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一十五 番外 云深归处(十九)

   朱雀塞给他一条毛巾,然后从他怀中接过手舞足蹈的闹闹,轻声道,“去洗洗吧,我带闹闹去睡觉。”

  儿子躺在床上兴奋得没边儿,吵吵嚷嚷了半晌,直到朱雀板起脸,叫他“闹小闹”,他才安静下来,乖乖闭上眼睛睡觉。

  从儿子房间出来,朱雀正好撞见洗完澡的北堂深,他上身赤/裸,腰间围着一条白色的浴巾,头发湿漉漉的,水珠顺着他的发迹线滑落,滑过结实的胸膛,精壮的腰肢,消失在神秘的被浴巾遮挡的部位。

  她脸部微微发烫,不自在地撇开了视线。

  他迈着修长的双腿,走到她面前,右手抬起她的下巴,微微一笑,“老婆,我们应该好好谈一谈了。”

  她脸上烫得更加厉害,咬了咬唇,低声道,“我不是你的老婆,不要乱叫。”她双手背在身后,偷偷将无名指上的戒指摘了下来,紧紧捏在手心。

  北堂深眸光微微一动,笑容加深,突然将她的左手从身后拽了出来,掰开她纤细的手指,用他的手指摩挲着她的无名指,愉悦地低笑,“这道白色的痕迹,是戒指留下来的吧?唔,看样子,已经戴了很久,有多久,三年?”

  她目光闪烁,紧咬着唇瓣,保持沉默。

  他突然将她藏在身后的右手也拽了出来,她右手握成拳头,紧紧的,不肯松开,他不怀好意地笑,“手心里面藏了什么?是不是戒指?”

  在他与她重逢的那一刻,他已经像雷达一样扫描了她的全身,当然清楚她手指上戴着他们的婚戒,她偷偷摘下婚戒,这点小把戏,还瞒不过他的双眼。

  朱雀恼怒地直视着他促狭的视线,“是,我藏在手心里面的,是戒指,你满意了?”

  她抓住他的手,将戒指塞到了他的手掌里面,气呼呼地说道,“我现在就还给你,以后我们就两不相欠了,你可以走了!”

  北堂深没有动怒,反而轻声笑了起来,他握着她的手指,想要将戒指重新戴到她的手指上,“我们孩子都生了,怎么能说是两不相欠?老婆,别玩了,跟我回家。”

  戒指缓缓地套进她的手指,她眼眸低垂,看着那枚漂亮的戒指,淡淡道,“你是怎么找到我的?”

  北堂深拿出手机,翻出一张照片,伸到她的眼前,“这张照片是一名叫小薰的女初中生发到论坛上面的,帖子上面说,花店的老板娘很温柔很漂亮,老板娘家的小宝宝很可爱……”

  朱雀抬头看着照片,那是她抱着闹闹站在花店里面的侧面照片,母子俩都笑得很开心,看样子,应该是小薰在窗户外面偷/拍的。

  照片里的她,带着黑框眼镜,整齐的刘海遮住了额头,与以前的自己判若两人,没想到他还能认出她。

  他轻笑,“为了找到你的踪迹,我花费了很多功夫,不得不说,你很会隐藏自己。”

  她语气淡然,“谢谢你的夸奖。”

  他上前一步,将她拥入怀中,手轻抚着她的头发,低声道,“我来,不是为了夸奖你,而是要将你带回家。老婆,跟我回家吧。”

  她的脸直接贴在他湿润的光/裸的胸膛上,不由微微一颤,沉默了片刻,说道,“不要,我喜欢我现在的生活。”

  他眼眸危险地眯了起来,“你是喜欢现在的生活,还是喜欢秋野?”

  从儿子嘴里得知那个叫秋野的家伙,还有成为儿子爹地的野心,这让他醋意大发。

  她抿了抿唇,“秋野只是我的朋友。”

  时至今日,她还是不想被他误会。

  他将她抱得更紧,硬邦邦的胸膛紧贴着她的柔软,他的语气温和得不像话,“你喜欢花,等我们回东京,我让人种满整个花园,跟我回去,嗯?”

  “这不是花的问题……”朱雀推了推他的胸膛,两人贴在一起,让她有种被压迫到危险感。

  “那是什么问题?”他这次来的目的,就是将她和孩子带回家,不管遇到什么难题,都要一一解决。

  她抬起头看他,“我喜欢这种平静的生活,在这里,我的内心是宁静的。”

  “回到东京,你也可以过平静的生活,你只是我的太太,是闹闹的妈咪,其他事情,都不用操心。”他捧着她的脸,试图说服她。

  她唇角勾起一抹凉薄的弧度,摇了摇头,“不行,回到东京,我想要的会更多,如果得不到,我会很难过,在这里,我不会想得到那些东西,也就不会难过了。”

  他盯着她的眼睛,“你想得到什么,我都可以给你。”

  她用手指,指着他心脏的位置,挑衅地看着他,“如果,我要的,是你的心呢?”

  “我的心,已经是你的了。”他毫不犹豫地握住她的手指,覆在自己的胸膛上,迷人的眼睛凝望着她的脸,沉声道,“感受到了吗?它在因为你加快跳动的速度。”

  噗通,噗通。

  他的心脏跳动得很有力,也很快。

  她掌心下面的胸膛,就像火焰一样,灼烧着她的手指,她不安地缩了缩手指,“为什么?是因为闹闹,所以要带我回去吗?”

  “不是——”他激动地扶住她的肩膀,“傻瓜,我已经爱上你了,因为爱你,所以想跟你在一起,不是因为闹闹,也不是因为责任。我要怎么做,你才会相信我?”

  她的眼泪,刷地掉了下来。

  她很少哭,就算生孩子那么痛,她都不曾哭过。

  她以为,这辈子都不会听到他说那个字了。

  她咬着唇瓣,静静地流泪,没有抽泣,没有哭诉,只是安静地流泪,却让北堂深疼到了心底。他手忙脚乱地替她擦拭眼泪,柔声安慰着,“不要哭,乖……”

  朱雀渐渐止住了眼泪,从他怀中退了出来,低声道,“给我一点时间,让我想一想……”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他们之间的感情纠葛要理清楚,也不是一时半刻就能解决的,北堂深明白这个道理,所以也不愿意逼迫她,否则只会将她逼得远离自己而已。

  他微笑,“好,我给你时间思考,不过,在你思考的这段时间,我要住在你这里。”只有这样,他才能安心。

  她毫不犹豫地拒绝,“不行,你如果住在这里,会引起别人的闲话。”

  他霸道地扬眉,“我们本来就是夫妻,住在一起又有什么问题?他们要说闲话,随便他们好了。”

  她瞪着他,“纠正,我们还不是夫妻!”

  “怎么不是夫妻?我们虽然没有举行婚礼,但是已经领过证。”

  她辩解,“当时时间太紧迫,中国驻日本大使馆并没有来得及出具结婚条件证明,我们并没有办妥结婚手续。”

  他得意洋洋地笑,“在你逃婚之后,我已经处理好了。所以,我们现在是合法的夫妻。”

  “……”好吧,她败给他了。

  他抚了抚她的头发,“所以,现在我们可以休息了。”

  她脸上一红,拍开他的手,“你今晚睡沙发。”

  北堂深看了一眼客厅里面的沙发,苦笑道,“你真的忍心让我缩在那么小的空间里面?”

  她“唔”了一声,“如果不愿意,你就去住旅馆好了,距离这里五十米,有一家很舒服的小旅馆。”

  他一本正经地说道,“我突然发现,睡沙发也挺好的,很软和。”

  “你等一下,我去取被子和枕头。”她转身向自己的卧室走去,唇角悄悄勾了起来。。

  于是北堂深凄惨地缩在沙发上,翻来覆去很久都没有睡着,唉,这算什么,温香软玉就在不到十米的地方,他却缩在狭小的沙发上抱着被子独眠。

  凌晨左右,闹闹摇摇摆摆地从儿童房里面走出来,他用力在地上蹦了蹦,客厅墙壁上的声控灯立刻亮了起来,北堂深睡得迷迷糊糊的被惊醒,警觉地抬起头,只见小闹闹迷迷瞪瞪地往洗手间的方向走去。

  “闹闹,你做什么呢?”北堂深从沙发上下来,跟到儿子背后。

  闹闹似乎被他吓了一大跳,小身体猛然抖动了两下,僵硬地转过身,惺忪的睡眼完全睁开了,他撇着小嘴儿,似乎快要哭出来了。

  “别怕,是我,闹闹乖,别哭。”北堂深没料到吓到儿子,心里内疚得不行,连忙蹲下身体安慰他。

  眼泪都快涌出眼眶了,小家伙硬是没哭出声,委屈地说道,“蜀黍,你吓死我了。”

  “没事了,没事了,别害怕。”北堂深抚摸着他瘦小的背脊,柔声道,“是不是想上厕所?”

  闹闹撅着嘴巴点了点头。

  “叔叔帮你。”北堂深将他抱了起来,走进卫生间,想替他把尿。

  他扭了扭小身体,不好意思地说道,“我自己可以尿尿,你放我下来吧。”

  “真的没问题?”

  “嗯。”

  北堂深将他放下地,只见他将小板凳拖到马桶面前,爬了上去,双腿叉开,脱裤子之前,还回头警告北堂深,“蜀黍,我要尿尿了,你转过去,不许偷看。”

  北堂深好笑地扬了扬眉,果真转过身不看他。

  马桶里传来哗啦啦的水声。

  小家伙嘘嘘完之后,自己洗了手,还冲洗了马桶。

  很难想象,朱雀将儿子教导得这么独立,懂事。懂事得让他心疼。

  风铃响动,花店的玻璃门被推开。

  “嗨,欢迎光临,几位,要买点什么花——”一个穿着围裙的英俊男人抱着一盆花,笑着招呼客人。

  “啊啊,好帅啊,大叔,你是无忧姐请来的帮工吗?”女初中生们双眼冒红心,兴奋地尖叫。

  “对,我是新来的伙计,请大家多多关照。”北堂深英俊的脸上带着和煦的笑容,没有丝毫不悦。

  闭轻道才。“咦,我怎么觉得大叔有点面熟啊?”小薰摸了摸鼻子,认真地在脑海里搜索。

  千叶“啊”地一声大叫起来,指着北堂深,激动地说道,“小薰,我想起来了,这个就是在电视里面发布告示,寻找妻子的北堂大叔啦!”

  女孩子们激动得都要疯了,一涌而上,七嘴八舌地问,“大叔,你真的是北堂深吗?”

  “大叔,无忧姐就是你要寻找的人吗?”

  “大叔,闹闹是你的儿子吗?”

  “大叔……”

  “大叔……”

  北堂深面带微笑,等她们一股脑提出问题之后,他才缓缓道,“没错,我就是北堂深,你们口中的无忧姐,就是我的妻子,闹闹也是我的儿子。”

  “啊——天啦,小薰,快掐我一下,我激动得快要晕倒了!”

  “呜呜,没想到北堂大叔你本人比电视上还要帅,无忧姐好幸福哦!”

  “仔细一看,闹闹长得很像北堂大叔呢!”

  女孩子们好不容易将高涨的情绪抑制下来,千叶好奇地问道,“大叔,为什么你一个人在这里,无忧姐跟闹闹呢?”

  “谁说只有他一个人,只是你们这些小花痴没有看到我们而已。”朱雀从一盆高大葱郁的盆栽后面走了出来,身上穿着围裙,手里拿着一把剪刀,看来是在修建盆栽,她的脚边,蹲着肉呼呼的小闹闹,小家伙双手捧着脑袋,笑得贼兮兮的。

  小薰捂着嘴偷笑,“无忧姐,对不起嘛,我们只是太惊讶了。”

  “是啊,无忧姐,没想到你真的是大叔的妻子,上一次问你,你还骗我们来着。”千叶调皮地吐了吐舌头,语气里带着几分埋怨。

  朱雀笑了笑,“大人的事情,你们小孩子不懂。”她似乎并不愿意在这个话题上多做停留,低下头,认真地修剪盆栽。

  女孩们都有些讪讪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缓和突然变得僵化的气氛。

  闹闹鬼灵精怪地对她们吐了吐舌头,像一枚小炮弹般冲到了北堂深身边,抱住他修长的腿,扬着小脑袋问道,“蜀黍,你真的是我的爹地吗?”

  “嗯,从一开始,我就告诉你,我是你的爹地,我没有骗你,对不对?”北堂深将他抱了起来,捏了捏他粉嘟嘟的脸颊,一脸宠溺地说道,“乖儿子,叫一声爹地。”

  闹闹歪着脑袋想了想,突然摇了摇头,嘟着小嘴说道,“不要,妈咪让我叫,我才叫。”

  北堂深无奈,扫了一眼眼巴巴盯着他们父子俩的女孩们,苦笑道,“你们看,你们无忧姐还不愿意接受我,你们可要帮我在她面前多说几句好话。”

  女孩们偷偷瞄了一眼在盆栽后面忙碌的朱雀,悄悄比划了一个“OK”的手势,小薰低声道,“大叔,女生都喜欢浪漫,你做点浪漫的事情,逗无忧姐开心,说不定她一高兴,就接受你了。”

  “对呀,大叔,我这里有一本资料可以借给你看。”其中一个女孩从书包里偷偷摸出一本名叫《恋爱物语》的漫画书,低声说道,“这是人气漫画家千惠子老师专门为少男少女画的一部有关谈恋爱的漫画,销量非常好哦。”

  “好,我一定好好参考。”北堂深配合地压低声音,将漫画书藏到了自己的衣服里面。

  闹闹眨巴着一双漂亮的大眼睛,红嫩的唇瓣动了动,似乎打算将他们密谋的事情声张出来,小薰连忙捂住他的嘴巴,讨好地对他眨眼,“闹闹,你最乖了,姐姐们的小秘密,不要告诉别人,包括你的妈咪,知道了吗?”

  闹闹懵懵懂懂地点了点头。

  “闹闹真乖,姐姐请你吃糖。”小薰刚收回手,千叶立刻塞了一颗巧克力到闹闹的嘴巴里面。

  小薰故意抬高声音,欢快地说道,“大叔,我要买百合花,请你帮我包扎一下。”

  “大叔,我要买黄玫瑰和满天星。”

  “大叔,我要买……”

  孩子们欲盖弥彰,故意喊得很大声。

  “好,请稍等。”北堂深眼中笑意更胜,他开始理解,为何朱雀不愿意离开这里了,这里的人善良淳朴,她已经与他们产生了羁绊,舍不得离开。

  北堂深已经赖在朱雀这里三天了,每天与她同吃同……同睡那是不可能的,他每晚还是凄凄惨惨地缩在沙发上。

  他帮她打理生意,她招呼客人,丝毫不摆架子,热络地与顾客以及街坊邻居们聊天,热情高涨地宣扬他的所有权,几乎全镇人都知道他是无忧的丈夫,害得暗恋朱雀的秋野情绪低落了好几天,恋情还没开花就夭折了……

  对此,北堂深表示很欣慰,环绕在他老婆周围的杂树杂草总算是清理干净了。

  一天又结束了,朱雀无情地将北堂深从自己的卧室里面推了出去,微笑着道了一声“晚安。”

  北堂深窝在柔软的沙发上,琢磨着不能再这样下去了,鬼知道小女人要闹脾气到什么时候,他得加快步伐让她乖乖投降。

  朱雀躺在床上,想到某人刚才被推出门时那副吃瘪的表情,就觉得满心愉悦,唇角高高地扬了起来,她打算再考察几天,如果考核合格,她就顺着他给的台阶走下来……

  清脆的手机铃声,打断了她的胡思乱想。

  朱雀看了一眼来电显示,将手机放在耳边接听,“红菱,出什么事了?”

  (今天只更五千,明天阿深番外结局,么么~)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

  • 锦衣夜行

    最新章节:《后记》
    靖难削藩,迁都修典,五征蒙古,七下南洋,我无处不在,却无人知道我在。 乾坤入袖,锦衣夜行,低调!低调才是王道。

    月关03-22 已完结

  • 最强神医混都市

    最新章节:第5522章 祭品
    搂着女总裁未婚妻,不料闺蜜又爱上自己。本以为低调去了社区医院,岂料护士双眼又泛桃心!当过兵王,又是神医,兼职修真,一路混迹都市,一路美女狂收。我的桃花运,运不断,做个帅哥太累了!

    九歌03-22 连载中

  • 嫡女医策权倾天下

    最新章节:新书推荐——你们的九哥回来啦~
    陆锦棠是位现代军医,在中弹身亡后意外穿越。单身二三十年,睁眼就看见一俊男。只是这见面的方式,实在尴尬……他说,你嫁给我,本王让你做这世上最尊贵的女人!她说,王..

    九歌03-22 连载中

  • 冒牌大英雄

    最新章节:第九十九章 英雄(大结局)
    一个机械修理兵能做什么,一个特种侦察兵能做什么,一个军事参谋能做什么,能把三种职业合而为一,甚至还精通心理学,骗术,刺客伪装术的天才.却是一个胆小怕事,猥琐卑劣的胖子。

    七十二编03-22 已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