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选择

   青坛主露了一手上乘的轻功,史存道打了他一眼道:“可惜!”

  青坛主顿了一下道:“你想说什么?”

  史存道道:“枉你年纪轻轻已是剑师后期,可惜不走正路。”

  我失笑道:“这也叫年纪轻轻?”

  史驰凝重道:“以60不到的年纪晋升剑师后期,确实难得,此人很有希望晋级剑圣,就是不知道为什么这样的人才居然肯为魏无极效力。”

  青坛主听了史存道的话,仍旧面无表情道:“正不正道不是史大元帅说了算的,你还是出招吧。”

  “好,看拳!”史存道知道多说无益,左拳一摆照青坛主的面门打去,右拳藏在腰间,两拳之间形成角度,就像一柄叉子,对方要是硬接他求之不得,想避则要费神留意右拳的虚招,是极为老到很辣的招数,史存道见青坛主以轻功见长,所以一上手就动了一个“巧”字。

  然而他一拳打过去,青坛主的身子竟然快捷无比地从旁边绕过,嗖的一下来到了史存道的右后侧,史存道微感意外却不惊慌,右肘向后磕击,按说青坛主偷袭不成想要闪开本来并不难,谁知他不但不退,反而双手搭在史存道的胳膊上,以其为杠杆,身子一荡又飘然到了史存道正面,两只细长的爪子化作无数虚影朝史存道上三路抓去,就听啪啪啪啪啪连响,两人一个身在半空一个在地上,于这电光火石的一瞬间已对了十几掌,青坛主无所借力,力道又不如史存道浑厚,最后一掌不等发出已被史存道抢了先,眼见他就要被史存道击落,在紧急关头,他身体忽然毫无征兆地向后一荡,就像一片羽毛似的飘了出去,史存道见敌人要逃脱,右手由掌化爪,哧的往怀里一带,终于还是距青坛主的衣服下摆差了不到半寸,给他逃了开去。众人见他把轻功练到这等浑若无物的境界,不禁骇然。

  史存道不等对手落地飞步上前,掌心向上拍出一记,青坛主故技重施,只不过这回是将身子凌空拔高了半尺,史存道招式使老,给他在掌心上一搭,借力使力地远远跃开。史存道看出对方力量是薄弱点,跟身进步扑上,青坛主见他来势凶狠,身子向旁一滑,又滑向史存道的侧后方,史存道见他人在半途,伸手去抓,青坛主在间不容发的一刻一缩,竟又给他跑了。

  两个人就在场地上你来我往地玩起了老鹰捉小鸡的游戏,只是初时是史存道想要抓住对方,然而青坛主脚下像装了轨道一样总能偷袭到他的后方,到后来反而说不清是谁捉谁了。史存道见速度上始终不及对手,便任由他偷袭,只用胳膊肘和反背掌和他交手,只见一个瘦小的身影绕着他上下翻飞,不时啪啪啪地过上几招,又即分开,就像一头沉着的老猫在和一只机敏的鹞子撕咬,老猫既捉不住鹞子,鹞子也无法重伤老猫,两个人表面上打得异常好看,实则已经陷入了焦灼。

  三色石的人站在墙头不断指指点点地说笑,就好像这史家的后花园是他们自己的地盘一样,魏无极看了一会,打了一个长长的哈欠,场上的两个人在姓命相搏,在他看来居然十分无聊。青坛主似乎察觉到了主子的不满,更加卖力地绕着史存道飞舞起来。

  我不禁问身边的史驰:“爹,你看最后谁能赢?”

  史驰眉头紧皱道:“现在还看不出来,要是一直照这样打下去,你祖父只要不失误是有赢无输,但是……”他往对面扫了一眼,后面的话没说,我却明白他的担心,青坛主只是三色石众多高手之一,史存道却是我们这边唯一的顶梁柱,老头以80岁的高龄,就算赢了这一阵,后面的拼斗也有心无力,局面几乎是一面倒地偏向于魏无极了。

  我宽慰他道:“放心,爷爷只要胜了这一场,后面的事情我来……”

  话没说完,史驰忽然惊叫道:“不好!”

  原来青坛主发动了一阵急攻,史存道背面迎敌终究不如对手灵便,胳膊肘一拐击空,肩膀上吃了青坛主两掌,史存道腰一弯大声咳嗽起来,但是我见他神色闪烁,拧背沉腰,笑眯眯道:“爷爷只怕要使诈了。”

  青坛主见敌人似乎是受了重伤,当下身子落稳,照着史存道后心打去,在史驰等人的惊呼声中,史存道猛然转身大喝,青坛主见他神威凛凛,明白中计时已经太晚了,两人距离呼吸相闻,尽管他已经向后退开两尺,但是史存道的手掌已经印在他胸口,青坛主被打得直飞出去,史存道身形一晃后发而先至,又是一掌打在他肋下,青坛主鲜血狂喷,再也无力躲闪,史存道抓住他脖领子将他提在手上,顿了顿道:“我不杀你,去向你主子复命吧!”说着手一扬把青坛主抛向墙头,青坛主身子在半空中竭力挣扎想要飞上墙头,但重伤无力之下失去控制,眼看就要摔到地上,他探出一只脚来勉力勾住墙砖,像只蝙蝠似的倒挂在那里,三色石的人个个看在眼里,竟然没有一个出手相助,最后还是青坛主奋力挣上墙头,晃晃悠悠地冲魏无极躬身道:“属下无能,帮主恕罪。”说着又吐了两口血。

  魏无极压根不看他一眼,笑眯眯地道:“恭喜史元帅,这阵一赢,你们史家终于不用绝后了。”

  史存道怒道:“放屁!你下来我连你一块收拾了!”他胸口起伏不定,谁都看得出老头已经是强弩之末,这会别说是魏无极,三色石任何一个人只怕都能打倒他。

  魏无极冷冷道“既然你不领情,那就别怪我不客气!”说着话他双手平伸,人们谁也不知道他要干什么,然而我就听身边“呼呼”两声,史迪齐和史迪州竟像被人用无形的绳子捆住一样凌空朝魏无极飞去。

  凉亭上的人开始谁也没想到魏无极那个动作的意思,等到惊觉,史迪齐和史迪州已经被魏无极一手一个提住领子提在墙头,史驰和史动大惊失色,史飞更是吓得魂飞魄散,众人既吃惊于史迪齐史迪州的被擒,又吃惊于魏无极居然能把隔空取物的功夫用得如此出神入化,史飞失神地扬起一只手,却没能说出一个字来。

  魏无极得意洋洋地对史存道道:“史元帅,你赢了我一局,按照约定我饶你史家一个人的姓命,可是现在我手上有你两个孙子,要谁活要谁死就看你的选择了。”他双手分别按在史迪齐和史迪州的头顶上,这兄弟俩模样一般无二,神色惊怒,可是丝毫反抗不得。

  史存道脸色惨白,浑身战栗,这个时刻要他在两个孙子之间做出选择又怎么能说得出口?

  魏无极见史存道良久不语,于是缓缓道:“元帅大人,你再犹豫不决我可等不了了,你是要左边这个小子活命吗?”

  “不是……”这两个字一出口史存道就知道自己失言了。

  魏无极歼笑一声道:“那么你是要右边这小子活命了?”

  史存道大怒如狂,咆哮道:“姓魏的,有种你下来和老夫拼个你死我活,欺负小辈算什么本事?”

  魏无极长笑一声:“你有资格说这句话吗?你两个孙子在我手上,你要再不说话我可一起捏死了,一会就轮到你三个儿子和另外几个孙子,聪明的话趁早给个明白话,省得最后鸡飞蛋打,一个也不剩!”

  这时魏无极左手边的史迪州大声道:“魏无极,够胆你就杀了小爷!”

  史迪齐急道:“要杀杀我,别动我弟弟!”

  他们越是这样推让魏无极越是得意,悠然道:“史元帅,你再不说话我可要动手了。”

  史迪威忽然大喝:“老三老四都闭嘴吧,何必低三下四地求他,不过一死而已,你们两个先走一步,二哥随后就来陪你们!”

  史迪齐史迪州一听都是一震,相互交换个眼神,齐声道:“二哥说得是,姓魏的你把我们都杀了吧!”

  魏无极看了一眼史迪威道:“好一个牙尖嘴利的小狗,一会再收拾你!”他转向史存道道,“史元帅,我数一二三,你要再不表态,我可真两个一起杀了,一——”

  史存道满眼血红,牙齿咬得咯咯作响,魏无极拖长声音道:“二。”

  史迪威又大声道:“祖父不必犹豫了,你道姓魏的真的会放过我们吗?咱们史家爷们一起死在这,黄泉路上也不寂寞。”

  史存道一凛道:“不错,想不到我的境界还不如我孙子高。”他苍凉道,“我史存道一世英雄,最后却栽在宵小手里,天不佑良人啊!”他明白自己和魏无极功夫差得太远,这种情形下要救人只能是自取其辱,只好把头转在了一边。

  史迪威看看我说:“让你跑你不跑,现在后悔了吧?”

  我哭笑不得道:“你怎么总是针对我?”

  这时魏无极大喝道:“三!那我可不客气了!”他话音一落,手掌便向史迪齐和史迪州拍去,史存道两眼一闭,我却手疾眼快,两手一伸,同样大喝一声:“回来!”随着喊声,就见史迪齐和史迪州就像两个弹回来的皮球一样飞回凉亭。两个人本来闭目待死,等了半天不见动静,慢慢睁开眼睛见我笑模笑样地看着他们,不禁面面相觑。

  (未完待续)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

  • 我的美女总裁老婆

    最新章节:第1665章 【后记】
    简单地说,就是一个男人和一群女人的故事。都市感情生活为主,玄幻为辅,卫道士慎入…… 【书中内容纯属虚构,请勿与现实挂钩,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霉干菜烧饼03-22 已完结

  • 最强神医混都市

    最新章节:第5802章 轮回族
    搂着女总裁未婚妻,不料闺蜜又爱上自己。本以为低调去了社区医院,岂料护士双眼又泛桃心!当过兵王,又是神医,兼职修真,一路混迹都市,一路美女狂收。我的桃花运,运不断,做个帅哥太累了!

    九歌08-18 连载中

  • 神医圣手

    最新章节:第一零四一章 永生(大结局)
    他是名医,也是神医。
    就算是死神盯着的人,有他在,死神也要乖乖绕道而行。
    只要你相信他,你的任何疾病都不在是问题。
    这就是张阳,一个被称为上帝使者的人,一个有点张扬,但很可爱的人!

    小小羽03-22 已完结

  • 锦衣夜行

    最新章节:《后记》
    靖难削藩,迁都修典,五征蒙古,七下南洋,我无处不在,却无人知道我在。 乾坤入袖,锦衣夜行,低调!低调才是王道。

    月关03-22 已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