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六十二 番外 丹心如故(二十三)

   林子安又工作到深夜才回家。

  他打开房门,发现叶如心坐在沙发上等他,加快动作换了鞋,走到她身边,声音略显沙哑,“老婆,我不是说过让你不要等我么,困了吧?”

  叶如心抿唇笑了笑,向他靠近,双手环抱在他腰间,将他紧紧抱住。他身上犹带着深夜的寒气,他英挺的眉头舒展开,深邃的眼眸泛起柔和的笑意,温柔地吻了吻她的头发。

  她靠在他的胸膛上,听着他低沉有力的心跳,心里一阵阵地抽疼,脸上却带着淡淡的笑,“老公,饿不饿,我做了宵夜给你。”

  他宽大的手掌托在她的腰间,低沉地笑,“原本不饿,不过被你这么一提,我突然有点饿了。”

  她仰起头,在他瘦削的下巴上吻了吻,“你先洗澡吧,我把宵夜热一热。”

  “好。”他揉了揉她的头发,笑容宠溺。

  等叶如心将宵夜端出来,他已经洗完澡,换上了白色的居家服,柔和的光线将他修饰得越发玉树临风,温润而雅,他那张轮廓分明的脸,更加清瘦了,薄唇边噙着一抹淡然的笑意,安静地看着她由远及近地朝他走来。

  她给他熬的是燕麦粥,具有消除烦躁不安,促进睡眠的作用。

  粥熬得很香,也很软,半碗粥喝下去,整个胃里面都暖暖的,就连疲惫的身体似乎也放松了许多。

  她安静地依偎在他怀里,听着墙壁上挂钟滴答滴答的声音,心里遍布苍凉,如果时间可以静止,永远地停留在这一刻,那该多好。

  她双手抱在他的腰间,缓缓闭上眼睛,用心感受他身上的体温,倾听他的心跳,贪婪地呼吸着他身上独有的淡淡的香味,她要将这些统统印刻在脑海里,因为明天之后,他就不再属于她了。

  林子安还以为她睡着了,温柔地笑了笑,然后将她抱起来,放到床上,接触到床的那一刻,叶如心不安地睁开眼,慌乱地将他抱得更紧。

  “别怕,我在这里。”看到她不安的眼神,林子安心里一疼,顺势躺到她身边,将她拥入自己怀中。

  一晚上叶如心都没有睡着,她听到他沉稳的呼吸声,知道他已经沉沉入睡,她伸出手,抚摸着他轮廓分明的脸颊,黑漆漆的夜里,看不清楚他的容貌没有关系,她早已经用手指将他刻画到了心里。

  第二天清晨,当林子安醒来的时候,叶如心已经做好了早餐,当他从卧房出来,她穿着围裙,正在厨房忙碌,转过头对着他灿烂地笑,“老公,洗漱完就可以吃早餐了。”

  他笑,有些心疼,“怎么不多睡一会儿?”

  “我想看着你去上班嘛。”她洗了手,将做好的早餐端到餐桌上,催促着他,“快点去洗漱,待会儿早餐凉了。”

  林子安要去上班了,叶如心替他围上围巾,在他唇边亲了亲,然后抱了抱他,“老公,去上班吧,我会想你的。”

  “老婆,我也会想你的。”林子安在她额头上吻了吻,依依不舍地放开她。

  如果他知道,这是他们的诀别之吻,他一定不会就此离开。

  叶如心站在走廊上,目送他走进电梯,电梯的门缓缓关上,他俊逸的身姿消失不见,她默默地转身,锁上房门,无声地哭泣。

  昨天下午,她已经在公司周围租了一套两室一厅的小公寓,花了她半个月的工资,有床有衣柜,还有洗衣机空调等电器,她只需要带着行李箱进去,就可以入住。

  等妞妞吃完早餐,叶如心蹲到她面前,柔声道,“妞妞,从今天开始,你跟妈咪搬出去住,好不好?”

  妞妞漂亮的大眼睛瞪得圆圆的,“为什么呀?爹地跟我们一起吗?”

  “不,就我们两个人,爹地还是住在这里。”每说出一个字,她的心就如同被刀割了一下。

  妞妞愣了愣,突然哇哇地哭了起来,“妈咪,你们为什么分开住?是要离婚了吗?是不是奶奶不喜欢我,所以让你跟爹地离婚?”

  叶如心心痛不已,将女儿紧紧抱在怀中,“妞妞,爹地和妈咪离婚,不是因为奶奶不喜欢你。”

  “为什么呀?你们为什么要离婚呀?我不要你们离婚!妈咪,不离婚好不好?”妞妞哭着扬起小脸,湿漉漉的大眼睛可怜巴巴地看着她,一个劲儿地求她,“妈咪,不要离婚!”

  “妞妞,你听妈咪说,”叶如心捧着女儿布满泪痕的小脸,柔声哄她,“就算爹地跟妈咪离婚,你还是我们的小宝贝,我们还是像以前那样爱你,你也可以经常回来看爹地……”

  “不要,我不要,我不想你们分开……”妞妞哭得上气不接下气,小脸憋得通红,小胸膛剧烈地起伏着,肝肠寸断的模样让叶如心心疼到了极点。

  叶如心抱着女儿,哄着她,劝着她,却没有办法说服她接受现实。

  时间在流逝,搬家公司的人很快就要来帮她搬运行李了,可是妞妞还在她怀里闹脾气,不肯离开这里,叶如心没有办法,只能狠下心肠,她扶着女儿稚嫩的肩膀,声音沙哑地说道,“妞妞,如果你不愿意跟妈咪走,就留在这里和爹地一起住吧。”

  女儿从小到大,与她更亲近,也更依赖她,听她这么说,立刻惊慌失措地大声嚎哭,紧紧抱住她不肯撒手。

  “妞妞,妈咪也舍不得你爹地,可是如果妈咪继续跟爹地在一起,他就会变成罪犯,甚至还要坐牢,你愿意看到爹地坐牢吗?”叶如心觉得自己残忍极了,强迫妞妞接受这些很现实的东西。

  妞妞似懂非懂,虽然她不知道为什么父母在一起,爹地就会坐牢,但是她不希望爹地变成罪犯,所以她痛哭了很久,吵闹了很久,最终还是接受了这个现实。

  当叶如心抱着女儿离开这个生活了七年的家的时候,她和妞妞同时落下了眼泪,妞妞的眼睛肿得像核桃一样,趴在她的肩膀上,一句话也不说,只是默默地流泪。

  搬家公司将她们的行李搬到了新家里面,妞妞的新卧室比以前的小了很多,她沉默不语地坐在床上,抱着爹地圣诞节送给她的毛毛熊,偷偷抹眼泪。

  叶如心强打起精神,在客厅整理两人的行李,她抬头看到女儿瘦小的背影,心里酸涩不已,他们离婚给女儿带来很大的打击,她以后会更加疼爱女儿,慢慢抚平她心灵上的伤害。

  悦耳的手机铃声响起,是邵瑾寒打来的,“有时间吗?出来喝一杯咖啡?”

  叶如心抬头看了一眼女儿,迅速走进自己的卧室,压低声音,“我现在正在整理行李,没时间。”

  “整理行李?做什么?又要出去散心?”

  “不是,”她顿了顿,“我跟妞妞搬出来住了,我打算离婚。”

  邵瑾寒沉默了两秒,“你认真的?”

  她“嗯”了一声,“我已经把离婚协议留给他了。”

  邵瑾寒眉头一蹙,沉声道,“告诉我地址,我去你那里。”

  叶如心不太自在地握紧手机,“你来做什么,我这里乱糟糟的,还没有收拾好……”

  邵瑾寒语气带着不耐,“你别乱想,我是担心妞妞,快告诉我地址。”

  叶如心无奈地扯了扯嘴角,最终将自己的地址报给了他。

  她刚整理好她跟妞妞的衣服,拿了拖把,打算打扫卫生,门铃就响了,邵瑾寒穿着一件黑色大衣,俊逸挺拔的矗立在门口。

  他进门之后,就跟回到自己家一样,这里转转,那里看看,最后咂摸咂摸嘴巴,“还差强人意吧,就是小了一点儿。”

  “我们母女两个人住,需要多大的地方?”叶如心对他的富贵病有点无语。

  “行了,你自己忙吧,我去看看妞妞。”邵瑾寒挥了挥手,抛下她,直奔妞妞的房间。

  妞妞早就听到有人来,但是她还沉浸在自己的悲伤里面,不想搭理任何人。她呆呆地坐在床上,怀里抱着一只大大的毛毛熊。

  邵瑾寒站在门口,看到她那落寞的小背影就觉得心疼,沉默了两秒,唇边扬起灿烂的笑,语气轻快地说道,“小妞妞,邵叔叔来了,好久不见,有没有想我呀?”

  他蹲到妞妞面前,这才发现她的眼睛肿得像桃子一样,白希的小脸上还带着泪痕,胸脯小幅度地起伏,压抑地抽泣,小小的鼻头揉得红通通的,像一只可爱的辣椒。

  他心疼得就跟针扎了似的,爱怜地揉了揉她柔软的头发,柔声道,“妞妞,叔叔带你出去玩好不好?”

  妞妞没有说话,长长的眼睫毛微微一动,豆大的眼泪又滚落下来。

  “妞妞乖,别哭了啊……”一向言辞犀利的邵大爷第一次觉得自己词穷了,他不知道怎么哄小姑娘开心,只好将她抱住,轻轻拍着她的后背,一遍遍地说,“乖啊,别哭了”。

  不知道是因为他的怀抱跟林子安的怀抱太相似,还是因为她哭得累了,邵瑾寒僵硬地维持这个姿势半个小时之后,突然发现她已经睡着了。小小的脑袋紧紧贴在他的胸前,一双柔嫩的小手,牢牢抓着他的衣服,那是没有安全感的表现。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

  • 锦衣夜行

    最新章节:《后记》
    靖难削藩,迁都修典,五征蒙古,七下南洋,我无处不在,却无人知道我在。 乾坤入袖,锦衣夜行,低调!低调才是王道。

    月关03-22 已完结

  • 最强神医混都市

    最新章节:第5522章 祭品
    搂着女总裁未婚妻,不料闺蜜又爱上自己。本以为低调去了社区医院,岂料护士双眼又泛桃心!当过兵王,又是神医,兼职修真,一路混迹都市,一路美女狂收。我的桃花运,运不断,做个帅哥太累了!

    九歌03-22 连载中

  • 嫡女医策权倾天下

    最新章节:新书推荐——你们的九哥回来啦~
    陆锦棠是位现代军医,在中弹身亡后意外穿越。单身二三十年,睁眼就看见一俊男。只是这见面的方式,实在尴尬……他说,你嫁给我,本王让你做这世上最尊贵的女人!她说,王..

    九歌03-22 连载中

  • 冒牌大英雄

    最新章节:第九十九章 英雄(大结局)
    一个机械修理兵能做什么,一个特种侦察兵能做什么,一个军事参谋能做什么,能把三种职业合而为一,甚至还精通心理学,骗术,刺客伪装术的天才.却是一个胆小怕事,猥琐卑劣的胖子。

    七十二编03-22 已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