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好书推荐首页 > 散文精选 > 红鬼的眼泪-滨田广介

红鬼的眼泪-滨田广介

文/滨田广介
不知道是哪儿的一座大山,山崖下边有一所房子。

大概是樵夫住的吧。

不,不是的。

那么,一定是狗熊住在里面了。

不,也不是的。

那儿只住着一个红鬼。那个红鬼的体形、相貌都和小人书上画的那种鬼截然不同。但是,他同样瞪着两只大眼睛,头上长着仿佛犄角一样尖尖的东西。

因此,人们都认为他仍然是一个不可轻视的怪物。然而,事实并非如此,他倒是一个既善良又天真的小红鬼。小红鬼正年轻,力气很大,他却从来不欺负自己的伙伴。哪伯是一些比他还小的鬼淘气向他扔石头,他也一笑了之。

是的,这个红鬼的确具有一种与其他鬼不同的气质。他常想:

“我生来是鬼,应该尽量做些有益于鬼的好事儿。不仅如此,可能的话,我也很想成为人的好朋友,和人亲密地相处下去。”

后来,他再也不能把这种想法默默地埋在心底里了。

有一天,红鬼终于在自己家门前竖起了一块告示牌。他在牌子上用浅显易懂的日文字母写了几个短句子:

这是心地善良的红鬼的家。

欢迎大家来做客。

这儿有美味的点心。

还烧有热茶恭候大家。

第二天,一位樵夫从山崖下的这所房子跟前路过,无意中看到了这块告示牌。

“这儿怎么会立了一块告示牌……?”

定睛一看,是用谁都能读懂的字母写的。樵夫赶紧又看了一遍,心里感到非常奇怪。意思虽然懂了,但却觉得蹊跷。樵夫又歪着头细细看了几遍,然后匆匆下山去了。山脚下有个村子。在村子里他遇上了平日熟悉的另一个樵夫。

“我今天碰见一件稀奇事儿。”

“啥事呀?难道是大晴天遇上下雨了不成?”

“不,不对!是一件最最稀奇的事儿,顶顶新鲜的事儿!”

“啊!什么新鲜事呀?”

“鬼立了一块告示牌!”

“什么?鬼立了告示牌?”

“对啦!是鬼立的告示牌,这可是从来没听说过的事儿。”

“上面写了些什么?”

“去看看吧!看看你就知道了。”

于是,两个樵夫一同沿着弯弯曲曲的山路再次来到山崖下鬼的家门前。

“瞧,就是这儿。”

“喔!果然如此。”

后来的那个樵夫也凑上前去读了起来。

这是心地善良的红鬼的家。

欢迎大家来做客。

这儿有美味的点心。

还烧有热茶恭候大家。

“哦,真是件怪事呀!这的确是鬼写的字。”

“那当然。你看这字,是用了很大力气写成的。”

“看上去态度还满诚恳的。”

“如此说来,字句的意思是没有一点虚假的。”

“咱们进去看看吧?”

“别急,还是先在外面悄悄地看看再说吧。”

屋子里的红鬼静静地听着两个人的谈话。这门口一抬腿就能进来,可是两个樵夫谁也不想进。看见两个人磨磨蹭蹭的样子,红鬼非常着急。两个樵夫好像在伸着脖子偷偷地向屋里窥视着。

“里面似乎静悄悄的嘛。”

“他真坏。”

“是不是想把我们骗进去吃了?”

“晤,有可能,危险,太危险了。”

两个樵夫看来有些畏缩了。红鬼一直在侧耳细听,当他听到这里,不禁感到很委屈,便气呼呼地说:

“真是岂有此理!谁要骗吃你们了?你们不要小瞧人!”

诚实的红鬼连忙从窗边伸出头来,一下子露出他那通红的面孔。同时高声喊道:

“喂,樵夫老乡!”

这声音在人的耳朵里听来有如惊雷一般。“哎呀!可了不得啦!”

“鬼来啦!鬼来啦!”

“快跑,快跑啊!”

红鬼根本就不想去追赶两个樵夫,可是他们俩却脚跟脚地跑开了。

“喂,请你们等一等!我不骗你们!请你们站住,我这儿真有好点心好茶!”

红鬼跑到屋外打算把他们叫住。可是,也许是胆怯的缘故吧,两个樵夫头也不回,匆匆忙忙、跌跌撞撞地朝山下跑去了。

红鬼感到非常失望。这时他才发现,自己是光着脚跑出来的,这会儿正站在灼热的地面上。

红鬼抱怨似地把目光转向自己立起来的告示牌上。这块木板是自己动手刨平、锯断、钉成的,字也是自己亲手写的,又是自己高高兴兴把它竖起来的。虽说花了这么多力气,却没有收到一点效果。

“立了这么块牌子也没有用。即使天天做点心,每天烧茶水,也不会有谁来玩。真是白费劲了,实在是太气人了。”

善良、诚实的红鬼也心烦意躁起来了。

“嘿,这块破牌子,弄碎算啦!”

说完,伸手把牌子拔出来,马上砰地一声扔在地上,然后用力踩了几脚。木板嘎巴一声就裂开了。红鬼感到心里十分烦躁。像折筷子似的又把告示牌的立柱折断了。

正在这时,一位客人突然来到了红鬼的家门前。说是客人,其实也不是人类。他也是个鬼,是红鬼的好伙伴,但不是红鬼,而是个青鬼,是个从头到脚都发青的青鬼。

这个青鬼住在很远很远的深山里,他的家是一座石头房子。这天早晨他从家里出来,驾着云雾落到半路这座山上。这时,青鬼毫不客气地一边靠近他一边说道:

“怎么搞的?这种野蛮的事情可不像你能干得出来的呀!”

红鬼一时感到非常难堪,脸上现出害羞的样子。但是他立刻又恢复了常态,把自己为什么这样生气一五一十地向青鬼讲了一遍。

“原来是这么回事呀!我偶尔来玩一次,却看见你为这种事发愁。要是为这些事发愁,那可就没完没了啦!来,我告诉你,这么办就很简单嘛!回头我到山下的村子里去一趟,好好闹腾闹腾。”

听到这里红鬼有些慌了,急忙说:

“别……别开玩笑了。”

“不是玩笑,你听着。在我闹腾得正起劲的时候,你突然出现在那里。然后按住我,朝我的头上狠狠地揍几拳。这样一来人们才会夸奖你。对不对?一定是这样的。这样就万事大吉了。人们就可以放心大胆地到你这儿来玩啦。”

“晤,这倒是个好主意。只是有点太对不住你了。”

“哪里,没关系的,别说废话了。总之,要干好一件漂亮事儿,不付出点代价是不行的。需要有人做点自我牺牲才行。”

青鬼眼里露出很难过的神色,但仍旧非常干脆地说:“怎么样,就这么定下来吧?”

红鬼沉思着没有吭声。

“怎么,你还在打啥主意?不能再犹豫了。快走吧!赶紧干吧!”

青鬼拉着不想动身的红鬼的手,催促着说。

红鬼和青鬼一同朝山下走去。山脚下就有个村庄。村头有户人家。这户人家的四周用很低的竹栅栏围着,屋旁的百日红开满了通红通红的鲜花。鲜花正迎着阳光含笑吐艳。

“怎么样?说定了,你过一会儿可要来呀!”

青鬼耳语般地悄声说了这么一句,随即拔腿朝屋门前跑去。然后突然一边用力踢门一边大声喊道:

“我是鬼,快开门!”

屋子里,老爷爷和老奶奶正在吃午饭。大中午的,突然看见鬼站在敞开的门口上,两位老人吓得魂不附体,起身跑开了。

“鬼,鬼来啦!”

老爷爷老奶奶不停地喊着,一同从后门逃了出去。

青鬼并没有去理睬跑开的老爷爷和老奶奶。进屋后见啥摔啥,锅碗瓢勺扔了一地。就连饭盆也给摔了。饭粒四处飞溅,弄得窗棂上、柱子上到处都是。酱锅也给搬倒了,酱汤顺着炉边滴嗒滴嗒地往下流。咣、哗啦、叮、咚、叭嗒……就这样,青鬼在屋里闹个不停,一会儿蹦、一会儿跳,一会儿拿大顶。

“怎么还不来呢?”

青鬼心里正暗自着急,就在这时,作为对立面的小红鬼气喘嘘嘘地跑了进来。

“在哪儿?在哪?那个蛮不讲理的家伙在哪儿?”

红鬼握紧拳头大声喊着,一发现青鬼就立即跑了过去。

“呀!你这坏蛋!”

红鬼口里骂着,同时揪住青鬼,用力卡住他的脖子。然后对着他那梆硬的脑壳,“砰哧”就是一拳。青鬼缩着脖子小声说:

“你继续使劲打吧!”

于是红鬼就“噼嚓叭嚓”地打了起来。村里人都躲在暗处提心吊胆地偷偷瞧着这边。他们的确看到了红鬼正在狠狠地揍那个野蛮的青鬼。尽管如此,青鬼却还在小声叮嘱红鬼:

“不够劲!再狠点揍!”

红鬼轻声说:

“行了吧!你快跑吧!”

“好,那我就跑啦!”

青鬼从红鬼的胯下钻出去跑开了。他装作惊慌失措的样子,刚要出门的时候,又故意做了个把头撞到门框上的动作。谁知用力过猛疼得青鬼直叫:“哎哟,好疼!”

红鬼顿时一惊,急忙跑过来担心地问道:

“阿青,让我看看,疼得厉害吗?”

青鬼没想到会把自己青青的额头再撞个大青包。他一边揉着一边跑开了。村民们被这个场面吓得目瞪口呆,在后面眼看着两个鬼跑出了村子。

两个小鬼的影子已经远远地消失了。这时候人们才开始互相议论起来。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我还以为鬼都是些野蛮的家伙呢。”

“那个红鬼的确和别的鬼不一样。”

“对,一点不错!由此看来,那个红鬼还是满善良的。”

“是吗?这么说,咱们还是赶紧到那儿去喝茶吧!”

“对!快走啊!马上去还不算晚。”

人们就这样你一言我一语地嚷开了。

村里的人们都放心了。当天就都进山了。大家站在红鬼的屋门前,轻轻地敲着门叫道:

“阿红,阿红,你好啊!”

红鬼听到有人在叫,便一跃跳到门外,满面笑容地迎了出来。

“欢迎,欢迎!请,快请进!”

红鬼急忙把大家接进客厅。客厅很朴素,木樯、木地板,就连天花板也是用树皮装饰的。圆圆的餐桌,短腿矮椅子,统统都是用木头制作的。而且所有这些都是红鬼自己亲手做成的。墙壁上端端正正地挂着一幅油画。油画的画框也是红鬼自己用漂亮的白桦树皮做成的。油画本身又是红鬼精心画出来的。画面上画着一个鬼和一个人类的小孩。天真活泼的小孩骑在红鬼的脖子上,正冲着外面看画的人。画上画的这个红鬼大概就是他自己吧。油画以六月时节翠绿的庭院为背景,生动地描绘了笑容满面的红鬼和一个小孩的形象。人们环视了一下房内的四周,然后一屁股坐到了红鬼亲手制作的椅子上,这些椅子坐上去正合适,不仅谁的身子都是松松快快的,而且心情也很轻松自在。它的手艺怎么会这么巧呢?

还是去问问红鬼吧?

不,先别忙,你们看!红鬼亲手把茶送来了。点心也是他自己动手端来的。

啊,多么香的茶呀!

多么好吃的点心哪!

这么香的茶,这么好吃的点心,在场的人还没有谁品尝过呢!回到村里以后,人们对红鬼的盛情款待异口同声地赞叹不已。所有的人都夸奖红鬼的房子收拾得干干净净,实在令人喜欢,令人心情舒畅。

“如果真是这样,我也想去看看呢。”

“你昨天不是去过了吗?”

“天天去我都没意见。”

情况就是这样,逢上好天,人们就三五成群地从村里到山上红鬼家里去做客。红鬼终于和人交上了朋友。他的生活也跟着发生了变化,再也不像以往那样孤独、寂寞了。可是,日子一天天地过去了,红鬼发现自己还欠下点什么。

喔,他想起来了。

是青鬼——他最亲密的小伙伴青鬼,自从那天分别以后再也没来过。

“他怎么样了呢?是不是伤还没有好?那天他故意把头撞到门框上,伤得可不轻啊!不行,我得去看看他。”

于是红鬼做好了出发前的准备。他在一张八开的日本白纸上写道:

乡亲们:

我今天全天不在家。

明天在家。

红鬼。

写好后,贴在房门上。天刚放亮,红鬼就起程了。他翻山越岭来到青鬼的住处。节气明明已是夏末秋初了,可是深山庭院里草坪上的香百合依然盛开着雪白的鲜花,散发出阵阵醉人的清香。晨露滴嗒滴嗒地从松树的粗枝上向下滴落,滋润着翠竹的嫩叶。阳光还没有照射进来。红鬼沿着高高的岩石台阶来到青鬼的家门前。房门紧紧地关闭着。

“是没起床呢,还是不在家?”

正在犹豫的时候,突然发现门旁贴着一张纸条,上面还写着什么。

红鬼朋友,希望你永远诚实地同人们亲密交往,愉快地生活下去。近期内我不能到你那里去。如果我继续和你来往,人们会对你产生怀疑,也可能感到恐惧。这样就得不偿失了。基于这种考虑,我决定出去旅行一次。也许这次旅行的时间会很长很长。但是,我永远不会忘记你的。也许我们还会在哪儿见面的。再见,望你保重身体。

你的终生好友,青鬼。

红鬼默默地看完这张纸条,又连续看了好几遍,然后扑到门上抽抽搭搭地哭了起来。

红鬼的眼泪-滨田广介:等您坐沙发呢!

发表评论

表情
还能输入210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