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五十六 番外 丹心如故(十七)

   蒋若兰盯着他脸上那道红痕,有点心疼,有点后悔自己一时情急,不过,很快就被愤怒掩盖了过去,她怒声道,“林子安,我就是这么教你的?做错事,不肯认错,不去弥补,反而将过错推到别人身上,我就是这么教你的吗!”

  林子安怒极反笑,“好,那您来告诉我,我该怎么认错,该怎么弥补?我是不是要跟如心离婚,要对白美薇负责,您才满意?您有没有想过,如心她同样是受害人,我们又有谁弥补过她?”

  蒋若兰神情一滞,随即气道,“好,那你现在就把如心叫出来,我们好好讨论一下如何解决这个问题!”

  “如心她出差了,还没有回来。”如果告诉她如心离家出走,只会造成更多麻烦。

  “你现在就给她打电话,让她赶紧回来……”蒋若兰越说越生气,“这都多长时间了,她出什么差需要出这么久,家里发生这么大的事情她不管,还像话吗?”

  林子安脸色越来越难看,隐隐有了爆发的迹象,他沉声道,“妈,那件事,我一直瞒着如心,这根本不关她的事,你不要把火气发在她身上。”

  蒋若兰尚在气头上,丝毫不觉得自己说得过了火,仍是坚持让他把叶如心叫回来,商量对策。

  林子安只好拿出手机拨打叶如心的电话,原以为还是处于关机状态,他也刚好找到借口敷衍母亲,没想到这一次一拨就通,电话响了三四声之后,被接听了,电话那边的人没有说话,他的心跳几乎都快停止了,紧张地握紧手机,声音沙哑地叫她,“老婆……”

  叶如心的声音很平静,“我很快就到家,回来再谈。”

  不等他再说话,她直接挂断了电话。

  林子安怔怔地拿着手机,眼中带着一抹茫然,还有一丝忐忑,她回来了,他很高兴她平安回来,可是,她是回来跟他离婚的么?

  蒋若兰推了推他的肩膀,“如心怎么说?”

  他苦涩地扯了扯唇角,“她很快到家。”

  “很快到家?难道已经在楼下了?”蒋若兰喃喃自语了两句,径直走到窗户那边,掀开窗帘往楼下望去。

  他们住在五楼,可以很清楚地看到楼下小区停着一辆高级轿车,除此之外,再也没有看到别的人。

  蒋若兰摇了摇头,看来自己猜错了,她正要放下窗帘,那辆汽车的车门突然打开了,一个穿着羽绒服雪地靴的女人从车里面钻了出来。

  那不是叶如心还是谁!就算距离远了一点,自家的儿媳妇她还是认得出来的!

  叶如心站在汽车面前,对车里的邵瑾寒笑了笑,“你赶紧回家休息吧,路上小心一点。”

  邵瑾寒唇角勾了勾,“如果需要帮助,随时联系我。”

  “知道了。”她挥了挥手,转身上楼。

  邵瑾寒正要启动汽车,突然看到她遗留在座位上的围巾,连忙叫她的名字。

  叶如心停下脚步,回头一看,他已经从车里出来,手里拿着她的围巾,“你的围巾。”

  “谢谢,我太粗心了。”她紧走两步,想从他手中接过围巾,他没有给她,而是抬起手臂,将围巾围在了她的脖子上。

  他的动作,温柔又细致,叶如心尴尬地抓住围巾,往后退了一步,“谢谢,我先走了。”

  这一幕,自然落在了蒋若兰眼里,她惊得大叫,“子安,你快过来,你看看跟如心在一起的那个男人是谁?”

  林子安心里一紧,他箭步跨到窗前,刚好看到邵瑾寒站在原地,目送如心上楼,难道如心离家出走的这段时间,都是跟邵瑾寒在一起?

  “那个男人你认识吗?我刚才看到他给如心围围巾,他们两人动作也太亲密了!”蒋若兰语气愤然。

  邵瑾寒帮她围围巾?林子安手指倏然握紧,心跳都快要停止了,他虽然看不清楚邵瑾寒此时的神情,但是看他站在楼下这么久,一直望着如心离开的方向,他就觉得不安,他没有猜错,邵瑾寒真的喜欢她!他们这七八天一定是在一起!

  林子安心里好慌,好痛,他担心如心真的是回来跟他离婚的!

  他单手撑着墙壁,脸色煞白,他微垂着头,细碎的头发遮住了他的眉眼,动作僵硬地维持着这个姿势。

  蒋若兰还在念叨如心的不是,突然发现儿子不对劲,连忙扶住他的手臂,“子安,你怎么了?脸色怎么这么难看?”

  “我没事……”林子安避开她的手。

  咔哒,门锁响动,林子安和蒋若兰同时抬头望向门口。

  叶如心推开门,站在门口,看到蒋若兰的瞬间,她怔了怔,“妈,您来了。”

  蒋若兰沉着脸,不说话,一屁股坐在沙发上,双手放在膝盖上,一副开堂会审的架势。

  叶如心也不再说话,弯腰换鞋,将外套挂在落地衣架上之后,平静地说道,“妈,您坐一下,我去泡茶。”

  蒋若兰语气生硬,“不用了,你过来,我有事要说!”

  叶如心坐到她对面的沙发上,表情平静,她早已经做好心理准备,等待着接下来的狂风暴雨。

  林子安很自然地坐到她身边,脸色很难看,如心从进门到现在,没有看他一眼,冷漠得让他不安。

  蒋若兰看了一眼儿子,然后将目光转向叶如心,冷冷地问,“你这几天去了哪里?”

  叶如心淡淡道,“西臧,拉萨。”

  林子安瞳孔骤然一缩。

  蒋若兰冷哼一声,“跟谁去的?”

  “一个人。”

  蒋若兰怒气陡然膨胀,啪地一拍桌子,“一个人?你当我眼睛瞎了,刚才在楼底下送你回来的那个男人是谁?你是不是跟他一起去的?”

  叶如心平静地注视着她愤怒的脸庞,“妈,我是一个人去的西臧,他是我的老板,他用专机将我从拉萨接了回来,仅此而已。”

  “他刚才帮你系围巾,这是正常上下级关系吗?你说,你是不是跟他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事?什么出差,都是假的,我看是出去厮混还差不多!”

  林子安已经听不下去了,厉声阻止,“妈,你别瞎说,如心不是那样的人!”

  蒋若兰狠狠地剜了一眼儿子,“你给我闭嘴,待会儿再说你的事!”

  叶如心突然觉得很好笑,虽然早就预料到迎接自己的是一场狂风暴雨,但是没想到会这么精彩,原来,她才是有错的那个人。

  她轻笑了一声,淡淡道,“妈,被您说中了,其实我不是去出差,我是出去散心,至于为什么要出去散心,我想您应该很清楚了,我有没有做过对不起您儿子的事情,我清楚,他清楚。您这么急着逼我承认那些莫须有的事情,是不是觉得如果我也犯了错,就没有理由不原谅您儿子犯的错了?”

  蒋若兰隐藏的小心思被她拆穿,脸色一阵红一阵白,煞是难看。

  叶如心继续道,“妈,我不傻,有些事我明白,我只是假装不明白而已,因为我不想算计得那么清楚,在我的心里,你们都是我的亲人,亲人之间,哪有那么多斤斤计较的事情?可是,这么多年来,您有当我是亲人吗?”

  养一条狗八年,尚且有感情,她们婆媳之间已经相处八年,为何她为了自己的儿子,就可以毫无顾忌地将“不贞”这么严重的罪名扣到她头上?

  叶如心平静的视线落在蒋若兰的身上,没有指责,没有愤怒,却平静得让她觉得心悸。她恼羞成怒地说道,“就算你跟那个男人之间是清白的,也不能否定他对你别有心思,你这几天抛家弃子,还有理了不成?”

  “妈,别说了!”林子安脸色铁青,激动地说道,“如心之所以出去散心,都是因为我,根本不关她的事,你不要把所有的错误都推到她身上!”

  蒋若兰真真被自己儿子气得吐血,她说了这么多,都是为了谁,还不是为了让他挽回一点面子,他倒好,全然站到儿媳妇那边了!当家男人的尊严,全都丢尽了!

  林子安丝毫没有将她恨铁不成钢的恼怒放在眼里,沉声道,“妈,你今天来,不是为了指责如心,而是为了商量如何解决白美薇的问题,你不要弄错重点了。”

  蒋若兰气得手指颤抖,狠狠地盯着他,“好,那你说,你预备怎么办?孩子都已经三个多月了,难道你还想让人家把孩子拿掉?”

  林子安看了一眼眉眼低垂,面无表情的叶如心,缓缓道,“孩子留不得,我打算向白院长请罪,白院长一定不会同意白美薇留下孩子。”

  蒋若兰冷哼一声,“我看是你想得太天真了!如果白院长知道他女儿子宫发育不良,打掉孩子以后就再也不能生了,你觉得他还会逼迫自己女儿打掉孩子?更何况,你向白院长请罪,有没有想过后果?轻一点,你会被医院辞退,丢掉饭碗,重一点,你会被告上法庭,名声尽毁!”

  林子安手指倏然握紧,眼神阴霾得可怕,“我已经做好了准备,就算落得一无所有,声名狼藉的地步,我也要保住这个家!”

  蒋若兰声色厉荏,“那你有没有为妞妞考虑过,她将被人笑话,有一个强/歼犯的父亲!”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

  • 锦衣夜行

    最新章节:《后记》
    靖难削藩,迁都修典,五征蒙古,七下南洋,我无处不在,却无人知道我在。 乾坤入袖,锦衣夜行,低调!低调才是王道。

    月关03-22 已完结

  • 最强神医混都市

    最新章节:第5522章 祭品
    搂着女总裁未婚妻,不料闺蜜又爱上自己。本以为低调去了社区医院,岂料护士双眼又泛桃心!当过兵王,又是神医,兼职修真,一路混迹都市,一路美女狂收。我的桃花运,运不断,做个帅哥太累了!

    九歌03-22 连载中

  • 嫡女医策权倾天下

    最新章节:新书推荐——你们的九哥回来啦~
    陆锦棠是位现代军医,在中弹身亡后意外穿越。单身二三十年,睁眼就看见一俊男。只是这见面的方式,实在尴尬……他说,你嫁给我,本王让你做这世上最尊贵的女人!她说,王..

    九歌03-22 连载中

  • 冒牌大英雄

    最新章节:第九十九章 英雄(大结局)
    一个机械修理兵能做什么,一个特种侦察兵能做什么,一个军事参谋能做什么,能把三种职业合而为一,甚至还精通心理学,骗术,刺客伪装术的天才.却是一个胆小怕事,猥琐卑劣的胖子。

    七十二编03-22 已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