

  水墨一直凝视着我,听到这眼中闪过一丝难以言明的复杂神色,双手合十道:“难怪我跟史施主交手时有似曾相识的感觉。”

  我问:“大师跟我这位前世会过面?”

  水墨淡淡道:“有过一面之缘。”

  我刚想再问什么,水墨岔开话题道:“史施主的伤无碍吧?”

  朱啸风这才看见我衣角上的血迹,担忧道:“贤弟你受伤了?”

  我摆手道:“一点小伤而已。”

  朱啸风好奇道:“谁把你打伤的?”

  我说:“也没谁打伤我,是我自己打着打着莫名其妙喷的。”

  水墨道:“史施主知道你这口血的由来吗?”

  我摇摇头,说真的我直到现在还纳闷呢,当时身体也没受什么重伤,冷丁就来了这么一下,而以我的经验很难说清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水墨道:“适才听陛下说,施主似乎不曾学过武功?”

  我说:“对,从没学过。”

  水墨道:“可是据老衲的感觉,这世间不论剑气,单就武功上能胜过史施主的应该超不过二十人。”

  “啊?”我也不知道是该得意还是该失落了,如果是一个普通的高手得了水墨这句评语,恐怕他高兴还来不及,但我可是剑神,水墨这么说的意思就是大陆上还有20个人比我强,这多少还是让人有点没法接受。

  朱啸风见我有点不自然,安慰道:“贤弟没学过一天功夫,能排在前20位已经是难能可贵了。”

  水墨道:“确实如此,可问题也就出在这里——我没猜错的话,小史将军之所以能跟缚神卫周旋到底而招式上也不落下风的原因是因为有前世剑神的理论根基,你虽然不会任何招式,可眼光、意识却能弥补这一点,临敌之际自然而然会有一些招式生出。”

  我忙道:“对对,大师说得一点也没错。”

  水墨点点头:“那就对了,就算前世剑神,他的功夫也是一招一式学来的,他的经验也是跟人动手不下千百次累积来的,史施主现在只得了他的意识和眼光,武功却一窍不通,要想克敌制胜,不免还得现学现卖,即时地发明出相应的招数来,对手越强,对你的脑力就越是一个考验,到了一定程度,脑力耗费过度就会损及身体,你那一口血正是心力憔悴的体现。”

  我恍然道:“原来是这样,多亏大师提醒。”

  朱啸风皱眉道:“那该怎么办?”

  水墨道:“我奉劝史施主还是要从基本功入手,一招一式地练起,有了根基再加上高人一等的见识,这样假以时曰,多加练习,自然可以真正无敌于天下,若一味取巧……”水墨顿了顿道,“临阵吐血,这已经是走火入魔的前兆,施主若再不经心,后果难以预料!”

  我听得冷汗涔涔,拱手道:“多谢大师指教。”

  水墨道:“老衲言尽于此,望史施主好自为之,恕老衲先行告退。”

  我听他没来由地说了这么两句很不客气的话,浑然摸不着头脑,不知道我哪得罪老和尚了,要说刚才我和他的误会也已经给朱啸风解释清楚了,老和尚胸怀坦荡,应该不是计较那种小恩小怨的人,他好像是从某一刻开始对我生疏的,我好像也没做错什么啊。

  但是水墨要走,我和朱啸风只能相送,老和尚在门口冲朱啸风合十道:“陛下请回。”然后竟不理我,径自走了。

  我摸着脑门道:“我是不是哪里得罪这老头了?”

  朱啸风也百思不得其解:“难道是你让他在朕跟前丢了面子?”随即自己也道,“按说水墨大师不是那样的人啊——算了,可能老人家是累了吧。”

  我躬身道:“皇上,那我也告退了,这一晚上扰得您没睡成觉不说,我还把您家院里地砖打烂不少,明天白天您找人修吧……”

  朱啸风哈哈一笑道:“你把这拆了朕才高兴呢,既然这样贤弟就回去休息吧,这一夜你也辛苦了。”

  我说:“别送了,您再睡个回笼觉?”

  朱啸风道:“不睡了,朕一会就该早朝了——李全,你替朕送送迪载,回来的时候把朕的奏章拿来寝宫,朕就在这坐等早朝。”

  李公公应了一声,颠颠地跑了过来。朱啸风临走拉着我的手道:“迪载,剑气武功这些事情朕不专长,不过水墨大师的话你要上心,我洪烈帝国以后还要多多仰仗贤弟,你万不能出现意外,至于说找老师学武功的事——史老元帅武功应该就不错吧?”

  “这个就不劳皇上费心了。”我心说老头武功再好也不是我的菜,一来我根本不想学什么武功,二来就算学天底下也没几个能教得了我的……这时正是即将黎明而天最黑的时候,李公公挑着灯笼送我,等过了养心殿我说:“李公公请回吧,我一个人走就行。”

  李公公赔笑道:“那怎么行,不把史将军送出去宫去奴才不是抗旨不尊吗?”

  我说:“等送到宫门口天就该亮了,你还有公务在身,别耽误了皇上的事。”

  李公公苦了苦脸道:“还是将军体谅奴才,既然这样我就不跟您客气了,赶紧的把奏章送过去,皇上能多批一份就能省出一分时间休息,说实话奴才见皇上这样也心疼啊。”

  我感慨道:“皇上确实是够辛苦的,换了我,给我个皇帝也不做。”

  李公公脸色变了变,笑也不是哭也不是道:“将军这是说的什么话……”

  我随即醒悟,这种话可不能随便乱说,尤其这还在宫里,这也就是我,换了一般人就凭这一句话大概就得倒上一辈子霉。

  李公公叫一个小太监给我打着灯笼,自去办事,我们刚走没几步,黑暗中忽然钻出一个人来,接过小太监手里的灯笼道:“你去吧,我来送史将军。”小太监吓了一跳,定睛一看见是黄一飞,这才自去复命。

  换了小太监,黄一飞拿着灯笼在前面走,也不说话,我没想到他突然冒出来,更不知道他有什么目的,就默然不语地跟在后面,两个人走了很长一段路谁也不吱声,最终还是黄一飞打破了沉默,不自然道:“五公子晋升剑神,在下这里先恭喜了。”

  我只好敷衍道:“多谢,今天的事多有得罪了。”

  黄一飞淡淡道:“五公子言重了,咱们都是忠君之事罢了。”

  “嗯,黄统领能体谅就好。”

  我们两个说了这几句不疼不痒的话,接下来又没了后文,直到走到议政殿,黄一飞这才又说:“那个……既然……”

  我笑道:“黄大人有什么话尽管说吧,不必遮遮掩掩的。”

  黄一飞鼓了鼓勇气道:“那我就直说了,既然五公子有得天独厚之才,又得皇上青睐,缚神卫统领一职在下自当拱手相让,我黄某也不是没有自知之明的人,只求曰后五公子对这班兄弟不要另眼看待,他们姓子是疏狂了一些,可确然都是国家的栋梁之才啊。”

  我又好笑又好气,堂堂的缚神卫老大,原来就这点眼界,他以为我折腾了一晚上就是冲着他那个位子去的,看着黄一飞垂头丧气懊丧不已又有点慷慨赴义的样子,我知道他内心里对缚神卫是有极深的感情的,要不然也不会这样利令智昏患得患失地撞上来说这一通莫名其妙的话,他自觉缚神卫副统领就是除皇帝以外普天之下最有权力的职位了,又怎么能揣测到朱啸风的气魄和抱负?

  我强忍住笑道:“黄大人放心,我发誓穷我一生绝不染指缚神卫,更不会去当什么副统领。”

  黄一飞诧异道:“为什么?”

  我笑眯眯道:“你想啊,缚神卫缚的就是剑神,我去当他们的头儿不是引狼入室作茧自缚吗?”

  包头早晚要穿长袖了,看新闻说有些地方酷暑难当,表示同情一下。

  (未完待续)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

  • 我的美女总裁老婆

    最新章节:第1665章 【后记】
    简单地说,就是一个男人和一群女人的故事。都市感情生活为主,玄幻为辅,卫道士慎入…… 【书中内容纯属虚构,请勿与现实挂钩,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霉干菜烧饼03-22 已完结

  • 最强神医混都市

    最新章节:第5802章 轮回族
    搂着女总裁未婚妻,不料闺蜜又爱上自己。本以为低调去了社区医院,岂料护士双眼又泛桃心!当过兵王,又是神医,兼职修真,一路混迹都市,一路美女狂收。我的桃花运,运不断,做个帅哥太累了!

    九歌08-18 连载中

  • 神医圣手

    最新章节:第一零四一章 永生(大结局)
    他是名医,也是神医。
    就算是死神盯着的人,有他在,死神也要乖乖绕道而行。
    只要你相信他,你的任何疾病都不在是问题。
    这就是张阳,一个被称为上帝使者的人,一个有点张扬,但很可爱的人!

    小小羽03-22 已完结

  • 锦衣夜行

    最新章节:《后记》
    靖难削藩,迁都修典,五征蒙古,七下南洋,我无处不在,却无人知道我在。 乾坤入袖,锦衣夜行,低调!低调才是王道。

    月关03-22 已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