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章 搜查

   本地午间新闻的时候,上午捐赠仪式事件不出意料地没有被提起,新闻主播依旧一副欢声笑语伴春风的表情在播报本市大麦高粱又每亩增产了多少斤。我想这倒不是本地媒体不负责任,我相信他们正在在手忙脚乱地制作相应的内容。内容都直播出去了,避讳也没什么用,只是本市向来没有出过什么大事,也从来没野心承接奥运亚运之类的世界级活动,媒体缺乏应急经验也是可以理解的。

  但是官方不说不代表人们不议论,直播过后短短的几个小时之内,全市已经是山雨欲来风满楼,所有的国际国内大事被本地百姓弃若敝履,街头巷尾只有一个话题,那就是上午的捐赠仪式——老百姓自娱自乐地将之称为“捐赠门”。

  如此隆重的场合,重量级国宝被一个土贼拿了就跑,视在场的警察和武警如无物,人们也身处在巨大的错愕中,不知道是该哭笑不得还是同仇敌忾。本地论坛也迅速火爆起来,有好事者把当时的视频传上了网络,几个小时内浏览量突破历史达到了空前的几十万次,经过多方转载之后影响已经开始蔓延向全国范围……

  此情此景下,本地官员也不好过,市委书记气得拍桌子瞪眼,责令分管政法的副市长和公安局长72小时内必须破案,市长倒是淡定得很——事发之后他就因心脏病突发被送到医院抢救去了。马来水也在随后的非官方记者发布会上表了态,老先生一改斯文,痛心疾首地说:“金缕玉衣风风雨雨50年,在我手里没被国外的野心家强取豪夺,也没被有钱人高价买走,怎么一回来就被抢了呢?”

  下午,火车站方向赶来大批武警,东站虽然已经处于半废弃状态,但少有的几个过往旅客仍然要接受严格的盘查。外面纷纷扰扰,我可不能光顾看热闹,苏竞还有任务给我呢,可是对此我颇感茫然,成千上万的警察都束手无策,我一个纯业余的能干什么呢?我只能把网上那几段视频翻来覆去地看了几遍,可是无论怎么慢进那人的脸都看不清,只能依稀看出身材确实不高,跟地鼠倒是有几分符合。

  不多时,一辆警灯闪烁的警用面包车停在了宾馆外面,车上下来5个民警,其中有两个腰畔的枪套显得格外刺眼,以前“龙门客栈”也经受过例行检查,但是像今天这么严重的还是第一次。

  我习惯姓地把宾馆营业手续和入住登记薄都拿出来等着他们进门,可马上就慌张地嘟囔了一句:“坏了!”

  ……这店里,除了已经跑出去看热闹的刘老六和我,别的人奇形怪状先不说,他们可是连身份证也没有!

  这会为首的胖警察推门而入,他面无表情地直奔前台:“临时检查,把你这客人名单给我看一下。”他身后的四个警察则四下看着。

  我硬着头皮把名册递给胖警察,他只扫了一眼就奇怪道:“你这里住了几个人?”

  “呃……6个。”这时候老吴金诚武他们以及正在闭关的苏竞和段天涯都在大厅里坐着,我连打马虎眼的余地也没有。

  “那为什么名单上只登记了两个,还连身份证号也没有?”

  那两个人是老吴和小倩,那还是当初他们来的时候我随便写的。

  没等我说话,其中一个警察已经走到黑山老妖跟前伸手道:“你身份证给我看一下。”

  黑山老妖莫名其妙道:“什么东西?”

  “身份证,请你快一点。”

  黑山老妖索姓道:“没有。”

  那警察脸色一变:“你不是跟我开玩笑吧?”

  与此同时,那三个警察在盘问老吴、小倩和段天涯的时候情况也可想而知,老吴还懂得支支吾吾推三阻四呢,那俩干脆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几个警察对视一眼,似乎都感觉到了不对劲,其中两个把手下意识地放在了枪套上。

  我知道,在这个节骨眼上公安局长绝对是下了死命令,捐赠事件一出,他的前途是已经不用提了,职位能不能保住还得看他的表现,关键时刻人人自危,属下们自然也不敢有丝毫的马虎!在宾馆这种地方,这样的情况我本该早就想到的,可是现在说什么也晚了,就凭我们的表现,人家把我们当诈骗团伙一点也不冤。

  胖警察盯着我,口气转硬道:“这是怎么回事?”

  “其实……他们都是我朋友,来我这玩的,所以我也就没登记。”我只能这么说了。

  段天涯忽然冒出来道:“我可不是你的朋友,一则你是剑神我高攀不起,二则我也不用避讳,我就是来杀你的!”

  ……胖警察默默地看着我,等我解释。

  “喝多了,还晕着呢。”我赔着笑说。

  胖警察冷冰冰道:“拿上你所有的房门钥匙,我要挨个检查。”

  他随行的一个警察指指老吴他们道:“这些人怎么办?”

  胖警察道:“一会都带到局里调查。”

  我结巴道:“不用这样吧?”

  胖警察道:“你的所作所为已经违反了酒店管理条例,这个咱们以后再说,就凭你们没身份证这一点我就应该查你们,现在是什么时候你不知道吗?”

  我满脸堆笑道:“你看我们这几个谁也不像是能拿了东西就跑那种缺心眼吧?”

  胖警察不耐烦道:“我说你们是了吗?跟我们走一趟,情况要是属实的话自然没事,你磨蹭什么?先开房间。”

  我期期艾艾地拿出房卡,脑子里一片混乱,就这几个人要进了公安局,不出乱子则已,一出乱子恐怕金缕玉衣事件恐怕也得很快被盖过风头——段天涯是职业杀手,黑山老妖能是任人摆布的主儿?就连小倩也得扯出人体器官贩卖来——她可是没脚啊!一想起小倩我更心虚了,她的尸骨还在楼上呢,我能说得清吗?

  胖警察见我犹豫更加重了怀疑,语气变得非常严厉:“你别耍什么花招啊!快点带我去。”

  僵持……

  黑山老妖见我犯了难,偷偷给我递过来个眼色——她看着屋里的几个警察用两根手指在自己脖子上一抹,意示询问,老吴刚用眼神制止了她她身边那个警察顿时跳了起来:“你想干什么?”说着把枪拔出来了……

  我叹了口气,这么弱智的手势谁看不明白啊?况且我就算让金诚武把我变成小金人也不能把这几个警察真的都干掉吧?我知道大势已去,能不能解释得清现在已经不是最重要的了,我得先保证在我这一亩三分地上没有流血事件发生,因为无论流谁的血,最后账一定会算到我头上。就在我万念俱灰的时候,低头无意间看见一个人的名字——铁继理。

  这还是他抓捕石中火那会在我这住的时候登记的,想到他,我终于有了一线希望,我跟胖警察说:“我打个电话。”

  胖警察摆手道:“别费事了,今天跟谁说也白搭。”不过他并没有强硬阻拦我,毕竟我们还不是他的犯人,这个自由还是有的。

  铁继理走的时候我们互留过电话,作为抓捕石中火的参与人之一,他也需要证人和他保持联系。

  电话接通的时候铁继理正在乱哄哄地忙着,不时能听见警车呼啸的声音,看来金缕玉衣被抢以后这位特警队长肩上的担子也不轻。

  “喂,不管你是谁,有事赶紧说!”他应该是没存我号,着急上火地先冒出一句。

  “铁警官,我是龙羊羊——火车东站边上宾馆老板。”

  “是你,什么事?”铁继理言简意赅,大概正在外面办案。

  “关于金缕玉衣那件事,我有个情况要反映。”听那边的气氛,我要是直接表明来意铁继理非得直接给我挂了不可,我只能先用一个诱饵把他吸引住。

  果然,铁继理提高几个声调道:“快说。”

  “呃,在说这个之前,你得先帮我一个小忙,我那几个朋友不是在我这住着吗,他们都没带身份证,你的几个同志看来是对我们有些误会……”

  “把电话给他们!”铁继理永远没有废话。

  我把电话交给胖警察,他先是疑惑地看看我,然后接了过去,铁继理大声道:“我是特警队队长铁继理,我现在就赶过去,你们就留在那等我。”

  胖警察显然是知道铁继理的,意外道:“铁队长?”

  “就这样。”铁继理把电话挂了。

  胖警察把电话还给我,态度立刻发生了转变:“你和铁队长……”

  我轻描淡写道:“帮过他几次小忙。”虽然在抓石中火的过程中我也就是围观了一下,但这么说应该不至于追究我的刑事责任,吹牛不是不犯法吗?

  这次轮到胖警察糊涂了:“你帮他的忙?你们是……”

  我呵呵一笑:“具体身份就不跟你们说了。”矛盾的焦点就在这了,我说了他们要是能信我不就不用找铁继理了吗?

  哪知胖警察误会了,他把脑袋凑过来神叨叨地问:“不会是同行吧?”

  我反应了半天才明白他是把我们当成铁继理手下的特警队员了。

  我故意含糊其辞道:“等铁队长来了你们就知道了。”

  胖警察这下更深信不疑了,瞬间放松,摆手道:“我说呢,你们是在执行任务吧?”他纳闷道,“诶,那你们怎么不带证件呢?”

  “哦,我们一般都不带证件。”

  胖警察也不深究,既然特警队的人要来,他也就不怕出什么岔子了,他一瞪拿枪的那个警察:“还不把枪收起来!”

  那警察把枪装进枪套,不满地嘟囔:“就算你们是卧底也该有身份证吧?这不是给我们添乱吗?”

  段天涯作色道:“你说谁是卧底?”他手上不自觉地一使劲,厚厚的玻璃杯被他捏得蹿起几条裂纹。杀手哥不但讨厌别人说他是俘虏,连卧底也忌讳。

  胖警察骇然道:“好大的手劲!”

  黑山老妖则看着身边警察枪套里的枪道:“这东西我昨天还见了,不怎么样,小苏竞用手就能抓住。”说着伸手去摸枪柄。

  那警察一蹦三尺高:“别乱动!”

  我提心吊胆地暗暗祈祷铁继理快点来,这5只小白鼠身处险地而不自知,说不定惹了哪位爷就要面临灭顶之灾,这屋里也就老吴比较敦厚,金诚武对没有共同话题的普通人类并无好感,不高兴了毁尸灭迹的事情不是做不出来,苏竞这会也不喜欢被人惊扰,被5个男人抚了逆鳞未必懂得“怜香惜玉”——要是5个女警察就好多了。

  好在不大一会铁继理终于来了,只有他一个人,进屋第一件事就是对那5个警察说:“你们可以走了。”

  胖警察带着4个手下走了以后,我有点想不通地问他:“为什么非要等你来了才让他们走?”

  铁继理道:“第一,光是通电话他们未必相信那就是我,第二……我说实话你别不高兴,我怕没人看着你你搞什么猫腻,毕竟咱们还不是很熟,说不定你利用我憋什么坏呢。”

  我委屈道:“得,你不会怀疑那事儿是我干的吧?”

  铁继理一笑:“那可说不定。”

  “那为什么你又让你那几个同事走了呢?”

  “因为我来了,他们也就没有待着的必要了。”

  我叹了口气:“你对自己可真有信心。”

  铁继理问我:“他们为什么不带身份证?”

  不得不说这个特警队长办事爽快却不鲁莽,在这种关头居然还能心细如发,我以为我给出的诱饵足以能让他忽略别的事情呢。

  黑山老妖不耐烦道:“身份证到底是什么东西呀?”

  铁继理意外道:“你怎么在这?”

  黑山老妖道:“那我还能去哪?”

  铁继理冲我意味深长地一笑:“你小子下手够快的呀,明明是咱们一起救的人,劳动成果全归你了——行了说正事吧,你有什么线索?”

  黑山老妖一打岔铁继理居然把身份证这茬儿忘了……

  我说:“先说说你们警察那边研究出什么线索来了吧。”

  铁继理坐下来,直言不讳道:“从录像回放上看,有价值的不多,这小子虽然在众目睽睽之下出现,可是整个过程一直低着头,摄像机没能拍下他的外貌。而现场那么多群众居然也没有人看清他长什么样,据几个目击者说,那人眼瞅着就从自己身边跑过去,就是看不清他的脸,像有种模糊的东西给挡上了似的,这让我们觉得非常难以理解和莫名其妙。”

  我说:“你没注意他的身材?”

  “当然注意到了,所以我一进你的门,在座的几位就全都没有嫌疑了,你们中间没有那么瘦小的。”

  “我靠,你真的怀疑我来着?”

  铁继理笑了:“好了,该说你知道的情况了。”

  “我也只是给你们提供一个线索,我的身份是热心市民,出了什么差错你们可别找我后账,我也不担保就是这个人干的。”

  “废话真多,这些还用你跟我说?”

  我点上一根烟道:“好吧,我给你说个事:咱本地公交车上有一伙贼,其中有一个绰号叫地鼠的,身材跟录像里很像,而且他是干这个出身,所以我一下就想到他了。”

  “等等,用一下你的电脑——”铁继理进入公安内部网,搜索了一会拍拳道:“果然有案底!”

  我凑上去一看,公交车上那个獐头鼠目的瘦子照片赫然出现在屏幕上,资料上写着,“赵廷涛,湖北襄樊(现襄阳)人,1982年生,外号地鼠,自2009年年底曾多次因为小偷小摸被批评教育……”

  铁继理喃喃自语道:“小偷小摸——怎么会忽然就有这么大的胆子了?”

  我假装抠着指甲,低声说:“能力有多大,野心就有多大。”

  --------分割-------

  这个礼拜忽略给大家加精的事了,现在还有将近300个精,本章发布后,所有相关内容来一次加精大会,童鞋们排好队来领精吧,不过不要刷屏哦,每人先领俩尝尝鲜。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

  • 我的美女总裁老婆

    最新章节:第1665章 【后记】
    简单地说,就是一个男人和一群女人的故事。都市感情生活为主,玄幻为辅,卫道士慎入…… 【书中内容纯属虚构,请勿与现实挂钩,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霉干菜烧饼03-22 已完结

  • 最强神医混都市

    最新章节:第5802章 轮回族
    搂着女总裁未婚妻,不料闺蜜又爱上自己。本以为低调去了社区医院,岂料护士双眼又泛桃心!当过兵王,又是神医,兼职修真,一路混迹都市,一路美女狂收。我的桃花运,运不断,做个帅哥太累了!

    九歌08-18 连载中

  • 神医圣手

    最新章节:第一零四一章 永生(大结局)
    他是名医,也是神医。
    就算是死神盯着的人,有他在,死神也要乖乖绕道而行。
    只要你相信他,你的任何疾病都不在是问题。
    这就是张阳,一个被称为上帝使者的人,一个有点张扬,但很可爱的人!

    小小羽03-22 已完结

  • 锦衣夜行

    最新章节:《后记》
    靖难削藩,迁都修典,五征蒙古,七下南洋,我无处不在,却无人知道我在。 乾坤入袖,锦衣夜行,低调!低调才是王道。

    月关03-22 已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