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六百里加急

   我抽了半天疯,随着身体发热丹田忽然一动,就觉一股宏大的剑气如江河一般缓缓注入丹田,我大喜,不禁喃喃道:“这倒是跟宽带一样,想上网得先拨号。”

  小圆脸莫名其妙道:“你说什么呢?”

  我顾不上理她,此刻我身体里的剑气奔流沸腾,带得我整个人也倍显亢奋,以前这时候都是我和段天涯练剑的时候,现在习惯成自然,不动弹动弹还觉得浑身不自在,况且剑气好不容易通了一回,就像一把压满子弹的冲锋枪,不打一梭子总是不爽。

  我快步来到院子里,见四下除了花草也没什么空旷地,只得对着天上双掌一推,我感觉我的两个掌心就像装了高压水枪一样,“突”的一颤,一股排山倒海的剑气既急且劲地直冲上天,甚至还产生了强大的后坐力,把我推了一个踉跄。

  然而这股剑气并没有就此罢休,它们捅破夜空中累积的乌云,像在浓稠的墨汁里猛地捅进一支管子似的,周围的云层骤然涌动,被我剑气搅进一个巨大的漩涡里,随即,我头顶上这片天上的乌云渐渐变薄变淡,露出一大块璀璨的群星来……见到这种景象我自己也吃了一惊,前段曰子我在家的时候我的剑气好像还没这么强,一来了这里怎么变得如此恐怖?

  这时也有人发现了头顶上的异象,高喊道:“快看,天被捅了一个窟窿!”

  夜深人静之中,这一声传得又远又清楚,不少正在守夜的家丁愕然抬头,也都喊了起来,不多时连已经睡下的人们也都披衣出门,然后也都惊呆了。

  原本乌沉沉的天空,这时就像一个照天盖地的黑色玻璃穹顶被人擦出那么一块来,远空繁星点点,景象既瑰丽又透着几分诡异,府邸里不管男女老少都情不自禁地喊起来,倒是很有几分热闹。

  “你怎么出来了,连件衣服也不披……咦,这是怎么回事?”小圆脸手里拿着一件外衣从屋里走出来,抬头看了一眼天上也忍不住吃了一惊。

  我笑眯眯道:“我捅的,好玩吧?”

  小圆脸根本就没有听我在说什么,把衣服披在我身上连声道:“快回去快回去,刚着了凉又在风里站着,明天该闹病了。”

  我拗不过她,只得走回房里,外面吵得更厉害了,这深宅大院之中一年四季都死气沉沉的,难得有这么个机会闹腾,从下人到主子都像过节一样。不多时就听脚步杂乱,还夹有盔甲的声响,原先在门口见过的那位冲我叹气的青年满身戎装带着一队卫兵急步来到我院门口,两个士兵在他前面举着火把,这青年一路喝止喧闹的人们,他虽然年纪轻轻可少年老成,众人都被驱赶回屋,他来到我门口,刚要敲门,小圆脸已经迎了出去,那青年小声道:“这里没出什么情况吧?”

  小圆脸道:“没有,大少爷有事吗?”

  那青年朝我屋里看了看问:“五弟睡了?”

  “刚睡下。”

  那青年犹豫了一下道:“那我就不进去了,天象异常,父亲怕是强敌来犯,绿萼你要警醒着点。”原来小圆脸名叫绿萼。

  这青年虽然行迹匆忙,但口气颇为客气,绿萼道:“大少爷放心。”

  那青年点点头,又带着人去别处去了。

  绿萼回屋见我已经躺在被子里,感慨道:“到底是手足之情,大少爷还是关心你的。”

  我好奇道:“他说的强敌是什么意思?”

  绿萼叹气道:“大概是老太爷得罪了什么人,这些年府里戒备森严,好像倒也没出什么岔子。”

  我撇嘴道:“那还搞这么严重?”

  绿萼扫了我一眼道:“你快睡吧,明天一早我来叫你去给夫人请安。”说着帮我吹灭了床头的灯,飘然出门。

  躺在床上我哪能睡得着啊?从穿越到现在,我一直处在莫名其妙中,情况好像并不复杂——看来我的长相跟这位什么五少爷是非常相似的,这位五少爷大概又遇上了什么不痛快的事离家出走,恰好出去找他的家人碰上了我,然后半拖半绑把我当成他逮回来了,整个过程中我没机会解释,也无从解释,当然,这些都毫不重要,这位少爷要是没死迟早会回来,就算死了也跟我没关系,我只是感叹造化弄人,这么巧的事居然让我碰上了,唯一值得欣慰的就是我的剑气还在,当务之急就是去找老妈和苏竞。

  当时我下决心要跟苏竞走其实也未必是一时冲动,在很短的时间里我就已经想明白了,就算永远回不去了我来这里也是值得的,在那边待着我只能混吃等死,了不起老爸哪天走火入魔让我加入社团,我也就是个高级混混而已,可是老妈这边就太需要我了,就算要一碗水端平,我也应该在老妈身边。

  整理了一下思绪,我做了一个决定:洪烈帝国的事我就当它是过眼烟云,明天我就起程去找老妈!

  就这样我在这张陌生的床上翻了半夜的烙饼,天亮了这才睡着,迷糊中那个小圆脸绿萼好像来叫过我两次,我困意混沌,也不知怎么应付过去了。

  就在我半醒不醒时,绿萼忽然使劲推我,急切道:“快起来,夫人来看你了。”

  我茫然道:“谁?”

  “夫人!”绿萼急道:“让你起你不起,倒要夫人先来看你!”说话间门口传来脚步声,一个中年女人的声音惶急道:“老五怎么样了,在水里浸了半夜有没有落下病根?”

  我一个激灵,急忙起身就套裤子,然而门帘一挑,一个满头珠饰的贵妇已经快步走了进来,本来看她年纪和听说话的口气大概是“我”妈,可为难的是她身后还跟着一个容颜娇美的少女,我一急,又哧溜一下钻进了被窝,虽然事起仓促,绿萼还是被我狼狈的样子逗得一乐,随即站在一边。

  那贵妇三步并作两步来到我床前,一把拉住我的手,悲切道:“小五,你怎么这么狠的心呀,你走了我可怎么活?”

  我深深叹了口气,这情境下,我还能怎么说?我要说我不是她儿子她能信吗?我只有任由她拉着我的手缄默不语,那贵妇见我发呆,忧心道:“这孩子别是受了什么刺激了吧?”

  我讷讷道:“呃,我没事,你别哭了……”

  那贵妇一愣,哭得更悲伤了:“看看,已经不认识人了。”

  我只好试探地叫了一声:“娘?”古代好像得这么叫才对。

  那贵妇惊得坐了起来:“你怎么叫我娘啊?”

  我意外道:“你难道不是我娘?”

  贵妇见我傻兮兮的样子,没来由地被逗乐了,擦着眼泪嗔怒道:“我不是你娘哪个是?不过你以前不是一直叫我母亲的吗?”

  我一个劲挠头,管自己老妈叫母亲,这也太书面了吧?拍《大明宫词》啊?

  “娘就娘吧,听着亲近,你这小子也终于开窍了。”她拉着我的手道:“跟娘说,冻没冻着?”

  我支吾道:“还好,还好……”

  贵妇却又哭起来:“你怎么这么傻,就算你练不成那劳什子剑气,当个文官不是也挺好吗?”

  我豁然开朗,依稀明白了症结所在,随口问:“为什么我练不成剑气?”

  那个跟随贵妇进来的小美女脆生生道:“五哥何必又提这些,你无法修习剑气乃是因为天生经脉堵塞,又并非你不够刻苦,再说为国出力又不一定要驰骋疆场才行,做个胸怀锦绣的治世能臣也可以名垂青史呀。”这小美女声音甜美,明眸皓齿,虽然说的是堂而皇之的场面话,但睫毛一扑闪一扑闪的,显然并非全是敷衍。

  那贵妇道:“为国出力,有你两个哥哥咱们史家也算对得起国家了,娘不求你别的,只求你平平安安待在家里,总好过皇上一出征娘就得提心吊胆,在娘眼里,你两个哥哥纯粹就是两头没脑子的人熊,半点也及不上我的小五。”

  那少女掩口娇笑道:“伯母这么说大哥二哥不知得多伤心呢。”

  贵妇回头瞪她一眼:“我看你敢去告诉他们?”

  我心头一热,知道这贵妇是爱惜儿子,极力想哄他开心,我也刚刚才认回老妈,人同此情情同此理,我拿起贵妇的手拍了拍道:“娘,你放心,我以后再不做傻事了。”

  贵妇这才破涕为笑,拉着我的手问东问西,那少女偶尔也插一两句话,我既怕说漏嘴又不敢不应,只得发挥自己的特长和她们胡说八道,逗得两个女人咯咯直笑,贵妇感慨道:“小五虽然干了件蠢事,姓子倒是开朗了很多。”那少女呵呵一笑道:“五哥大概是想明白了。”

  我嘴上和她们胡扯,心里越来越着急,虽然都是娘,毕竟此娘非彼娘,我那亲妈还不知道怎么样了,瞅个空子我假装无意道:“娘,你知道要去女儿国该怎么走吗?”

  贵妇微微警觉道:“你问这个干什么?”

  我胡乱道:“听说那里风土人情很特别。”

  贵妇道:“女儿国边境正在打仗,你想去玩等过段时间我让人陪你去。”可转瞬又道,“不行,你哪也不许去!”

  我伸个懒腰道:“我哪也不去。”

  贵妇道:“我看你也累了,这几天你就休息吧。”她瞪我一眼,着重道,“不许再胡闹!”

  贵妇和那小美女走后,我匆忙蹬上裤子,绿萼奇道:“你不是要休息吗?”

  我满脸严肃道:“绿萼你过来!”

  绿萼见我神情庄重,走过来道:“什么事?”

  我把她按在椅子上,看着她眼睛道:“少爷我昨天让水一淹脑子有点不大好使了,话说我昨天出事之前到底干什么了?”

  绿萼莫名其妙道:“你只跟我说要去锦湖泛舟,结果晚饭还不见你,又得知你一个随从也没带,就禀报大老爷了。”

  我心里一动,有种不祥预感升上来,我不动声色道:“我修炼不成剑气的事我爹很失望吧?”

  绿萼神情黯然道:“你又说这些干什么?”

  我摆手道:“那我以前是不是老受欺负?”

  绿萼迟疑道:“这……”

  “哎,你不用说了。”

  我全明白了——典型的废柴流!

  我这位原身,那个五少爷,具备了一种非常厉害的异秉,那就是什么异秉也没有附带不能修炼剑气属姓,可想而知在这极端重武轻文的家族里他是受了不少白眼——一个人去湖上泛舟,看来事情比我想象得要严重,这孙子这是真不想活了!本来要照一般发展,他最后肯定会练成什么逆天级的玩意,可惜,他还没等到扬眉吐气那一天就嗝屁了,搞不好这小子这会已经尸沉湖底了。从别人对我的态度来看,可以看出这小子平素是个心高气傲的主儿,学武不成,学文又不乐意,最后文不成武不就郁郁而死。我猜到了故事的开头,当然,也猜到了故事的结尾,总之就一句话:谁让他不是主角呢?

  想到那个小美女,我假装很随意地说:“刚才那个姑娘就是大小姐吧?”

  绿萼奇怪地看着我:“是啊。”

  我一副脱口欲出的样子:“她叫史什么来着?”

  “史迪佳呀,你不会真的脑子坏了吧?”

  我摆摆手,小声道:“近亲不能下手,可惜了!”我已经知道“自己”姓史了,可是史什么却不能再问了,你总不能问别人自己叫什么吧,那样非得露馅不可。

  “我出去走走。”跟绿萼打了声招呼,我背着手走出院门,四处溜达,通过刚才套的话我已经知道史家确实是军人世家,看府邸应该是手握重权那种级别的将领,而他们所谓的老太爷,大概是这一家的顶梁柱,具体是多大的官儿还不得而知,史家的宅院大多用青砖红瓦筑就,显得肃穆威严,不用看空地上那些带甲的士兵就能感觉出一股拙厉的军人风采,跟老妈将军府那种精雕细琢的威仪大异其趣,我穿了两道屏风过了三重院落,这才出了后院,眼前楼阁蔚然成群,大约是史家家长办公的地方,隔着一条甬道,是史家的马厩,我这一路走来迎面碰上不少家丁侍女,大多数见了我就当没看见,实在走个对头的,也就是勉强点个头道声五少爷,看来我在家里地位确实不怎么高,不过我也不在意,见了马厩我的心又活动了一下:我要偷他们匹马直接赶奔女儿国边境,他们应该不会发现吧?

  我装作闲逛的样子悠悠然地来到马厩前,见一排排马厩沿直线建成,养着足有五六百匹马,下人们铡草的汲水的刷马的都在各自忙活,我见没人注意我,立刻鬼鬼祟祟地踅到一间马厩前,还没等细看,就听旁边草垛里有人道:“我看女儿国这次要吃紧了,5万飞凤军被困在山上,虢国人叛了盟,黑吉斯10万大军驻扎在山下,女儿国的大将军虽然带着援军赶到,可也只能观望。”

  听到这句话我顿时竖起了耳朵,同时往草垛后看去,只见昨天带人去找我那个大胡子一边铡草一边和身旁的伙伴议论:“形势不利呀,再这么耗下去5万飞凤军保不住,女儿国就得像瘸了一条腿的马,再也蹦跶不起来了。”

  他身边那人笑道:“你一个马夫,艹这心干什么?”

  大胡子道:“女儿国真要亡了咱们洪烈也没好曰子过,你道黑吉斯为什么先打十八联盟国,他们知道女儿国出手是一定的,主要目的还是要看看咱们洪烈的态度,咱们要不出兵,他们就可以放心大胆地长驱直入了。”

  旁边那人翻个白眼道:“你比老太爷都厉害了!”

  大胡子嘿嘿一笑:“这些我也是听老太爷手下那些将军们议论的,我哪有这本事?”

  旁边那人道:“女儿国要真灭了倒也怪可惜的,听说他们国家里的女人个个都漂亮啊。”

  又有一人戏谑道:“漂亮管什么,想跟她们睡觉可是要被坐轿子娶回去的,你妈就你一个儿子,她能愿意吗?”

  先前那人道:“就算她愿意我老婆也不愿意啊。”

  众人一阵大笑。

  我从马厩后转出来,他们发现了我,赶紧收敛笑声,个个垂手道:“五少爷。”

  我冲他们挥挥手,然后径直来到大胡子面前,问:“刚才那些你是怎么知道的?”

  大胡子不好意思道:“边境上的战报一天没有十封也有八封,这些早就传开了,不过咱们府上的人还是比那些老百姓知道得多。”说到这大胡子自豪的表情油然而生。

  我抓住他的肩膀急切道:“那你知道虢国边境离咱们这有多远吗?”

  大胡子手扶着铡刀,眼睛看天想了想道:“寻常的通信兵一个来回要一个多月,算来最少也有几千里吧。”

  我顿时额头汗下:“这么远?”

  大胡子道:“不过要是特别紧急的战报用六百里加急换马不换人往来赶的话,7天也就到了。”

  我忙道:“那六百里加急怎么送?”

  大胡子摊手道:“这个却不知道了,我虽然是个马夫,这辈子也没一次跑过六百里啊!”

  狗不,血不?

  (未完待续)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

  • 我的美女总裁老婆

    最新章节:第1665章 【后记】
    简单地说,就是一个男人和一群女人的故事。都市感情生活为主,玄幻为辅,卫道士慎入…… 【书中内容纯属虚构,请勿与现实挂钩,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霉干菜烧饼03-22 已完结

  • 最强神医混都市

    最新章节:第5802章 轮回族
    搂着女总裁未婚妻,不料闺蜜又爱上自己。本以为低调去了社区医院,岂料护士双眼又泛桃心!当过兵王,又是神医,兼职修真,一路混迹都市,一路美女狂收。我的桃花运,运不断,做个帅哥太累了!

    九歌08-18 连载中

  • 神医圣手

    最新章节:第一零四一章 永生(大结局)
    他是名医,也是神医。
    就算是死神盯着的人,有他在,死神也要乖乖绕道而行。
    只要你相信他,你的任何疾病都不在是问题。
    这就是张阳,一个被称为上帝使者的人,一个有点张扬,但很可爱的人!

    小小羽03-22 已完结

  • 锦衣夜行

    最新章节:《后记》
    靖难削藩,迁都修典,五征蒙古,七下南洋,我无处不在,却无人知道我在。 乾坤入袖,锦衣夜行,低调!低调才是王道。

    月关03-22 已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