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破釜沉舟的一战

   接下来的三天,我没事就被苏竞逼着和段天涯“练剑”,其实所谓练剑,就是我开始拿着鞋拔子胡打一气,然后直到被逼得王八之气弥漫,段天涯用标准的狗啃屎姿势躲到树后面去……所以,我还是找到了能逼出剑气的规律——那就是只要先做一套热身运动,我发现我身上的剑气平时都稳如泰山,但是胡乱舞动一气后,短则五六分钟,长则十几分钟,就会慢慢流入丹田。这个发现可以说很有价值也可以说毫无用处——真有敌人的话,我相信他不会耐心等你做完热身运动才动手。

  三天之后,到了我们该去“收账”的曰子。

  苏竞问我:“要不要先给赵丹打个电话?”

  “不用了吧?”我觉得这样似乎有不信任对方的意思。

  “那走吧。”

  我开车带着苏竞和小倩来到省体校,照上次的路往羽毛球馆走,经过跑道的时候,我们发现林鹤翔正穿着短裤背心在训练,他的项目是110米跨栏,我们到的时候他正好结束训练,见是我,林鹤翔擦着汗道:“你们是来找赵丹的吧?”

  我奇道:“你怎么知道?”

  “他跟我说你们今天会来。”

  我的心先放下一半,其实开始我也有个担心,生怕出什么意外。

  我说:“他还在羽毛球馆吗?”

  林鹤翔道:“要是平时说不定,不过这几天肯定在。”

  “什么意思?”

  林鹤翔道:“也不知怎么了,赵丹这几天几乎曰曰夜夜泡在那个地方。”

  “他干什么呢?”

  “练球呗,这三天他差不多打坏了上千个球,这也就是现在的赵丹,以前光是羽毛球钱都不够他赔的。”

  “现在的赵丹怎么了?”

  林鹤翔道:“你们不会不知道吧,他已经被国家队招收了,再过一个礼拜他就要作为主力队员代表中国队参加印尼的羽毛球世锦赛了。”

  我吃惊道:“这么快?”赵丹被国家队招收我是知道的,没想到他竟然马上就要参加国际比赛了。

  “跟我走吧。”林鹤翔在前面带路,我们走进羽毛球馆的时候正赶其他队员都吃午饭去了,偌大的场馆里只有赵丹一个人,他站在场地的一边,脚边放了一大堆崭新的羽毛球,用球拍挑起一只球,然后奋力地朝对面场地打过去,林鹤翔刚要上去打招呼,我一把拉住他,静静地站在门口看着。

  那只球高高被赵丹打得高高飞起,势若长虹般射向对面,在我们看来,它的落点必定是后场,但是奇怪的事发生了——那球在堪堪越过球网的时候发生了急遽的变向,脑袋一低贴着球网落地,可以想象,假如有人和他对打的话此刻一定手忙脚乱。

  赵丹发完一个,又挑起一只球大力抽射,这回我们都看得心一跳,那球这次是货真价实奔着后场飞去了,而且看运动轨迹一定会落在界外,搞不好飞上观众席都有可能。

  然而奇迹又发生了,羽毛球在即将跃出边线的时候像被一堵无形的墙挡了一下似的中途腰折,转头急下,凶狠地落在界内。

  看到这我忍不住鼓起掌来:“你小子打球更诡异了!”

  赵丹一回头,爽朗一笑:“小龙哥,小龙嫂,你们来了。”

  我见他持拍的右臂高高肿起,惊讶道:“你这是怎么了?”

  赵丹混不在意道:“练球练的。”

  林鹤翔也忍不住道:“没见你以前多刻苦,现在这么拼命,这进了国家队觉悟就是不一样啊!”

  赵丹微微一笑,对他说:“鹤翔,你去帮我买点吃的吧,我快饿死了。”

  林鹤翔跟我们说:“看见没,饭都顾不上吃了。”说着也不起疑,去食堂了。

  赵丹看看我和苏竞,指着观众席最前排的椅子道:“坐吧。”

  我浑身不自在地坐下,这次会面多少有些尴尬。

  赵丹用毛巾擦着脖子里的汗水道:“这三天时间里,我越来越相信你跟我说的话了,我现在每天练习这些球,有些人确实一辈子也不一定能打出几个来。”

  我讷讷道:“你要早说你下个礼拜就要参加大赛我们就不来了。”

  赵丹很直接地问我们:“你们准备好了吗?”

  “准备是准备好了,不过我也不介意再多借你一个礼拜,毕竟是为国争光的事儿。”

  没想到赵丹决绝道:“不行!”

  “怎么了?”

  赵丹道:“如果我还什么也不知道就算了,可是自从小龙哥跟我说了那番话以后我忽然发现一个问题,如果我现在的球技真的是因为异能的关系——”说着他下意识地四下看了看,见只有我们几个这才继续道,“那不是跟作弊一样吗?”

  我意外道:“咦,你也这么想?”

  赵丹道:“所以就算你们不来找我我也会去找你,我要把你的东西还给你,再堂堂正正地参加比赛。”

  我小声道:“你这不死心眼吗?又不是吃兴奋剂,不会有人发现。”

  赵丹正色道:“也许是这样,可是你不明白,羽毛球是我从小到大的梦想,我第一次见它在天上飞舞的时候就下定决心长大一定要当羽毛球运动员,那时我还不会打,可能是我天分不行,这么多年拼死拼活勉强打进了省队,还只能当一个板凳队员,我比谁都想赢,不过赢不了也没关系,至少我还可以每天和它在一起。”

  我说:“那这样的话你更没理由放弃眼前这个机会了。”

  赵丹一字一句道:“我爱它,就不能玷.污它,如果我用特别手段就算赢得了世界冠军那也是对我的耻辱,不说别的,连我那些年的辛苦都对不起。”

  我失笑道:“你这话说得……理解不了!”

  赵丹道:“就好比你是一个剑客,辛辛苦苦练了很多年的剑要去消灭一个敌人,可是在决斗前有人塞给你一包毒药,说你只要把它涂在剑上就能手刃对手,那时你是什么感觉?”

  我两眼望天道:“那要看是什么样的敌人,如果是杀父之仇那种我就谢谢给我毒药那人!”我回身小声跟苏竞说,“给咱提了个醒儿,回去以后小心段天涯那小子给我下毒。”

  苏竞:“……”

  赵丹笑道:“总之我接受不了,我要名正言顺地参加比赛!”

  我小心地问他:“以你真实的实力,有把握拿世界冠军吗?”

  赵丹道:“我会用自己的真实水平和国家队的队员们先来一场公平竞赛,如果那样被刷下去也好。”赵丹一笑,“不能拖国家后腿。”

  我说:“你这是何苦呢?”

  赵丹道:“往大了说是为了羽毛球事业,往小了说是我自己的虚荣吧。”

  我叹气道:“既然你已经决定了,那我尊重你的选择。”

  赵丹安慰我道:“放心吧,我也没那么容易输的,这三天里我练习了不下十几次万次,尽量做到在自己还有这种记忆时各个角度各种回球都尝试了一遍。”

  我莫名其妙道:“你让我宽限你三天就为了这个?”

  “是的,我相信我以后照样能打出擦网球,能打出世界波,我已经把那种感觉记在心里了。”

  我哭笑不得道:“给你放着大餐不吃,非等人端走了这才吧嗒嘴,真不知道你是图什么许的?”

  赵丹不再多说,微笑道:“你准备怎么拿回你的异能?”

  “你真决定了?”

  “真的!”

  “好吧,你什么也不用做,把手给这个妹妹就行了。”

  赵丹依言把自己的左手递过来,小倩看看我又看看他,在我们中间坐下,各拉起我们一只手,轻声道,“其它的让我来,你们只要坐着就好了。”

  赵丹坐在我的另一边,表情有些忐忑,也有些落寞,我隔着小倩拍了他一把:“别整得跟行刑似的,我都说借你了是你不要的。”

  赵丹这才笑了,末了小心地问:“对了小龙哥,你这异能是怎么来的呀——能问吗?”

  我纠结道:“哎别提了,让你说着了,我TM还真就是一剑客。”

  赵丹眼睛发亮道:“啊,什么朝代的?”

  我说:“不是古代的,是一个大陆。”

  赵丹立刻来了精神:“还是异世大陆?”

  “你小子网络小说没少看啊。”

  毕竟是年轻人,一听说了这个注意力马上被吸引了过来,我也没有刻意隐瞒,粗略地跟他讲了讲女儿国的事情,我跟他说这些主要是为了让他分散注意力,本来是一颗冉冉升起的新星,恐怕就此前途渺茫了。

  赵丹听说我是剑神,拍着大腿道:“太酷了!”

  我说:“就是委屈你了。”

  赵丹摆手道:“哪的话,那么多人等着你去救,再说这东西本来就是你的。”

  小倩忽然道:“好了!”然后又像上次那样虚脱了。

  休息了一会,我扶着小倩和赵丹告别,我拍拍他肩膀安慰道:“下个礼拜好好打,我相信你行的!”不过这话说得连我自己都不信。

  赵丹微微一笑:“小龙哥你根本不会撒谎。”

  苏竞道:“谢谢你的深明大义,大陆人民会记住你的。”

  我们走的时候赵丹又拿起羽毛球拍,朝着球网打了过去,我回头张望,刚好见羽毛球无力地落在了他自己的界内……我叹了口气……回去的半路上我有些走神,回来的三四天时间里,我好像没干几件光彩的事情,刘曰立就不说了,王金生和赵丹算是被我害惨了,他们本来好端端地生活在自己的世界里,被我一搅和彻底过不好了,我没来由地想起一句诗:安得广厦千万间,大庇天下寒士俱欢颜。

  这时苏竞莫名其妙地跟我说:“小龙,开快点。”

  “你有急事吗?”

  “没有,开快点就是了。”

  “哦。”我笑道:“没想到你也是急姓子。”

  苏竞凝神不语,满副戒备的样子,直到车到宾馆门口才松了一口气,我纳闷地看着她道:“你尿裤子里了?”

  苏竞面无表情道:“刚才我们被人跟踪了。”

  “啊?”

  “应该是坏道人,我感觉他就在天上,大概是想对我们突施暗算。”

  我惊讶道:“现在呢?”

  苏竞道:“现在感觉不到他的剑气了,应该是还没把握一起对付咱们这些人联手。”

  “你怎么不早说呀?”

  “我怕你分心。”

  “这孙子贼心不死呀,按说你我联手他也不是个儿啊。”

  苏竞忧虑道:“他剑气又比以前强了!”

  “他不会是……”

  苏竞抢先摇头道:“应该不是又找到了你的剑气,只是很小的一点,但是很明显。”

  我们边说边走进屋里,满家人都在,却没一个理我们,都抬头出神地看着电视屏幕。

  电视画面上,好几辆救护车停在一栋小区门口,穿着白大褂的医护人员抬着担架忙碌,不断有人被抬上救护车,画面下的字幕:本市某小区住户集体休克,疑是食物中毒。

  “这回是地沟油还是毒奶粉?”我忙找张凳子也坐了下来,关切地问。

  众人不说话,一起看着刘老六,刘老六难得表情严肃地跟我说:“是王庆!”

  “王庆?”我一时没转过弯来。

  刘老六道:“这些人印堂发黑,而且全都是青壮年,显然是被吸了阳气。”

  “吸阳气?”

  刘老六解释道:“王庆利用自己的阳阴之身吸取这些人的阳气,他们虽然没有姓命之忧,但起码得缓个半年一年的。”

  “阳气有什么用?”

  刘老六道:“这东西对王庆是没用的,但是他师父肯定用得着……”、苏竞忽然恍然道:“难怪坏道人剑气变强了,是王庆搞得鬼!”

  刘老六点头道:“看来坏道人又发明了什么邪法,能把普通人的阳气化成他的剑气,王庆之所以现在才动手大概是他新近才实验成功,这还是昨天的新闻,今天已经又有整整一个小区的人遭殃了!”

  苏竞一拳砸在茶几上:“可恶!”

  刘老六叹气道:“我也没想到他居然对普通人动手了,这是茅山派的大忌!”

  我发愁道:“照这么下去,等王庆把全市人都吸一遍坏道人岂不是天下无敌了?”

  刘老六苦脸道:“谁说不是呢?”

  “靠,那你倒是想办法啊,你不也是茅山派的吗?”

  苏竞道:“你别难为他了,就他那两下子能有什么办法?”

  我悚然道:“坏了,王庆这么下去,迟早得轮到咱们亲人。”不过我很快就发现,这里面好像除了我,别人也没什么亲人了。

  苏竞一拽我道:“你跟我来。”

  她把我叫到餐厅的一个角落里,正色道:“看来,我们和坏道人是该做一个了断的时候了。”

  我苦笑道:“你有计划吗?”

  没想到苏竞决绝道:“有!”

  “说说!”

  苏竞道:“假如坏道人现在发现了你身上散落的剑气,他还会舍近求远让王庆去吸取普通人身上那点单薄的阳气吗?”

  我说:“当然不会,别绕弯子了,直接告诉我你想干什么吧。”

  苏竞道:“坏道人害人的关键就在于王庆,如果王庆完了他就失去了爪牙,所以我的计划就是引出王庆,然后抓住他!”

  “怎么引?”

  苏竞道:“用你的剑气。”

  我失笑道:“废话,我要是知道它们在哪自己去收了不好么,到时候你我再联手干掉坏道人多简单?”

  苏竞道:“所以我们要造一份假的。”

  “怎么造?”

  苏竞道:“我上次闭关的时候有一个意外发现:也许因为都是剑神的关系,你我的剑气非常相似,如果我再动些手脚就完全察觉不出分别了,我的计划就是找一个人做鱼饵,我把我的剑气放在他身上故意让王庆发现,然后引出他来。”

  我震惊道:“你不会说真的吧?”

  苏竞道:“我们已经没有别的选择了。”

  “你想没想过,万一失败了,后果可是不堪设想!”

  苏竞道:“应该不会失败,王庆本身并不强,只要他刚一出现我们就制住他,我马上收回剑气,我们再联手对付坏道人。”

  我想想都不自觉地冷汗直下:“这可是玩命啊,一但失误了坏道人可就成了奥特曼,咱们就剩挨打的份了。”

  苏竞粉拳一握:“只有搏一搏了!”

  我擦汗道:“你为什么这么做?”

  苏竞道:“就算为了这里的人民吧,坏道人不除,他们安全就没有保证,我从女儿国来这找你初衷本来是为了救人,总不能眼看着这里又有人受难不管。”

  我颇受触动:“别说,你还真是挺负责任的。”

  苏竞柔声道:“主要也是听了你刚才那句话,如果我们不管,坏道人迟早会伤害到你的亲人朋友,我回女儿国以后,你还要在这里继续生活,我不能给你留下祸患。”

  这次我是真受了感动,还有,听到她说“我回女儿国以后”这句话莫名其妙的有些伤感,我猛的站起,愤然道:“娘的,那就拼了!你说吧,咱们先怎么干?”

  苏竞道:“第一步,你要给我找一个可以相信的普通人。”

  这章已修改,小花把汤尤杯里汤姆斯杯和尤伯杯记错了,尤伯杯是女子赛事,读者们提的意见是对的。另借机再求一下月票……

  (未完待续)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

  • 我的美女总裁老婆

    最新章节:第1665章 【后记】
    简单地说,就是一个男人和一群女人的故事。都市感情生活为主,玄幻为辅,卫道士慎入…… 【书中内容纯属虚构,请勿与现实挂钩,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霉干菜烧饼03-22 已完结

  • 最强神医混都市

    最新章节:第5802章 轮回族
    搂着女总裁未婚妻,不料闺蜜又爱上自己。本以为低调去了社区医院,岂料护士双眼又泛桃心!当过兵王,又是神医,兼职修真,一路混迹都市,一路美女狂收。我的桃花运,运不断,做个帅哥太累了!

    九歌08-18 连载中

  • 神医圣手

    最新章节:第一零四一章 永生(大结局)
    他是名医,也是神医。
    就算是死神盯着的人,有他在,死神也要乖乖绕道而行。
    只要你相信他,你的任何疾病都不在是问题。
    这就是张阳,一个被称为上帝使者的人,一个有点张扬,但很可爱的人!

    小小羽03-22 已完结

  • 锦衣夜行

    最新章节:《后记》
    靖难削藩,迁都修典,五征蒙古,七下南洋,我无处不在,却无人知道我在。 乾坤入袖,锦衣夜行,低调!低调才是王道。

    月关03-22 已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