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五十七 番外 丹心如故(十八)

   蒋若兰声色厉荏,“那你有没有为妞妞考虑过,她将被人笑话,有一个强/歼犯的父亲!”

  林子安薄唇紧抿,深邃的眼眸里有某种难言的情绪在涌动,在汹涌澎湃,他的拳头紧紧握着,声音低沉冷漠,“被人笑话,总比单亲家庭强,我不会让妞妞失去父亲,或母亲!”

  蒋若兰激烈的情绪爆发过后,浑身就如抽走了力气一般,僵硬而疲倦地靠在沙发上,略显无力地说道,“如心,你有什么想法。”

  叶如心抚了抚耳边的头发,淡淡道,“我的想法很简单,如果白美薇要生下孩子,我就带妞妞离开。”

  林子安浑身一僵,脱口道,“我不会让她生下孩子!”

  蒋若兰沉默了几秒,说道,“事情还没有闹到那个地步,我们再跟美薇好好谈谈吧。”

  气氛凝滞,三人沉默了下来,叶如心不想再纠缠这个问题,淡淡道,“我去看看我爸妈,顺便把妞妞接回来。”

  她起身欲走,林子安抓住她的手腕,站了起来,“我陪你一起去吧。”岳母这些日子已经起了疑心,多次询问他跟如心感情是否出了问题,他也应该将实情告诉他们了,就算被他们打骂责罚,他也要求得他们的谅解。

  蒋若兰猜到儿子的想法,想要拦住他,但是看到他坚定的神情,又将嘴边劝阻的话咽了下去。

  “我去换件衣服。”叶如心缓缓抚开他的手,神情淡然。

  林子安开车,叶如心坐在副驾位,她侧头看着窗外,快要过春节了,那些商铺生意红火,很多人都已经开始购置年货,往年这个时候,她也兴高采烈地为老公孩子添置新衣,今年却觉得意兴阑珊,满心苍凉,还不知道他们一家三口能不能过一个团圆年。

  “老婆——”林子安突然开口,声音低沉,“我发给你的那些短信,你看见了吗?”

  她沉默半晌,淡淡道,“没有,我都删了。”

  林子安侧头看着她瘦弱的背影,心里堵得难受,他修长的手指紧紧握着方向盘,神情黯然,“老婆,我欺骗了你三次,第一次,我说我帮同事庆生,其实是跟白美薇约会,我们去看了一场电影。第二次,我说去参加研讨会,其实是跟白美薇在旋转餐厅吃饭。第三次,也就是圣诞节那天,我说……”

  “够了——”叶如心冷冷地打断他,“你不用再说了,我早就知道你在骗我,我同样也在骗你,我在你的汽车后备箱安置了追踪器,你跟白美薇去了什么地方,我了若指掌,我们在旋转餐厅和服装店碰见,也不是意外,而是我故意为之,目的就是破坏你们的约会。”

  林子安眼睛睁大,几乎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

  她闭上眼睛,语气透着淡淡的疲惫,“我一直很相信你,从来没有想过怀疑你,可是你一次又一次的打碎了我对你的信任,你看,我们之间现在已经没有信任这个东西的存在了,你骗我,我骗你,扯平了。”

  他听出了她的心灰意冷,他的心揪成一团,一个急刹车将车靠边,猛然将她的肩膀扳过来,面对自己,他紧盯着她的双眼,急切地说道,“老婆,你听我解释,我之所以跟白美薇约会,是因为我跟她有一个约定,一个月之内,我们约会五次,她就必须打掉孩子。我担心你知道她怀孕,就会离开我,所以我才瞒着你!是我不对,我不该瞒着你,我更不该欺骗你,都是我的错,求你再给我一次机会。”

  那个温润自若,豁达潇洒,就算泰山崩于前也面不改色的男人不见了,叶如心看到的只是一张布满慌张神情的脸,她的心,又有些不舒服了,眼眶,又有些酸涩了,她原以为经过拉萨之行,可以泰然地面对他,可是她高估了自己的承受能力。

  她用力咬了咬唇,眉眼微垂,不想看到他那双沉痛深邃的眼眸,淡淡道,“我原本不想回来了,可是我放不下妞妞,让白美薇打掉孩子,否则,我就带妞妞离开。”

  这已经是她的底线了,再也不能让步了。

  林子安猛然将她拥入怀中,强健有力的臂膀紧紧抱着她,声音黯哑,“我会让她打掉孩子,一定会让她打掉孩子的。”

  周蓉芳和叶伟良都是老实巴交的退休职工,夫妻俩有一个儿子一个女儿,儿子儿媳在另外一座城市生活,女儿如心嫁在本市,经常回娘家看望他们老两口,这一次女儿出差七八天,连电话都没有打一通,老两口心里七上八下,总觉得女儿和女婿之间发生了什么事。

  当林子安夫妇到达叶家的时候,老两口陪着外孙女妞妞在客厅做作业,妞妞看到几日未见的父母,激动地扑上去抱住他们的大腿不撒手。

  “妈咪,你怎么出差这么久,人家好想你。”

  叶如心将女儿抱了起来,笑着捏了捏她的脸,“妈咪这不是回来了么,告诉妈咪,在家里有没有听外公外婆的话?”

  “有哇,我可乖了,每天都帮外婆收拾碗筷,对不对啊外婆?”妞妞抱着她的脖子,小脑袋转向周蓉芳,调皮地眨了眨眼睛。

  “是啊,我们家妞妞可乖了。”周蓉芳笑着将他们夫妻迎进门,又泡了茶给他们。

  “如心,你带妞妞回房间做作业,我有事情要跟爸妈谈。”

  叶如心看了一眼林子安,他神情肃然,想必已经做好了决定,她抿了抿唇,“爸,妈,我先带妞妞进屋了。”

  她拿起女儿的作业本,牵着女儿回到房间,锁上了房门。

  妞妞坐在书桌前面,瘦小的脊背挺得直直的,手里握着圆珠笔,一笔一划写着作业,叶如心视线虽然落在女儿身上,但全部心神都游移在外面,她不知道林子安跟父母谈得如何,父母会不会责怪他。

  客厅里,林子安当着两位老人的面,一五一十地将自己酒后犯错,以及白美薇怀孕的事情说了出来。

  周蓉芳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震惊过后,身体微微地颤抖,怎么会这样,怎么会发生这种事情?

  叶伟良面如土色,差点昏厥过去,后背猛地靠在沙发上,粗重地喘息,周蓉芳连忙扑过去,替他揉着胸口,“老头子,你别激动,小心你的高血压——”

  林子安箭步走到橱柜那边,拿出治疗高血压的药瓶,倒了几颗药丸,端来温水递到叶伟良面前,“爸,您别激动,先把药吃了。”

  “你,你走开——”叶伟良情绪激动,颤抖地将林子安推开,林子安手中的药丸掉到地上,水杯里面的水也洒了一地。

  “老头子,你这是做什么嘛!”周蓉芳眼泪刷刷往下掉,抹了抹眼泪,“子安,把药给我吧。”

  周蓉芳接过林子安递来的药瓶,重新倒了药丸,给叶伟良服下药。

  叶伟良缓缓闭上眼睛,颓然又疲惫地靠在沙发上,休息片刻之后,他睁开眼睛,怒意蓬勃地盯着林子安,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你走,我不想看到你!”

  “老头子,你现在赶他走,有什么用?最重要的是我们要想出对策!”叶伟良性子急,他愤怒得几乎丧失理智,周蓉芳虽然生气,但终究存有理智,好言好语地劝说丈夫。

  林子安双拳紧握,眼神晦暗如海,他高大挺拔的身躯就如一座大山,矗立在他们面前,浑身透着压抑到极致的气息。他缓缓地,缓缓地曲起膝盖,跪在了冰凉的地板上,胸膛挺得很直,就像松柏,毫不畏惧地迎接着风雪的袭击。

  周蓉芳和叶伟良俱是一震。

  俗话说,男儿膝下有黄金,更何况是林子安这种浑身傲骨的男人,更不可能向谁下跪,他此刻抛下尊严,抛下脸面,跪在这里,祈求他们的谅解。

  他的眼神极为陈恳,一字一顿地说道,“爸,妈,是我喝醉了酒,做错了事,我已经发誓,这一辈子都不再喝酒,我对不起如心,对不起你们对我的信任,请求你们再给我一次机会,我会弥补我的错误,好好对待如心和妞妞。”

  叶伟良心里愤然,扭过头,不肯看他。

  他伤害的是自己的女儿,周蓉芳心里怎么可能不气,怎么可能不恨,可是女儿和女婿终究是夫妻,孩子也有了,难道还要因为这件事闹离婚不成?她叹了口气,拽了拽叶伟良的袖子。

  叶伟良不搭理她,仍旧生着闷气。

  林子安也不再说话,沉默地跪在他们二老面前。

  双方就这么僵持了十多分钟,叶伟良心里火气消了一些,僵硬地转过脖子,冷冷地盯着林子安,硬邦邦地问,“你打算怎么办?”

  林子安态度恭敬,“我会想办法让白美薇打掉孩子。”

  周蓉芳问道,“子安,你还想跟如心过下去吗?”

  林子安语气坚定,“妈,我爱如心,我从来没有想过跟她离婚,请您相信我!”

  对于他的态度,周蓉芳还是满意的,又扯了扯丈夫的衣袖,叶伟良这一回总算肯网开一面了,冷冷道,“起来吧。”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

  • 锦衣夜行

    最新章节:《后记》
    靖难削藩,迁都修典,五征蒙古,七下南洋,我无处不在,却无人知道我在。 乾坤入袖,锦衣夜行,低调!低调才是王道。

    月关03-22 已完结

  • 最强神医混都市

    最新章节:第5522章 祭品
    搂着女总裁未婚妻,不料闺蜜又爱上自己。本以为低调去了社区医院,岂料护士双眼又泛桃心!当过兵王,又是神医,兼职修真,一路混迹都市,一路美女狂收。我的桃花运,运不断,做个帅哥太累了!

    九歌03-22 连载中

  • 嫡女医策权倾天下

    最新章节:新书推荐——你们的九哥回来啦~
    陆锦棠是位现代军医,在中弹身亡后意外穿越。单身二三十年,睁眼就看见一俊男。只是这见面的方式,实在尴尬……他说,你嫁给我,本王让你做这世上最尊贵的女人!她说,王..

    九歌03-22 连载中

  • 冒牌大英雄

    最新章节:第九十九章 英雄(大结局)
    一个机械修理兵能做什么,一个特种侦察兵能做什么,一个军事参谋能做什么,能把三种职业合而为一,甚至还精通心理学,骗术,刺客伪装术的天才.却是一个胆小怕事,猥琐卑劣的胖子。

    七十二编03-22 已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