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缚神卫

   我执意亲自去,是因为看到史迪扬嫌恶的眼神,他倒不是怕弩箭,是对小豆子脚下那滩尿渍望而却步。

  我走到小豆子正面,把双手放在他肩膀上,温言道:“一会我数到三的时候你就抬脚,记住没有?”

  小豆子抹了一把眼泪道:“记住了。”

  “那我可开始数了!”

  “……少爷您先等等。”

  “怎么了?”

  “我脚有点麻……”小豆子艰难地动了动脚脖子,这才道:“好了。”

  “好,一、二……”不等我数三,小豆子又哭了起来:“少爷你还是让我死了算了,我不能连累你呀。”

  史迪扬手握长刀,不耐烦道:“你怕什么,五弟不行还有我,一会你只管抬脚。”

  小豆子感动道:“让两个少爷一起出手,我怎么敢当啊。”

  我在他脑门上凿了一下道:“你到底还想活不想活了?”

  这么一打岔,小豆子渐渐放松,表情坚决道:“这次我真的准备好了。”

  史迪扬站在我们身后,双手握刀,眼睛死死盯着草丛,此刻的情形有点像打棒球,史迪扬就是击球手,只不过唯一的不同就是如果他失误,不用三振,一振就出局……我抓住小豆子的肩膀,喊道:“一二三!”三字刚一脱口,我就抱着他死命往旁边倒去,小豆子脚一离地,身后的草丛中嗤的一声射出一枝弩箭,史迪扬手疾眼快,觑准弩箭的箭身劈手就是一刀,刀却只把后半段箭身砍落,箭头来势不减,好在也因为这一劈改变了方向,擦着小豆子的耳朵直直地钉在了我们对面的树上,箭杆兀自颤抖不止,可见这一箭力道恐怖。

  小豆子哇的一声哭了出来,我搀起他,慢慢走出了草丛。

  史迪扬吩咐侍卫们:“你们把所有草坪细细检查一遍,要留神!”

  于是侍卫们排成长长的一排,缓缓向草丛进发,充当起了排雷的工兵,他们每人手持一根长棍,身前挡着盾牌,几个来回,盾牌上就被扎了七八枝弩箭。

  史迪扬擦了一把额头上的汗道:“好狠毒的魏无极!”他回身命令道,“去通知全府所有人,自此刻起谁也不得任意走动,来历不明的吃食不得沾唇。”

  我叹道:“恐怕来历明白的也不行——癞子王的菜车不也给人下了毒吗?”史迪扬一顿道:“不错!”

  我跟那侍卫道:“你就告诉全府的人,今天水米别打牙就对了,好在你们平时也不缺营养,就当减肥吧。”

  我们刚把手头的事处理完,有人来报道:“老太爷让两位少爷速去。”

  史存道昨天没回军营,此时史府乱成一锅粥,从上到下人人焦头烂额,我和史迪扬赶到时史家的另外几个迪字辈兄弟也都是刚刚被史存道召集过来,史驰三兄弟也已到场,只是今天没有归座,在史存道的帅案下站成一排,众人个个屏息凝视面目沉重,史存道没穿盔甲,花白的头发整齐地拢成一个抓髻,表情不喜不怒,见人已到齐,淡淡地道:“各房都安好吧?”

  史驰道:“所幸还没有惊扰到内宅。”接着史飞史动也都报了平安。

  我忍不住道:“爷爷,一早上咱府里已经死了三个人了。”

  史存道冲我摆摆手,又问史迪扬:“你那边有什么情况?”

  史迪扬犹豫了一下,还是如实道:“回祖父,咱们的马……全死了。”

  “怎么回事?”

  史迪扬道:“昨天夜里有人偷袭了马厩,所有马匹被人用人重手打死。”

  史存道眉头抖了一下,苍凉笑道:“魏无极这是怕咱们骑了马逃走吗?”

  这句玩笑当然无人附和,屋里一片沉默……史存道道:“一夜之间连杀几百匹马,这人如果不是魏无极,那么他起码也得有剑师中期的水平,看来咱们的对手实力不弱呀。”

  史迪扬道:“如果他们肯跟我们刀兵相见那还好说,可是对方下毒陷阱无所不用,现在府里人心惶惶,孩儿怕再拖下去……”

  史存道打断史迪扬道:“不会再拖了,魏无极已经约定今曰午时三刻来与我们会面。”

  史迪扬不禁道:“祖父怎么知道?”

  史存道缓缓掏出一张信纸道:“他已下了战书。”

  史驰双手接过看了一眼,又交给史飞,不一会传到了我手上,我看了一眼,见纸上只有短短一行字,除了一个时间没有任何别的内容。

  史驰道:“这封信父亲是什么时候收到的,我怎么一点也不知道?”

  史存道道:“你当然不会知道,这封信我是早晨起来在枕头旁边发现的。”

  “什么?”几乎所有人都惊叫起来。战书放在枕头边上而史存道懵然无知,这就是说……史存道苦笑一声道:“这就是说人家要想杀我,我早就人头落地了。”

  我纳闷地想,既然如此,那对方为什么没有动手呢?

  好像史存道特意回答我的疑问似的,平静道:“魏无极这么做,那是把我当成了瓮中之鳖,把咱们戏耍够了再下嘴,我一直以为魏无极这些年来处心积虑地想要杀我——其实人家根本没把老夫当回事啊!”

  “……”史家老小还在持续的震惊中没缓过神来,史府里史存道修为最高,连他都如此,自己这些人确实也只有做猫爪下耗子的份儿。

  史存道缓缓对众人道:“一会散会以后,你们各自回去遣散下人,我已经通知总管,拿出府中所有积蓄,他们追随我史家这么多年不易,告诉他们有亲的走亲,无亲的投友,我史家自身难保无暇他顾,就说老夫心中有愧,就不送了。”

  史飞讷讷道:“父亲,这样一来我史家岂不是要颜面扫地?”

  史存道看了他一眼道:“命都保不住了还要面子干什么?”

  迪字辈兄弟面面相觑,史飞一愕,再也说不出话来。

  史驰道:“父亲切莫说丧气话,情况还不至此,大不了我们举家搬迁到军营里去,在千军万马的护卫下,魏无极纵然狡诈也无法得逞的。”

  史存道怒道:“都这个时候了,说话何必遮遮掩掩的,魏无极光是狡诈吗?他以剑圣之威,在万军丛中还不是如履平地?就算他一时三刻接近不了我,三色石又是干什么的?他们在我军中今天杀十个明天杀十个,我又于心何忍?你叫我有何脸面面对三军儿郎?”

  史驰被史存道几句话骂得抬不起头来,然而此时毕竟非比寻常,他最终还是鼓足勇气道:“难道父亲堂堂的三军主帅,真的要和一个草莽去火拼吗?”

  这句话也正是我想说的,按理说史存道是洪烈帝国的二号人物,现在强敌来犯,他怎么也不应该束手无策才对,我不认为一个剑圣就能给一个帝国的统帅带来灭顶之灾。

  我说:“爷爷,我觉得我爹说得在理,千金之子不立于危堂之下,况且您现在是千金之爷……”我见史迪扬使劲冲我挑大拇指,我不禁又道,“况且我们洪烈帝国就没有能和魏无极正面对抗的人了吗?”

  “你是说剑圣吗?”史存道感慨道:“大陆之上剑圣虽少,我洪烈帝国自然不乏其人,可是这样的大师人物都如行云野鹤一般,就算找到,未必有心过问江湖的事。”

  我摇头道:“看来咱们该加强爱国教育了。”

  说到这个,史动忽道:“我们何不向陛下借缚神卫一用?”

  我好奇道:“缚神卫是什么?”

  史动神色间颇为兴奋道:“缚神卫早先隶属于神锋营,是戍守皇宫和皇上的贴身近卫,几乎集中了全国的顶尖高手,缚神卫三个字的由来意思就是就算刺客是剑神身份,在缚神卫面前,也得束手就擒。”

  我下意识地一哆嗦,看来缚神卫以前的假想敌是苏竞,现在又多了一个我……想不到史存道一听这话,大手一挥道:“绝对不行!”

  史驰索姓把坏人做到底,硬着头皮道:“三弟说的倒是一个办法,我们只需把情况禀明皇上……”

  史存道怒道:“闭嘴,这话再也休提!”

  我小心道:“为什么呀?”

  史存道见众人似乎都被这个想法打动了,悠悠地叹了口气道:“你们不知其中利害,当初神锋营和其它两军合并时皇上就有言在先,神锋营可撤,但绝不允许旁人染指缚神卫的事情,这也是皇上和我之间的约定,三军既并,缚神卫已然是皇上唯一的直系卫队,咱们再得寸进尺,岂不是要让别人起疑?”

  史动急道:“可是事情紧急,皇上未必不肯。”

  史存道道:“我就是知道皇上肯,所以才怕他为难!这个先例一开,君将不君呐!”

  史驰听到最后四个字,马上明白了事情的严重姓,黯然道:“父亲说得是,我等莽撞了。”

  史存道道:“我知道你们也是关心则乱,不怪你们。你们说的第一种法子或许也可行,只是我希望我和魏无极能起于私人恩怨止于私人恩怨,此刻黑吉斯虎伺在侧,我不想给国家徒添强敌,我想过了,凭着我们现有的一千精兵,加上熟悉地形,魏无极真要用强,谁胜谁负还不一定,不管结局如何,活就活个光明正大,死也死个轰轰烈烈,就看你们有没有这个胆量?”

  这几句话说得平平淡淡,但史驰等人无不热血沸腾,加上这一天一夜被憋闷得久了,轰然道:“有!”

  新的元素出现了——锦衣卫。大家说我要不要加点精灵矮人神族魔族什么的?

  (未完待续)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

  • 我的美女总裁老婆

    最新章节:第1665章 【后记】
    简单地说,就是一个男人和一群女人的故事。都市感情生活为主,玄幻为辅,卫道士慎入…… 【书中内容纯属虚构,请勿与现实挂钩,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霉干菜烧饼03-22 已完结

  • 最强神医混都市

    最新章节:第5802章 轮回族
    搂着女总裁未婚妻,不料闺蜜又爱上自己。本以为低调去了社区医院,岂料护士双眼又泛桃心!当过兵王,又是神医,兼职修真,一路混迹都市,一路美女狂收。我的桃花运,运不断,做个帅哥太累了!

    九歌08-18 连载中

  • 神医圣手

    最新章节:第一零四一章 永生(大结局)
    他是名医,也是神医。
    就算是死神盯着的人,有他在,死神也要乖乖绕道而行。
    只要你相信他,你的任何疾病都不在是问题。
    这就是张阳,一个被称为上帝使者的人,一个有点张扬,但很可爱的人!

    小小羽03-22 已完结

  • 锦衣夜行

    最新章节:《后记》
    靖难削藩,迁都修典,五征蒙古,七下南洋,我无处不在,却无人知道我在。 乾坤入袖,锦衣夜行,低调!低调才是王道。

    月关03-22 已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