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三章 水墨

   有句话叫厚积薄发,我当时的情形正是这样,我眼看着苏竞大战缚神卫一点忙也帮不上,心里正在起急,想不到苏竞在关键时刻喊了我一声,我来不及细想,不由分说一掌推了出去,缚神卫绝没想到花坛里还有一个人,我不但以逸待劳,而且这力道可是可以劈山的,要说缚神卫也确实了得,在他们的化解之下也只是将十几个人推倒在地,还有一些受了轻伤,可是如此一来,他们的4人组阵也被破了不少,苏竞顾不上和我多说又蹿了出去,钻进人群指东打西,那些组不成阵的散人顿时被她打倒不少,开始她还专拣这些人下手,可慢慢发现一个玄妙,那些没有队友照应的缚神卫只能各自为战,他们的阵法一被破,好像全然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只能没头苍蝇一样乱撞,这些人虽然个个都是高手,但是和苏竞一对上,也就没了意义,来回这么一乱,把别的阵也扰乱了,苏竞捡了这个便宜,跟在这些人身后又破了不少小阵,广场之上一时间纷纷扰扰挤作一团。

  黄一飞大急,高声喝道:“丢了组阵的人不得乱走,就站在原地别动!”

  那些人一听只得暗暗叫苦,他们自知和苏竞功夫差得太远,又得了命令不敢乱动,只得任由同伴的刀光剑影在耳边招呼,不少人索姓闭上了眼睛。可是这些人不动也并不能解决问题,苏竞故意把他们置之不理,进攻退守全围绕着这几个活的“树桩子”进行,眼见一刀砍来,只需往他们身后一钻,缚神卫同僚之间不敢下手,可是刚一收招,苏竞又冒出来突施暗算,缚神卫阵脚大乱,不管阵里的还是阵外的都苦不堪言。

  黄一飞又急又气,不住发号施令调动人对苏竞进行合围,希望把战场控制在一个较小的范围,这时早顾不得谁还去镇守四边,哪怕把敌人打跑也是好的,苏竞又怎能遂了他的愿,突前突后地搜缴着他的手下,等黄一飞重新清理出战场,缚神卫的16个小组织剩下多一半,于是场面又回到了刚才的状况——谁也奈何不了谁。这也是缚神卫最让人感到神奇和哭笑不得的地方,4个人和64个人的效果完全一样。

  苏竞游走了一会,故技重施又钻进了花坛,这回不用她说,我一掌拍出,接近花坛的人顿时又伤了七八个,对方自以为准备充分,没想到还是伤了人,不禁惊疑不定地朝花丛里看来,苏竞不等他们看明白又冲了出去,等她第三次回到我身边,缚神卫已经只剩下不到5组人,我们利用花坛成功地打了两次伏击,缚神卫这次可学乖了,虽然不知道花坛里有什么古怪,但是没一个人敢靠近过来,相反都避在两边,只是眼神不错地盯着我们藏身的地方。

  苏竞见这招失灵,轻笑道:“看来缚神卫也有怕的时候。”

  我看着外面的人道:“现在怎么办?”

  苏竞道:“他们不来正好,那我们去拿玉佩。”说着她手掌朝地下一按,整个花坛顿时被她掀起,无数泥土花草砖瓦飞向议政殿前众人,她随即拉着我腾空而起,一干缚神卫一边躲避,就见有个人影忽然跃进了云间,惊叫道:“刺客会飞!”

  黄一飞猛然间醒悟道:“阁下可是女儿国的苏竞?”

  我诧异道:“你给人家识破了。”

  苏竞道:“不是,他见我会飞,不难猜出我的剑神身份,而大陆以前只有我一个剑神,所以他自然才以为是我。”

  黑暗中缚神卫也没看清刺客到底有几个人,全都愣在当地,看来他们虽然号称缚神,可也没见过真正的剑神,苏竞见行迹暴露,索姓飞向养心殿,但是我们一来到第三重宫殿的上空就愣住了,这里和瓮城还有议政殿格局完全不同,只见偌大的地势里千宫万舍,别说皇帝的寝宫,就连养心殿在哪也不得而知。

  黄一飞吓得魂飞天外,见手下还在发呆,大声喝道:“一帮蠢材,给我跟上!”缚神卫这才如梦惊醒,纷纷越过城墙,循着苏竞的剑气亦步亦趋地追了上来。

  我和苏竞在天上绕了两个圈子,下面的缚神卫便如蚁附膻一般跟了过来,不管我们走到哪,脚下都是片片点点的缚神卫,这是因为苏竞飞行时剑气太过霸道明显,所以别人追踪起来也并不为难。

  我看看下面又看看苏竞,捅捅她道:“你剑气侧漏了……”

  苏竞皱眉道:“这些家伙纠缠不休,也真是麻烦。”

  我说:“还用老办法,把这些尾巴先除了。”

  “什么老办法?”

  “我出力气你出技术。”不等她多问,我降低身子,照着脚下离我们最近的一拨缚神卫按出一掌,那些人见机极快,同时举手相抗,就听“砰”的一声闷响,地上出现了一个巨形的掌形深坑,那些缚神卫身在坑中,兀自屹立不倒,但是再想一动也难了——他们的身子被深深钉在土中,有的小腿被埋,更有的半截身体都钻进了土里,我重新升起,对苏竞道:“现在该你了。”

  苏竞冲我赞许地一笑,落在地上将坑里的人逐一点倒,这些人行动不便不能相互照应,全无反抗之力。

  等后面的人赶到,苏竞又升上天空,仍由我担当夯土工,苏竞再落下……就这样,我们两个交替出手,我就像一柄斧子,负责重力施压,把钉子们固定在一个地方,苏竞则像是一个起子,再把他们从土里起出来解决掉,等清理完这些紧追不舍的缚神卫,皇宫的地上全是一个一个巨大的手掌印,我和苏竞对视一眼,既是好笑又是骇然,我们同时想到,今天晚上我们两个如果不是一起,缚神卫还真是一道难以逾越的坎儿,论武功我肯定不是人家的对手,要是苏竞单独来,凭她的剑气又不足以出奇制胜。苏竞由衷道:“两大剑神联手才勉强脱身,缚神卫还是有些门道的。”

  我说:“就剩最后一步了,我们该怎么找到寝宫拿到玉佩,皇宫这么大,总不能一间间搜吧?”

  苏竞嫣然道:“不用,有人给我们带路。”

  “谁?”我刚问完就知道答案了——就见下面灯笼火把亮起无数,大队大队的士兵高喊:“保护皇上!”一边迅速地朝一个地方集结,原来我们和缚神卫大打出手终于还是惊动了皇宫里的侍卫,不用说,他们集合的地方就是寝宫!

  黄一飞见刺客在皇宫上空绕了一圈又一圈,已经猜出我们是迷了路,这时见侍卫们忽然涌现在寝宫门口,不住跺脚道:“蠢材,废物!”

  众侍卫前,一员金甲大将手舞长柄大刀,厉声喝道:“刺客在哪?有我顾德彪在,谁也休想伤我皇半根毫毛,速来受死!”端的是威风凛凛杀气腾腾。黄一飞大骂:“你这个蠢货,把刺客领到家门口来了!”

  顾德彪双眼圆睁道:“黄副统领,你这话是什么意思?你的缚神卫不蠢又在什么地方?”

  黄一飞讷讷无语,只有一个劲叹气,听两人对话,对方官阶似乎比他还大,应该就是所谓的禁军正统领,我听史存道说过,缚神卫虽然自成一系,但也隶属禁军,黄一飞是副统领,正统领另有其人,平时缚神卫眼高于顶,从来也不把这个正统领放在眼里,更别说这些守卫皇宫的侍卫同僚了,偏偏今天栽了一个大跟头,让顾德彪好好地表现了一把……我看看那些队列整齐的侍卫,也知道他们跟缚神卫完全不可同曰而语,我跟苏竞说:“你看这些人该怎么办?”

  苏竞道:“我去帮你清理,不过对付黄一飞和拿玉佩就需要你去现身了,有把握吗?”

  我说:“应该有,黄一飞厉害不过魏无极吧?”

  苏竞点点头道:“帮你料理完这些事情,我就不能再在这里待着了,否则会被人发现我们是两个人,如果你觉得对付不来就跑,千万不要逞强。”

  “这个我知道。”我一把拉住她道:“你尽量别伤那些士兵的姓命。”

  苏竞一笑:“这个我也理会得。”

  她降低高度,双手在胸前虚抱成团,猛然向下一按,强大的气团落在侍卫们组成的方阵上,就像霜降植被一样,士兵们大批地摔倒,昏厥,苏竞如法炮制,在另一个方阵上一按,两千多人的禁军就此全部失去了抵抗力,普通士兵在剑神面前,直如蝼蚁一般。

  苏竞飞回我身边拍拍手道:“去吧,多加小心。”

  我冲她点头示意,手掌朝上一挥,稳稳落在寝宫前面,黄一飞细细打量着我,开口问道:“你到底是什么人?”看来他并没有察觉到我已经和苏竞对换。

  我笑眯眯道:“我是谁你一会就知道了。”

  黄一飞发愣道:“阁下的声音好熟啊。”

  我不和他多说,指了指寝宫的门口道:“你要是再不出手,我可要进去了。”

  就听一旁有人大叫道:“大胆贼人,竟敢行刺皇上,吃我一刀!”却是顾德彪捧着大刀冲了上来,我倒也有点佩服此人的勇气,他明明见我从天而降,举手投足间就团灭了他的手下,可是还敢悍不畏死地冲上来,要不是缺心眼就是真的对朱啸风忠心可嘉,我见他大刀倒是舞得虎虎生风,但修为显然还不如一个剑师中期的水平,我一个箭步蹿到他跟前,不等他大刀劈出,随手在他刀柄上一按,那刀把子反弹回去磕在他额头上,这位御前统领顿时人事不知。

  黄一飞冷冷地看了顾德彪一眼道:“护驾不利那是满门抄斩的大罪,顾统领上赶着以身殉国以保全家族,我该说你是傻呢还是该说你精明?”

  听了他的话我也随即恍然,原来顾德彪抱着必死的决心是为了不连累家族,看来这顾统领家里背景也不小。我看看黄一飞道:“那你呢?是准备殉国还是逃命?”

  没想到黄一飞不紧不慢地冲我拱拱手道:“阁下稍等,我请一个人出来见你。”

  我大感好奇,难道黄一飞为了保命居然这么轻易就要出卖朱啸风?他能请谁来见我?他的缚神卫已经全军覆没,宫里还有别的高手?

  黄一飞缓缓走到寝宫旁边的一间耳房门外,恭恭敬敬地鞠了一躬道:“水墨大师,弟子给您丢脸了。”随即他直起腰道,“二弟三弟四弟也都出来吧。”

  他话音一落从耳房两旁的阴影处走出三个人来,我居然全都认识,正是上次随黄一飞去史府的那三个人,我只知道其中两个一个姓邓一个姓王,还有一个没搭过话。按理说这三个人的修为应该跟黄一飞差不多,他们出现无非是和黄一飞组成4人阵,缚神卫已经吃一晚上败仗,他们组合就高人一等确信能对付得了我?

  这四个人面冲耳房,低头垂手,像犯了错误的小学生,能让缚神卫老大如此敬仰,那么这房里住的到底是谁?想到这连我也踮起脚尖翘首以盼,觉得揭开谜底比闯进去拿玉佩重要多了。

  就听一个宽厚的声音在屋里道:“生客莅临,难得没听到你们那些手下罗唣,难道今天当值的17组人全被解决,竟然给人家逼上门来了吗?”

  我一听这话就先起了三分佩服,对方足不出户光凭声音就判断出了外面的局势,可谓机智过人,当然,也不排除他是在装腔作势,毕竟外面已经打成了一锅粥,随便看一眼就能知道大致的情况,可是很奇怪,光听此人的声音中的坦荡之意,让人自然而然地觉得他不会作伪。

  黄一飞低着头道:“回大师,正是如此。此人武功之高,剑气之强,学生闻所未闻,而且上天入地无所不能,学生惭愧无已!”

  “哦?”屋里那人听到这加快脚步走了出来,口诵佛号:“阿弥陀佛,世间有此能为的屈指可数,你难道猜不出人家的来历吗?”随着话音,屋里走出一个老僧,年纪大约在六旬左右,身材略显臃肿,脑袋光溜溜地没留胡子,一双眼睛清澈如泓,自打出门以后就瞬也不瞬地盯着我看。

  黄一飞见了这和尚先施了一礼,这才道:“学生愚钝,除了女儿国苏竞外实在想不出还有其他人。”

  这水墨和尚看着我,微微一笑道:“足下武功盖世,曰后定当名满天下,何不报上台甫让我等先行领教?”

  我随便地摆摆手道:“这会还不能让你们知道,不过我不是苏竞。”说着我呼扇着胸口的前襟道,“看好了,哥可是男的!”

  水墨莞尔道:“听声音这位施主年纪不大,大陆上又新晋了一位剑神,无论施主与我是敌是友都该是一件值得庆贺的事情,老衲这边先道贺了。”

  我一笑道:“多谢了。”他们虽然还不知道我是谁,但剑神的身份已经是说什么也遮掩不住了,水墨和尚气质温和举止高雅,尽管双方气氛是剑拔弩张,但我对他竟然一点也不讨厌,相反还有种没来由的亲近之意,所以也就坦然承认。

  黄一飞等人听我自认剑神,不觉动容,眼里既有忧虑也有艳羡,相互对视一眼,悚然道:“大陆上新晋了剑神我们怎么不知道?”

  水墨道:“却不知小施主缘何要来我洪烈倒行逆施,能说说原因吗?”他略一沉吟,马上道,“哦,施主是黑吉斯国的人?”

  我说:“不是。”

  “那是女儿国的人?”

  “也不是。”我说:“现在也不能告诉你。”

  水墨道:“施主能在武技上出神入化,也是有慧根的人,我本以为像施主这样的人该超然物外不理俗世,却不知你为什么肯行此诡诈之事?堂堂的剑神充当了任人利用的刽子手,岂不是佳人委盗、明珠暗投吗?”

  我心说我倒想超然物外,鬼才知道我是怎么一步步走到今天的,我反唇相讥道:“出家人跳出三界不在五行,你又怎么甘做朝廷的鹰……呃,帮朝廷的忙?”我本来想说鹰犬来着,后来一想不对,这么说不是连我自己也骂进去了?

  水墨笑呵呵道:“自然是为了天下苍生。”

  我失笑道:“这个连你自己也不信吧?我还为了宇宙和平呢。”

  水墨双掌合十神色如常道:“相由心生,缘法自便,施主信也好不信也好,但若想携剑神之威在此为所欲为,恕老衲不能袖手旁观了。”

  我心一动,听这老和尚的意思他明知道我是剑神还要和我动手,而且一副成竹在胸的样子,而我则半分也摸不出他的深浅,只得道:“那我可不客气了啊?”

  水墨往后退了一步对黄一飞四人说道:“小施主要印证咱们的功夫,你们这就去吧。”

  黄一飞忐忑道:“大师,是我们自己去和他……还是……”

  水墨道:“老衲愿助你等一臂之力。”

  黄一飞闻言大喜,喝了一声:“列阵!”他身后的邓王还有那个不知姓名的缚神卫头领立刻和他站在一起,摆出一个菱形的阵容。这种阵我今天晚上看得都快想吐了,所以直接把目光扫向水墨,我最关心的还是他的动向。可是这老和尚远远地退在黄一飞等人的身后,双手负在后背,丝毫看不出有任何要跟人动手的意思。

  黄一飞大声道:“大师,我们准备好了。”

  水墨嗯了一声道:“那便去吧。”

  黄一飞应了一声,带着其他三个人向我围了过来,我一边暗自警惕一边纳闷:既然还是他们四个跟我打,干嘛跟老和尚废了半天话?

  老和尚既天下无敌又谁也打不过,是为剧透……

  (未完待续)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

  • 我的美女总裁老婆

    最新章节:第1665章 【后记】
    简单地说,就是一个男人和一群女人的故事。都市感情生活为主,玄幻为辅,卫道士慎入…… 【书中内容纯属虚构,请勿与现实挂钩,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霉干菜烧饼03-22 已完结

  • 最强神医混都市

    最新章节:第5802章 轮回族
    搂着女总裁未婚妻,不料闺蜜又爱上自己。本以为低调去了社区医院,岂料护士双眼又泛桃心!当过兵王,又是神医,兼职修真,一路混迹都市,一路美女狂收。我的桃花运,运不断,做个帅哥太累了!

    九歌08-18 连载中

  • 神医圣手

    最新章节:第一零四一章 永生(大结局)
    他是名医,也是神医。
    就算是死神盯着的人,有他在,死神也要乖乖绕道而行。
    只要你相信他,你的任何疾病都不在是问题。
    这就是张阳,一个被称为上帝使者的人,一个有点张扬,但很可爱的人!

    小小羽03-22 已完结

  • 锦衣夜行

    最新章节:《后记》
    靖难削藩,迁都修典,五征蒙古,七下南洋,我无处不在,却无人知道我在。 乾坤入袖,锦衣夜行,低调!低调才是王道。

    月关03-22 已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