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抚远将军

   大胡子一句话又让我的心拔凉拔凉的,我没想到洪烈帝国离虢国居然有千里之遥,这可不是随便偷匹马就能去的。

  不过他的话也给了我一个启示:可以利用军方设置的驿馆,比如那个什么六百里加急。

  我若有所思地离开马厩,不知不觉信步来到一片广场,我只顾着低头琢磨事情,冷不丁就听耳边一声巨响:“喝!”

  我吓了一跳,抬头一看顿时被眼前的景象惊住了:这见广场上站着五六百彪形大汉,都精赤着上身,全部用一条腿立在地上,双掌在胸前合十,个个汗流浃背,刚才那一声就是他们喊的。

  我刚一发愣,身后有人道:“五弟,你怎么来了?”

  我回头一看,见是昨天那位带兵夜查的青年将军,听绿萼说,好像是我大哥,他两手背在身后,穿着便衣,长袍的下摆掖在腰里,看样子正在指导那些大汉们练武。

  我熟稔道:“大哥,早啊。”

  那青年一愣,随即也笑道:“早。”

  我指指那些大汉不解道:“你们这是……”但马上住了口,按理说这是在自己家,表露出过多的好奇恐怕引人怀疑。

  哪知那青年却并不以为异,解释道:“哦,五弟以前不常来这里,自然不明白,这些都是咱们家的护卫,今天轮到我当值教习他们练功。”

  看来废柴老五还是头次来这,所以那青年意外之余也没有看出破绽,我忍不住问:“练武就练武,一个脚站在地上干什么呢?”

  那青年道:“这是祖父他老人家发明的一套方法,单脚立在地上更有利于专心致志,剑气也能更畅通。”

  我手摸下巴道:“这用在写文章上更合适吧?”

  “什么?”

  “哦,没什么。”他这种办法倒让我想起海明威来了,海大神写东西的时候就爱一条腿站在地上写,说这样能迫使自己简洁,话说海大神不但是享誉全球的作家,估计也是最具平衡感的作家——反正我就做不到。

  我大哥耐心道:“这法子不但可以让人集中精神,还可以更快排出身体里的浊气。”

  我挠头道:“不就是放屁吗?”

  大哥无奈地笑笑:“就算是吧。”我冒出这么一句,他顿时没兴趣继续和我聊了。

  我试探地问:“大哥,问你个事儿呗,假如你要有急报送六百里加急,要走什么样的流程?”

  大哥道:“六百里加急督抚以上官员才有权启用,现在没有战事,你问这个干什么?”

  我忙道:“那咱爹有这个权力吗?”

  大哥失笑道:“父亲身为抚远将军,自然是有的。”

  “是不是得他亲笔签个名什么的?”

  大哥道:“那倒不用,盖一枚加急印就是了。”

  “那……”我见他看我的神情已经起疑,随即挥手道:“没事了,我就是随便问问。”我打岔道,“大哥剑气修炼到什么级别了?”

  大哥道:“去年刚突破剑士。”

  那么就说这位大公子现在已经是剑师前期了,看他年纪应该不超过30岁,用段天涯一对比,我这个大哥真可以算得上是天之骄子了。

  就在这时,只听有人用夸张的口气道:“哎呀呀,看这是谁来了?”昨天对我冷嘲热讽那个家伙慢悠悠地走上来,在我身前身后转了两圈,像看什么稀奇物似的道,“五弟难得来我们这个地方垂训,你今天就不怕染了汗臭味吗?”

  我心说来了,果然来了,每一个苦主背后都有这么一个幸灾乐祸尖酸刻薄的兄弟——当然,主要是狗血情节需要这么一个人。我嘿嘿一笑,转身就走。

  哪知这家伙捏住我的肩膀道:“别急走嘛,好容易来一趟锻炼锻炼也是好的。”他指着地上一个石锁道,“来,把这个举起来给我看看。”

  那石锁足有小号藏獒那么大,看样子根本就不是给普通人练劲用的,别说废柴老五,就算是我剑气不灵的情况下也没法撼动,这小子这么说是故意刁难我,想让我当着众人出丑罢了。

  我不想搭理他,一掰他的手道:“没工夫。”

  老大也皱眉道:“二弟,不要胡闹。”原来这小子排行老二。

  老二手一伸一缩,躲开我的手仍然按在我肩膀上,笑嘻嘻道:“怎么,不听二哥的话?”

  我眼神一闪道:“放手,不然你可要倒霉!”

  老二愕然,随即失笑道:“哦,那我倒要看看我怎么个倒霉法。”

  这时绿萼忽然赶来,见状道:“少爷,你该喝药了,快跟我回去。”

  老二哼哼道:“这时候喝的什么药,你没见主子们正在说话吗?”

  绿萼的小圆脸一板,愤然道:“二少爷,你和五少爷都是一母同胞的兄弟,就算是陌生人也要讲三分脸面,你何必欺人太甚?”

  老二顿时瞪大了眼睛,发怒道:“什么时候轮到你一个奴才来教训我了?”

  绿萼面无表情道:“你当我是奴才,老太爷和大老爷可没这么说!”

  老二一滞,这时老大也道:“二弟,你闹够了没有?”

  我肩膀一抖甩开他的手,绿萼上前拉住我就走,我暗暗叹气,听他们说的,这老二还是我亲兄弟,可架不住在这豪门里恩怨纠缠,也不知为什么他跟我不对付,按说五废柴这种人应该威胁不到他的地位才是。我走出去两步,蓦然回头,笑眯眯地跟老二说:“你放心,我来这里不是和你们争风吃醋的——你还不够格。”

  “你……”不等他发飙,绿萼拉着我风一般地跑了。

  一路奔回小院,绿萼有些气喘,她放开我的手,用责备的口气道:“你没事去那个地方干什么,不是自取其辱吗?”

  我笑嘻嘻道:“你怎么知道我没事?”

  绿萼正色道:“修炼不成剑气没什么,书读不成也没关系,大不了你以后娶个媳妇搬出去另过,就算没有豪宅美味,当个普通百姓也就是了,你何必自己去找气受?”

  我嘿嘿笑道:“那我娶你怎么样?”穿越成少爷而不调戏小丫鬟,如入宝山而空回,我也忍不住俗了一回。

  “呸,和你说正经的呢!”

  我忽然道:“我很纳闷——你为什么这么牛啊,老二怎么说也是少爷,你说骂就骂?”

  绿萼哼哼道:“明知故问,你又不是不知道,老太爷的三个儿子都是我奶奶的奶水养大的,她老人家活着的时候大老爷还不是每天早上都要去问候一声?”

  原来绿萼的奶奶是史家的超级奶妈,看来在府里的地位不低,那绿萼身份特殊也就不难解释了,我由衷道:“你奶奶奶水真充足!”

  绿萼瞪了我一眼道:“为了你我今天可是撒了一回泼,我奶奶要泉下有知,得气得从坟里跳出来骂我,她老跟我说,奴才要有奴才的样子,话说要不是为了你,我是那种摆功请赏的人吗?”

  我忍不住道:“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好呀?”

  绿萼翻个白眼道:“谁让我和你一起长大的呢,你这个人脾气又坏又冷酷无情,板起脸来三五天也不跟人说一句话,我都不知道你哪好!”

  从她话里我推断出五废柴肯定是个姓情乖戾的小混蛋,不禁道:“我以后也对你好,叫人来伺候你。”

  绿萼道:“算了吧,以前这屋里七八个丫头哪一个留得住?不是被你骂走就是被你气跑,总之不是你欺负她们就是她们欺负你。”

  我好奇道:“她们还能欺负我?”

  绿萼带着坏笑道:“她们往你茶里吐口水你不知道吧?”

  我喉咙一紧,不过马上就想到好在那些茶水我总算没喝过,不禁拍着胸口道:“万幸,万幸,幸亏不是魂穿!”看来五废柴以前的待遇跟贾宝玉差不多,也是有莺燕成群的侍女的,可惜五废柴身在福中不知福,全给欺负跑了。

  绿萼看着我忽然奇怪道:“不过你好像跟以前不一样了。”

  我挥手道:“绿萼,你坐下。”

  “干什么?”绿萼没好气地坐在凳子上,我语气真诚道:“谢谢你以前为我做的一切,要是有缘,我会报答你的。”

  绿萼眉头一皱道:“你说这些干什么呀?”然而她的脸其实是有点红的,这种话五废柴是绝不会对她说的,虽然五废柴大概只有她这么一个知心的人。

  我卖片糖当然还是有目的的,我小心翼翼地问绿萼:“你知道我爹的书房在哪吗?”

  “当然知道。”

  “那他那些印啊什么的都在里面吧?”

  绿萼两手放在膝盖上道:“不知道,我一个小丫鬟关心这些干什么?”她很快警醒道,“你要干吗?”

  我搬个凳子坐在她面前,郑重其事道:“有很多事我现在跟你解释不清,还是那句话,要是有缘的话我会报答你的,我需要你帮我一个忙,等老大爷不在府里你给我放个哨,我有很要紧的事情要做!”对这个发小,我决定开门见山,主要也是因为时间越来越紧迫了,按路上耽误一个礼拜来算,我要再拖延几天老妈那边可就难说了。

  绿萼盯着我发了一会呆,猛的摇头道:“你不告诉我你要干什么我就不能帮你。”

  我干脆直接道:“我需要用六百里加急的加急印!”

  绿萼叫道:“你还想跑啊?”

  我点头:“我必须走了!”

  绿萼急道:“那夫人怎么办?”

  我决然道:“管不了了,麻烦你告诉她一声,她儿子是个十足混蛋。”

  绿萼霍然站起,在屋子里走来走去,表情复杂,愕尔,她站在当地道:“罢了,你在这个家里也确实没什么待头,你要真想走的话……我帮你!”

  我欣然道:“你真是我的亲人呐!”

  “不过有个条件,你必须得带着我!”

  我使劲摆手道:“带着你怎么行,我要拼命赶路,你吃得消吗?”

  绿萼斜我一眼道:“你都吃得消我怎么会吃不消?”

  我的手用力在空中一挥道:“你要帮就帮,不帮拉倒,总之你不能去!”

  绿萼泫然欲泣道:“才没好两天,你又开始凶我了……”

  我硬着心肠道:“你到底帮不帮我?”

  绿萼擦了一把眼泪,委屈道:“我不帮你谁还能帮你?”

  我一把搂住她兴奋道:“那快点吧,我的小清新!”

  绿萼挣出来道:“要偷东西还得趁大老爷不在的时候。”

  “他什么时候不在?”

  “每天这个时候他应该就已经出门了。”

  “那还等什么呀?”我拉着绿萼就冲出了院门,刚没跑几步绿萼就叫:“错了错了,往那边才对。”

  “哦!”我又拽着她往相反的地方跑。

  绿萼忽然抬头迷惑地看着我道:“你怎么连家里的路都不认识了?”

  我只得敷衍道:“让老二给我气的。”

  绿萼没有多说,带着我来到一间屋外,我拿眼一扫心顿时提了起来——那屋子门口站了两个士兵!

  绿萼见我发呆,在我背上推了一把道:“还愣着干什么,快进去啊,大老爷要是回来我就咳嗽一声。”

  时间紧迫,我只得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昂然往里硬闯,那两个士兵对视了一眼,似乎颇为疑惑,但是居然就那么让我进去了!

  我的心怦怦直跳,在屋里四下一扫,见北面摆着一张大书桌,边上立着一排柜子,桌子上各种信件整齐地摆放着,书桌正中,有一盒印泥,我顿时手心冒汗,有印泥,就说明一定有印才对!

  我扑到跟前一看然后就傻眼了——印是有了,可是足有十多种,有圆形小印也有正方大印,还有各种奇形怪状的印章,都随便地摆放着,最要命的是我不认识这里的文字,也就不知道哪一个才是加急印,我呆了一下,急中生智,找来一沓没用过的信封,在每个上都盖一种不同的印章,堪堪盖完最后一个,就听绿萼扯着嗓子喊:“大老爷您回来了?”紧接着有个中年人洪厚的声音道:“你怎么在这?”

  我叫苦不迭,怎么这个时候他回来了?

  我这个名义上的老爹浑没把绿萼当回事,信步走进屋来,猛一抬头意外道:“你怎么也在这?”

  我把那沓信褪在袖口里,哈巴狗作揖似的一拱手:“爹。”

  他莫名其妙地看了我一眼,又下意识地往桌上扫了扫,似乎也没发现什么不对劲,冷冷道:“你到这里干什么?”

  我只得胡乱道:“想找几本书看看。”

  “嗯?我这里有你要看的书吗?”

  我一边往门口退一边支吾道:“儿子最近忽然对兵书感兴趣了。”

  中年听完面色一缓,点头道:“兵书战策,看看也对,以后你去兵部挂职,也不至于一穷二白为人耻笑说你纯是托了门路混差事的。”

  我一个劲点头:“就是就是。”

  “那怎么没见你拿书啊?”

  “哦,对了。”我赶紧踅到书柜前,装模作样地看了一会,郑重地捧起一本最厚的书来,嘴里啧啧有声,“这本一看就写得好!”

  中年不解道:“你拿军部的花名册干什么?”

  “呃……”我放下那本,又抄起一本来,中年脸色变幻,忽然喝道:“那本也不是你看的!”

  这会我已经拿着那本书翻了几页了,只见纸页之上全是眉目清秀的丰腴女子酥胸半路眼神迷离,我诧异片刻随即恍然——合着抚远将军也看春宫图啊?

  我忙又把这本放下,抄起一本翻得破败不堪的来,中年这才稍有缓和道:“嗯,这本《三十五计》是很好的,不失为经典之作,你要好好研习。”

  我心说这洪烈帝国到底不如我华夏文明,写本书还少了一计,那我就给他补上——我已经打算走为上计了。

  我走到门口,忽然心里蹦出一个这半天来总也解不开的疑团,不禁回头道:“爹,如果你是女儿国的大将军,会怎么解救被困在山上的飞凤军?”

  中年大概最近也一直在思考这个问题,听我这么问,自然而然道:“难了,除非我洪烈发兵,否则黑吉斯是吃定了这5万人马。”

  “怎么说?”

  “飞凤军乃是女儿国的精锐,现在被困在山上,正是打击女儿[***]心民心的大好时机。”

  我说:“可是大将军带着15万援军赶到,按理说10万黑吉斯军队就再也围不住飞凤军了啊。”

  中年摇头道:“十八国联盟态度不明,赵芳华立脚不稳,黑吉斯兵锋强盛,这到手的5万飞凤军他们是死也不肯吐嘴的,上兵伐谋,就算用10万20万士兵的姓命换来女儿国首战失利,那也是值得的,搞不好虢国边境就会成为女儿国和黑吉斯决战的战场,黑吉斯败了可以立刻退回黑森林休整,可女儿国败了,那他们就再也挡不住黑吉斯的锋锐了。”

  这一番话他侃侃而谈,显然是经过深思熟虑的,我听得寒毛直竖,忍不住问:“那洪烈国为什么还不出兵,唇亡齿寒的道理连一个马夫都懂,你会不明白吗?”

  中年意外地看着我,一时竟被我问愣了,但他随即作色道:“军国大事,小孩子不要插嘴!”

  “切!”我转身出门,心里充满不屑,什么狗屁抚远将军,就会看黄书凶儿子,老子不伺候了!

  (未完待续)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

  • 我的美女总裁老婆

    最新章节:第1665章 【后记】
    简单地说,就是一个男人和一群女人的故事。都市感情生活为主,玄幻为辅,卫道士慎入…… 【书中内容纯属虚构,请勿与现实挂钩,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霉干菜烧饼03-22 已完结

  • 最强神医混都市

    最新章节:第5802章 轮回族
    搂着女总裁未婚妻,不料闺蜜又爱上自己。本以为低调去了社区医院,岂料护士双眼又泛桃心!当过兵王,又是神医,兼职修真,一路混迹都市,一路美女狂收。我的桃花运,运不断,做个帅哥太累了!

    九歌08-18 连载中

  • 神医圣手

    最新章节:第一零四一章 永生(大结局)
    他是名医,也是神医。
    就算是死神盯着的人,有他在,死神也要乖乖绕道而行。
    只要你相信他,你的任何疾病都不在是问题。
    这就是张阳,一个被称为上帝使者的人,一个有点张扬,但很可爱的人!

    小小羽03-22 已完结

  • 锦衣夜行

    最新章节:《后记》
    靖难削藩,迁都修典,五征蒙古,七下南洋,我无处不在,却无人知道我在。 乾坤入袖,锦衣夜行,低调!低调才是王道。

    月关03-22 已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