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章 我反正信了

   大战结束,士兵们开始打扫战场,这次史府和三色石可谓都损失惨重,士兵们两两抬着战友和敌人的尸体进行掩埋,救治伤者,人人肃穆。但每有人与我目光相对,总是报以一笑或躬身施礼,我顶住压力射杀三色石的杀手,居然意外赢得了士兵们的爱戴。

  几天后,史府上下已经清扫一净,表面上已看不出这里曾发生过一场残酷的厮杀,只是史府的侍卫们眼神里多了一些东西,有沉重,有威严,也有身为史家侍卫的自豪。

  这天我正和绿萼闲话,三色石袭击史府的第二天我便叫人接回了绿萼,其他三位夫人就留在了史动的外宅桂枝那里,说是要小住几天,理由居然是和桂枝相处甚欢,姐妹间不忍分离。就在这时,有一侍卫站在院门口,大声道:“报五少爷,老太爷请您过去叙话。”

  我出了门让他前面带路,那侍卫神态恭谨,一路将我引向史存道临时在家处理公务的地方。

  行至半路,就见一群佣人围在一处,圈里有人口若悬河道:“……就在这时,五少爷也不知从哪冒出来,吓了我一跳,当时我正趴在草窠里,哪里想到他是回来助阵的,我还让五少爷也跟我一起躲起来呢。”

  围观的人群顿时发出一阵哄笑,圈里那人继续道:“五少爷看了一圈,见我手里拿了个粪勺就要过去了——后来的事你们也知道了,五少爷用它也不知道杀了多少三色石的人……就这么一舀一泼,谁也躲不过!”

  人群里有人问:“现在那粪勺子呢?”

  “那可是我的宝贝,我已经洗干净收藏起来了,以后那就是我的传家宝,我死了传给我儿子,我儿子死了传给我孙子!”

  我推开众人道:“小豆子,你又开始说评书了?”

  小豆子见是我,兴奋道:“五少爷,您来了?”

  下人们一见我,纷纷过来见礼,六分恭敬倒带了四分亲热,这些人和侍卫不同,侍卫们视死如归,下人们却未必有这样的觉悟,所以侍卫们念着五少爷的是为自己兄弟扬眉吐气,他们想的却是五少爷救了自己的命。

  别了佣人们,我随着那侍卫径直来到史存道的屋外,刚走到门口我就猛的一抽鼻子,那是一股熟悉的沁人心脾的烟草味,我走进去一看,见史存道端着一个烟袋坐在宽大的桌案后面,嘴里悠然地喷着烟,看我进来,笑眯眯地欠了欠身道:“坐吧。”

  我坐在老头对面,赔笑道:“爷爷今天不忙?”

  史存道摆摆手:“忙不忙跟自己孙子聊两句的时间还是有的。”

  我东张西望道:“爷爷是有什么事跟我们说吗?”

  史存道道:“别看了,今天就咱们爷俩。”

  “哦。”我使劲抽了抽鼻子,静待下文。

  史存道见我不说话,似笑非笑道:“你就没什么跟我说的?”

  “呃……从哪说起呢。”我自然知道老头找我来的目的,自己一个废柴孙子离家出走后修为一曰千里,在最后关头居然化身剑圣,这件事对老头的震撼只怕不比魏无极带着三色石倾巢来袭小,这些天史存道没有对我进行问询,史家其他人也没任何人找我聊过,大概是在等我主动给他们一个交代。

  而我也有我的难处,虽然早在十八国边境就和云亲王定好了计划,但事到临头,还是过于突兀了,要知道,从剑童到剑生、再到剑士还可以勉强用天分出众解释的话,那么突然转化到剑圣简直就太逆天了,其中甚至不简单是量变到质变的关系,这在大陆人们的思维模式里是不可理解的,考虑到这些,我索姓把心一横道:“爷爷,其实我骗了您。”

  史存道道:“怎么回事?”

  我说:“其实……我不是什么剑圣。”

  史存道笃定道:“不对,这一点是不会错的,那天我明明感觉到了你的剑气,况且你若不是以剑圣之修为和魏无极对战,根本不能和他对上三招两式,更别说把他打跑了。”

  “这个……我说的骗您是说我压根就不是剑圣,我是……我是剑神!”

  “咳咳咳……”老头被一口烟呛得差点把眼珠子憋出来:“你说什么?”

  “您还记得在十八国边境有一个人单掌劈山么?”

  “……那,那?”

  “没错,那个人就是我!”与其遮遮掩掩,不如索姓给老头下一剂猛药,反正我的身份也是要挑明的,不如借这个机会一次倒出来。

  史存道瞪大眼睛怔怔无语,良久才喃喃说了一句:“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我毫不迟顿道:“上次我离家以后一路乱走,有天忽然做了个梦,醒来以后就感觉不大对劲了,那天我恰好赶到骆驼山脚下,得知了黑吉斯围困飞凤军,心想黑吉斯是敌非友,一掌下去,骆驼山就断了。”

  史存道倒吸了一口冷气:“就是这样?”

  我摊手道:“就这样。”

  史存道问:“你做了那个梦之后有什么感觉?”

  我说:“也没特别感觉,不疼不痒,就是丹田里时常有股气在跑,我后来才知道那是剑气,而且这东西时灵时不灵的。”

  史存道道:“那你那些奇怪招式……”

  我说:“我跟爷爷说的看山是一部分,大部分好像自己就会了,别人打我,我自然而然就有应对的法子,说起来也真是怪事。”

  史存道默默地在桌角磕着烟灰,似乎在思索,然后他猛地一拍桌子:“剑神转世!”

  我心下大乐,赵本山说得好啊,自己就找上去了——我假模假式地问:“剑神转世是什么?”

  史存道道:“20多年前,大陆上有位旷世剑神,其时两个大陆大战正酣,黑吉斯占尽上风,此人靠一人一剑,力劈黑奥斯古纳山,黑吉斯不得已撤兵,他也因为经脉崩绝而死,后来人们发现,剑神虽死,但他的力量竟不消灭……”于是老史源源本本把那个传说给我讲了一遍,和我在苏竞那听到的大同小异,看来这个故事大陆上虽说不上人尽皆知,但在几个国家的高层也算不上什么秘密了。

  史存道娓娓道来,最后总结道:“现在看来唯一的解释就是剑神的力量重新认主,而它的新主人,就是你!或者说,你就是剑神转世!”

  我一惊一乍道:“原来是这样啊?”

  史存道霍然而起,背着手在屋里一圈一圈踱步,不停喃喃道:“剑神……剑神……”最后他忽然站在原地放声大笑,“原来我孙子竟然是剑神!”

  我只得跟着站起,讷讷道:“爷爷,您没事吧?”

  史存道一个箭步冲到我跟前,抓住我的肩膀道:“你坐下,我问你,这件事还有别人知道吗?”

  “没有,我只告诉过您一个人。”

  史存道点点头,忽又皱眉道:“不好,这件事恐怕瞒不了多久。”

  “为什么?”

  史存道道:“你在众目睽睽之下大败魏无极那是无论如何也遮不住了,就算我们不说,缚神卫调查下来也得寻到根上,而且——此事的实情我需得向皇上禀明。”

  我故作糊涂道:“您不是说这事一经公开会对我不利吗?”

  史存道笑道:“傻孩儿,以前不说是怕对你的修为构成干扰,此刻你已身登巅峰还怕什么?况且——”史存道表情转为郑重道,“况且兹事体大,爷爷也不敢专私,新晋剑神,这对整个大陆都是影响深远的大事,我们不知道也就罢了,若是秘而不宣,皇上也要起猜疑的!”

  “起什么猜疑?”

  史存道双手用力,一字一句道:“五郎,你可知道你肩上的担子有多重吗?”

  我笑道:“担子不重,爷爷手重。”

  史存道一笑放手,随即严肃道:“你身为剑神那就不是你一个人的事了,从今以后,洪烈帝国的安危,数百万将士的姓命都在你一个人的肩上!”

  我摇头道:“这明明是您的责任嘛。”利用这个机会小小地拍一下马屁……史存道一双眼睛殷切地看着我,甚至有些炽热和讨好,倒像我是他爷爷一样:“五郎,你知道我对你父亲还有大哥二哥他们最大的期望是什么吗?”

  我摇摇头。

  “我希望他们能作战勇猛身先士卒,在我有生之年能出一两个人才,接过我手里的帅印,光大我史家门楣。”

  我敷衍道:“一定行的,没问题……”

  史存道大声道:“那你知道我对你的期望是什么吗?”

  我说:“您希望我好好学习天天向上,能在兵部考个公务员挂个文职。”

  史存道笑道:“以前还真是这样。”他咬牙切齿道,“可是现在,我希望你能带领三军,兵锋直抵黑吉斯的都城,一雪我洪烈这些年来屡战屡败的前耻,甚至灭掉黑吉斯以后再扫平天下一统大陆,为我洪烈帝国,为我史家,开创一片前所未有的盛世!”

  我心顿时凉了半截,敢情史老头也是一个战争狂人,扫平天下,那就免不了和十八国还有老妈兵戎相见,我这次来的目的可是为了他和老妈联盟的。

  史存道见我愕然,随即道:“当然,天下什么的那是以后的事,目前的当务之急是防备黑吉斯的进攻,三军将士若是知道有一个剑神在他们头前引路势必士气大振,黑吉斯殊不足道。”

  我说:“可是爷爷,我不会打仗啊。”

  史存道不假思索道:“当年的剑神也不会打仗,他力劈黑奥斯古纳山后黑吉斯的兵力仍强于我们,可他们为什么败了,就是因为军心溃散了,现在是一样的道理。”

  我暗暗叹了一口气,原来史存道和苏竞转的是一样的心思,都想让我当个花瓶,我试探说:“咱们为什么不和女儿国联盟呢?”

  史存道道:“谈何容易,联盟之后是我们去帮她们还是她们来帮我们呢?”

  我说:“自然是谁有难帮谁。”

  史存道微微一笑:“孩子话,联邦大陆论国力只有女儿国和我们相当,相互援助就要考虑到此消彼长的问题,与其貌合神离还不如各自为战,若没有黑吉斯的牵制,我们两家说不定早就攻伐起来,谈什么联盟?”

  我还想说什么,却发现史存道简简单单一个道理我竟无法辩驳,所谓国与国之间没有永远的朋友也没有永远的敌人只有永远的利益,这是一个真理,史存道想着要一统大陆,老妈心里未必没转过这样的念头,要真没想过那只能说明她是一个不合格的大将军,身为统帅,居安思危那也不能说错。

  史存道看着我傻笑几声,忽而又振奋不已,说实话我心里被他搞得毛毛的。其实我编的这个理由毫无技术含量,只不过事实摆在面前,也就由着我说了,史存道不是傻子,相反还很精明,但是再精明的人也有他知识领域的盲点,大陆上加我迄今才一共出现过三个剑神,史存道不疑我会骗他,那是因为他觉得我根本没必要骗他,况且他也不知道剑神的力量通过做梦传到我身上有什么不对,或许在他看来这才是我为什么会成为剑神的做好解释,事实上就算我说我是被呛了一口、摔了一跤就这样了他也只有听着,并且深信不疑。

  史存道冲我傻乐了一阵,遽然道:“对了,得赶紧把这个消息告诉你爹他们。”他命人把史驰和史迪扬他们都找来,这段时间里我们祖孙俩就闲聊了几句。

  “咦,您的眉毛怎么变短了?”

  “咳咳,剃了。”

  “为什么呀?”

  “咳咳,别问。”

  “黄一飞这几天没找您的麻烦吧?”

  “他还不敢。”

  “哎,说起来我给您丢人了,比魏无极高了一级还让他给跑了。”

  史存道又点上一锅烟,乐呵呵地道:“五郎,你知道以前最让我纠结的是什么吗?”

  “关于哪方面的?”

  “苏竞。”

  我挠头道:“您最纠结她不是洪烈帝国的人呗。”

  “错了!”老头抽着烟道:“我最纠结的不是她的国家,而是剑神居然是一个小娘们,这下就好了。”

  我撇撇嘴,老头重男轻女思想很严重啊,我说:“您老这么说我三叔的压力就更大了。”接着我们又聊了一会桂枝,这个老三的外宅虽然知道的人不少,却是谁也没见过,所以就连史存道说起来也掩不住满腔的好奇。

  史存道见我不住地盯着他的烟袋看,冲我一递:“你来一袋?”

  我大喜过望,早在来这之前,我什么也没带就准备了两条烟,可惜一来就被水给泡了,这么长时间只能干挨着,今天见史存道抽烟袋才知道这个世界也是有烟草的,馋虫早被勾起来了,这时再也耐不住了,一把接过道:“我试试。”

  老史见我鼻孔里喷出两道烟,纳闷道:“这个你是什么时候学会的?”

  我胡扯道:“可能是剑神原本就会,这本事又传到我身上了。”

  史存道感慨道:“剑神果然是无所不能啊!”

  结果史驰他们来的时候我和史存道正一人一口地抽烟呢。众人见我和史存道老哥俩似的你来我往地让烟,不禁都愣住了。史存道在大家面前又抖起了家长的威风,他背着手,开门见山地说:“告诉你们一件事——五郎他是剑神转世!”

  “……”

  看着众人震惊无比的表情,史存道补了一句:“至于你们信不信,我反正是信了。”

  上个星期,随着我妈他们去见她同父异母、从未见过面的哥哥(就是我大舅),去往河北省,随后在津京两地转了一圈,订的是24号的飞机,然后燕京就暴雨了,一改签就到了27号,此间猫于小旅馆,既写不出也无心写,拖沓至今,十分对不起大家。有心上来先请个假,怕你们骂我……此一行导致了以下几个后果:1,10天没更新。2,我二舅变成了我三舅。3,充分理解了“淹留”一词的具体含义。

  对于723事件,我只能说愿逝者安息,生者节哀,本不想写及这么闹心的事情,就当一个纪念吧。

  过敏今天正式开始了,终于踏实了。今曰喷嚏数:13过敏指数:★☆☆☆☆激烈程度:★☆☆☆☆

  (未完待续)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

  • 我的美女总裁老婆

    最新章节:第1665章 【后记】
    简单地说,就是一个男人和一群女人的故事。都市感情生活为主,玄幻为辅,卫道士慎入…… 【书中内容纯属虚构,请勿与现实挂钩,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霉干菜烧饼03-22 已完结

  • 最强神医混都市

    最新章节:第5802章 轮回族
    搂着女总裁未婚妻,不料闺蜜又爱上自己。本以为低调去了社区医院,岂料护士双眼又泛桃心!当过兵王,又是神医,兼职修真,一路混迹都市,一路美女狂收。我的桃花运,运不断,做个帅哥太累了!

    九歌08-18 连载中

  • 神医圣手

    最新章节:第一零四一章 永生(大结局)
    他是名医,也是神医。
    就算是死神盯着的人,有他在,死神也要乖乖绕道而行。
    只要你相信他,你的任何疾病都不在是问题。
    这就是张阳,一个被称为上帝使者的人,一个有点张扬,但很可爱的人!

    小小羽03-22 已完结

  • 锦衣夜行

    最新章节:《后记》
    靖难削藩,迁都修典,五征蒙古,七下南洋,我无处不在,却无人知道我在。 乾坤入袖,锦衣夜行,低调!低调才是王道。

    月关03-22 已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