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一十二 番外 云深归处(十六)感谢cklsea0红包

   朱雀很羡慕他们之间的默契,也很羡慕他们之间的感情,不过,紧紧是羡慕,她不会嫉妒一直藏在他心底的齐夏,更不会因此而伤害她,因为对于她来说,齐夏也是很重要的朋友。

  齐夏和赫连城在来日本之前,已经订好了每天的日程,与北堂深他们相聚的时间很短,每天早出晚归,带着孩子们四处游玩。

  婚礼前两天,托马克也从意大利飞了过来,同时带来了霍利的祝福。

  碧空如洗,朝阳冉冉升起,澄澈的湖泊波光粼粼,紧挨着湖泊,是一片无垠的草坪,各色的心形气球飞升在空中,欢快的音乐烘托出浓浓的喜庆。

  这是一场盛大的草坪婚礼,精心布置的会场,穿着各式礼服的来宾携手走来,与相识的人欢声笑语地聊天。

  婚礼还有半个小时才开始。

  新娘休息室,朱雀身着洁白的婚纱,心情复杂地坐在梳妆镜前面,她快要认不出镜子里面的自己了,原来,她也会有穿上婚纱的那一天,还是嫁给她喜欢的男人。

  可是,为什么她心底的忧伤会多过欣喜?

  她戴着婚纱手套的手指紧紧握了起来,胸腔里的心脏跳动得极快,心里有一个声音一直在告诉她,他不爱她,他娶她只是为了孩子,为了责任,她不能再让错误继续下去,她应该还给他自由……

  十分钟后。

  休息室的房门紧闭。

  北堂深站在门口,他穿着白色的礼服,面部深邃的轮廓犹如完美的艺术品,凉薄而性感的嘴唇微微上扬,修长而关节分明的手指微微弯曲,敲了敲房门,声音磁性,带着不易察觉的柔和,“朱雀,时间快到了,准备好了么?”

  一片沉默。

  他眸光一闪,手下加重了力道,“朱雀?”

  还是没有应答。

  “撞门!”他这句话是对身后的江岛说的。

  房门被撞开。

  室内空无一人,婚纱被抛弃在地板上,头纱扔在窗台上,北堂深捡起头纱,紧紧攥在手中,散发出的气场完全变了,浑然天成的霸气更添了几分狂怒,幽深的黑眸犹如利刃,恨不得将那个逃走的女人凌迟。

  江岛通知驻守在婚礼现场的部下追查朱雀的下落,而北堂深,当着所有宾客的面,取消了婚礼。

  宾客一片哗然,低声交头接耳,做着各种猜测。

  北堂深已经全然不在意自己会沦落为整个日本黑道的笑柄,更不在意这些人或探究或同情的视线,他唯一在意的,是那个胆敢逃婚的女人,他不明白,她为什么要逃跑!他一定要将她抓回来,问清楚原因!

  “深哥……”齐夏走到浑身冒寒气的北堂深身边,不知道该怎么安慰他。

  他淡淡道,“我没事。”

  他表面上看起来很冷静,但是了解他的齐夏却明白,他现在已经愤怒到了极致,如果朱雀被他抓住,一定会被他狠狠地惩罚,连她都开始为朱雀担忧起来……不过,朱雀为什么要逃婚呢?明明他们两人看起来很幸福的样子……

  北堂深以为凭自己的势力,可以很轻松地找到朱雀的下落,后来他才发现,自己错了,朱雀真的是一个狠心的女人,她如果愿意,可以躲在一个地方,让人一辈子都找不到。

  已经过去三年了,北堂深还是没有她的下落,他甚至开始怀疑,这个女人到底还在不在人世。否则,她怎么可能两年来都不曾联系林院长,也不曾联系阿远?

  北堂深每周都会带着阿远去看望林院长,他们似乎刻意避开朱雀,总是谈论一些琐碎的话题。

  中秋节那天,林院长喝了两杯米酒,稍微有些醉了,她拉着北堂深的手,喃喃道,“阿深,你能不能再等一年?”

  “好。”北堂深将她扶到卧榻上休息。

  她叹了口气,“如果一年过后,无忧还是不肯回来,你就不要再等她了……”

  北堂深没有回答,挥了挥手,叫来女仆照顾林院长。

  庭外,月色冷清,空气里弥漫着桂花馨香的气息。

  他站在花园里面,遥望着天边那轮圆月,指腹轻轻摩挲着左手无名指上面的戒指,戒指上面钻石在月光下闪烁着迷人的光芒。

  在这样的夜晚,他会忍不住想,她是否留下了他们的孩子,如果她将孩子生了下来,孩子现在应该能跑能跳能叫她妈咪了吧?

  北海道某个小城镇。

  这里的居民基本上都是靠捕鱼和养鱼为生,每天都有很多船只迎着朝阳出海,然后披着晚霞满载而归。

  这里民风淳朴,岛上的居民都相互认识,对于外来定居的人,他们也热情地给予帮助。比如岛上最大的花店,那名年轻的老板娘带着两岁多的孩子,独自照看花店,周围的邻居老太太们经常在她忙碌的时候,帮她照看孩子。

  花店位于街道最繁华的位置,距离一所中学很近,几个小姑娘放学之后,总喜欢到花店里面买几支鲜花带回家,其实买花并不是她们的主要目的,她们的主要目的是逗弄老板娘家里的小宝宝。

  “无忧姐,我们又来咯……”以小薰为首的小姑娘们背着书包,笑嘻嘻地走进了花店。

  柜台后面,站着一个穿着围裙的年轻女人,她的头发梳成丸子头挽在头顶,整齐的刘海遮住了她光洁的额头,挺翘的鼻梁上架着一副黑框眼睛,笑容可掬地向女孩们打招呼,“你们好,今天想买点什么花?”

  小薰清秀的脸上露出灿烂的笑容,“百合花吧,今天打算送花给妈妈。”

  “是吗?真是好孩子。”无忧笑着夸奖小薰,手指熟练利落地包扎着花束。

  “无忧姐,闹闹呢?怎么没有看见闹闹?”已经在花店里面扫视一圈没有发现目标人物的千叶凑到柜台前面,眼巴巴地问道。

  无忧歉意地笑了笑,“闹闹白天跟秋野玩累了,现在正在楼上睡觉。”。

  千叶双手合十,可怜兮兮地说道,“无忧姐,一天没看见闹闹,我浑身不舒服,能不能让我上楼偷偷看一眼,我发誓不会吵醒她的。”

  “我也要看——”小薰和其他几个女孩也凑了上来。

  无忧笑了起来,“好吧,真拿你们没办法。”

  “耶,谢谢无忧姐。”

  女孩们兴奋地往楼上跑,刚跑了两步,大家都不约而同地放轻脚步,互相提醒对方,不要吵醒闹闹。

  无忧看着她们的背影,笑着摇了摇头。

  花店的二楼,是无忧和闹闹的卧室。

  小薰轻轻打开闹闹的卧室房门,这是一间很漂亮很温馨的儿童房,一米多的小床上蜷缩着小小的一团,小闹闹闭着眼睛睡得正香,小脸儿粉嘟嘟的,就像可爱的大苹果,让人忍不住想要咬两口。

  他的睫毛长长的翘翘的,明明是男孩,却长了又浓又密的睫毛,让这些身为大姐姐的女孩子们羡慕不已。

  小薰忍不住伸出手,摸了摸他光滑纷嫩的小脸蛋。

  千叶拿出手机,对准闹闹的睡脸,拍摄了一张。

  女孩子们担心吵醒闹闹,没有久留,很快就下楼了,在柜台那里结账,拿着鲜花,笑着告别无忧,蹦蹦跳跳地回家。

  千叶一边走一边翻看手机里面保存的闹闹的照片,感叹道,“闹闹长得真好看,我想,他爸爸也一定很好看。”

  小薰敲了敲她的额头,“这种话,以后不要在无忧姐面前提起,听说无忧姐的丈夫已经死了,不要让她想起伤心的事情,知道吗?”

  “哎呀,你不要老是敲我的额头,我又不是傻瓜,当然不会在无忧姐面前说这种话啦!”

  “哈哈,对不起哦,我已经敲习惯了,一时改不过来!”

  “小薰,你真讨厌……”

  女孩子们吵吵闹闹地往前走,将欢笑声洒了一路。

  十月二十一号,是一个很特殊的日子,三年前北堂深和朱雀在那一天举行婚礼,朱雀逃婚了。

  北堂深思考了很久,他决定不再被动地等待她出现,有些话,是时候告诉她了。

  从来不在电视上露面的北堂深,在十月二十一号这天,参加了一档收视率非常高的谈话节目,节目刚开始,他便面向镜头,缓缓地说道,“老婆,两年了,你也应该玩够了,快点回来吧,我很想你。”

  漂亮的主持人激动不已,连忙问道,“北堂先生,您从来不在媒体面前谈论您的私人感情,今天为什么突然改变主意?”

  北堂深脸上带着温和的笑容,“今天是一个很特别的日子,三年前的今天,我和我妻子举行婚礼,不过,在举行婚礼之前,我妻子就抛下我一个人逃跑了。”

  台下观众一片哗然。

  主持人没有料到还有这么劲爆的内幕,追问道,“冒昧地问一句,您的夫人为什么会逃婚?”

  与妒直订。北堂深摩挲着无名指上的戒指,微微一笑,“这个问题,我也问了自己很久,直到不久之前,我才想明白。我妻子以为我不爱她,以为我是为了责任才娶她,所以她走了,想要还给我自由。她的想法没有错,那个时候,我确实是为了责任才娶她……”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

  • 锦衣夜行

    最新章节:《后记》
    靖难削藩,迁都修典,五征蒙古,七下南洋,我无处不在,却无人知道我在。 乾坤入袖,锦衣夜行,低调!低调才是王道。

    月关03-22 已完结

  • 最强神医混都市

    最新章节:第5522章 祭品
    搂着女总裁未婚妻,不料闺蜜又爱上自己。本以为低调去了社区医院,岂料护士双眼又泛桃心!当过兵王,又是神医,兼职修真,一路混迹都市,一路美女狂收。我的桃花运,运不断,做个帅哥太累了!

    九歌03-22 连载中

  • 嫡女医策权倾天下

    最新章节:新书推荐——你们的九哥回来啦~
    陆锦棠是位现代军医,在中弹身亡后意外穿越。单身二三十年,睁眼就看见一俊男。只是这见面的方式,实在尴尬……他说,你嫁给我,本王让你做这世上最尊贵的女人!她说,王..

    九歌03-22 连载中

  • 冒牌大英雄

    最新章节:第九十九章 英雄(大结局)
    一个机械修理兵能做什么,一个特种侦察兵能做什么,一个军事参谋能做什么,能把三种职业合而为一,甚至还精通心理学,骗术,刺客伪装术的天才.却是一个胆小怕事,猥琐卑劣的胖子。

    七十二编03-22 已完结