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 秘密潜入

   “这些天你都去哪了?你知不知道我都快急死了?”本来苏竞随我来洪烈帝国是为了保护我的,我一个人冒着风险对抗魏无极拯救史府,对这个丫头可以说是怨念横生,可是见了她之后只说出这么一句话来,那是因为我真的很担心她的安危,虽然女儿国和洪烈没有公开对敌,但是要给他们的人知道苏竞就在京城,肯定要对她不利,这几天我得不到她的音讯,又无法找她,满腔的埋怨早已化作担忧。

  苏竞笑盈盈地看着我:“你急什么,我能有什么事?”

  我翻个白眼道:“你没事我可有事。”

  苏竞细细打量着我,故作平常道:“你有什么事?”

  我在马上弯腰捧心,失声道:“哎哟。”

  苏竞大急,探过身来关切道:“你受伤了吗?”

  “嗯。”

  “伤口在哪?”

  我趁着她身体前倾,忽然伸手朝她脸上摸去,涎皮赖脸道:“这么长时间见不到小竞竞,人家心里难过。”

  苏竞立刻明白上当,又是好气又是无奈,手里马鞭一卷就想挡开我,我自然而然地一缩,随即捏住了她的手腕,苏竞一是猝不及防,二来对我没有戒心,一下被我抓住,意外道:“你的功夫长进了不少啊。”

  我得意道:“这都要拜魏无极所赐。”

  苏竞道:“史府的事情我只粗略地听人们说起,具体是怎么回事?”

  “三色石你知道吧?原来他们的老大魏无极和史存道40年前有仇,他这次带着三色石的杀手倾巢出动是为报仇来的。”

  苏竞眉头一皱道:“不全是。”

  “怎么?”

  苏竞道:“我这几天打听到一个消息,黑吉斯的皇帝花重金请三色石出手,具体行动不明,原来着落在了魏无极身上,三色石一直就和黑吉斯勾勾搭搭,想不到这次动了大手笔。”

  我一拍大腿:“我早该想到的,段天涯不就是他们请去杀我的吗?”

  苏竞道:“史存道先入为主,认定魏无极寻他是了解旧账的,所以也没往这上想,不过他们的探子应该很快会把这个消息传过来——不说他们了,说说你是怎么对付魏无极的?”

  我叹气道:“说起这个你可害苦我了,九死一生啊!”我把魏无极如何在史府门上印了血手印,怎么保护三位夫人,又怎么大战魏无极叙述了一遍,只不过不免加油添醋,3分凶险说成10分,其中还参照了不少小豆子的桥段……苏竞听得愣怔了半晌,说道:“你受苦了,这次是我的过错。我不该离开你。”

  我问她:“这些天你到底干什么去了?”

  苏竞道:“我去了一趟黑吉斯。”

  “哦,打探到什么消息了吗?”

  苏竞道:“黑吉斯30万兵马已经开赴前线,不曰就要穿过黑森林。”

  我撇嘴道:“就这个呀?”

  “当然不是,我还得知他们在境内已集结了150万军队,分成三路出发。”

  “三路?”我诧异道:“他们除了要打洪烈,还要打谁?”

  苏竞道:“三路都是奔洪烈来的,主帅分别是澹台朗、秦义武、吴司中,这三个人都是黑吉斯的名帅,他们的任务就是不惜代价拿下洪烈帝国的厉州抚州信州三城,以为据点,为最后的总攻做准备。”

  我咋舌道:“这么说加上30万先头部队总共180万人马还不是他们的全部力量?”

  苏竞道:“知道为什么找你来了吧?”

  我忙问:“他们真没打算对女儿国用兵?”

  苏竞道:“不但没这个打算,而且黑吉斯的皇帝已派出使者与我女儿国媾和,他们现在在路上了。”

  “难道不是掩人耳目?”

  “不是,黑吉斯军已经得到明确命令,在不拿下洪烈帝国之前,绝不许往女儿国发一兵一卒,他们甚至已经计划好,占领洪烈后的10年内也不会有任何动作,一来休养生息,二来麻痹十八国联盟和女儿国。”

  我吃惊道:“连这些都计划好了?你是怎么知道的?”

  苏竞道:“澹台朗给手下开会的时候我就在窗外。”

  我掰着指头道:“如果这场仗打10年的话,那么女儿国就有20年的太平曰子过,女皇还肯和洪烈帝国结盟吗?”

  苏竞道:“这个我也说不上,所以此间事情一完我要回去一趟。你这边还有什么事吗?”

  我说:“当下就有一件——朱啸风要我去刺杀他。”

  “你说什么?”

  “是假的,他想试试缚神卫的成色。”

  苏竞一听立刻了然,说道:“顺便也试试你这个剑神的成色。”

  “嗯,这个大家都心知肚明,所以我很纠结要不要全力以赴。”

  苏竞道:“你以为你尽全力就能成功?”

  我说:“开玩笑,魏无极怎么样?还不是我的手下败将?”

  苏竞摇头道:“格斗和刺杀完全是两回事,不说你剑气时有时无,就以你那两手三脚猫的功夫,一进皇宫就被人发现了。”

  “那又怎么样,谁是我的对手?”

  “呵呵,皇城侍卫没有一万也有八千,就算排着队给你杀你要杀到什么时候?朱啸风要的肯定不是这个效果。”

  “那你说我该怎么办?”

  “你先说你想不想赢这个赌?”

  “你的意思呢?”

  苏竞道:“要赢的,如果你输了,朱啸风不免要看低你三分,你赢了,你在洪烈帝国的地位又会不同。”

  我说:“照你看,我有几成胜算?”

  苏竞不假思索道:“连一成也没有。”

  我说:“那我还去个毛啊。”

  苏竞道:“我话还没说完,你自己去一成都没有,如果我陪你去,那至少有五成。”

  我不屑道:“哪有你这样贬低别人抬高自己的?那干脆你替我去一趟算了。”

  苏竞道:“你听我把话说完,我独个去成功率一样很小,非得我们两个一起不可。”

  我意外道:“咦,你也有用得着我的时候啊?那是什么道理?”

  苏竞道:“深入皇宫刺杀皇帝,少不了有一场硬仗要打,我们既不能硬闯也不能全凭投机,你剑气还强于我,我们两个联手,才有成功的希望。”

  我琢磨了一下她话里的意思,抠着嘴道:“意思是我只能充当苦力给你打下手呗?”

  苏竞嫣然道:“你这么说也差不多,就是这个意思。”

  “有具体的计划吗?”

  苏竞道:“你能不能先找一副皇宫的地图来?”

  我说:“这个我想办法,朱啸风给我三天时间,你觉得哪天行动合适?”

  “择曰不曰撞曰,我看就在今天。”

  “好,那我们在哪汇合?”

  “你先回去准备,晚饭后我自会去找你,咱们今夜大干一场!”

  我嘿嘿坏笑道:“一场怎么行,时间要早,我们不如来个梅开二度梅花三弄如何?”

  苏竞也不知是听不懂还是故意不加理会,意兴勃发道:“哼,缚神卫好大的名头,我倒要看看他们能不能名副其实!”

  我暗暗叹气,看来起名号也要考虑别人的感受,缚神卫还没怎么的呢,就先把这个心高气傲的小妞得罪了,人家叫五鼠,你就叫御猫,《七侠五义》里那点破事不就因此而来吗?

  苏竞道:“那我们就在这里分手,免得别人起疑。”

  我拉住她的手道:“别急走嘛,这么长时间没见,让哥看看你是瘦了还是胖了?”我只是说笑,但无意中往她脸上一扫,就见苏竞真有清矍之色,不禁摸着她的脸道,“你真的瘦了。”

  苏竞一笑闪开,拍马而去。

  那乌龙骓老大不情愿地驮着我来到史府门前,没等下马,史存道已经领着史家三兄弟迎了出来,老头朝服还没脱,一把把我从马上拽下来道:“皇上跟你说什么了?”

  我随口道:“皇上封我左前将军。”

  史驰诧异道:“那……那可是二品大员,乖乖不得了,再有三年五载,你这小子不是要赶上为父了?”

  史存道笑道:“你算什么,再有三年五载,怕连老夫也不在话下了。”看来皇帝虽然有些话没说,但老头已经有预感了……这时史飞看着我骑来的马吃惊道:“这,这不是乌龙骓吗?”

  众人一听纷纷围上,史动摩挲着马鞍道:“确实是乌龙骓,连鞍韂都不曾换过。”

  我挥手道:“皇上送的。”

  史驰急道:“五郎你糊涂,这种礼物你怎么敢要呢?”

  我纳闷道:“是皇上给我的,我为什么不敢要?”

  史驰道:“这是皇上骑过的御马,这其中的干系你还不明白吗?”

  我小声嘀咕:“皇上骑过的东西多了,只要不是娘娘不就行了?”不过这话我可没敢让他们听见……史飞小心翼翼地看着马鞍道:“送马也就算了,这可是皇马鞍,你就这么骑着它招摇过市,万一给哪个御史看见参你一本,往轻了说也是革职查办的罪名。”

  那马鞍呈朱红色,质地沉厚,乃是用纯金打造,周身刻满云纹,一条红龙似乎要破云而出,洪烈帝国以红为尊,又加以龙饰,这东西一望就知是皇室用品。

  史动道:“我看还是送回去比较稳妥。”

  史存道不以为意道:“既蒙皇上厚爱,送回去反而不美,这样吧,马留下,只是马鞍一定不能再用。”说到这他笑呵呵地看着史动道,“至于御史那边参不参五郎,还要看你这个做女婿的会不会讨好你的老泰山。”史存道很少和晚辈开玩笑,史动被他一挤兑,也不知是该哭还是该笑,尴尬不已。

  我凑前一步道:“爷爷,那个……三小婶那件事您已经知道了哈?”

  史存道笑眯眯地看了我一眼道:“怎么,你三叔还想请你给他当一回说客?”

  我挠头道:“我是看三小婶那人挺实在,人真不错……”

  史存道斩钉截铁道:“少废话,要依你你说怎么办?”

  我啪地来了个立正,一板一眼道:“回爷爷,人家一个大姑娘跟了我三叔,咱们史家要是不能给人家一个名分就说不过去了!”

  史动一听我这么说吓得魂飞魄散,普天之下,谁敢跟史存道这么说话啊?

  史存道瞪了我一眼,又看看一边大气也不敢喘的史动,哼了一声道:“下不为例!”史动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趁史存道不注意一个劲冲我作揖。

  史存道走了两步忽然又转过身来,瞪着史驰和史飞道:“老三是特殊情况,你们两个不许给我动这歪心思!”兄弟二人诺诺连声,我小声笑道:“动了也不打紧,我再给你们说去。”

  史驰刚要训斥,我忙道:“对了爹,我找你有事。”我说,“皇上赐了我御马,许我出入皇宫不禁,您能不能把宫里的地形方位大致和我说说,也防止我乱冲乱撞唐突了皇上。”

  史驰点头道:“说得甚是,你随我来我给你画张简图。”

  我大喜,跟着史驰来到他房间,史驰取出纸笔,先画了一个长方形,随后在中间画了四条横杠,说道:“皇宫分为四部分,首先是外城……”

  我说:“就是百官下马的地方呗?”

  “不错,这外城空旷无物,其实就是瓮城,如果有外敌来犯,这里是防御的重点。外城进来首当其冲的就是议政殿,文武百官就在这里上朝,议政殿独占一城,跨过议政殿是中城和后城,养心殿和暖阁都在中城里,这里是皇上召见内阁大臣和心腹的地方,后城也就是后宫,这个地方你不得召唤,不可轻进。”

  我指着地图道:“那么皇上的寝宫就在这里了?”

  史驰道:“错了,咱们皇上励精图治,所以寝宫设在养心殿旁,每夜就寝大多在这里,除非有哪位娘娘过生才在后宫休息。”说着史驰在地图上第三个格子里点了一个点。

  我点头道:“原来在这里,这么说来,养心殿附近守卫一定是最森严的吧?”

  “那是当……你问这个干什么?”

  “哦,随便问问。”我怕史驰起疑,忙将地图拿在手上,研究了一会,我忽然发现一个问题,那就是一般皇城最多城外有条护城河,可是洪烈帝国的皇城不但有瓮城,而且三重院落的隔断也都有城墙防护,似乎是随时都在防御敌国大军攻伐一样,一问史驰,史驰道:“你也发现这其中的奥秘了。”

  “什么奥秘?”

  史驰不直接回答,而是说:“我问你,咱们的京都离边境多远?”

  这个我自然说不上,只好道:“好像不太远。”我当初骑马去往十八国,依稀记得从都城出发到达边关也就三天不到的时间,女儿国的都城到边境则要骑兵快马走上10天,洪烈帝国幅员辽阔,肯定不止这点疆土,这只能说明他们的都城离边境很近,这一点大违常理,因为一般的皇帝选首都都爱选在国家的中心位置,这样既安全又方便地方官进京议事,朱啸风是怎么想的?

  史驰道:“这点正是历任皇帝的用心良苦,定都于此,每失一座边城,皇上的安全就多受一分威胁,皇上以此来激励将士奋勇,也表明决不妥协的决心,就算京城沦陷,皇城也要战至最后一兵一卒,所以皇宫壁垒重重,那是为抵御大批军队入侵做下的准备。”

  我点点头,洪烈帝国从上到下尚武精神由此可见一斑,只是这也给我和苏竞的行动增加了不少难度。

  别了史驰我回到自己的小院,一边继续研究地图一边等苏竞,天刚黑下来的时候,就见门口白影一闪,苏竞已经信步走进来,绿萼本来为我掌着灯,被她点晕,苏竞随手扔给我一身衣服道:“换上。”

  我抖开一看见是和她身上一模一样的白色长袍,我说:“怎么不是黑的?”

  苏竞道:“黑白本无分别,再说堂堂剑神穿一身夜行衣还不够丢人的。”

  我换好衣服,忽然想起一个问题:“我这么晚穿成这样出去别人问我我怎么说?”

  苏竞道:“很简单,别让别人发现——刺杀从现在开始。”她一只手穿到我肋下,半提半拽带着我出了院子,穿廊壁过小径绕开史府的侍卫,如入无人之境,不大一会就来到了街上,这里早备好了两匹马,我指指天上道:“我们为什么不飞着去?”

  苏竞道:“别傻了,那样的话离着老远就给人察觉了我们的剑气,不等靠近皇宫就被发现了。”

  我上了马,和苏竞一起奔向皇宫,在路上我拿出地图指给她看,介绍道:“我只进过外城和议政殿所在的前城,外城地势空旷,不好藏匿。”

  苏竞道:“空旷不怕,反倒是地势复杂容易暴露。”

  我问:“这是什么道理?”

  苏竞道:“地势复杂便于你藏身同样也便于别人藏身,说不定你蹲在哪个角落后面就有一双眼睛在盯着你。”

  靠近皇宫时,我们两人弃马不用,就见宫门外数队卫兵正在巡逻,过往交叉几乎毫无间隙,苏竞两眼不错地盯着看了一会,突然拉着我向宫墙掠去,我大吃一惊,这样一来不是立刻就给卫兵发现了吗?

  然而苏竞就是找到了一个间不容发的空当,在两队卫兵一起转身背朝背的时候从两队人中间钻了过来,随即身体紧贴在宫墙之上,借着墙边树荫遮挡,这第一关总算是过了,及至两队人再次转身,几乎只用了零点几秒。

  我擦着额头细微的冷汗,小声道:“这活儿可真不好干。”

  苏竞按住我的嘴唇:“嘘!”她往头顶上方看着,城墙上同样有士兵在巡逻。她拿出一个面罩示意我套在头上,小声而郑重地跟我说:“记住,从现在起我就是你的影子,决不能被他们发现我们是两个人,否则你前功尽弃,搞不好还要引起女儿国和洪烈的战端。”说着往自己脸上也套了一个罩子,只露出一双眼睛。

  我点头道:“我明白——我什么时候召唤剑气?”

  “不忙,我叫你准备时再说,现在我们上去!”苏竞拉着我向上一跃,我满以为她又得把我拽得晕头转向,没想到她就像一只热气球一样慢慢上升,在墙头下面稍停了片刻,听着头上脚步声走过,我们马上蹿上城墙,苏竞带着我往墙那边一跳,又轻轻巧巧地落下来,就这样,我们已经进了内城。

  没啥可说,谢谢那些一直支持小花的朋友,状态最近有些低靡,但我相信会有回升的时候,我总想把最好的东西拿给你们,拿不出时就会对自己很失望,挣扎在自我放逐和雄起之间,耽误了时间,伤害了读者。

  以上。

  小花花

  (未完待续)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

  • 我的美女总裁老婆

    最新章节:第1665章 【后记】
    简单地说,就是一个男人和一群女人的故事。都市感情生活为主,玄幻为辅,卫道士慎入…… 【书中内容纯属虚构,请勿与现实挂钩,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霉干菜烧饼03-22 已完结

  • 最强神医混都市

    最新章节:第5802章 轮回族
    搂着女总裁未婚妻,不料闺蜜又爱上自己。本以为低调去了社区医院,岂料护士双眼又泛桃心!当过兵王,又是神医,兼职修真,一路混迹都市,一路美女狂收。我的桃花运,运不断,做个帅哥太累了!

    九歌08-18 连载中

  • 神医圣手

    最新章节:第一零四一章 永生(大结局)
    他是名医,也是神医。
    就算是死神盯着的人,有他在,死神也要乖乖绕道而行。
    只要你相信他,你的任何疾病都不在是问题。
    这就是张阳,一个被称为上帝使者的人,一个有点张扬,但很可爱的人!

    小小羽03-22 已完结

  • 锦衣夜行

    最新章节:《后记》
    靖难削藩,迁都修典,五征蒙古,七下南洋,我无处不在,却无人知道我在。 乾坤入袖,锦衣夜行,低调!低调才是王道。

    月关03-22 已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