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五章 得手

   第10招一过,我双手分袭水墨的咽喉和心口,水墨后发后至,两手顺着我的攻势抵了上来,我心中一喜,就速度来看,他看样子无论如何也快不过我,可我就感觉他双臂微微一颤,自己的双手被他震得偏离了原来的方向,这样一来我原先抓他咽喉的手高过了他的头顶,而另一只手则侧到了他的腋下,我感觉自己的手像两条任人摆布的水流,顺着水墨给我搭好的通道流到了人家想要我去的地方……下一刻,水墨的左手已经攥住了我的脖子,而我的左手也被他的右手拿住了脉门,瞬间,我从头凉到了脚,始知自己的武功和对方差得太远,不禁万念俱休。

  我放弃挣扎闭目待死,可是想象中的重击并没有到来,相反我只觉水墨的手微微颤抖,似乎是酸软无力的表现,我睁开眼睛,就见他也正在注视着我,眼神里依稀有一丝无奈和苦笑,我来不及细想,剑气一振,出人意料的,水墨居然被我震得飞下台阶,颓然倒地,手上和脸上跌得鲜血淋漓。我一愣之后震惊地发现:水墨武功虽高,可是竟然没有半点剑气!

  这个意外之喜来得实在太突然,远处又有大批侍卫喊杀震天地赶奔过来,我一个箭步蹿进寝宫,巡视了一圈这里果然没人,歪在一边的桌子上,朱啸风的那块玉佩正在烁烁放光。我一手捡起,大步走出门外。水墨挣扎着坐起,苦笑道:“老衲的另一个秘密也被施主堪破了。”

  这时无数的侍卫打着灯笼火把把寝宫团团围住,他们见一个生人站在寝宫门外,俱都吓得魂飞魄散,有人大声道:“皇上!”但是谁也不敢贸然行动,就听一个尖细的声音忽然道:“皇上驾到!”

  两个太监当先开路,一队人簇拥着朱啸风缓缓走来,李公公跑前跑后地侍候着,刚才那一声正是他喊的。

  侍卫们一见皇帝出现,轰然跪倒,山呼万岁,喜悦之情油然而生,黄一飞从地上勉强挣起,踉踉跄跄挡在朱啸风身前,嘶声道:“皇上,危险!”

  朱啸风推开他,独步到台阶下,仰头道:“贤弟,看来你成功了?”

  我走下台阶,把玉佩交到他手上:“皇上请过目。”黄一飞这时看清了我的脸,惊诧万分道:“是你?”

  朱啸风把玉佩拿在手里细细摩挲,看着满地的狼藉若有所思,似乎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了,黄一飞往前走了两步,但看看我们的表情,也猜到了这其中必有缘由,不敢放肆,垂手站在了一边。朱啸风伸手扶起水墨,关切道:“大师无碍吧?”水墨淡淡一笑:“无碍,多谢陛下挂怀。”他冲我也点点头,随即站在一旁,表情平静,似乎是在等朱啸风的解释。朱啸风拉着我的手和颜悦色地跟水墨说:“大师,朕给你介绍一下,这是史存道的小孙子史迪载。”

  水墨合十道:“原来是帅门之后,幸会幸会。”但他显然不是要听这个。

  朱啸风微笑道:“你们两位已经会过面了。”

  水墨道:“不错,小史施主武功盖世,剑气之强,整个大陆上似乎还无出其右者。”

  朱啸风道:“与女儿国苏竞比如何?”

  水墨道:“苏竞应该不如小史施主多矣。”

  朱啸风惊喜道:“大师此言当真?”

  水墨道:“老衲也是猜测,但多半如此。”

  朱啸风哈哈大笑,举起我的手跟底下众人道:“朕有事要宣布:你们面前这位史将军,乃是新晋的剑神,从此以后咱们洪烈帝国也有自己的剑神了!”

  此言一出,众侍卫大吃一惊,黄一飞和我交过手,反而不那么意外,只是脸上一样变颜变色,盯着我良久说不出话来。

  水墨指了指被我打垮的寝宫大门道:“却不知这是……”

  朱啸风道:“哦,这是朕和黄副统领开的一个小小的玩笑,黄统领的手下号称缚神卫,朕倒要看看他们能不能缚得住小史将军这尊神,我们有言在先,此玉佩就代表朕——”朱啸风攥着玉佩,面目忽然转冷,缓缓道,“要是人家真的是来刺杀朕的,朕的脑袋早已不在脖子上了!”

  黄一飞一听这话脸色惨白,噗通一声跪在地下道:“臣无能,请皇上降罪。”

  我在一边道:“皇上,这事不能怪黄统领,我之所以能成功实属侥幸,缚神卫,名不虚传!”

  朱啸风摆摆手,对黄一飞道:“起来吧,朕没有怪罪你的意思,只是你们以后行事给朕收敛些,多想一想缚神卫这三个字是不是名副其实,别只顾着得意忘形。”

  黄一飞在地上磕了两个头,这才颤巍巍地爬起,悄悄朝我投来感激的一瞥。我刚才那么说倒不是为了讨好他,这里边的内幕只有我自己知道,今天要不是苏竞随我同来,我恐怕连议政殿也过不了。

  这时那些被苏竞震晕的侍卫们慢慢苏醒,还有议政殿前连带这一路上被我和她联手打倒的缚神卫也都互相扶持着来到寝宫前面,听说了事情的来由,面面相觑,黯然无语,好在皇上无虞,一个个也不知是该喜还是该忧,在寝宫台阶下跪倒一片请罪。

  朱啸风见手下这些人狼狈不堪,开始颇有郁郁之色,后来随即释然,对我说:“国有贤弟这样的人才,胜得百万雄兵,朕欢喜得很。”

  有人一统计,缚神卫16人受轻伤,侍卫们尚有83人昏迷不醒,不过也没有姓命之忧,朱啸风听罢朗声道:“下面的人都起来吧,你们不但无罪而且有功,此役尔等虽然失利,但忠心可表,各人皆有封赏。”

  众人称谢毕纷纷站起,忐忑中看我的眼神都愤愤不平,朱啸风笑骂道:“不知好歹的东西,还不快谢谢小史将军?要不是他手下留情,你们死了岂不是冤枉?”

  众人一想也对,这才又乱七八糟地冲我鞠躬道谢,侍卫们武功低微,在这场角逐中只打了一回酱油,朱啸风说的道理也就容易明白,他们的命早就卖给了皇家,皇上要怎么玩只有陪着,我真要了他们的命他们死也是白死,所以念头一转过来对我是千恩万谢。但是缚神卫心思又不同了,我让他们在皇帝面前大大的丢了一脸,他们不敢埋怨朱啸风,不免全迁怒在我身上,所以大部分还是对我怒目而视。我本来对他们没有好感,也就当没看见一样。

  水墨道:“小史将军宅心仁厚,他顾及士兵的姓命,出手不能随心所欲,若非如此,玉佩早该给他拿到了。”

  黄一飞一听更加惭愧,低头不语。

  我忙道:“你也不用谦虚,你这一关就过得我心惊胆战,要不是……”说到这我忽然不知道该怎么说了,我到现在也想不明白水墨和尚为什么武功奇高却没有剑气,难道他也是天生不能修炼剑气的废柴体?可是要是那样估计也绝难练成这么高的武功,而且他似乎对剑气的运用并不陌生,一个能把缚神卫指挥得如臂使手、如手使指的人肯定不能对剑气一窍不通。

  水墨接住我的话茬儿笑呵呵道:“要不是最后发现老衲是一个毫无剑气的花架子,小史将军只怕还真要费些周章。”

  我说:“何止,你但凡只要是个剑师水平,我肯定打不过你。”

  朱啸风见我们两个惺惺相惜,挥退众人把我们让进寝宫,叫人奉上茶水,问我:“贤弟,此间没有外人,你跟朕实话实说,缚神卫怎么样?”

  我由衷道:“非常厉害,区区四个人就几乎搞得我灰头土脸不能自拔,要不是剑气稍弱,我真的就给他们制住了。”

  朱啸风点点头,笑眯眯道:“那你可知道平曰教习他们武功的是谁?”

  要是他以前这么问我肯定答不上来,不过今天这个问题一点难度也没有,普天之下除了水墨还能有谁?我看看水墨,水墨笑道:“让小史将军见笑了。”

  朱啸风道:“不错,就是水墨大师。”水墨果然是缚神卫的总教头。

  我终于还是忍不住把那个问题问了出来:“大师武功这么高,为什么没有修炼剑气?”

  水墨道:“20多年前一场大病,一身的剑气都废了。”

  我叹道:“太可惜。”水墨道:“也没什么可惜,那时也无非就是一个新人。”

  朱啸风道:“你别听他谦虚,20年前,水墨大师已经是剑圣的级别!”

  “啊?”我吃了一惊道:“20年前,大师不是才刚40岁出头?”

  朱啸风点头道:“不错,人们都说大陆上没有不超过60岁的剑圣,孰不知在我洪烈帝国就出过40岁的剑圣。”

  对这一点我丝毫不加怀疑,水墨这样的武功非有得天独厚的天赋不可,说他40岁晋级剑圣,也在常理之中,我甚至想,苏竞天分刻苦无一不备,但她到水墨这个年纪,也未必有他这样的修为。

  我忙问:“大师得了什么病?”

  水墨淡然一笑:“不提也罢——那时我一身剑气都散了,可是与天下豪杰争雄的执念不改,一心钻研招式上的新奇,直到10年前参悟了佛法,这才找到内心的宁静,自此平安喜乐心无杂念。”原来水墨以前也不是和尚,那么他自然也不叫水墨,不过具体事情我也不好多问。

  朱啸风道:“也就是10年前,水墨大师开始教习缚神卫,大师淡薄功名,一直待在宫里从不抛头露面,世人只知缚神卫之强,却不知这强从何来。”

  看评论说老和尚是王语嫣,有点那意思吧。不过王语嫣是语言上的巨人行动上的矮子,老和尚行动上语言上都是巨人,他高,是因为他站在了自己的肩膀上……

  (未完待续)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

  • 我的美女总裁老婆

    最新章节:第1665章 【后记】
    简单地说,就是一个男人和一群女人的故事。都市感情生活为主,玄幻为辅,卫道士慎入…… 【书中内容纯属虚构,请勿与现实挂钩,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霉干菜烧饼03-22 已完结

  • 最强神医混都市

    最新章节:第5802章 轮回族
    搂着女总裁未婚妻,不料闺蜜又爱上自己。本以为低调去了社区医院,岂料护士双眼又泛桃心!当过兵王,又是神医,兼职修真,一路混迹都市,一路美女狂收。我的桃花运,运不断,做个帅哥太累了!

    九歌08-18 连载中

  • 神医圣手

    最新章节:第一零四一章 永生(大结局)
    他是名医,也是神医。
    就算是死神盯着的人,有他在,死神也要乖乖绕道而行。
    只要你相信他,你的任何疾病都不在是问题。
    这就是张阳,一个被称为上帝使者的人,一个有点张扬,但很可爱的人!

    小小羽03-22 已完结

  • 锦衣夜行

    最新章节:《后记》
    靖难削藩,迁都修典,五征蒙古,七下南洋,我无处不在,却无人知道我在。 乾坤入袖,锦衣夜行,低调!低调才是王道。

    月关03-22 已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