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好书推荐首页 > 散文精选 > 差异-星新一

差异-星新一

文/星新一
一个女人来到神经科医生那里。她三十上下岁,长相还算漂亮,但满面忧云,大约是源于内心极度的难言之苦。当然,假如没有什么苦恼,精神十分正常,谁也不会到这里来的。

医生迎进了这位女人,用沉着冷静的语调说:

“您怎么啦?”

“这个,那……”女人吞吞吐吐,欲说又止。

其实这也不足为奇,一般患者并不是一开始就无拘无束随便讲话的,消除其紧张状态,使之自然轻松地谈吐,这是医生的本领。

“如果不问您的话,就没有办法,请随便一些,您就从头说说好吗?有的地方不想说也行,我可以一直等到您高兴说的时候。”

在医生的引导和催促下,女人勉强开了口:

“说实话,是为我丈夫的事!”

“您丈夫怎么啦?”

“从哪儿说起呢?是好几年前的事啦!有一天,丈夫外出,打那以后,便渺无音信……”

“哦,是失踪啦!不过,若是那样的事,来这儿就不对了,理应找有夫的警察去谈谈。”医生说话的声调始终比较平和。与之相反,女人却好象尽量抑制着自己激动的感情,她说:

“当然,是那样做了。警察和丈夫所在公司的人们一起,同心协力地进行了相当认真的调查,但毫无结果。”

“或许在什么地方碰上了事故?说不定是自杀了呢?”医生的语气依然十分平静,女人低垂眼帘,若有所思地说:

“嗯……”

“我冒昧地先说一句,丈夫生死不明,您可能为此心绪不佳,因积郁在心,精神便失去了平衡,大概是这么回事吧?”

女人手足无措似的笑了笑说:

“不,您说的那还是事情刚发生时的情况。我是个想得开的人,因为无论怎么调查也搞不清楚,即使再忧愁也必然是无济于事的。”

“是啊是啊,我随便插嘴,实在对不起!那么,从那以后您的生活……”

“生活倒没什么困难,有丈夫遗留下来的财产,和男朋友们一起游乐,心情还很愉快!”

“那样的话,您也就用不着来找我这个神经科医生咯!”医生反问道。

丈夫失踪了,还说不怎么悲伤,玩的还挺愉快,那为什么要到这儿来呢?直是莫明其妙!

也许在这之前还有其它事情,不过,一经反问,又热衷于谈话的对手也不乏其例。反问后,香来对策明显奏效,女人继续说:

“可是,一味地贪恋娱乐,钱就不够用了。我打算把丈夫的生命保险费领出来,但现在还不能马上办到,据说不经过一定的时间是不行的。好在规定的期限很快就要到了,于是,我便到保险公司去进行了交涉!”

“是啊,不管是谁都会那样做的,因为领取保险费是正当的权利嘛!结果怎么样?”

“我把事情一说,保险公司的人对我深表同情。他们说,本公司是把顾客的幸福放在第一位的,所以,理所当然,只要期限一到,马上就可以支付!”

“当然,一定是那样……”医生很随便地帮腔助势,并且等待女人把话继续说下去。可是,左等右等,女人面色苍白,竟然缄口不语了。医生催促说:

“后来怎么样?”

“那件事,怎么也……”

“请您说下去!”

女人几次欲言又止,最后总算开了口:

“来啦!”

“是保险费来了吗?”

“不,是我丈夫回来了……”

女人刚讲两句又把话中断了。医生似乎也一时懵懂起来,有些不知说什么才好,稍厚片刻后说:

“那可太好啦!”好象除此之外没有更恰当的话语可说了似的。

“好倒是好,不过……”

身为女人,此时的心境大概相当复杂。因为过了这么长时间,眼看一切即将告一段落的时候,丈夫又回来了,这用简单的三言两语恐怕是很难说清的。

医生改变了话题。

“问没问您丈夫是怎样失踪的呀?”

“嗯,回答得含含糊糊,好象是说得了什么记忆丧失症……”

“哦,那样的症状偶尔也可能发生。失踪期间,大概是在什么地方成了另外一个人生活着的吧!”

“即使说能得那种病,但我总觉得不大可信……”

女人的苦恼,大概就在这里,医生针对这一焦点进行了发问:

“在什么地方过着什么样的生话一点儿也不清楚,您大概感到其中存在着什么恐怖之类的故事吧?”

“嗯,那倒也是。不过,重要是有变化!”

“怎么,有变化?您丈夫已经恢复以前的生活了吧?”

“嗯,找到了新的工作岗位,每天早晨接时走出家门,晚上回来。可还是感到有变化!”

女人一再重复“变化”这个词。医生问:

“什么?怎么个变化呢?请把这一点说清楚!”

“是和以前的丈夫有不同,就是说,回来的不是我原来的丈夫。”女人一口气说完,身体有些发抖,面色更加苍白。

“难道……”

“不,是真的,我是清楚的!”

“您是说回来的是另外一个人吗?为什么会那样认定呢?”

“这一点我说不清楚!的确,相貌和体形,跟我原来的丈夫一模一样。不过,他绝对不是我的丈夫!”

“这可真叫人为难了,大概是您的心理作用吧!也许因为长期不见面,以至在即将绝情断念的时候,他却回来了,所以不可能马上就和从前一样。我想,只要双方共同努力,不久一定会重归于好的。”

“是的,最初我也想尽力那样做。可是,不行,没有那样的感情嘛。而且越努力越觉得他不是我的丈夫!”

女人坚持己见。一请她说清楚,她就一再这样重复。对此,医生推测说:

“对不起,我想可能是意样原因吧,您已过惯了独身生活,每天逍遥自在,顺利的话,可以领到一大笔保险费,好生活一直能过下去。但丈夫一回来,那种美梦可就做不成了,因心怀不满,所以便想不认自己的丈夫了!”

“不,不是那么回事,是有不同,他绝对不是我的丈夫!”

女人不承认自己有什么幻想,她继续顽强地坚持回来的是另外一个人,医生一本正经地接着说:

“您好象是确信无疑似的。但理由是什么呢?恕我冒昧,我看实际上很可能是您自己杀了您丈夫,然后在社会上就声扬说他失踪了,不对吗?”

听了过番不客气的话,女人圆睁双眼,生气地摆手答道:

“简直毫无道理!警察以前也曾这样怀疑过,一有那么多的保险费,好象首先领款人就应当受怀疑似的,从地板下面到庭院,给挖了个遍。不过,我并没干那种罪恶的勾当,因为我根本就没有蒙骗警察进行‘绝密犯罪’的本事。”

“那么,为什么说不是您原来的丈夫?……”

“只能是这么认为!”

争辩回到了原先的状态,医生也把话题拉了回来。

“真是难办的事啊!那您到底是为什么要到这儿来呢?既不是由于您丈夫的事而精神苦恼,也不是毫无根据地胡乱猜疑回来的那个人,那么,还是您走错门了吧!”

“我不是想诊断自己,而是来请先生给查明另外那个人的真相的!”

“噢噢,是啊,我全明白啦!那么您回去好好说说,请把您丈夫,不,象您丈夫的那个人领来,我给检查一下!”

“谢谢!”女人寒暄几句后便回去了。

第二天,有问题的那个男人来了。医生用相当熟练的动作进行了诊断,马上说:

“唉呀呀!你是机器人呀!是照死去的那个男人一模一样精制出来的人造人……”

“为什么?将它……”

“这点小事儿,一看便知,瞒不过我的眼睛,那么多一笔保险费,若是可能的话就不想支付。因此,保险公司根据照片和记录制作了人造人。由于加入保险时的检查,资料都齐备,所以很容易制作,做完后把它派来,从外形看就象活着回来的人一模一样,是个很巧妙的办法……”

“现在既被看穿,就不能对你置之不理了。这个秘密如果声扬出去可是件大事,对不起……”

男人站起身来,想逃走。可医生不慌不忙,仍以冷静的语调说:

“算了吧?不要做那种没意义的事!这儿的医生,由于事前知道事实真相,已经被杀了。我就是他的接替人,是由保险公司精心制作,派到这儿来的和你是一样的人造人……”
散文精选 alishuji.com

差异-星新一:等您坐沙发呢!

发表评论

表情
还能输入210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