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好书推荐首页 > 散文精选 > 女人与花事-池莉

女人与花事-池莉

文/池莉
情人节那天,我没有会意到是一个节日。生下来就没有这个节日,现在更不容易认同。现在的中国,过世界上所有国家的节日。并非传统与情感的需要,而是利润那只无形的手在操纵,现在商家恨不得把每天都编成一个节日,节日总比非节日好赚钱。情人节的玫瑰与巧克力贵得没有理由,无情得很,一点不纯洁。不似中国的乞巧节,有女儿心思与童话色彩,过得心里小鹿直跳,充满憧憬,而天上的银河与花间的絮语,都不要钱,是彻底的浪漫。

情人节这天,我有一个约,是记者采访。女记者迟到了。夜色中,女记者小跑过来,跌跌撞撞,包里露出半个巧克力盒子,手里握了一束不怎么精神的红玫瑰。我才想起,女记者过情人节去了。对不起对不起!女记者连声道歉,从包里掏出录音机,赶紧进入工作状态,不知轻重地将玫瑰扔在一边。采访很快完毕。女记者临走忘记了玫瑰。我提醒她:你的花。女记者斜着肩,匆匆离去,大声应答:不要了不要了。不知哪位多情人的红玫瑰,落在了我的手里,我却不忍就这样把鲜花扔掉。我整理了玫瑰的枝叶,找饭店掏了一支玻璃花瓶,用水养好,就摆在饭店副理阔大的工作台上了。第二天,玫瑰精神十足,在饭店迎来送往,是一副比情人节还要得其所的姿态。我出入饭店大门,都要看它一眼,大堂副理也与我会意,眼睛笑盈盈……

女记者生得还算标致,可是对待玫瑰的草率和马虎,透出焦躁与干巴之气,成了她容貌的败笔。我朋友的女儿,博士学位,她找我讨一盆茉莉,讨要时夸张的喜欢了一番,后来便枯萎在窗台上了。女孩子身上也是有一股焦躁与干巴之气,便是什么好衣服好学历也遮盖不住的。我想起我大学的老师陈美兰。当年我做穷学生,陈老师联系我,请我到她家吃饭。生平第一次喝到霸王花汤就是陈美兰老师煲的,香得没有文字可以描述。在我印象中,陈老师家是一幅静物画,画面上是许多的书,霸王花汤和几盆葱郁的花草。因此我的陈老师,当年便富有沉静女态之美好。后来因学问与人品愈好,被尊称了先生,鬓角有了白发,端的还是一位美人先生。我常默默想念她。我的想念是用记忆一次一次去认识与理解陈先生的美好之所在。对于女人,小到一盆掌上植物,也可算得花事。女人于花事是不可以忽略潦草的。是否养花弄草,那还是太具体的情节,自便便罢。只是说与花草的知觉,敏感,亲近,吝惜与护爱,那就见得女子性情了。天然如乡间的灵性女子,清早出门,经过篱笆,随手采一朵栀子花戴在身上,顿时便娇俏可爱起来。观音菩萨手里,时常也是要拈一支柳枝的。寺庙里焚香,必定是阿兰若香最幽静典雅。花事不仅仅是一种形式,它与有没有时间无关,与有没有金钱无关,尽管它也是物质的,却不属于物质世界,它只是与美有关,那是一种生命本源之美,是大自然于女人的密语,永远的密语。

00:00/00:00

网友评论2

  1. 沙发
    科技盒子www.kejihezi.com:

    喜欢池莉的作品

    2015-07-05 6:20 下午 [回复]
    • alishuji:

      你好 你的360广告联盟是怎么加入的

      2015-07-05 7:36 下午 [回复]

发表评论

表情
还能输入210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