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六十五 番外 丹心如故(二十六)

   他将未来描绘得那么美好,她几乎就要心动了。

  可是现实就是现实,摆在他们面前的困难就如深渊,稍有不慎就会坠入谷底,尸骨无存。她不想他受到法律的制裁,更不想他身败名裂,就连离婚的真正原因,她都不想告诉他,只因她不想伤害他的自尊。

  她靠在他的怀中,倾听到他心脏有力的跳动,缓缓闭上双眼,低声道,“回不去了,不管我们去哪里,我们都没有办法回到过去了。”

  “我们还没有试过,你怎么知道不可以?老婆,再给我们的感情一次机会。”他的手臂,将她的腰部勒得很紧。

  “对不起,我没有办法,”她咬了咬唇,缓缓道,“我已经不爱你了。”

  “你撒谎!你明明是爱着我的,你想逼我离婚,所以故意这么说!”林子安骤然扶着她的双肩,犀利的眼眸带着凛然的寒意逼视着她。

  “我没有撒谎,我说的是真的,我不爱你了。”

  他的眼神倏然一变,震惊,沉痛,就如突起的风暴,沉沉地笼罩着他,她看着他悲凉的神情,胸口堵得好难受,但是她却很平静地迎接他的目光。

  他缓缓地放开她的双肩,后背重重地靠在沙发椅背上,久久不言。

  “子安,让我们放开彼此吧。”她好想用手指抚摸他冰冷的面庞,却生生地克制住了。

  “你就这么想离开我?”他眸色晦暗如海,透着沉沉的痛。

  “是!”

  简洁有力的一个字,就如锋利的刀狠狠刺入他的心脏,他面色铁青,全身散发出暴怒的冷厉气息。

  他死死地盯着她的双眼,一字一顿地说,“想要我放手,除非我死。”

  他愤怒地摔门而出,如果再多留一秒钟,他很可能控制不住地做出伤害她的事情。

  他如狂暴的猛兽,骤然离开,房门“砰”地一声关上,她猛然一颤,双手捂着脸颊,任由眼泪顺着指缝流淌。

  妞妞从房间里面出来,得知爹地已经离开,又哭又闹,叶如心骗她,说她和林子安不会离婚,他们只是暂时分开住,好不容易才把女儿哄开心。

  叶如心按照原计划,带着女儿回娘家,将女儿支开之后,她向父母坦白了即将离婚的事情,周蓉芳和叶伟良都很震惊,也很难过。

  周蓉芳劝她,“如心,你再好好想想,就算为了妞妞,你也不能这么草率地做出决定。”

  “妈,我已经没有选择了,如果我不离婚的话,白记尧就要把子安告上法庭,我真的没办法看着他坐牢,看着他被人耻笑……”她眉眼之间绝望肆虐。

  周蓉芳嘴巴张了张,想要说什么,终究没有说出口。

  叶伟良沉默了片刻,沉声道,“你有没有问过子安的意见,他或许并不在意坐牢。”

  “就是因为他不介意,我才不能将他推进火坑。白记尧知道我们已经准备离婚,他才同意放子安一马,我不想前功尽弃。”

  周蓉芳抹着眼泪,叶伟良不停地吸烟,自从妞妞出生他就戒烟了,说是不想让外孙女吸到他的二手烟,现在呢,因为女儿离婚的事情,心里难受,他又把家里待客的香烟拿出来使劲抽。

  叶如心不想让他们难过,反而笑着安慰他们,从叶伟良手里抢过香烟,扔到了垃圾桶里面。

  她说,“爸,妈,你们不要担心我,我现在有工作,有女儿,挺好的,真的。”

  周蓉芳抹了抹眼泪,勉强止住哭泣,好让女儿安心。

  叶伟良也不再板着脸,换了个话题,“如心,没几天就过年了,你跟妞妞也别住在外面,直接搬回来吧。”

  叶如心笑,“我也是这么想的,我们今晚上就住在这里了,爸妈可不要嫌弃我们。”

  周蓉芳嗔怪地笑,“你这孩子,说什么傻话呢?这里是你的家,你想住多久住多久,我巴不得你跟孩子天天陪着我们。”

  “妈,您真好。”叶如心抱着她的胳膊,靠在她的肩膀上撒娇。

  “都当妈的人了,怎么还跟孩子似的。”

  虽然是责怪的话,语气里却毫无责备之意,只有满满的宠溺,这就是父母,当孩子伤心难过的时候,他们恨不得自己替孩子承受那些伤痛。

  叶如心留在家里吃了饭,下午回出租房简单收拾了一下行李,搬回父母家住。

  林子安并不知道她搬家的事情,晚上下班之后,没有回家,而是直接将车开到了如心租的房子这边,敲了半天房门没人应,他还以为如心又故技重施,假装不在家,矗立在门外守了一个多小时,对面那家的老太太突然打开房门,说道,“小伙子,你不要在这里等了,我儿媳妇说,她今天下午出门卖菜的时候,看到你老婆提着行李箱出去了。”

  如心出门了?她又去了哪里?是故意躲着他吗?

  林子安心里一痛。

  她真的不在乎他了吗?

  接下来的几天,叶如心很忙,不过每到休息时间,她都会抽出时间联络林子安,想劝他将离婚手续办理了,结果每次打电话给他,都听到提示音,说是他已经关机了。她很无奈。好在白记尧没有催促她,她也就有了私心,想等过完春节再离婚,即使不能一起吃团圆饭,至少还有夫妻名分在。

  大年三十那天,妞妞一大早就起床了,跑到阳台外面守着,周蓉芳连忙叫她,“妞妞,外面冷,你快进来,别冻着。”

  “我不冷,外婆,我要在这里等我爹地。”妞妞站在凳子上,趴在阳台边,看得周蓉芳一阵心惊胆战。

  “哎哟,我的小祖宗,赶紧下来吧,你看这里多危险啊!”周蓉芳将她抱了起来,往屋里走。

  “外婆,我要等我爹地!”妞妞蹬着一双小短腿,不满地嘀咕。

  “咱们坐在家里,暖暖和和地等,啊,别淘气了,小心你妈咪生气了。”

  周蓉芳把叶如心搬出来,妞妞立刻老实了。

  叶伟良将妞妞押在身边,爷孙俩坐在沙发上看电视,周蓉芳进厨房帮女儿做饭,她压低声音道,“刚才妞妞闹着在阳台外面等她爸,她爸今天能来吗?”

  叶如心洗菜的动作一顿,笑了笑,“应该不会吧,这几天,我都没有联系到他。对了,妈,大哥和大嫂应该快到了,您还是在客厅等着吧,这里交给我就行了。”

  “他们还要一会儿才到,我跟你一起弄,你一个人怎么忙得过来?”周蓉芳挽起衣袖,系上围裙。

  母女俩有说有笑地忙碌,叶如心放在裤子口袋的手机突然响了,她连忙擦了擦手,将手机掏了出来,没想到是蒋若兰打来的。

  按了接听键,叶如心有点尴尬,不知道该怎么称呼她,正在犹豫,蒋若兰急迫的声音已经传来,“如心啊,你快来医院看看吧,子安病倒了!”

  叶如心心跳漏了一拍,竭力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很平静,“他怎么会病倒的?”

  蒋若兰叹了口气,“也不知道他最近发什么疯,天天从早工作到晚,又不肯吃饭,就是铁打的身体也扛不住啊,今天医院打来电话,说他在办公室晕倒了……”

  叶如心脸色煞白,这么拼命工作,他不要命了吗?

  “下午的时候,他苏醒了过来,还是不肯吃饭,没有办法,只好给他输营养液,”蒋若兰顿了顿,说道,“如心,我想现在也只有你能劝劝他。”

  心里很疼,但是她没有答应,好不容易才下定决心与他断绝夫妻情分,如果这一回,她去医院看他,她怕自己会动摇。

  “如心,我知道让你过来看子安,会让你很为难,但是我真的没有办法了,你是没有看见,子安现在瘦得皮包骨头……”蒋若兰哽咽不已。

  叶如心想象他躺在病床上输营养液的样子,眼睛发酸,犹豫了许久,轻声道,“好,我过去。”

  结束通话,她眼眶通红,站在一旁的周蓉芳猜出了几分,叹了口气,说道,“子安病了?你去看看他吧,好歹夫妻一场。”

  “妈,那我去了,您别告诉妞妞。”叶如心摘下围裙。

  “好,快去吧。”周蓉芳摆了摆手,待叶如心走到门口,她突然叫道,“如心啊,你等等——”

  “妈,怎么了?”

  “鸡汤已经熬好了,你给子安盛一碗过去吧。”周蓉芳连忙拿出保温桶,洗干净,然后盛了鸡汤,盖好盖子,交到如心手中,“去吧。”

  医院里很冷清,医护人员大多回家过年了,只剩下几名值班人员,叶如心提着保温桶走在空荡荡的走廊上,心里有淡淡的凄凉。

  站在林子安的病房门口,她看到白美薇坐在他的病床边,手里端着一碗小米粥,柔声劝他吃东西,他闭着眼睛,就像睡着了一般。

  叶如心很想就此退出去,但是,她不忍心,她看到林子安手背上插着管子,脸色苍白,下巴上已经冒出青色的胡茬子,看起来憔悴极了。

  她抿了抿唇,故意放重脚步,走进病房。

  白美薇回过头,看到是她,脸色有些难看,扶着微凸的肚子站了起来,对躺在病床上的男人说道,“子安,叶小姐来看你了。”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

  • 锦衣夜行

    最新章节:《后记》
    靖难削藩,迁都修典,五征蒙古,七下南洋,我无处不在,却无人知道我在。 乾坤入袖,锦衣夜行,低调!低调才是王道。

    月关03-22 已完结

  • 最强神医混都市

    最新章节:第5522章 祭品
    搂着女总裁未婚妻,不料闺蜜又爱上自己。本以为低调去了社区医院,岂料护士双眼又泛桃心!当过兵王,又是神医,兼职修真,一路混迹都市,一路美女狂收。我的桃花运,运不断,做个帅哥太累了!

    九歌03-22 连载中

  • 嫡女医策权倾天下

    最新章节:新书推荐——你们的九哥回来啦~
    陆锦棠是位现代军医,在中弹身亡后意外穿越。单身二三十年,睁眼就看见一俊男。只是这见面的方式,实在尴尬……他说,你嫁给我,本王让你做这世上最尊贵的女人!她说,王..

    九歌03-22 连载中

  • 冒牌大英雄

    最新章节:第九十九章 英雄(大结局)
    一个机械修理兵能做什么,一个特种侦察兵能做什么,一个军事参谋能做什么,能把三种职业合而为一,甚至还精通心理学,骗术,刺客伪装术的天才.却是一个胆小怕事,猥琐卑劣的胖子。

    七十二编03-22 已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