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一十六 番外 云深归处(终结)八千字

   “朱雀姐,找到原田的下落了,那家伙太狡猾了,我和青焰围堵他两次都没有抓到人,所以只能请你亲自出马了。”

  朱雀眉头蹙了起来,“原田现在在哪里?”

  “在札幌市区,青焰在他藏身的地方监视,就等你来了,我们好将他一举捕获。”

  朱雀想了想,说道,“我现在没办法脱身,北堂深在我这里。”

  “什么?他找到你了?我靠,宫城警部不是说会帮你掩盖藏身信息吗?他们警视厅的人办事怎么这么不牢靠!”

  “红菱,你别激动,”朱雀揉了揉太阳穴,叹了口气,“这不能怨宫城,他能帮我掩盖三年,已经很不容易了,总之,我现在没办法出来,要不然,抓捕原田的事情,你交给宫城他们去办。”

  红菱激动地叫道,“不行,原田毅志赏金五百万,如果我们得到那笔赏金可以帮助多少孤儿了?我才不要将这么好的机会白白让给警视厅的人。朱雀姐,你就再想想办法嘛,拜托了!”

  等堵两身。“好吧好吧,我试一试,你们等我消息。”

  朱雀挂断电话后看了看手表,才十点多,如果她现在赶到札幌市区,最多十二点,办妥事情之后再回到镇上,天还没亮,北堂深应该不会察觉到。

  她走出卧室,打开客厅的壁灯,故意将脚步声放重,走向厨房,警觉地留意躺在沙发上的北堂深。

  从她进入厨房,直到热了一杯牛奶拿回房间,这段期间,北堂深动都没有动一下,她想,他应该睡着了。

  朱雀换了一身夜行衣,从床头柜里面取出一把车钥匙塞进裤子口袋,放轻脚步,悄然出门。

  就在她锁上房门的那一刻,北堂深倏然睁开了双眼,墨玉般的瞳孔紧紧盯着那扇紧锁的房门。

  深夜漆黑的街道,昏暗的路灯,一个人也没有。

  一辆保时捷跑车从地下车库里面缓缓驶出来,在夜色的掩盖下狂飙远去。

  北堂深站在路口,看着保时捷消失的方向,面色沉冷,透着骇人的气势,该死的女人,她到底还隐瞒着自己多少事情!

  一辆迈巴/赫从另外一个街口驶出,停在北堂深的面前,江岛打开车门锁,北堂深迅速钻进汽车后座,沉声命令,“跟紧她!”

  “是!”

  朱雀抵达札幌市的时候,已经是凌晨十二点,有些街道冷清,有些街道正是最热闹的时候。

  她用车载电话联络红菱,得知了他们现在的具体位置,在闹市区穿梭了一会儿,最后拐入一条僻静的街道,又转悠了将近十多分钟,才抵达目的地。

  据她所知,这里是札幌的黑市,鱼龙混杂,经常发生暴力袭击事件,连警察都不愿意多管这里,担心惹上黑帮势力。难怪原田藏身在这个地方。

  保时捷在一片空地上停了下来,朱雀穿着一身黑色紧身衣,头发高高扎起,漂亮的脸上冷若冰霜,那个冷酷无情的杀手朱雀,在这一刻复活了。

  “朱雀姐——”两道黑影迅速地跑到她身边。

  一个男人,一个女人。

  两人都是二十多岁,穿着黑色的夜行衣,腰间藏着手枪和手铐。

  “走吧,小心点,不要惊动其他人。”朱雀压低声音,朝他们挥了挥手。

  原田毅志是BT杀人犯,曾经歼/杀过七名女子,并且将她们的尸体埋在自家的花园底下,案发后他四处逃窜,从东京逃到了北海道。

  朱雀他们三人是赏金猎人,专门捕捉通缉犯,以获取高额赏金,平时基本上都是青焰和红菱行动,遇到比较棘手的逃犯,他们对付不过来的时候,才向朱雀求助。

  他们三人分头行动,打算围堵原田毅志,将他活捉,然后送到警察局。

  朱雀右手按在腰间的手枪上面,高度警惕地走在黑漆漆的巷子里面,巷子里不时传来几声流浪猫的叫声,还有一些吸毒者交易的声音。

  她一步步走向巷子最深处,然后埋伏在一堵围墙后面,如果原田毅志要逃跑,这里是必经路之一,另外一处,由红菱埋伏。

  慌乱而急促的脚步声在空旷的石板路上敲响,一个三十多岁的精壮男人手里拿着枪,一边朝着背后射击,一边慌不择路地逃跑。

  朱雀从围墙上面扑下来,右腿飞旋,一脚踢飞了男人手中的手枪,将他双手狠狠往背后一拧,重重地压趴在地面上。

  男人慌张地叫,“饶命啊,我什么都不知道,什么都不知道——”

  朱雀眸光一缩,将他的脸扳过来,这张脸,和通缉令上面的容貌不一样,抓错人了,这不是原田毅志!

  她冷冷道,“原田毅志呢?”

  “我,我不知道,有个男人给了我一笔钱,让我往这个方向跑……”

  该死的,中了原田的调虎离山计了。

  朱雀将他一脚踢开,冲追过来的青焰说道,“这不是原田,他肯定朝着红菱那个方向去了,快,我们赶紧过去!”

  在他们往红菱那边赶去的路上,寂静的夜突然响起“砰”的一声枪响,朱雀瞳孔骤然一紧,心底涌起一阵不安,脚下步伐较快,朝着前方急速跑去。

  昏暗的灯光下,两个身影扭打在一起,他们的手枪都被抛到了远处,只能展开肉搏战,红菱功夫很好,但是原田也不差,他们两人厮打在一起,战况非常激烈。

  朱雀跑上前,对准原田的腿弯狠狠一踢,然后用手枪对准了他的太阳穴,冷冷道,“放开她!”

  原田恶狠狠地盯着朱雀,因为仇恨,面孔都扭曲了,最终,在她的胁迫下,放开了红菱。

  红菱双手扶着膝盖,粗重地喘息,该死的,原田毅志手劲可真大,差点将她脖子捏断了。

  “把他铐起来!”朱雀冷冷地发话。

  青焰从背后摸出手铐,铐在了原田手腕上。

  三人押着原田往巷子外面走,走了不到十米,看到前方的路灯下面,站着一个穿着黑色西装的男人,伟岸魁梧的身材,就像雕塑一般,站得笔直,脸上没有一点表情,冷漠地盯着他们一行人。

  朱雀心头微微一颤,是北堂深!

  红菱眉头一皱,“朱雀姐,那个人,好像是——”

  “嘘,别说了,朱雀姐,我们先带原田去警局。”青焰看到朱雀脸色变得难看,立刻招呼红菱,押着原田离开。

  朱雀抿了抿唇,向北堂深走去,灯光下,他俊美的脸透着薄薄的凉意,她靠近他,轻声道,“对不起,我瞒着你。”

  北堂深薄唇扯出凉薄的弧度,声音压制着蓬勃的怒气,“你这三年,都是这么过的?”

  她跟随他那么久,当然知道现在的他已经处于频临爆/发的边缘,最傻的举动就是与他抗衡,而最聪明的举动,就是示弱。

  她上前一步,缓缓抱住他的腰,将头靠在他的胸膛上,柔声道,“我错了,我道歉。”

  北堂深身体一僵,他们之间,虽然已经有了孩子,但是身体的接触,其实少之又少,特别是她主动接近他,似乎是第一次,他中春/药那次不算,因为他没有清醒的意识。

  他眸光微垂,看着怀中的女人,那般柔顺,小白兔一般惹人怜惜,与以前那个冷冰冰的她判若两人。

  就像一盆冷水,临头泼下,心中的怒火被浇灭了大半,他环住她的腰,将她抱得紧紧的,沉声道,“以后不许再做这么危险的事。”

  她抬起头看他,眼中盈满了笑意,“知道了,以后不会再做。”

  虽然已经得到她的保证,北堂深心里还是有些不爽快,只要一想到三年来,她都将自己置于危险之下,他就有种快要抓狂的感觉。

  他黑着脸将她拽进自己的汽车,自己坐在驾驶位,将江岛赶到朱雀的汽车里面,命令江岛将她的保时捷开回小镇,并且照顾自家的宝贝儿子。

  “等一等——”朱雀抓住他的手臂,不解地问,“我们难道不一起回去吗?”

  他沉沉地“唔”了一声,不再搭理她,一脚踩在油门上,将汽车开上了大道,汽车在繁华的街道上行驶了一阵,最后停在一家五星级的酒店门外。

  北堂深将车钥匙扔给酒店的泊车生,拽着朱雀一路前行,大堂经理立刻迎来,恭敬地向他们鞠躬,“总裁,夫人,请问两位有什么需要。”

  “准备一间总统套房。”

  这家连锁酒店是博鳌集团旗下的产业,大堂经理对北堂深当然有求必应,立刻从前台取了房卡过来。

  “行了,这里没有你们的事情了,去忙吧。”北堂深接过房卡,拖着朱雀往电梯那边走。

  朱雀心里有种不详的预感,“你,你带我来这里干什么?我要回家照顾闹闹!”她扒着电梯门,固执地不肯进去。

  北堂深眼眸危险地眯了眯,“江岛会照顾闹闹,快点进去,否则我就将你抱上楼,让所有人都来围观,你自己选择!”

  她嘴角抽了抽,“算你狠!”

  她不情不愿地走进电梯,他随后进去,飞快地按了按钮。

  电梯一路直上最顶层,夜已经深了,走廊上空荡荡的,朱雀跟在他身后,走进了豪华的总统套房。

  房门砰地一声关上。

  北堂深突然转身,将她一把拉进自己的胸膛,强健的双臂将她紧紧禁锢在怀中,他低下头,用力吻上她的唇瓣,凶猛地攻城略地,似要惩罚她这三年的不辞而别。

  “唔……”她难受地扭了扭腰,几乎快要窒息了。

  他动作稍微柔和,咬了咬她的唇,低声道,“笨蛋,呼吸……”

  没想到,她这么青涩,居然连接吻都不会。

  这个发现,让北堂深狂喜,他是她的第一个男人,也将是她的最后一个男人,他舔弄着她的唇,you惑她开启唇齿,灵活的舌头随之悄然深入,与她的舌缠绵在一起。

  他一手扶着她的后脑勺,带着她往床边走去,一手麻利地拉开她夜行衣的拉链,将她的外套剥了下来。

  空气里弥散着暧昧的气息,热烈的气氛燃烧起来。

  朱雀无所适从,只能顺着他的节奏,任由他将她身上的衣服一件件剥落,当她只剩下内/衣裤的时候,她已经被他压在了那张超大的床上。

  她闭上眼不敢看他灼热的视线,听觉和触觉便变得尤其敏感,她听到他的衬衫扣子崩落的声音,她还听到金属皮带扣打开的声音,她手掌下触摸到的布料消失,变成了滚烫光滑的肌肤,他的胸膛贴上了她的柔软,他的唇热烈地吻着她下巴和脖颈。

  朱雀觉得浑身血液越来越热,热像是着了火,心底无端升起一种莫名的渴望,对于接下来的事情,既有些期待,又有些害怕,那一晚,撕裂般的疼痛记忆犹新,当他吻上她的茱萸时,她浑身一颤,紧张地抓住了他的手臂。

  北堂深抬头看着她的眼睛,水盈盈的眼眸,带着迷茫和不安,性/感的唇紧张地绷着,他想起那晚对她造成的伤害,一定在她心中留下了阴影,心中越发疼惜,大掌轻轻揉捏着绵软,低声呢喃,“老婆,别怕……”

  这一次,他要慢慢来,让她体会到极致的快乐。

  他的手慢慢滑下,她只觉得身下一凉,最后一片布料已经被他褪下,他的手掌已经按在了那处幽静,带着浓浓的爱意和宠溺,引领着她一起探索奥秘。

  有些粗糙的指腹接触到林中那片柔软,引得她浑身战栗,优美的脖颈难耐地扬起,星眸中泛起了水雾。

  她有种不知所措的感觉,想要摆脱那种浑身过电般的悸动,但是却又逃避不了心中的渴望,大手还在肆意地逗弄,仿佛那是全身最敏感的地方,只要他稍稍一碰,就能让她浑身颤抖。

  两人之间燃烧着滚烫的火焰,她不安地扭动着纤腰,似在索求更多,而他全身紧绷,那处已经坚硬似铁,但是他并没有冒然闯入,而是细心地继续亲吻着她,湿热的吻几乎遍布她的全身,当她被吻得忘乎所以,他悄悄提枪上阵。

  “啊……”虽然已经做足了前/戏,但是三年没有为人敞开的幽径乍然被闯入,还是让她绷紧了身体。

  “老婆,放松点,别怕……”北堂深已经忍耐到极致,额上的汗水颗颗滴落,落在她白希的肌肤上,他暂时停下动作,用手揉着契合的部位。

  一阵酥麻的感觉从那里荡漾开来,她渐渐地放松自己,眼眸微睁,看到他忍耐得极为痛苦的样子,心下柔软不已,主动伸出手环住他精壮的腰,羞涩地低语,“好了……”

  他看她的样子,似乎不是那么难受了,便试着动了动,那种紧紧的,被包裹的快/感犹如潮水般袭来,他再也抑制不住,顺从自己的本能越加往里。

  慢悠悠的节奏渐渐变了,变得犹如暴风骤雨般凶猛,她随着他沉沉浮浮,沉溺在他带来的快乐当中。

  北堂深禁/欲这么久,当然不是一两次就能够满足的,他抱着她在床上、桌子上、窗台上、浴缸里,一次次将她拆吃入腹。

  她累得眼睛都睁不开,直到最后,全身软绵绵的挂在他身上,他将她紧紧抱住,抵/入她身体最深处,在她耳边轻声说了那三个字。

  眼泪不由自主地滑落下来,她恍然地将他抱紧,以为身处梦境。

  直到第二天傍晚,朱雀才醒过来。

  她发现自己蜷缩在北堂深的怀里,双手抵着他赤/裸的胸膛,他似乎早就醒了,一直低头凝视着她的脸,微微轻笑,“醒了?”

  他的声音醇厚而温柔,胸膛上布满了暧昧的痕迹,让她不禁想起昨晚那场激烈的情/事,脸颊微微一烫,不敢直视他的双眼。

  “怎么了?还痛?”北堂深见她垂着头不说话,将她的下巴抬了起来,脸上满是关切之色。

  她的脸红得更加厉害,轻轻“嗯”了一声。

  他眉宇间带着不易察觉的尴尬,“我昨晚太用力,以后改进。”

  朱雀嘴角抽了抽,终是忍不住,干巴巴地说道,“那根本不是用不用力的问题,而是次数……”

  他咳嗽了一下,“敢情你老公本事好,还挺招人烦?”

  她哼哼了两声,没说话。

  他狠狠在她脸上亲了一口,伸手从床头柜上取来一支药膏,拧开盖子,清香的味道扑鼻而来。

  她不解,“这是做什么?”

  “帮你擦药。”他抹了一点药膏在手指上,将手指伸到她的大腿内侧,她害羞地闭上腿,“我,我自己擦,你把手拿开。”

  “老婆,你把我的手夹得这么紧,我怎么拿出来?”

  他的语气一本正经,但是内容却充满了情/色的意味。她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将腿松了松,咬牙道,“快点出来。”

  他唇角勾了勾,扬起一抹坏笑,并没有如她所愿,反倒直接探入,她条件反射地轻呼了一声,身体颤抖,紧紧贴在他的怀中。

  手指感受到的紧致,让他不由自主地想起昨晚的疯狂,几乎要将他逼疯了,他强自压下心中的火焰,缓缓地涂抹着。

  擦完药,朱雀已经瘫软在他怀中,而他也好不到哪里去,某处火热地翘了起来,考虑到她的身体状况,他只好暗自深呼吸,将悸动强压下去。

  咕噜咕噜。

  北堂深沉沉地笑。

  朱雀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笑什么,没看过别人饿了?”

  北堂深好脾气地揉了揉她的头发,“别生气,服务生马上将吃的送过来。”

  服务生推着餐车,将丰盛的晚餐送到了客厅,两人洗漱之后,穿着浴袍,坐在餐桌上享受烛光晚餐。他很体贴地帮她切牛排,帮她倒红酒,凝望着她,温柔宠溺地笑,这一切,美好得犹如做梦,以前,她根本不敢想象会有这么一天。

  她注视着烛光下他俊美无俦的脸,神情愣怔。

  “傻瓜,在想什么?”北堂深将她垂在耳边的头发抚到她的耳后,微微一笑。

  她勾了勾唇,“只是没想到,我们会发展到这一步。”

  他放下餐具,将她揽入怀中,柔声道,“让你等了我三年,我很抱歉。”三年的时光,足够让他将不切实际的幻想整理干净,重新去开始一段感情。错过的已经永久的错过,他要在这有限的人生,把握住属于他的幸福。

  她环抱住他的腰,将自己的头靠在他的胸前,脸上绽放出恬淡祥和的微笑。

  吃完饭,她要回家,她担心闹小闹。

  北堂深却说,在回家之前,要带她去一个地方。

  那是距离她居住的小镇非常近的一片海滩。

  冬季的海边,已经有些冻人。

  冷风瑟瑟,夹杂着海水的腥味扑面而来。

  黑漆漆的夜幕下,远处的沙滩上点燃了一圈莲花灯,莲花灯一盏连着一盏,数百盏灯围成了一个很大的心形。

  北堂深下车之后,帮她打开车门,牵着她的手,走向那一片灿烂的灯火。。

  他牵着她跨入心形的灯火之中,他们周围围绕着一圈灯火,他在她诧异的目光下,单膝跪在沙滩上,紧紧握着她的手,深情地凝望她精致的眉眼,缓缓道,“林无忧小姐,你愿意嫁给我吗?”

  她眼中盈着泪光,在烛火的照耀下显得璀璨晶莹,她莞尔一笑,“我愿意。”求婚虽然晚了三年,但是她很开心,真的很开心。

  他眉眼俱是笑意,认真地吻了吻她无名指上的戒指,然后起身,将她紧紧抱在怀中,低声道,“老婆,跟我回东京,好不好?”

  她仰头,吻了吻他光洁的下巴,“好。”

  惊喜在他眼中一划而过,他俯首,吻上她唇,久久不愿放开。

  就在他们拥吻的那一刻,璀璨的烟花在夜空里盛开,花团锦簇,美不胜收。

  回家的路上,朱雀侧头看着她英俊的侧脸,忍不住笑,“这些招数,都是从《恋爱物语》上面学来的?”

  他唇角扬了起来,“你听到了?”

  她嗔了他一眼,“别忘了我是杀手,耳聪目明,虽然你们刻意压低了声音,我还是听清楚了。”

  “谢谢你没有拆穿我们。”北堂深愉悦地低笑。

  她一本正经地点头,“不客气。虽然招数很俗套,不过看在使用的那个人的份上,效果还算差强人意。”

  北堂深并未生气,眼中笑意反而更深,“亏我这个老头子,还来学着追老婆,幸好老婆大人满意,否则都不知道怎么收场才好。”

  “还有你搞不定的事情?”她笑意盈盈地看着他,在她眼里,他是顶天立地的男子汉,是呼风唤雨的犹如神明一般的存在,她敬重他,更爱他。

  他沉声笑,“现在没有了。”在她同意跟他回去之后,再也没有什么事情能难倒他。

  两人回家,闹闹窝在沙发上玩耍,怀中抱着木村奶奶家的小花猫,江岛坐在他旁边陪他。

  小家伙看到并肩出现在门口的父母,漂亮的大眼睛滴溜溜地转悠了几圈,迅速抛下小花猫,从沙发上蹦了下来,扑到朱雀腿边,嘟着嘴软软地叫,“妈咪,你跑去哪里了?扔下人家一个人……”

  江岛看到他们一家人团聚,悄然退出客厅。

  朱雀将儿子抱了起来,亲了亲他的脸颊,“对不起,妈咪有点事情要做,以后不会让你一个人了。”

  闹闹抱着她的脖子,明亮的眼睛盯着北堂深,“妈咪,你和怪蜀黍一起出去的吗?”

  朱雀捏了捏他的脸,笑道,“他不是怪蜀黍,是爹地,闹小闹,叫爹地。”

  闹闹眼睛眨了眨,乖乖叫,“爹地。”

  “乖儿子!”北堂深笑得合不拢嘴,将儿子从朱雀怀中接过来,在他脸上用力亲了一口,“乖儿子,再叫一声。”

  “爹地,爹地——我以后也有爹地了,好耶——”小家伙兴奋地在他怀里扭动着小身体,拍着手掌又笑又闹。

  他的身体前俯后仰,还不停地作怪,朱雀看得心惊胆战,伸手扶在他背后,“闹小闹,小心一点,别摔了。”

  北堂深笑着安慰她,“没关系,儿子高兴,让他好好玩,我抱得紧紧的,不会有事。”

  “爹地好厉害!”小家伙对父亲满心崇拜,鼓着手掌叫好。

  北堂深整颗心都酥软了,心里涌满了自豪感,在儿子脸上亲了一口,又将朱雀揽了过来,在她脸上亲了一口。

  朱雀嗔了他一眼,却没有拒绝。

  一家人其乐融融,欢笑声交织。

  朱雀和闹闹对这个小镇都充满了感情,在离开之前,北堂深陪着他们母子,拜访了曾经照顾他们母子的邻居和朋友,送上了礼物和感激。

  在朱雀的坚持下,他们还拜访了秋野,北堂深微笑着握了握秋野的手,感谢他照顾内人和孩子。秋野将对朱雀的感情藏在心底,大方地祝福他们一家人。

  最后,他们承载着小镇居民满满的祝福,驾着车依依不舍地离开了这个地方,回到了东京。

  北堂深坚持补办婚礼。

  他要让这场婚礼比三年前的更为盛大。

  齐夏一家六口又从中国飞了过来,年迈的托马克也来了,他还带来了一个神秘的来宾。

  北堂深看到那位神秘来宾,激动地将他抱住,重重地拍了拍他的后背,“霍利,好久不见!”

  霍利扬起眉头,吊儿郎当地笑,“阿深,你抱我抱得这么紧,不怕新娘子产生误会?”

  “去你的,这么多年,还是油嘴滑舌的!”北堂深推开他,笑着在他胸膛上捶了一拳,“你出来,怎么不提前告诉我?”

  “当然是为了给你一个惊喜啦,你看,我多爱你……”霍利笑得一脸暧昧,他因为在监狱里面表现好,提前半年获释,等他参加完婚礼回罗马,托马克就会将暗夜家族交到他手中。

  北堂深调侃,“可惜你表白晚了,我已经有老婆了。”

  齐夏受不了地耸了耸肩膀,“你们够了啊,我鸡皮疙瘩都掉了一地了。”

  “哈哈哈——”

  众人爆笑。

  宫本半藏不知从哪里冒了出来,山羊胡子一翘一翘地,“快快,时间差不多了,阿深,赶紧去迎接新娘子!”

  北堂远双手插在裤兜里,一名清纯漂亮的女孩挽着他的手臂,他们两人就像金童玉女一般,般配极了,连说话都很有默契,齐声道,“半藏叔,你跑慢一点,别摔了。”

  两人说完,笑米米地对视了一眼,冲着对方扮了一个可爱的鬼脸,甜蜜到了骨子里。

  宫本半藏佯装生气,瞪了他们两人一眼,“远小子,玄月丫头,你们给我听好了,大叔我还年轻着呢,怎么可能摔倒呢?”

  “咦——”叫玄月的女孩是阿远的女朋友,皱了皱小鼻子,冲着宫本半藏吐了吐舌头,“大叔别生气,我们是开玩笑的。”

  阿远揉了揉玄月的头发,笑米米地说,“小月,我们别理半藏叔了,跟大哥接嫂子去。”

  “恩恩,好,接嫂子去咯!”

  霍利跟着起哄,“走咯,我们也去凑热闹——”

  呼啦呼啦,一大群人都跑掉了,留下宫本半藏和一群娃娃兵大眼瞪小眼……

  老人家好伤心……

  娃娃兵的领头人物小翼咳嗽了一下,一本正经地安慰他,“半藏爷爷,你别难过,他们真的不是故意无视你。”

  “呜呜,被你这么安慰,老人家更伤心了。”

  “爷爷别哭,希希帮你呼呼……”赫连家的小公主希希跑到他腿边,贴心抱住他的双腿,像哄小动物一样哄着他。

  宫本半藏立刻眉开眼笑,“还是小公主贴心……”

  “不许抢我家的爷爷,这是我家的!”北堂家的混世小魔王闹闹冲了过来,双手叉腰,不满地瞪着比自己大几岁的小姐姐,短短一个月,他被山口组上下宠溺得不成样,什么都爱冠上“我家”两个字,“我家妈咪”、“我家爹地”、“我家狗狗”,不许抢“我家”的!

  希希小手也叉在腰间,低头看着比自己矮了半个头的小家伙,不屑地哼了一声,“小气鬼,一点绅士风度都没有!”

  闹闹小脸涨得通红,“你,凶巴巴的,一点都不可爱!”

  “你再说一次!”

  “一点都不可爱!”

  “哇呀呀,气死我了!”

  “想打架吗?我是男子汉,不跟你打架!”

  两个孩子气鼓鼓地瞪着对方,宫本半藏哭笑不得,小翼和小宝都围在旁边看好戏,他们才不担心自家小公主呢,小公主已经跟小乖学习防身术了,真要打架,小闹闹非得被她揍扁不可。

  咳咳,他们也不担心闹闹,因为希希虽然气势很凶,其实心肠很软,不会真的揍闹闹。

  一阵悠扬的婚礼进行曲响起,小乖连忙跑到两个小家伙中间,说道,“别吵了,你们看,新郎和新娘来了哦!”

  所有人都安静下来,将目光投向随着音乐缓缓入场的新人,白色的婚纱,白色的礼服,圣洁完美得如同天神,他们深情地凝望着对方,脸上带着会心的微笑,阳光倾洒在他们身上,书写下一段海枯石烂的爱情。

  (亲们,深哥和朱雀的番外完结,下面将开启赫连璧和李多宝的故事,别走开,精彩马上继续~~)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

  • 锦衣夜行

    最新章节:《后记》
    靖难削藩,迁都修典,五征蒙古,七下南洋,我无处不在,却无人知道我在。 乾坤入袖,锦衣夜行,低调!低调才是王道。

    月关03-22 已完结

  • 最强神医混都市

    最新章节:第5522章 祭品
    搂着女总裁未婚妻,不料闺蜜又爱上自己。本以为低调去了社区医院,岂料护士双眼又泛桃心!当过兵王,又是神医,兼职修真,一路混迹都市,一路美女狂收。我的桃花运,运不断,做个帅哥太累了!

    九歌03-22 连载中

  • 嫡女医策权倾天下

    最新章节:新书推荐——你们的九哥回来啦~
    陆锦棠是位现代军医,在中弹身亡后意外穿越。单身二三十年,睁眼就看见一俊男。只是这见面的方式,实在尴尬……他说,你嫁给我,本王让你做这世上最尊贵的女人!她说,王..

    九歌03-22 连载中

  • 冒牌大英雄

    最新章节:第九十九章 英雄(大结局)
    一个机械修理兵能做什么,一个特种侦察兵能做什么,一个军事参谋能做什么,能把三种职业合而为一,甚至还精通心理学,骗术,刺客伪装术的天才.却是一个胆小怕事,猥琐卑劣的胖子。

    七十二编03-22 已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