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一十四 番外 云深归处(十八)

   阳光和煦,温暖地照在窗棂上。

  一个穿着白色毛衣,毛呢长裙的女子站在各色鲜花当中,唇边带着温柔的笑意,眼眸微垂,安静地侍弄手中的鲜花。

  窗外,一个穿着黑色西装,身材挺拔的男人,已经矗立了很久,他俊美非凡的脸上没有丝毫表情,深邃如潭的眼眸紧紧地盯着站在花店里面的女人。

  是她,真的是她,那个令他朝思暮想千百个日夜的女人!

  叮铃……

  门口的风铃发出清脆悦耳的声音。

  一双修长的腿迈进了大门。

  无忧笑着抬头,“欢迎光临……”

  下一秒,她脸上的笑容凝滞了。。

  门口,矗立着一个伟岸挺拔,丰神俊朗的男人,因为背光,他脸上晦暗不明,但浑身却透着睥睨天下的气势,他漆黑的眼眸紧紧盯着她,就想要看穿她的五脏六腑,深入她的骨髓。

  她抿着唇,安静地迎着他的视线。

  两人就这么对望着,似乎都想将对方深深地刻入脑海当中。

  “妈咪——”软软糯糯的童音从楼梯上传来,闹闹穿着皮卡丘的睡衣,揉着惺忪的睡眼,扭着小屁屁慢吞吞地往楼下走。

  无忧眼中迅速划过一抹惊慌,她迅速转身,打算将儿子藏起来,但是,北堂深比她更快,一把抓住了她的手腕,将她拖进了自己的怀中,紧紧抱住。

  炽热的呼吸喷洒在她的耳垂上,她不安地扭动身体,压低声音,急促地说道,“放开我,闹闹下来了,有什么事,我们出去再说!”

  他的手臂牢牢地按在她的腰间,眼眸紧盯着出现在楼梯上的,那个小小肉团子,声音低沉而危险,“不要,我现在就要让儿子知道我们的关系。”

  “算我求你了,放手……”她的声音急切又慌乱,脸上伪装出来的冷静也已经撕裂,浮现出祈求的神情。

  他冷酷如铁的心,在听到她的柔声哀求那一刻,竟然软化了下来,他缓缓松开手,她就像惊慌的小兔子,立刻从他怀中弹了出去。

  她迅速整理面部表情,冲着越来越接近他们的儿子笑了笑,“闹闹,睡醒了?”

  “妈咪,那个奇怪的蜀黍是谁?”闹闹扭着小屁股从最后一级台阶下走下来,好奇地偏着头,看着她身后的北堂深。

  “他是……妈咪的朋友……”无忧抚了抚耳边的头发,微微抿了抿唇。

  北堂深迈了一步,从她身边跨过,蹲在闹闹面前,冷俊的神色一扫而空,英俊的脸上满是柔和的笑意,他扶着他瘦弱的肩膀,柔声道,“你叫闹闹?”

  “嗯”闹闹重重地点头,鼓着纷嫩的小腮帮,嘴里嘀嘀咕咕,“妈咪喜欢叫我闹小闹,其实我叫闹闹……”

  北堂深努力控制住将他小小的身躯搂入怀中的冲动,他笑得越发柔和,“闹小闹,很可爱的名字。”

  小家伙眼睛亮闪闪的,不满地嚷道,“你不能叫我闹小闹,只能妈咪叫我闹小闹。”

  北堂深眉眼俱是笑意,宠溺地揉了揉他柔软的头发,“如果我是你的爹地,可以叫你闹小闹吗?”

  小家伙偏着脑袋,漂亮的大眼睛里面充满了好奇,“可是我没有爹地诶,蜀黍,你好奇怪哦……”

  没有爹地……小家伙天真的话语就像铁锤,狠狠地敲击在北堂深的心里,他蓦然扭头,危险地瞥了一眼垂着头装无辜的无忧。

  北堂深将闹闹从地上抱了起来,凝视着他澄澈的双眼,温和地笑,“闹闹,我当你的爹地,好不好?”

  闹闹摇了摇头,“不好,我喜欢秋野,我要让秋野当我的爹地。”

  秋野?该死的女人,居然还勾搭了其他男人,北堂深心里窜起一股怒火,恨不得现在就将她和儿子拖回家!

  “蜀黍,你脸色臭臭的,好可怕——”小家伙拽了拽他的衣服,缩了缩小脖子,但是脸上并没有露出害怕的神情,明亮的眼睛闪烁着狡黠的光芒。

  真是一个鬼灵精怪的小家伙。

  北堂深心下柔和,怒气也消散不少,在他纷嫩的脸颊上亲了一口,“闹小闹,你看好了,我一定要当你的爹地。”

  闹闹嫌弃地擦着自己的小脸,嘟着嘴抱怨,“你不能亲我,只有妈咪可以亲我,也不能叫我闹小闹……”

  北堂深被这个可爱的小家伙逗乐了,爽朗地笑了起来,三年来,他第一次笑得这么舒心。

  闹闹好动得很,楼上楼下的疯跑,就像好动的小马,时刻不能停歇。一会儿跑到隔壁奶奶家逗弄小花猫,一会儿牵着他的小汽车跑到卖鱼的摊贩前面眼巴巴地蹲着,嘴里念叨着“红烧鱼红烧鱼”,直到北堂深给他买了一条很大的鱼,让他拧在手里,他才乖乖跟他回家。

  北堂深有点明白,为何朱雀要给儿子取名闹闹了,想必他刚出生下来,也很能闹腾,独自一人照顾儿子,还要打理花店,北堂深只要想到朱雀这么辛苦,心里就止不住地疼惜。

  很快到了晚上。

  北堂深抱着儿子坐在沙发上,心思全部都在朱雀身上,她系着围裙在厨房准备晚餐,亭亭玉立地站在料理台前,动作娴熟,神情柔和,三年的时光并没有在她身上留下多少痕迹,相反,她变得更加有韵味,经过时光的雕琢,她浑身都焕发着让人难以抗拒的魅力。

  “闹小闹,洗手吃饭咯,有你最爱吃的红烧鱼。”厨房里传来朱雀欢快的声音。

  北堂深唇角勾了起来,揉了揉儿子的头发,“闹小闹,洗手吃饭。”

  “你不要叫我闹小闹——”闹闹不满地瞪了他一眼,从他怀中滑下沙发,跑向洗手间洗手。

  北堂深担心他,紧跟了上去,走进洗手间发现,小家伙站在一个小板凳上面,将小手伸到了感应水龙头下面,仔仔细细地清洗着小手。

  他认真的样子,可爱得不得了,让北堂深心里升起强烈的自豪感,他有儿子了,有一个乖巧听话,又聪明的儿子!

  他将闹闹从凳子上抱了起来,狠狠在他脸蛋上亲了两口。

  “蜀黍,你好奇怪呢,为什么总是亲我,再亲我就生气了哦,真的生气了哦!”小家伙皱着眉头,鼓着腮帮盯着他,哪里跑出来的奇怪大叔,他真的没有忘记吃药吗?

  “傻小子,我是你的爹地!”北堂深低沉地笑。

  闹闹不屑地撇了撇嘴,“切,不要骗我,妈咪说,我没有爹地!”

  “等一下我才找你妈咪算账,哼哼。”北堂深揉了揉他的脑袋,“走吧,我们吃饭去咯。”

  时隔三年,他们再度围坐在同一张桌子吃饭,北堂深看着坐在对面的朱雀,她认真地替闹闹剔着鱼刺,他突然有种错觉,好像她从来没有离开过,只是去了一趟超市,买回了他和儿子最喜欢的食物而已。

  闹闹不喜欢吃蔬菜,总是趁妈咪不注意,偷偷地把蔬菜扔到桌子下面。

  他偷偷瞥了一眼正在认真剔鱼刺的朱雀,悄悄用筷子将蔬菜从盘子里面戳到桌面上。了裙女男。

  朱雀突然抬眼看他,严肃地说道,“闹小闹,不能只吃肉不吃蔬菜,把胡萝卜和青椒都吃下去。”

  “可是我不喜欢……”闹闹委屈地嘟着嘴巴,一双大眼睛泪汪汪的,看起来可怜极了。

  北堂深忍不住心疼,开口道,“孩子不喜欢就算了,你别逼他。”

  朱雀用眼神胁迫他,示意他别说话,然后盯着闹闹,说道,“闹小闹,蔬菜可以补充你体内的维生素,如果你想长高高,就要乖乖吃下蔬菜,知道吗?”

  “哦~”闹闹不情不愿地嘟囔,用儿童筷子将蔬菜夹了起来,皱着眉头,像吃药一样痛苦地下咽。

  北堂深眼中满是怜爱之意,摸了摸儿子的小脑瓜,柔声道,“闹闹,知道为什么兔子爱吃胡萝卜吗?”

  闹闹好奇地问,“为什么?”

  “因为吃了胡萝卜兔子才跑得快,你想不想跑得像兔子一样快,这样就能追上木村奶奶家的小花猫了哦。”北堂深循循善诱。

  闹闹认真地想了想,坚定地点了点头,“我也要吃胡萝卜。”

  “真乖,来,把这些胡萝卜都吃光光。”北堂深给他夹了一筷子胡萝卜,笑着鼓励他。

  他乖乖地吃完胡萝卜,用筷子戳了戳盘子里的青椒,偏着脑袋问道,“青椒呢,为什么要吃青椒?”

  北堂深眸光动了动,轻笑道,“多吃青椒,可以让你变成力气很大的小男子汉,你就可以帮妈咪干活了,她就不用那么辛苦,好不好?”

  “恩恩,我要变成男子汉。”小家伙被他几句话忽悠了,兴高采烈地吃起青椒来。

  朱雀满脸黑线,多吃青椒变成大力男子汉,这是欺负孩子没看过大力水手的动画片吗?

  饭后,北堂深接替了朱雀的工作,教导闹闹学中文,学汉字,看着他们父子俩坐在沙发上其乐融融的模样,正在厨房里切水果的朱雀忍不住扬起了唇角。

  北堂深并不是第一次给小孩子洗澡,他曾经给小宝洗过澡,但是小宝远没有闹闹顽皮,闹闹坐在浴缸里面,只顾着玩小鸭子,将水花弄得到处都是,等他抱着闹闹走出浴室,浑身都湿透了。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

  • 锦衣夜行

    最新章节:《后记》
    靖难削藩,迁都修典,五征蒙古,七下南洋,我无处不在,却无人知道我在。 乾坤入袖,锦衣夜行,低调!低调才是王道。

    月关03-22 已完结

  • 最强神医混都市

    最新章节:第5522章 祭品
    搂着女总裁未婚妻,不料闺蜜又爱上自己。本以为低调去了社区医院,岂料护士双眼又泛桃心!当过兵王,又是神医,兼职修真,一路混迹都市,一路美女狂收。我的桃花运,运不断,做个帅哥太累了!

    九歌03-22 连载中

  • 嫡女医策权倾天下

    最新章节:新书推荐——你们的九哥回来啦~
    陆锦棠是位现代军医,在中弹身亡后意外穿越。单身二三十年,睁眼就看见一俊男。只是这见面的方式,实在尴尬……他说,你嫁给我,本王让你做这世上最尊贵的女人!她说,王..

    九歌03-22 连载中

  • 冒牌大英雄

    最新章节:第九十九章 英雄(大结局)
    一个机械修理兵能做什么,一个特种侦察兵能做什么,一个军事参谋能做什么,能把三种职业合而为一,甚至还精通心理学,骗术,刺客伪装术的天才.却是一个胆小怕事,猥琐卑劣的胖子。

    七十二编03-22 已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